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118.告诉老公,是不是生气了

118.告诉老公,是不是生气了

        “他出差了。”这句话,于谦皱了眉。见鬼,怎么还没分手?心里一下全是坏情绪。

        韩樱雪在检查自己的桌面,看是不是哪里还有没有收拾好的地方。

        她喜欢离开的时候,桌面整整齐齐,这样第二天来上班的时候,心情会很好。

        “没关系我和你住同一个小区。”于谦看着女人整齐折叠好文件。

        韩樱雪因于谦的话,诧异,抬脸看他,他看她的眸光很热,韩樱雪很快错开了视线围。

        她把笔放进笔筒,顺道问了一句:“于特助也住在……?”

        “这个笔筒很漂亮。”于谦看了一眼那笔筒羿。

        没有回她的问题,而是赞了一句桌上的笔筒。

        “是吧?我男朋友上次去西雅图出差,在一家特色店里购的。”韩樱雪一直在忙,忙到没有顾得上看再看一眼于谦的脸。

        她要是抬眸看了,便知,男人这个时候的脸色会有多差。

        于谦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左一个男朋友,又一个男朋友,真正爱你的男人就站在你面前,你看不到。

        “你视力很差?”于谦不知道怎么就问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我视力很好。”回答完这个问题,韩樱雪感觉有些不对。

        她终于再次抬脸看他,同时也再一次对视上男人看她炙热的视线。

        “于特助,怎么这么问?”她看他,表情有些尴尬了。于谦不发一语的盯着她瞧着,韩樱雪感觉脸发热。

        ……

        江宅。

        “为什么好好的要准备开始布局江东集团出货?”徐管家站在江老爷子身旁,一边看江老爷子作画,一边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江老爷子有时候心情烦闷了,便会写会毛笔字,画一幅山水画。

        一幅画完,心情也好的差不多了。

        江老爷子端起一旁刚佣人送上来的牛奶,喝了一小口,瞥眼看了一眼身旁的徐管家。

        “把这画,明天框起来,挂在……”老爷子端着牛奶杯,眼睛扫视了下四周,“就挂在那吧!”

        书架一旁的,左上角。

        他站在这个位置,看过去刚刚好。

        “是。”徐管家应声,把画挪到一旁,等墨自然风干了,收好,明天按老爷子的意思照办这事。

        江老爷子,坐下,再接着喝了一口牛奶,问徐管家。

        今天来那人,传的那句话,“你怎么看?”

        徐管家扶了扶镜框,看向老爷子,稳了稳思绪,说道:“这个时候江东集团肯定是买不进去的,一开盘就直接封了涨停板,现在已经拉倒了第十个板了,这个时候还问追不追,这是明知不可为之而传来问这话,是在给我们暗示,或是警告?”

        江老爷子听着徐管家的分析,没有发表言论,继续在喝了一口牛奶。

        “继续。”老爷子没看徐管家,仅说了这两个字。

        徐管家缓缓说道:“于越是于蔷薇的哥哥,之前于家和欧家可是商业联姻,听说于天科死后,欧涵宇把于氏,于家都买到了自己手中,那段时间有传欧涵宇与于蔷薇的婚姻岌岌可危,说是欧涵宇早有心要吞噬于氏,于氏落寞,是欧涵宇早就布局好了的计谋,现在于氏已经到手,自然于蔷薇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当时传出说是两人已离婚。”

        “这个消息,铺天盖地的,被媒体炒作了一团。当事人也没有站出来做任何澄清。2个月的时间,消息炒着,炒着,也就慢慢淡化了下来。但在这个时候,又传出消息,深夜,欧涵宇抱着于蔷薇从火锅城出来,举止亲密,传两人之前只是夫妻不和,矛盾已经解开,两人早已重归于好。”

        江老爷子,听着徐管家的这些话,不做评论,他放下见底的牛奶杯。

        身体仰靠着椅背,闭着眼,不说话,一心只听徐管家说,不打断。

        “于越和于蔷薇的兄妹感情很好,宋琳和于蔷薇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但是之前也有媒体放出了欧涵宇和宋琳之间的暧.昧画面。”

        “于蔷薇和欧涵宇感情到底怎么样?在外人眼中,大家都传欧涵宇是很宠于蔷薇的。但在2年婚姻里,杂志上有关欧涵宇的花边新文不少,甚至有人传出,欧涵宇其实很恨于蔷薇,但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当年的世纪婚礼,让人咋舌。”

        江老爷子,听不下去了。

        看了一眼徐管家:“这管家做的时间长了,琐事管的也多,不知道什么是重点了,是吗?”

        徐管家,心里腾地一声,这话说多了,没说到老爷子心坎上。

        “我是在想,这欧氏来人,应该是为了于越的事来的,让我们放过于越一马,他这是在威胁我们?”徐管家话完,看江老爷子,一手杵着拐棍,一脸的平静。

        “威胁?哼,威胁什么?”江老爷子侧脸看徐管家。

        “他拿江东集团说事,无疑是抓住了我

        们的软肋……”徐管家说道这里,顿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我明天就让人开始分散筹码,按排江东集团出货一事。”

        ……

        欧涵宇开着宾利,去了花店。

        意大利手工订制黑皮鞋,健硕挺拔的身材被一件深黑色厚款真皮大衣包裹,里面是白衬衫套一身黑衣西裤,他手上带了一双黑色真皮手套。

        驾驶座车门打开。

        男人的俊颜出现,引来不少路人止步围观。

        欧涵宇站定在花店门口,并未走进,他抬眸看了一眼花店的名字。

        “蔷薇之恋。”

        男人嘴角微微上扬,一抹迷人笑颜,让老板娘的脸上闪现了花痴二字。

        “帮我包一束99多深红蔷薇。”欧涵宇的声音宛如大提琴音,迷人冻听。

        “好,好上好。”老板娘开心坏了。

        这别人都是买玫瑰,买百合,买薰衣草,这么帅的男人买蔷薇,被他喜欢的人,真幸福。

        还是99朵,长长久久的意思。

        深红蔷薇,花语,“只想和你在一起。”好浪漫。

        欧涵宇接过老板娘包扎好的新鲜蔷薇花,他把钱递给老板娘。

        “不用找了。”人已走出花店。

        老板娘,恨不得这样的客人每天多来几个。

        ……

        严寒去公司开了3个小时的会,签署了大半个桌面的文件。

        一看时间,已经很晚。

        手机也没响过一下。

        张力来电:严总,欧涵宇逛了大半个城市买了一束99多蔷薇花,现在人正在回悦心别墅的路上。”

        严寒,点上了一根烟,抽到一半,给了张力一句话。

        “把派在悦心别墅的人,都撤了。”他将未抽完的烟,熄灭在了烟灰缸里。

        站起身,拿过外套,出了总裁室。

        还有3天才是蔷薇的生日,那男人什么时候懂浪漫了?

        严寒直接坐电梯到了负一层。

        坐进车里,打了一通电话给木鱼。

        木鱼看到手机响了,不敢接,到现在她都还没有给老爸,老妈说自己怀孕的事,怕被老爸打,说她不懂事,这么快就把自己给了出去,不懂得珍惜自己,爱护自己。

        这样的常识,老妈,老爸可没少给她灌输。

        ……

        悦心别墅。

        徐姨看着欧涵宇怀里抱着一一大束蔷薇花,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这先生是闹哪出?啥时候这么浪漫了?

        看来知道今天早上在餐桌上惹太太生气了,这是早下班回来哄人来了。

        “太太呢?”欧涵宇换好鞋,走到楼梯口,问徐姨。

        平时这个时候蔷薇应该在客厅才对,今天回来不见人。

        他回来这么早,想看到的人,却还没有见到。

        “太太在楼上卧室。”徐姨看着欧涵宇迈步上了楼。

        蔷薇在卧室外的露台上秋千架上,看书。

        秋千一下下回荡着,蔷薇这样看书,不绝对晃眼,很舒服的感觉。

        温度,刚刚好,心情也很好,书里的句子很唯美。

        蔷薇就这样听着舒缓的轻音乐,眼眸缓缓闭上了。

        欧涵宇卧室看了,不见人。

        露台上,秋千架上的身影,他看到了,脸上浮现笑意。

        他步子轻,走近,人没反应。

        他绕到侧面,一看,人睡着了。

        心里叹了一口气,把花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探身,抱起了她。

        欧涵宇抱起蔷薇,刚起身,蔷薇醒了。

        他身上冷冷的,蔷薇感觉有点凉了,身子微微颤了一下。

        欧涵宇发觉了,问:“怎么了?”声音格外的温柔。

        蔷薇把脸贴在他的胸口。

        不说话,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

        欧涵宇半响未闻声,他低眸看了一眼怀里的人,眼睛闭上了。

        这是还在生气?

        他走进屋里,掀被,把人轻放在了床上。

        欧涵宇并未起身,轻轻吻了吻蔷薇的眉心,吻很轻,一点点往下……

        蔷薇睫毛在颤动,男人瞧着,吻在她唇上深入,却不得进。

        人不开门。

        他轻咬了一下她的唇。

        蔷薇疼,唇齿微隙,他的舌攻陷了城池,吻有了热度。

        蔷薇被他吻的睁开了双眸,看他。

        秀眉间温怒浅显。

        他有力的手臂,撑在了她小脸的两旁,他的脸微微离开她的脸半分。对仅是半分,她还能感觉都他呼出的气息灼热着她的脸。

        蔷薇不知道自己的脸,现在是不是又红了,但是她感觉,脸很烫,被他这样

        盯着看,心里那点怒气,哪里还能生的出来。

        “还生气”他问。声音有些沙哑,

        蔷薇撇开脸,不看他。

        他的大手转过她的脸,男性的手指轻轻禁锢了她的下颚,他不允许她逃,两人视线重逢。

        对她,他好似怎么都看不够,一生一世也不够。

        她的唇被他吻的有些红了,他的唇离的近,蔷薇的每一次呼吸都在勾他心上的那团熊熊烈火。

        他的唇再次覆上了她的唇,蔷薇感觉自己的唇被他温热包裹,在缠绕,吸允,他不满足,她沦陷在了他浓烈的热吻里。

        他的大手覆上她身,吻落在她白皙的颈,锁骨一下的部位,他一次次游走,一次次掠夺。

        蔷薇被他弄疼,意识清明了许多。

        她推他,他吻的更狠了。

        “啊……”

        “欧涵宇……不要。”蔷薇气息微喘,胸口起伏不定。

        欧涵宇一下扯下了,蔷薇的外衣,里面的衣服,被他推高,身后的暗扣被他解开。

        他做这一切,熟练到,蔷薇抵抗不住他强而有力大手的一次次侵占。

        胸前的雪白,欧涵宇看不得,气息猝然更热了。

        他的脸探寻在她的耳边,他的手留恋在了某处,喜欢,属于她的一切,他都喜欢,时间一辈子。

        她的脸被他吻湿,“告诉老公,是不是生气了?”他的气息灼热着蔷薇的思绪。

        她乱了,心里乱作了一团。

        ……

        上午,木家别墅。

        木鱼送完严寒回来,被老爸叫住。

        “木鱼给我到书房来一趟。”木岩鹤看木鱼,声音冷冷的。

        木鱼憋了一下嘴。

        安慧看了一眼,木岩鹤,眼神示意。“这么凶干什么,你别把我宝贝女儿吓到了,这人刚回来,你说话温柔点。”

        木鱼出去送严寒的时候,安慧对木岩鹤说:“等下,说话,温和点,被把孩子吓到了。”

        “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木岩鹤坐在沙发上说。

        “怎么不省心了?我怕看这严总人就蛮好的。”安慧看了一眼桌上摆着东西。

        让福姨拿下去,先好好收着。

        书房。

        “木鱼,老爸问你,你是真喜欢有严寒吗?”木岩鹤坐在椅子上,表情很严肃。

        “喜欢啊!”木鱼看着自己老爸很乖的表情,回答。

        “那他喜欢你吗?”木岩鹤看着自己女儿,认真瞧着木鱼。

        木鱼对这个问题,心里很敏感。

        她缓了数秒才说,“他不讨厌我。”

        木岩鹤眉眼冷了。

        “什么叫他不他讨厌你?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木岩鹤声音提高了一个度。

        木鱼如坐针毡。

        这偏老爸,是不对。

        可严寒确实不爱她,这也是事实,在外面,别人这样子问她,她还可以胡扯瞎掰下,但是在老爸面前,她是重来不敢撒谎的。

        “怎么闷不啃声啊?”木岩鹤看着自己女儿这样,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她埋着小脑袋,不敢看他。

        木岩鹤知道,这里面,不会只是严寒说的那么简单。

        他是怕自己女儿吃亏。

        严寒那样的男人那里是随便一个女人就能驾驭的了的。能与他与之抗衡的除了欧氏,欧涵宇,在s市现在还找不出第二个人。

        木岩鹤担心的是严寒盯上的是木氏,不是自己女儿木鱼,他是怕他利用木鱼的感情来达到生意上的谋利。

        木鱼想了半天,觉得,在法国那几天,严寒也可以算的上是喜欢她的,喜欢又不是爱,老爸问的是他喜欢自己吗?还没有上升到他爱她这个问题上来。

        “爸,严寒,他是喜欢我的,我也喜欢他。”一句话,说完,心里却更纠结了。

        “他喜欢你什么?冒冒失失,说话不经过大脑,你的坏脾气?”木岩鹤看着自己女儿,数了一系列毛病出来。

        “爸,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哪里有老爸这样数落自己女儿的?”

        “你个丫头,你是翅膀长硬了,敢和你老爸顶嘴了,是吧?”木岩鹤生气。

        书房门也被叩响了。

        安慧端着刚泡好的茶进来了。

        “父女俩,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来先喝口茶,顺顺气。”安慧走近,把茶放在木岩鹤面前。

        “木鱼,我让人福姨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核桃酥,快去吧。”

        “谢谢老妈……”木鱼站起来,“老爸,我去给你拿核桃酥啊!你别生气。”

        木岩鹤端起茶杯,脸上因女儿这句打闹的话,有了笑意。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2009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