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112.不要错过,有时候错过会是一辈子〔8000字)

112.不要错过,有时候错过会是一辈子〔8000字)

        他去了浴室,里面很快传出水流声。

        蔷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理素质差成这样,你确定他什么都不知道吗?”

        欧涵宇从浴室缓步走出,蔷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他站在远处看了她好一会。

        直到蔷薇站起身,无意间对视上他盯着她看的眼眸,不由得,心里一慌。

        蔷薇:“你吓到我了。”声音轻,她看他的视线从他脸间滑过,微微低眸。

        欧涵宇:“早点休息。”他向她伸出手,蔷薇听不出他语调里现在心里是开心还是不开心羿。

        蔷薇把手放在他的掌心,脸上浅浅一笑。

        楼下,大规模的轻声收索,蔷薇不知。

        结果后续传到男人的耳中唯有四字,“查无所获”。

        翌日。

        欧涵宇带蔷薇去了郊外果园。

        橘子园里,黄橙橙的一片,这样的景色是让人喜欢的。

        蔷薇提着篮子走进了这让人心情格外好的果香园林,身影穿梭其中,小脑袋高兴的这棵树看看,那棵树瞧瞧,用剪刀咔嚓,咔嚓的把自己看中的橘子一一收入篮中。

        很多镜头被身后跟着的某人一一定格。

        蔷薇回头看某人:“你别拍了,我这么一会跑来跑去的,你别给我拍的没鼻子,没眼睛的。”她笑颜如花朝他喊着。

        接着她又问:“你们家这么大一片果园都没有人管理的吗?你看这么多水果都烂到地上了。”蔷薇的一双眼眸看的好心疼。

        欧涵宇步子缓步走上前几步。

        他盯着她的脸,久久不语,男人俊眉间隐有丝丝寒气浅显溢出。

        “你刚说谁家?”他问。

        蔷薇本能的回:“你们家啊?”

        欧涵宇:“嗯?”

        蔷薇感觉某人那张俊颜不对了,才知说错了话,急忙改口道:“不是,不是,是我们家,我们家,嘻嘻。”蔷薇笑的某人嘴角隐有笑意。

        这一片果园,离市区远,这里的水果出产交给了郊外的张叔在负责管理,前年张叔出了车祸,这片院子由他的儿子在看着,管理是没有老人家那么上心了,我也基本不过来。

        逛完了橘子园。

        一下个场地草莓园。

        蔷薇摘了很多新鲜的草莓,欧涵宇没有去,他在一边等她,看她欢天喜地的样子,心情格外的好。

        蔷薇知道这拍是他有意带她出去,目的是为了什么?她装着不知道。

        夜晚。

        欧涵宇在郊外的别墅书房听着电话,眼眸渐深,脸色沉下几分。

        “在太太的梳妆台抽屉里找到一个小药瓶,经过化验,查不出丝毫可疑。”

        蔷薇在床上,久久闭不上眼,不知书房此刻的一切。

        这一天过的很充实。

        她把摘回来的橘子,草莓和买来的别的水果做成了水果拼盘。

        样式是夺人眼球的,十分的漂亮,看着就想吃。

        人还是闲不住,围着围裙厨房里忙碌了大半宿。

        她榨了新鲜的果汁,还做了草莓芝士慕斯蛋糕。

        蔷薇准备好调料。

        一步步的步骤在做。

        身影穿梭在厨房里是忙碌的。

        1:芝士、牛奶、细砂糖隔热水软成顺滑芝士糊。

        2:将冰水泡软后的鱼胶片加入到芝士糊中。

        3:淡奶油低速打至7分发。

        4:芝士糊倒入淡奶油中,翻拌均匀。

        5:慕斯馅倒入模具的2/5、再放入水果馅。

        6:放入第一片戚风蛋糕片。

        7:重复步骤五,放入第二片戚风蛋糕片,放入冰箱冷藏4小时。

        8:将慕斯蛋糕脱模、草莓切片摆放。

        9:再将一部分新鲜的草莓打成汁,过滤,只要纯纯的汁,倒入蛋糕表面,入冰箱再冷藏一小时即可。

        某人把做好的蛋糕,果汁还有温好的牛奶端去了书房。

        进门,便是一股子烟味。

        蔷薇蹙眉,视线探寻到了男人的伟岸的身影间。

        “怎么抽怎么多烟?”她问,语气可以听的出来,她是担心他的。

        定是有什么事,不然他不会抽这么多烟。

        眼睛看着椅子上此刻烟不离手的人,蔷薇一张清秀容颜间刚还喜气的笑容渐渐隐去。

        欧涵宇看她进来了,把未抽完的烟熄灭在了水晶烟灰缸里。

        起身,向她走近。

        “怎么还没休息?”他的步子落在她的身前,轻声问她。

        男人语气里,她判断不了他现在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睡不着,做了些吃的,一起尝尝?”蔷薇收回看他的目光,转瞬看了看盘子里的吃的。

        ……

        楼下,欧涵宇只吃了两口草莓慕斯蛋糕。并不是不好吃,而是他本不喜吃甜食,这一口,已经是很给某人面子了,在外,这吃的,他是一口也不会碰的。

        他端起了牛奶在喝,没有碰果汁。

        蔷薇浅浅饮了一口果汁。

        原本很好的食欲,因去了一趟书房,全然消失殆尽。

        男人的眼眸看了看蔷薇,似是有些话要对她说。

        却又一字未语。

        欧涵宇把蔷薇送回了卧室,哄睡了她后,他离开了。

        那一晚欧涵宇在书房没有再回卧室,蔷薇没有下床,他离开,她睁眼,未有睡意,想事情到天明。

        次日,回悦心别墅。

        表面一派祥和。

        ……

        法国回来的第二天。

        阳光洒满了一室。蔷薇睡眼稀松的睁眼,人困的疲乏,昨晚被人欺负了大半个晚上,身体是累的。

        气息里是淡淡的玫瑰香,身上也是很舒服的感觉。

        快天亮,他才算是放过了她。

        欧涵宇抱着蔷薇沐浴好了,在抱着回到了他从新换的床褥上。

        蔷薇是脸挨上枕头就困了。

        等欧涵宇沐浴出来,上.床揽她入怀时,她是不知的。

        此刻,被子下的她却是不着..寸缕。

        头枕在他结实的手臂上,她的脸前是男人姓感的喉结,男人浓郁的男性气息与她身上的淡淡清香融合在一起。

        是好闻的。

        男人的气息似有魔力,她芊芊白皙的手指轻轻触碰在男人的下颚间。

        指腹挨上了男人温热的唇。

        他睁眼看她,眸光撩.人,眸色那么深,她的手很快谷欠将逃离,却被他轻启薄唇吞入。

        男人的舌是缠人的,蔷薇的手指已湿热一片。

        蔷薇的脸红了,隐隐发烫。

        她急于想要抽出自己的手指,不得。

        他盯着她的眼,看她,她的手似都在隐隐发烫,他轻轻咬了下她指腹间娇嫩的肌肤。

        蔷薇皱眉。

        手上传来一丝不算很疼的疼意。

        他的身体覆下,他的唇一点点吻她的额头,眉心,鼻尖……

        最后与他发烫的脸庞情深缠绵不离。

        他呼吸热了,很热,他看她的眼是带着谷欠念的。

        蔷薇的心被他吻的在隐隐微微发颤。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想要,但不得,渴望被他吻着的感觉,不舍得他的离开……

        蔷薇那根被他吻湿的手指由着他慢慢引领带着她到了她身上最敏….感的神秘地带。

        他看她身上白皙娇嫩的肌肤,似碰一下就能出水,他忍着心里的谷欠念,轻轻爱抚,慢慢在向她索…要。

        蔷薇的心跳的很快,她在躲他。

        想要,又在畏惧着什么?

        他的唇落在她的敏…感地带,是热的,很热,一下下,她的身体在扭动。

        他的大舌深入她的嘴里浅浅品尝她嘴里的每一寸美好,他是贪恋她的,她身上的所有对他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他想她,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有她在他身边,感觉是欣喜的。

        没有她的日子,男人那颗心焦躁不安。

        蔷薇的手由他的大手缓缓牵引,但她的手迟疑了,想要退回。

        他的力道重了一分,不允许她逃。

        “嗯……“娇喘声轻吟破唇而出,那般的迷人,诱..惑着男人极度想要她的那颗心。

        他的大手带着她白皙的玉手在抚摸着她身的上每一寸肌肤。

        蔷薇好似呼吸艰难,心脏在剧烈的跳动,她感觉那颗心快要跳出来了。

        女子秀眉微皱,身上娇红粉嫩的肌肤,勾的男人那颗心,心…..痒难耐,手失了力度。

        她的嘴里在娇喘着说着“不要!”

        男人的吻在渐渐加深,动作快了,他看她的眼,眸色深到,恨不得马上融入进她的身体,他的那颗心早已被情谷欠所渲染,爱她再也回不了头。

        她的手由他带领着在她的胸..前的丰..满上一下下爱.抚,一下下挤压。

        他的唇离开她鬼未惑的粉唇,气息灼热着她的脸。

        他抬起握住她的那根手指与他的一起,被他的舌添湿,他盯着她美丽的眼眸,移不开眼,静静的看着她,不说一字。

        这样的对视,蔷薇除了脸红,脸还烫的灼人。

        他把她的手指送进了她的身体,蔷薇在逃离,脸躲开了他炙热的视线,仅仅只是她的芊芊一指,男人的手已经湿了,蜜流泉涌……

        他吻上了她胸前的美好,诱人的红点,一点点开始坚石更,他的舌不曾放过。

        他分开了她的月退,他的手指没入,带着她的一起深

        入浅出。

        蔷薇心里有什么感觉在紧紧捆绑着她。

        他轻轻啃咬她的肩骨,舌尖在上面轮滑游走。

        男人那里早已蓄势待发,隐忍到了极致。

        蔷薇被他抱起,他一点点全部没..入。

        沉睡在她身体里的谷欠念早已被男人湿热的吻唤醒。

        他狠狠要她,含着她的耳垂辗转纠缠。

        他听能到她娇喘轻吟的口申口今声,一次次溢出她粉嫩的唇。

        大床上。

        他抱着她,狠狠挺…..进浅出,男人的眼看着他心爱女人,眉眼动情时的样子,男人心底的谷欠念再也无法隐藏。

        蔷薇扬起了肤如凝脂的颈项,她的皮肤全身上下找不出一丝瑕疵,美的如一块通透白皙的玉石。

        她的手在男人的背后想要抓住什么,却又什么都抓不住。

        彼此的气息,灼热着彼此身上烫人的体温。

        骨节分明的男人俊手在她丝滑的美背上游走,抚摸。

        力道一次次加重。

        他的吻湿了她的颈,她的脸,呼出的气息那般热,“薇儿,爱我吗?”男人的声音慵懒沙哑,声线动听迷人。

        蔷薇紧咬唇齿,忍着身体里的感觉。

        “告诉我?”他的气息在她边,烫着她的肌肤,他眸光深邃的看着她。

        她不回答,他的动作更深了,犹如一匹脱缰的俊马,在策马奔腾。

        “爱。”她的声音是发颤的,她的理智被他的热吻所淹没。

        一切都在跟着心里感觉在走。

        “有多爱?”他舌在她胸前的红点轻.含口及允。

        这句话问出口,心里更想听到她说她爱他这样的话。

        “薇儿,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你爱我。”他在她的耳边诱哄。

        蔷薇因他的话,微微睁开了刚不敢看他的眼眸。

        她的手轻轻碰上了他的脸他的唇。

        “涵宇,我爱你。”蔷薇的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她的话,让他的全身急速划过一道电流。

        他收紧了抱着她的力度,身下的力度失了分寸,她被他就这样压的覆躺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她的一头黑发缠绵在她的身后。

        他喜欢她的发,她的一切,他都喜欢,手指游走间,是滑滑的感觉,他是爱的。

        他俯身吻上她的唇:“薇儿,给我怀个孩子好吗?”

        其实他更想说。每次知道你吃药的时候,我的心都在疼,很疼,我知道你不能原谅我,所以心里对我还有恨,对吗?所以不愿意怀上我们的孩子。

        她看他,不说话。

        意识渐渐在回炉。

        眼神清明了许多。

        欧涵宇看着。

        他不愿意她从这场爱恋里醒来。

        他想完完整整的拥有她,心和身一起都属于他一个人。

        或是惩罚她的吃药,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又或是他对她的强势夺爱,他动作失了顾忌她的感受。

        被压抑在心底长久的贪谷欠如洪水猛兽般袭来。

        “啊……”女子的娇喘声溢满一室。

        男人口中的一句话,深入女子心中。

        “薇儿,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

        ……

        严寒去了法国。

        当木鱼醒来时。

        看到的是站在窗口男人的身影,让她那颗自己以为早已平静的心掀起了波澜。

        她醒了,但是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背对她站在那里。

        时间流淌着缓缓一分一秒的悄悄溜走。

        一个站了一小时,不曾转身。

        一个就这样躺在床上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不曾言语。

        直到楼下佣人上楼,轻叩房门。

        木鱼本能的闭上了眼。

        心里微有慌张的感觉袭来,她的心跳是快的。

        严寒身体微转,眸光先是床上某人再到那道传来叩门声的房门。

        严寒走了过去,开门。

        做了一个轻声的手势。

        “先生,晚膳已经准备好了。”是女佣放轻的声音。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男人的话刚完。

        很快又叫住了,正准备转身的女佣。

        “她一般白天睡觉的时间大概几个钟?”严寒看着佣人的脸在问她。

        “有时候一个多小时,有时候3到4个小时不等。小姐不是每天都睡的,有时白天一天也不睡,所以时间上是不规律的。”

        “下去吧!”严寒对佣人说完这话后。

        关了门。

        步子不管是否轻重,走在地毯上是没有任何声音的。

        “醒了,还不起?”他在床

        沿边坐下,看她。

        眼睛盯着床上女子的一张白皙微微红润脸瞧着。

        木鱼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

        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男人很帅的一张俊脸。

        有多久,没有见过他了。

        心里是想他的,每次想他的时候,她会摸摸自己的小腹。

        给孩子说,爸爸很爱你,在忙,等他忙完了,就会来看宝宝和妈妈。

        她看着他没有说话,表情平静。

        他看着她,眼眸深处是什么情感在流露,严寒自己无法给出答案。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问。

        “到了有些时候了。”他看着她的眉眼在说。

        “先起来,吃饭。”他轻声说。

        木鱼起身,他动作很轻的扶着她的身体,替她披上外衣。

        木鱼这现在怀孕还不满3个月,所以肚子是看不出什么的。

        ……

        楼下。

        桌子上的菜都是木鱼爱吃的。

        严寒亲自盛的鸡汤,轻轻吹了吹,放在木鱼面前。

        他说:“小心烫。”

        这话,木鱼听了都想哭。

        心里怎不感到?

        做这一切的男人正是自己爱的男人。

        严寒在带上手套在给她剥麻辣虾,知道她喜欢吃。

        木鱼勺子一小勺一小勺的在喝着汤,没敢看他,心里又忍不住想要去瞧他。

        桌上的菜都有肉末芹菜,香酥鸡,将香土豆烧排骨,水煮鱼,上汤娃娃菜,砂锅里是煲了6个多小时的鸡汤。

        严寒把盘子里剥好的虾放在了木鱼的面前。

        “快吃,等下,冷了就不好吃了。”

        木鱼看着面前的虾,在想,这是给她剥的?

        心里想想都甜。

        她在心里想,木鱼,你就不能有点出息吗?他对你好点,看,就把你乐成这样。

        他来这里,是为了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吧!

        严寒把手套摘了,拥入很快递上了热毛巾,他擦了手,让人都下去了。

        他瞧了一眼桌上的菜:“这每天晚上都吃这么油腻?”

        木鱼刚沾了汁在吃虾,一下给抢到。

        咳嗽不停,脸都红了。

        严寒忙把刚喝了一口的一杯温水,递到了她的面前。

        “快,先喝一口,怎么这么不小心。”

        木鱼在想,他是怕伤着他的宝贝孩子吧!

        木鱼心里听着严寒这稍微对她说话大了点的声音,心里是不爽的。这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自己面前放的是鲜榨的果汁。

        这个时候自然是喝温开水是最好的选择。

        但那水杯是他刚喝过的。

        严寒不知道木鱼闷不啃声的都在想什么。

        “还不快点喝,准备呛到什么时候?”严寒一边一手顺着木鱼的背,一边在说着这话。

        木鱼心里越来越不高兴了。

        他有什么权利对她这样说话。

        严寒对她是关心的,所谓关心则乱。

        她赌气的,就是不喝。

        拿起筷子在上汤娃娃菜里,夹了一筷子娃娃菜,菜还没入口。

        被严寒一筷子打掉落在桌上。

        他脸色沉了。

        他说:“赶快喝水。”声音冷了几度。

        木鱼听着就委屈。

        死命就是不喝。

        从小到大,谁敢这么大声凶她,那都是她凶别人的份。

        木鱼站起,眼里含着泪,瞪着严寒。

        一时间。

        严寒才知道,她刚低着头,眼里有了泪花,心里一下心疼了。

        手刚伸过去,木鱼的脸偏向了一边。

        严寒的手尴尬的停留在空中渐渐收回。

        木鱼离席,上楼。

        步子走的很急。

        严寒看了一桌子菜,心里的气,火积压了一堆。

        蔷薇回国后,给严寒打了电话。

        蔷薇:“严寒,我希望你和木鱼好好的。”

        “她是一个好女孩子,应该被人呵护。你知道她喜欢你,你没有对她言明你的心,让她爱上了你,你有责任对她好,不管你对她现在是爱情还是友情或是亲情,你都不应该让她伤心,她肚子里面现在怀的是你的孩子。”

        “有时候放下,才能再爱,眼前你可以拥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为什么不去珍惜?作为木鱼的好朋友,我比谁都希望她幸福,但我更希望能给她幸福的人是你,严寒。”

        “木鱼爱你,远比你知道的,了解的要多的多,木鱼的好,你和她相处的时间久了,你会慢慢发现,不要错过,有时候错过会是一辈子。”

        “如果想通了,就去法国吧,我等你们的好消

        息。”

        严寒“……”

        这算是一通电话吗?

        全程是蔷薇一个人在说。

        严寒作为倾听者,没有说一字。

        他在接到蔷薇的电话后,打开了邮箱,那个密码至今仍是他心中的一个谜。

        ……

        木鱼上楼不到五分钟。

        就反思自己。

        这怎么做妈妈的,一点点小事,就生气,闹情绪,这样是不对的。

        木鱼一般心情不好,睡觉,吃东西,看各种笑话,喜剧电影,听舒缓情绪的歌,看赵本山的小品,各种搞笑的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还有很多很多……

        她排出负面情绪的放法太多了。

        有一次,她把这些法子,每一个都给蔷薇用了,但却没有一个是管用的。

        那时,蔷薇与欧涵宇结婚的第一个晚上。

        蔷薇哭了一夜,整个卧室就她一人。

        爱过后,才知爱你的人对你不是爱,是恨,心被伤了,会疼,很疼。

        那个伤她的人选择在那样特殊的日子里去伤她,他用了婚姻的牢笼买她一定不会幸福。

        最后,那个人却无可自拔的爱上了他一直恨着的人。

        那一段时间是木鱼一直陪在蔷薇的身边,渡过了她在新婚后,生活和那个人抛给她的一次次艰难险阻。

        ……

        过了十分钟。

        严寒抽了一两根烟,心里的情绪才渐渐缓和下来。

        他问了佣人,哪些是楼上那位喜欢吃的。

        佣人说:“今晚桌上做的这些都是的。”

        他让佣人退下了,亲自到厨房把木鱼喜欢吃的菜都热了一遍,他亲自端着上了楼。

        敲了敲门。

        里面没人应。

        他想,还在生气吧!

        他一个34岁的大男人该包容一下这个24岁的小姑娘的。

        他眼下是这么想的。

        人没吃饭,饿了,她也不一定会说,女孩子不是都脸皮薄吗?

        他主动一回吧!

        不能饿着肚子睡,大人不吃,孩子也不跟着一气在饿着吗?

        严寒打开门。

        屋里亮着灯。

        木鱼躺在床上,拿着平板电脑在看快乐大本营。

        严寒看着蹙了眉。

        这孕妇是不是不该这么天天对着这些电子产品?

        他这会要走近强势把人手中的平板电脑给拿过扔在一边,人得说他霸道吧!

        忍忍吧!小10岁呢。

        晚上没吃两口。

        “再吃点,不然晚点的时候该饿了。”严寒放轻了声音说。

        木鱼目不斜视的说了一嘴。

        “我不饿,你端下去吧,我困了。”话完,她把手上的平板界面退出来,随手丢在了一旁。

        身子躺下,意思是要睡觉。

        严寒端着托盘,步子还没有走到床边。

        这不,人的这一句话,这一动作,他能不止步吗?

        木鱼躺下了,静静的听着,没有脚步声。他是还站在那里没有走吗?他在干嘛?这个时候目光是在看她吗?

        木鱼一手在被子里,摸上了自己的小腹。

        心里在莫莫的念着。

        “孩子,你爸爸是爱你的。”

        严寒难得好脾气的走近了床边。

        他把托盘放在了一边。

        屋里亮着灯,但灯光不算太亮。

        木鱼侧着身子睡着。

        严寒看不到她的脸。

        不知道人现在是个什么表情。

        “sorry,是我不好,不要生气了,起来把东西吃点,再睡,嗯?”严寒的声音是温柔的,也是他放轻音量在说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15268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