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96.柔情蜜意的言语,却说的蔷薇那颗心,越来越不再平静

96.柔情蜜意的言语,却说的蔷薇那颗心,越来越不再平静

        车子紧急刹车,车停,于越看宋琳:“有没有哪里受伤?”语气可以听出来,他很在乎她,于越伸手温柔梳理开她脸上遮掩的头发,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宋琳身子往后靠了几分,避开了于越的手姣。

        两个人一时间的气氛是尴尬的。

        “我先下车去看下老人家怎么样?”于越脸上也有些不自然,但心里更多的是受伤,身体退回副驾驶座,伸手打开了车门下车。

        岔路口,这个地段,因刚那一慕,斑马线上行人穿梭往来的,都了这,停下了步子,各个脸上都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围观着。

        “实在不好意思,老人家,您没事吧?要不要送您去医院?”于越声音诚恳的道着歉。

        一位老阿叔,这个点,手上提着的是刚从早市菜场买的一篮子蔬菜。

        站在车道旁,心脏被吓的不轻。

        老阿叔,看了看于越,又转眼看了下车里。

        不知是看于越脸上这一脸的伤,还是老人赶时间。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手,嘱咐了一句:“年轻人,就是再急的事情,开车也要注意安全,这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都不好。籼”

        “是,是,是。您说的对,以后会注意的,您看,需不需要去医院检查下?”

        老人脸上布满慈爱的笑了笑:“不用了,你快去忙你自己的事吧!”

        老人家离开,于越对老人家说:“您慢走!”

        于越转身往车里走,却在打开副驾驶车门的时候,望正陆续散去的众人看了一眼。

        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现实的社会,现实的人。

        马路上,,一老人晕倒,多人走过,却不施以援手,怕摊上事?怕碰瓷的?到底有没有一个人想到,这老人有可能是真的病危猝倒,需要人上前给予帮助。

        于家落寞了,现在他于越在s市怕是连个屁都算不上了,又还有什么资格去关心那个他这几年一直没有放下的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好的,他又何必强求,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洗车工。

        他没有进去车里,关上了副驾驶车门,走向了驾驶坐那一边。

        宋琳一张脸在看到老人没事,于越走回车边时,慢慢脸色恢复了正常。

        按理说,她该下车的,去和老人说一声,对不起!但但是她却是在害怕的,怕承担责任?

        她降下车窗,看他,眼神在示意:“是要你来开吗?”

        两个人倒是很有心灵感应的配合默契。

        宋琳身子挪回了副驾驶,于越打开车门,上了驾驶座。

        他启动车子,看宋琳:“去哪?”

        宋琳顺了下自己的耳边遮脸头发,侧脸看于越。“不是去医院吗?”

        于越开着车说:“这伤没事,我回去自己消下毒就行。”

        宋琳抿了下唇,看了于越数秒后说,“送我回玫瑰园吧!我现在住那。”

        ……

        悦心别墅。

        欧涵宇打理好自己,抬手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9点还差5分。

        他俯身把被子拉开一点,露出蔷薇的黑发,小脑袋,小脸,粉粉的唇,白皙的皮肤,红润有光泽,整个人现在看起来有一种凌乱美的感觉。

        人还在睡着,小眼睛还眯合着。

        欧涵宇俯身吻了吻蔷薇的小嘴,软软的感觉,忍不住狠狠的又吻了一下。

        蔷薇呓语了一声,欧涵宇用心听,却也没有听清楚,这人在说什么。

        昨晚从3点多,严寒和木鱼走了以后,他就没有放过床上现在还在睡的人。

        蔷薇终是被他弄醒了。

        心疼她昨晚没有睡好,但是又忍不住想要吻吻她,要走了,心里不舍,一想到要半个多月不见她,心都疼,只能看视频,晚上不能抱着一起睡,心里滋味不好受。

        什么时候起,他开始这么恋一个人了?他记不得了。

        蔷薇睁眼看他,双手主动揽上了他的颈。

        “你怎么还没有走?不是今天上午的飞机吗?再不走,误点了怎么办?”蔷薇声音有些哑哑的。

        都是昨晚一夜未眠,一直被这个男人给折腾的?

        有时候蔷薇在想,欧涵宇是真的爱上她了吗?如果要问欧涵宇最爱她什么?蔷薇第一会想到是两个人在床上的时候。

        不想了,脸会红。

        “我让徐姨炖了汤,一会起来喝点,我不在这段时间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不要闹着减肥,这摸上去,咯手,全是骨头,宝贝,怎么吃都吃不穷你老公的,要吃什么就给徐姨说,这次去法国,想要什么礼物?”他的脸抵着她的脸,柔情蜜意的言语,却说的蔷薇那颗心,越来越不再平静。

        她想让自己装的若无其事,她觉得自己那颗本以为很强大的心,不会受到他这些话的影响,她失算了。

        “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他亲了亲她的小嘴。

        “自己去那边,多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少熬夜。”蔷薇声音哑哑的说话声音没有往日好听,蔷薇就不想说话。

        欧涵宇好似看穿了蔷薇那点小心思。

        他撑起一只手臂,在她脸庞,另一只手的拇指摩挲着她的嘴角。

        “想老公的时候,就想想昨晚,老公也会想的。”欧涵宇说完这句话后,蔷薇直接拉过被子盖住了脸。

        被子外是男人爽朗的笑声。

        最后欧涵宇拉开了被子对蔷薇说:“那边房子,你看自己喜欢什么装修,就给秘书说,她会安排的,房子里面的家居,你可以先选好,卡都在柜子里,随便刷,你爱我的程度取决于你刷这张卡的消费额度,要是没有刷爆,说明你不爱老公。”

        “欧总裁的卡试问能刷爆吗?”蔷薇这话是有些俏皮的。

        蔷薇一手拉住欧涵宇的领带,就把人给扯了下来。

        男人的一张俊脸放大在她的脸前。

        蔷薇主动吻了上去,小舌在他嘴里慢慢滑入,舌尖轻轻在他嘴里点点触碰。

        欧涵宇被蔷薇这样的动作,给弄的一下身体很快有了反应。

        男人狠狠抱着她深吻了好一会,才离开,盯着她娇艳欲滴的小脸,他的脸忍不住再次挨近,舌进到了她的嘴里。

        蔷薇只是想着这个男人这么啰嗦,话说了一堆,人还不走,就想逗一下他。

        却不曾想,男人的身体逗不得,这下真逗出火来。

        蔷薇在被子里可是不着寸缕,男人的大手从被子里探进,触摸到的是如丝绸般细滑的肌肤。

        “天生的妖精,亲一下,都这么磨人。”欧涵宇控制着自己心里的感觉。

        “啊!”

        欧涵宇在蔷薇的肩上轻重适度的咬了一口。

        蔷薇皱眉:“你咬我干嘛?”语气有点不悦。

        欧涵宇整理领带,人已经站起身,微微侧身看床上的人,“你不觉得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

        蔷薇“……”这是什么逻辑,咬人的是他,又不是她。

        ……

        玫瑰园。

        车子停下,宋琳对于越说:“去我家,把伤口处理下吧,都还没吃早餐,不介意的话,我煮面条,一起吧!”

        于越侧脸看宋琳,刚想拒绝。

        宋琳又说了一句:“你别多想,我就是想着前面要不是有你在,我差点酿成大祸。这就当时我谢谢你,给你处理一下伤口不为过吧!”宋琳说完这话,对于越笑了笑。

        两人从地下车库直接转乘电梯上楼。

        宋琳掏出锁匙开了门,转身,看还在门口站着的于越。

        笑着说:“进来吧!别站着了。”

        宋琳放下了手上的包;“你先随便坐,我去拿医药箱。”

        于越看了一下屋里的装修设施,在沙发上落座,屋里收拾的很干净整洁。

        茶几上有杂志,但是基本是都是报道欧涵宇的,有财经的,有娱乐的,还有很多其它杂志社的专访。

        宋琳把医药箱拿出来,放在了于越面前的茶几上,问于越。

        “喝点什么?”

        “都可以。”于越打开医药箱。

        宋琳去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出来时,她把水杯放在一边,对他说:“我来吧!”她伸出了手。

        于越手里拿着棉签,准备先是消毒的。

        ……

        严寒在昨晚后半夜回到公司后,去冲了个澡,在休息室补了会觉,却一直没有睡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15268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