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什么叫曾深深爱过?薇儿,我们之间的误会太深了?

什么叫曾深深爱过?薇儿,我们之间的误会太深了?

        翌日。

        z市。

        “八爷,蔷薇小姐离开了欧涵宇的身边,欧涵宇在s市大范围的找人,现在还没有找到蔷薇小姐的下落。”

        身边的贴身保镖叫贺宽,跟在八爷这个男人身边多年,做事沉稳可靠。

        立足的男人,手持毛笔在宣纸上正写着一个“心”字,因身旁人带来的这则消息,这个字失了美感戛。

        放下笔,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贺宽,不语。

        眼神间不乏冷意窒。

        贺宽摸不准自家主子这眼神是何意,缓缓说道:“要不要,我们派人出去找一下?”

        八爷收回目光,沉声说道。

        “欧涵宇都找不到的人,我们又如何能找到,把安排在悦心别墅的人,全部撤回来。”八爷放下了笔。

        八爷是当年和于天科一起打天下的元老之一,即将步入50岁的门槛,但人保养的极好。

        面向上看上去40岁,毫不为过。

        他人在当初于氏一旦创立之后,他很快隐居瑞士。

        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已淡出了s市商人争分夺利的利益战场。

        那一天,他接到那通电话是意外的。

        他回国,人在三亚。

        他行踪向来飘浮不定,这人又是如何得知他的消息的?这些都是疑问。

        八爷知道于天科有一个女儿,叫于蔷薇。

        此女,在当年于天科和古月兰的婚礼上他见过。

        小小年纪,眼神看人带着一抹说不出的漠然感。

        那分淡定从容好似与生俱来,那分神韵,八爷不曾在于天科身上所见到。

        后天养成的那一份,自然做不得数。

        在古代,帝王如何成就一番霸业,定是会少不了身边辅佐他的人的功劳。

        若于天科是帝王,八爷就是宰相,在当年没有这个人为他出谋划策,很多决策上,于氏不知会失利多少。

        贺宽,不懂八爷的意思,不敢问,只有照做。

        八爷站在落地窗前,想起了那次这个女孩子给他打电话时说的那些话。

        蔷薇:“八叔,您好!我是蔷薇。”

        八爷:“……”他在电话里笑了。

        蔷薇:“于氏因北国春天的项目占用了大额的资金,现在欧氏要注资与于氏谈合作,您怎么看?”

        八爷当时听了蔷薇的这番话,心里闪现八个字,“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八爷:“这不是解了于氏资金困吗?”

        蔷薇:“八叔,您定是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的,欧氏面上为羊,面下为狼,我想替父亲保住于氏。”

        于天科在于氏面临着资金困时,他让人去找过八爷,却毫无消息。

        八爷离开这几十年里,于氏还是有所发展的,但若有八爷辅佐,那在整个s市商业圈,欧氏和于氏有得一搏。

        ……

        木家。

        木鱼在面对老爸,老妈的时候,心里松了一口气。

        现在也不用担心了宝宝这件事情该如何和父亲,母亲说了。

        木岩鹤和安慧诧异,这两个人,这么快就已经把证都领了。

        接下来,就是有关举行婚礼的细节了。

        在s市,严家和木家有个什么喜事,哪里能简办的?

        这样的喜事,定是大办的。

        “爸,妈,婚礼我和木鱼商量过了,定在一个月后,您们,看怎么样?”

        安慧和木岩鹤都还不习惯严寒这称呼。

        前面来家里,人称呼的是伯父伯母,这一天的功夫,就改口喊爸妈了。

        木岩鹤是欣赏严寒这个人的,但是放在现在是自己女婿这个位置上来看,那又另当别论了。

        木岩鹤很重视木鱼的幸福,他希望她可以找一个她能驾驭的男人生活一辈子,至少不会吃亏,但严寒,木鱼焉能驾驭?难。

        慢慢习惯吧,这女儿孩子都怀了,不习惯还能怎么办?

        木岩鹤那晚在书房,一听严寒说:“伯父,我是不会让我的孩子,也就是您的外孙叫别的男人爸爸的?”

        一句话,木岩鹤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木岩鹤显然是动了气。

        “不管您同不同意,我都会和木鱼结婚,我会对她好一辈子,我会都我的孩子负责,对她负责。”

        “啪!”木岩鹤一掌拍在了桌上。

        “……”

        严寒是什么人,谁敢在他面前这样,但这人是自己的岳父,他计较不得。

        谈来谈去,结果如何。

        还不是到了“同意”这两个字面上了。

        “伯父,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婚后,我会把严氏20%的股份转到木鱼的名下,我也会让秘书拟一份合同,若木氏将来

        tang有任何困难,严氏无条件给予资助,不求任何回报,定不会出现,你所担心我会做出吞噬木氏的事情来,这个担心,你完全可以解除。我的重心是木鱼,不是木氏。”

        ……

        欧涵宇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悦心别墅的卧室,从那天没有找到蔷薇后,他回来到现在已经2天了,没有吃饭,把自己一个关在了房间里。

        徐姨做好饭送到房间,每次怎么送进去,还是怎么送出来。

        于谦,这两天都来别墅,他让人放宽面积在s市,相邻的z市,a市,让人马不停的找人,但是结果始终是让人不喜的。

        欧涵宇看着那一束蔷薇花,眼神冰冷。

        “在你身边,我能感觉到,你曾深深爱过我”这话,欧涵宇想起,心里疼。

        什么叫曾深深爱过?薇儿,我们之间的误会太深了?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离开他?是因为什么?离开前,她所有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他都在回想,唯独那句:“她说:答应我,永远不要伤害我哥,无论他做了什么。”

        “于蔷薇,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离开我。”男人眼神间带着清冷狠绝。

        “把消息放出去,通知各大媒体,我要看到所有的节目都在播放这则消息。”欧涵宇说完这话,一口饮尽杯中红酒。

        “总裁,这样做,太太肯定会误会你的。”于谦脸色发愁。

        “照我说的做,立马着手去办。”

        于谦把另一个消息说给欧涵宇听了。

        “太太离开,可能和这件事有关。别墅附近的人,那边已经让人全部撤离了,z市那边,现在没有动静,一直在太太背后的那个人至今还查不到消息。”

        欧涵宇听了,许久后说出一句话,于谦听了,心里落下了一块大石。

        “卖掉于氏?总裁,让太太出现,我们还可以想别的办法?当初,你知道太太为了于氏才留在你身边的……”于谦说到这里,捂住了自己的嘴,这话不是让自己掉饭碗的吗?

        “继续说……”欧涵宇冷冷的声音传来。

        话出一半,难圆,但他希望总裁和太太可以在一起。

        两个人之间的故事,他见证了太多了。

        于谦继续说道:“总裁,我觉得,你可以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把你和太太之间的误会都澄清。总裁,该是时候说出13年前那件事,太太一直都不知道,这本来就是埋在你和她之间的一个地雷,随时都会有引爆的风险,再加上,总裁你收购了于氏,买下了于家,你到现在都没有和太太做个解释和说明,矛盾堆积越来越深,我能看出来,太太是真的喜欢总裁你的,这一次牵涉的事情太多了,放下利益不说,就你和她之间的感情,我坚信她的离开一定是有难言之隐,所以于氏出手这件事情要不要缓缓?”

        “照我说的做,我明天要看的两则消息,少了一个,我唯你是问。”欧涵宇的话,于谦不敢再反驳,唯有执行。

        欧氏。

        韩樱雪这两天基本上看不到于谦的人。

        但知道他很忙,有时候回办公室,一会很快又出去。

        行色匆匆,他很忙,忙到每次经过她办公桌旁的时候,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韩樱雪,你在想什么呢?她用手里的笔,敲了一下,自己脑袋。

        你现在这个时候该想的人应该是瑞克不是于谦你的顶头上司。

        于谦不在,这两天,之前他给她安排的大量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

        到了下班时间,收拾好桌面。

        出去。

        门口。

        瑞克挺拔的身形立身车旁,一身骆驼色的大衣,衬的男人一脸的好气色。

        “你怎么来了?”韩樱雪走近瑞克身前,看他。

        男人的帅,是养眼的。

        瑞克:“想你,就早点过来了,晚上一起吃饭。”

        韩樱雪:“这么冷,你怎么不在车里等我?”

        瑞克,走上前,牵上她的手:“还说我,你怎么不把手套戴上,看,手都冻红了。”

        韩樱雪心里暖暖的,被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

        车里。

        韩樱雪看一直认真开车的男人:“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我家。”瑞克一手开着车,一手牵着韩樱雪的手。

        “去你家?”韩樱雪脸上稍显惊讶。

        “怎么,怕我吃了你?”他笑,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发。

        瑞克发现后面有一辆车一直跟着他的车,从欧氏门口开到现在已经20分钟了,那车还在。

        这么明显,想不注意都难。

        于谦,恨不得现在一下撞上前面的那辆车,忙着回公司,还没下车,就看到一男一女恩爱的画面,扎眼的不行。

        心里有火,一股气,跟到现在。

        于谦,你怪谁,自己喜欢的女人,不

        表白,你非要等,现在等到被别人追到手了吧?

        心里骂自己也不解恨。

        在车里,他打给韩樱雪,手机关机。

        这个女人的手机,怎么总是关机?于谦很头疼的表情。

        他知道这条路线是回那个男人家的。

        瑞克和韩樱雪下车,走进电梯。

        于谦,坐在车里,等了半天,才等来,手机的一条信息。

        手机里是一个公寓的门牌号。

        “把事情给我办好了,好处肯定少不了你的。”他回。

        楼上。

        房门刚打开,瑞克的吻就落在了韩樱雪的唇上。

        被动的人,被男人抵在了刚合上的门上,吻温柔缠绵。

        韩樱雪愣神了一下,委婉的推开了瑞克。

        “不是说,过来让我做饭给你吃的吗?我好饿。”韩樱雪说。

        刚在他吻她的时候,她的脑子里面想到的人居然是于谦,她的顶头上司。

        瑞克看着韩樱雪好半响未说话,气息不稳,他忍不住覆下脸,再次吻上了她的唇。

        韩樱雪越是推拒,瑞克越是想要征服,两个人确定恋爱关系有一小段时间了,但是每次仅限于牵手,拥抱。

        亲吻的次数,五根手指都可以数过来。

        “为什么不让我吻你?”他问,看她的脸,男人问这话时,眉眼清冷。

        韩樱雪被瑞克禁锢在怀里,被他这样看着,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老话重提:“我饿了。”

        瑞克注视怀里这张白皙动人的小脸,小半会。

        他笑了。

        高速首发总裁爱而不得最新章节,本章节是什么叫曾深深爱过?薇儿,我们之间的误会太深了?地址为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20098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