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99.他微微温柔的用力,人被他扯进了怀里(4000字)

99.他微微温柔的用力,人被他扯进了怀里(4000字)

        他说:“下次叫我的名字的时候,可不可以温柔一些,不然我控制不住想要吻你。”

        话完吻落下。

        蜻蜓点水的吻,他的气息很快离开。

        他说:“在我没有查到事情的真相的那一天,你不可以离开这里,等我查到事情的真相?我们就结婚。”男人最后一句话,没有说。

        他给她留了一个问号姣。

        “结婚”这个词,严寒心里想想都是甜蜜的,他想娶她,一直都想,他不管真相,在他面前,老天把人再一次送到他的面前,他只知道一条,不应该放手,不然转身那就会是一辈子。

        …籼…

        上午10点。

        欧氏。

        总裁室里诡异的安静。

        于谦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欧涵宇一直在戒的烟今天破天荒的又抽了起来。

        男人的一张俊脸隐约在烟雾中显露,男人蹙眉点了于谦今来以后的第二根烟。

        “人现在确定在严家别墅?”欧涵宇坐在椅子上,嘴里叼着烟,眼眸微微半咪,深色如海的眸子,映射出淡淡清冷的光,他在问于谦。

        “下面人刚刚传来的消息,应该不会有错。”于谦看着欧涵宇的脸色在回话。

        “多久了?”欧涵宇问,声音冷淡到了极致。

        “昨晚下半夜离开的华顺酒店。”于谦感觉自己每说出一个字,自己老板的脸色都更冷上几分。

        “几点?”烟雾弥漫,烟圈缓缓攀升,男人一张冷冷的俊脸笼罩在烟雾里。

        “时间大概在3点左右。”于谦感觉这次老板,心里的火难灭。

        欧涵宇盯着于谦,他招架不住,只得什么都得如实禀告。

        “2706号房是夫人的身份证登记入住的,据当时跟过去的人说,他们也不知道夫人去华顺酒店是做什么?但是夫人身上带了足有50万的现金。他们在到了华顺酒店,办理入住手续后,走进房间,里面的气息很特别,不到数秒,头开始发晕,不久都失去了意识,好似夫人当时也是一样的症状,倒在了地上。”

        欧涵宇听了人闭着眼,烟在指间徐徐燃烧,一截烟灰,猝然掉在了桌上,男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欧涵宇没有说话。

        于谦继续说道:“华顺酒店的监控,查到有木家小姐木鱼,是跟在严寒身后去的。酒店走廊上的监控被人提前做了手脚,毫无信息可寻,房间里面有发现类似有摄像头的物件。”

        “涉及这件事的所有人,一个不放过,全部彻查。”欧涵宇吐出一口烟雾盯着于谦,一字一句说的极慢,听声调,人似已经动气了。

        于谦领命离开。

        剩下的,于谦不敢再说,房间大床里面的现状,到服务员进去收拾的时候发现,床单不见了,还有就是,房间里男欢女爱的气息很浓郁。

        椅子上的男人,熄灭了烟,深深闭眼,眉头紧锁。

        他怪自己,应该早一点回来的。

        去接她吗?心里又还生着气?他不该生气吗?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睡在了一起?

        ……

        严家别墅。

        蔷薇给于越打电话,手机从早上到中午都是关机的。

        她不知道木鱼有没有听到这些不实的负面消息,打给木鱼,她一直没有接,发短信也没有回。

        蔷薇一颗心,七上八下,人又出不去。

        中途,她打了一个电话回悦心别墅。

        蔷薇知道了欧涵宇回国的消息,若是他没有生气,这个时候他应该会出现在严家别墅。

        他在生气?他现在应该知道她在严家别墅,外面的流言蜚语他信了?

        蔷薇没有胃口吃东西,本来按照原定计划,z市,资金到位,最近一直忙碌在暗地里筹建的公司就要浮出水面,她却陷进了这场绯闻风波。

        没有她发话,下面人不会轻举妄动,她定是放心的,但是这时间要拖到什么时候?

        ……

        严氏。

        张力身后走进的是昨天下午在饭局上坐在严寒身旁的中年男人,一脸的笑,与其说他是在笑,不如说他是在用他的笑掩盖他此刻内心的惊慌害怕。

        严寒背身站在落地窗前,他看起来似乎兴致不错,在修建一盆名贵的盆景。

        张力站在一旁,一边站着的是两个黑衣保镖。

        中年男人,心里怕,吞咽了一下口水,笑着对严寒说:“严总,不知道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声音在强装平稳却也难免隐有发颤。

        严寒,“……”不作声,在继续他手上的修剪。

        中年男人微微侧脸看了看一旁站着严寒的贴身保镖张力。

        张力的脸上四季如一日,不会有笑意,除了和他主子一样冷山一脸的表情,估计怕是再也看不出其它。

        “……”空气中的安静是让人心

        里肃然起敬的。

        中年男人扛不住了,再一次问道:“不知道是不是王跃在哪里做的有失妥当,惹严总您生气了?”

        “……”

        中年男人,手心开始冒汗。

        不久后,严寒放下手上的修剪工具,一旁的保镖连忙递上了准备好的热毛巾。

        严寒擦了手,把毛巾往盘里一怔,转身,眼睛里锐利冰冷的视线盯着中年男人的脸,不曾移开过眼。

        “张力,把消息放出去。”严寒看了一眼张力,收回眸光,声音冷而稳。

        中年男人,只听得消息二字,却不知道是什么消息,但这人在他面前提消息一说,是关于什么的?定是和他挨边的。

        张力,看了一旁站的中年男人,话说的中年男人听了,心里惶恐难安。

        “严总,徐家汇的那块地皮,可是王总集中了他现在手上所有流通资金总和还跟银行代了巨额贷款,建造的项目,这消息要是一出,怕是……”

        中年男人听到这里,哪里还顾得着一张老脸,要什么面子,更不会在乎宋琳给他的那一部分生意上的好处了,人直接双腿跪在了地上。

        中年男人,一脸的冷汗,吞吐着口水,表情无比紧张。他说:“严总,是我不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也是被人利用了,求严总大人不记小人过,高抬贵手,一定手下留情。”一句话是越说越不利索。

        严寒一张脸似笑,似不笑的走近一步,他微微俯身,掏出一块手帕,擦着中年男人脸上的汗:“哟,王总,这是怎么了?”严寒侧脸看张力:“张力,你看你把王总吓的,刚我有说把消息放出去,是放徐家汇的那快地皮吗?”

        中年男人心脏负荷不了,人到中年,经年饭局中游走,三高无可厚非,那必然是一身的富贵病。

        这个时候,血压估计测量一下那得吓死个人。

        张力“……”先是不应声,似在沉思,自己刚刚是不是误解了老板的意思。

        在中年男人看来,张力是这样的表情的。

        中年男人的瞳孔猛然放大,一下扯着严寒的裤脚:“严总,我说,我什么都说,昨天,那个女人给我打电话说有一笔生意,利润很可观,问我感不感兴趣……”

        ……

        木家别墅。

        木鱼前面睡不着,虽然身心疲惫感觉累,但是心里面想事情,脑子一咕噜的都在转,神经处于敏感中,脑袋里面的那一根弦蹦的很紧,所以她定是无法安然入睡的。

        一直这样,到中午,佣人把午饭端上楼。

        她强打起精神,下床去了浴室洗了一把脸,拍了拍一张惨白的脸,看脖子上的吻痕,很明显,头发拨了拨,掩盖的也不到位。

        她去找了一件立领的风衣,把自己包裹起来,最后在弄了弄头发,去开门。

        佣人后面,站着的是自己的老爸,老妈。

        木鱼脸上表情不知道是惊还是喜,但心肯定是慌的,还好刚刚去找了件衣服。

        安慧先是接过了佣人手上的托盘,吩咐佣人去炖点滋补血气的汤来,人先带进了屋,木岩鹤跟在身后进来,在关门时,表情略有踌躇,看着女儿这脸色,做父亲的一张脸,难掩担忧的神情。

        “孩子,你这眼睛是怎么了?脸色也不好,是不是感冒了?还是做噩梦了?”安慧把托盘放在一旁的桌上,然后拥着女儿,坐在了床上,手摸在女儿脸上,心里心疼的不行。

        木鱼“……”

        感觉心里委屈,爸妈这么关心自己,眼泪很不争气的拼命往外面冒。木鱼抱着自己母亲,心里千万个声音在说,不要哭,一定不要哭,爸妈看了,肯定会伤心担心她的。

        ……

        严寒中午回的严家。

        严寒今天心情很好,餐桌上,蔷薇没有胃口。

        严寒说吃饭,蔷薇没有回应,表情冷淡。

        一张白皙精致的容颜全程就盯着严寒的脸在看,她不说话,什么话都不说。

        严寒亲自给她成汤,蔷薇是不伸手接,也不喝。

        严寒眉眼柔和,看蔷薇把汤轻放在她的面前:“尝尝看,你最喜欢的排骨汤,按照你的喜好煲的,不喜欢我让人重新换了再煲,那就得晚上才能喝了。”男人的声音迷人动听又是这么温声柔语的在说,听在心上是格外让人舒心的。

        蔷薇心里有火,听了这个男人的话,她没有舒心,心里却更火了。她看他:“你这样对得起木鱼吗?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谁伤害她,我都会帮她还回去,这里面自然也包括你,严寒。”

        他盯着她的眼眸说:对我老是这么凶,一点都不温柔,忘了早上我对你说的话了。”他抬手准备去把她脸颊刚掉下来的那一缕发丝顺到耳后,奈何,蔷薇身子往后探了几分,严寒的手现在是尴尬的。

        他轻轻笑了笑,收回手,他对她说:“吃饭。”

        严寒伸手夹了一个凤爪放到了蔷薇的盘子里,

        蔷薇站起身离席,被严寒拉住了手腕,他微微温柔的用力,人被他扯进了怀里,她被他抱坐在了腿上,是强制性的,蔷薇无法抗拒。

        蔷薇心里是不喜的,很不喜,她觉得她所认识的严寒不是这样的。

        蔷薇挣扎下地,严寒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一手掌在了她的颈后,他的吻专横霸道不经过她的允许开启了她紧闭的唇齿。

        蔷薇的眼睛瞪de很大,双手在她和他之间做着推拒的反抗,却无用。

        严寒可以看到刚走进门口的男人,脸色在刹那间寒冷如冰。

        蔷薇看不到门口,她连为自己说句话的空隙,严寒都不曾给她。

        ……

        “砰!砰!砰!”餐桌上的碗碟破碎开来,别墅警报器很快发出刺耳的声音。

        蔷薇被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到,本能的反应捂住了耳朵,这声音像什么?很像雷声,鞭炮声,蔷薇是怕的,怕到全身一瞬里发抖。

        严寒眉眼间寒气笼罩,他紧紧抱住了蔷薇,在她耳边说:“薇儿,不怕,不怕,这不是打雷。”

        严寒低估了欧涵宇的反应。

        他没有想到他会真的开枪,虽然彼此都知道,这东西你有,我也不缺,但是在什么场合才用,大家都是熟知的。

        门外的保镖进不来,全部被欧涵宇的人拦下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15268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