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95.欧涵宇,我跟你说,今晚,你别想碰我

95.欧涵宇,我跟你说,今晚,你别想碰我

        “还没睡?”木鱼先问了,打破沉默,她最受不了严寒这样的视线。

        “刚去抽了根烟,准备睡了。”严寒说。

        “我去倒水。”木鱼抬手指了一下楼下,脸上带着她自己都感觉不自然的笑。

        严寒看着,没说话。

        木鱼从严寒的身边经过,被严寒拉住了手,木鱼止步,彼此身体都离的很近姣。

        但她却要扭头才能看到他,眼睛里装满了疑问?

        “去换件衣服出来,我在车里等你。”严寒的声音是低沉的,但木鱼却听出了一股子压抑的情绪籼。

        木鱼的表情“……”这个点,回去,他怎么了?刚不是说要准备睡了吗?

        木鱼严寒的话是最没有免疫力的,他说什么,她都听。

        木鱼回屋换好衣服出来,直接下了楼。

        站在楼梯口,木鱼脸却一下子红了,她没有想到欧涵宇还有这个嗜好?这大半夜的,厨房?

        脸烫着,步子走的快,严寒是不是也听到了?所以……

        怕严寒等她太久,她也顾不得想什么,赶紧出了门往严寒的车子在走。

        之前在卧室醒来的时候,她还奇怪,也不知道蔷薇睡觉到一半,人去哪了?

        这两个人要不要这样,也不顾忌下她和严寒,哎……

        车里。

        木鱼打开副驾驶车门上去,夜里,15:23分严寒一直是皱着眉的,脸上多是不悦的表情,带着那么点冷厉将车子驶离了悦心别墅。

        严寒车开的很快,这回去的一路上,木鱼都是心惊胆战的,也不敢问他,更不敢说什么。

        走的急,连今天下午去买的衣服都忘记拿了,木鱼在想,是不是今晚她和蔷薇睡觉以后严寒和欧涵宇又闹不愉快了?还是因为夜里厨房?

        悦心别墅。

        木鱼感觉自己和他是不是有代沟,他34,她24,这相差10岁?两个人要怎么磨合?

        ……

        厨房里,她被他抵在门上,身子微微动一下都费劲。

        蔷薇眼睛盯着欧涵宇,眼神里有鄙视,也有点怒火的苗子在蹭蹭的燃烧着。

        “欧涵宇,你幼稚吗?都这么大的人了,还玩吃醋整人的游戏?”

        前面,蔷薇听到了大门关上的声音,她不知道这个点是严寒还是木鱼?

        这下到好,一直困着她不松手的男人,好看性感的薄唇里,吐出来的字,她光是听着都脸红心跳,她和他什么都没做,他倒是挺能演?

        “宝贝,在动快点……”男人声音不失温柔,却沙哑的很?蔷薇哭不得,笑不得?这男人是闹上瘾了吗?还有更甚者再后面。

        “宝贝,喜欢老公这样吗?”

        蔷薇感觉要疯的节奏,急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唇,在紧张慌忙中却被他咬了手指,手被他的大手从脸上拉了下来,一下交错的举到了头顶。

        男人手劲大,蔷薇气的满脸通红,却挣扎了半天,都无果。

        前面他咬她那一下,还真带些劲咬的,力道轻重对持,她忍不住就喊了出来。

        后知后觉的蔷薇及时闭嘴,咬住了唇,一张脸是要被面前这个男人气死的征兆。

        直到欧涵宇听到外面车子发动的声音,他笑了,眸光里,车灯光束打在花园里的光影让男人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出一个迷人的幅度。

        欧涵宇松了手,蔷薇被他举到自己头顶的两只小手得意释放。

        蔷薇刚松一口气,活动了一下手腕,人已经被他抗在肩上,出了厨房。

        蔷薇在想,这个时候车子发动的声音,还有前面楼上后面又下来的脚步声,很轻,蔷薇断定是木鱼的。

        一想到,木鱼和严寒离开的原因有可能是……,蔷薇心里全是憋得一肚子气,感觉自己再也没有颜面见人了,这好端端的人为什么离开?人走都没有打一声招呼?双手捂住脸,气不过,一口就咬在了欧涵宇的肩上。

        男人倒是啃都没有啃一声,直接把人扛进了浴室。

        蔷薇盯着欧涵宇的脸说:“欧涵宇,我跟你说,今晚,你别想碰我?”

        某男,一边接着身上的浴袍带子,一边走近一步,他手抬起了蔷薇一张至满怒气的小脸,男人脸上却是一脸腹黑的笑容。

        “宝贝,今晚,你想我碰你,老公也实在无能为力,真不想去法国,看着你这张咬人的小嘴,忍不住就想把你压在床上狠狠蹂.躏。”

        ……

        木家别墅门口。

        木鱼解开安全带,侧脸看严寒:“晚安!”心里总是感觉自己走不进他的心里去。

        这样的感觉很强烈。

        严寒脸上的笑容很浅,他望着她的一张脸说:“晚安!早点睡!”

        木鱼下了车,站在门口,看着严寒把车开走,迟迟没有进去,她抬脸望着黑夜的天空,心里问自己很多问题:“他是

        不是在把她当女朋友在相处?难道分别不是该有个离别吻的吗?不喜欢她,那天她生日晚宴上,为何要吻她?又为何要对她做出那样的亲密之举?喝醉了?那下午为什么要陪她去逛街?他很闲?”

        木鱼摇了摇头,转身进去,不能再想了,注定今夜无眠了。

        一张小脸纠结,迷惘。

        ……

        严寒将车直接在往公司的路线在开。

        办公室的休息间里有他日常的所需衣物,生活用品。

        心里烦躁,脑子里全是在悦心别墅,男人温柔低沉一句句柔情密语,他能听清,虽然只有那么一声是女人的声音,但她的声音,他如此熟悉,怎会听不出?

        不管欧涵宇是故意演戏给他看还是真的,他成功了?他确实生气了。

        放下,不择手段把人夺过来?

        这两点,他都做不到。

        ……

        翌日。

        于越被宋琳从警察局保释了出来。

        车里。

        副驾驶上于越脸上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谢谢!”于越对宋琳说。

        “客气什么,我和蔷薇那么好的朋友,她不知道你进去的事,放心,我没说。”宋琳看了一眼于越,声音温柔说着话,打着方向盘,将车驶离警察局。

        于越一张脸上神情难免落寞。

        “怎么好好的,想到去车行上班了,那工作你做不合适,我有家咖啡厅,现在正需要人管理,要是不嫌弃,过来帮我?”宋琳看于越没有说话,接着柔声补了一句。

        于越先没啃声,一会后,说了一句:“洗车挺好的,很充实。”

        宋琳认真开着车,一边转脸看于越:“先去医院吧!这脸上一时半会也好不了那么快我帮你请了假,最近好好休息。”

        于越没有回,而是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一直没联系?”

        宋琳笑了笑说:“才回来,正想着找你们,后来听了叔叔的事,于家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和我爸也没能帮上什么忙,心里挺难过的,蔷薇最近还好吗?”

        “她和他在一起了,应该还好吧!你呢?准备还单着?还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于越多年前对宋琳的心意,于越相信宋琳能感觉到,现在自己这样,更没有拥有她的资格了,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想要知道她现在是否还是一个人?

        于越一直不知道宋琳和欧涵宇的事情。

        蔷薇虽然婚姻生活2年过的不顺心,心里受着委屈,却一直没有对于越道出过这其中的实情。

        宋琳眼神有些迷茫,“缘分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以为他爱你的时候,其实他心里爱着别人,明明人就在身边,却怎么也抓不住,最后才发现,他说他从未爱过你,心里那颗心该有多受伤?她伤了,才能明白,是有多疼。”宋琳开着车,心里想着这些话,不打算对于越说,也说不出口。

        她突然发觉去利用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很可耻,可她却还是要那么去做,因为她不想失去心里一直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明明就是他对她说他爱她的,为什么最后与他结婚的人不是她,在他身边的人为什么要是她,于蔷薇,本来我们可以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好姐妹,可为什么你要把他抢走?心里这些话,越想,心里就越恨那个把他抢走的人。

        突然,于越倾身过来急速打方向盘,宋琳猛然看前面,吓得一张脸失了血色,前面被她开的这车差点撞倒一个老人,幸好于越急忙转了方向盘及时避开了。

        刚才那一幕,太惊险,宋琳被吓的心跳不稳。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15267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