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那可是我后半身的私有财产,宝贝,悠着点

那可是我后半身的私有财产,宝贝,悠着点

        韩樱雪:“特助,你是不是喝酒了?”

        男人的吻落在她的唇上时,韩樱雪的瞳孔猛然放大。

        一脸的吃惊望着这个不怕死就这样一边开着车,把她拽过去,吻她的男人。

        “能感觉出,我喝酒了吗?”他的舌从韩樱雪的唇上轻轻划过,韩樱雪脸不是一般的烫,这个男人对她做了什么?他吻了她,他怎么可以吻她?他有什么资格?

        “停车,我要下车。”韩樱雪情绪失控了。

        于谦一手开着车,一手把人揽在了怀里戛。

        吻,轻轻在她额间印下。“乖,听话,一会到了,我们就下车。”

        韩樱雪感觉自己要找工作的节奏了。

        这以后还能好好上班吗?

        后面出租车的瑞克,一张脸,铁青。

        两个人,抱在了一起,举止这么亲密,他能看到那个男人刚吻他的女人,关键是他的女人居然没有拒绝。

        瑞克心里怒火翻滚。

        “司机,快点,开到前面拦下那辆车,我付双倍的钱,车损坏了,我赔。”

        司机,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了这么一句痛快话。

        一踩油门,就在要超过前面那辆车时,那车突然提速,两车之间一下拉开距离。

        于谦看了一眼,后面的出租车。他前面开的这么慢,想必,后面车里那位怕也是该看到的都看完了吧?他没有想到,怀里这个女人的味道比他想象的要好。

        她的唇,很软,吻下去的那一下,他不想离开。

        “怎么?很生气,我吻了你?”于谦一边开车,一边侧脸,看了一眼在副驾驶与他保持着距离的某人。

        “放我下车,我要下车。”韩樱雪不看于谦,嘴里除了这句话,没有别的。

        “还真生气了?”他的手去拽她的手,被她避之不及。

        “为了那个男人,给我生气,值得?我给你打给赌,要是我赢了,不许提辞职的事,好好工作,要是我输了,你随时可以走人,我不拦着。”于谦车速慢了下来。

        韩樱雪不看某人,心里却在想,他怎么知道,她在想要回去辞职的事?他能看穿她内心?这男人太可怕了。

        于谦看了一眼,副驾驶上不说话的人。

        “我先在停车,后面车里那位,下车了,肯定得给你急?你信不?”于谦看着韩樱雪。

        副驾驶的那位听到驾驶座上的那位这么说以后,侧身望身后看。

        她看的了一辆的士在这辆车后面,车里的人,貌似是瑞克。

        这男人太腹黑。

        刚刚故意制造误会,这下,本不是她的错,反倒成了她的错了。

        “你停车,我要下车。”韩樱雪一张脸很生气的看着于谦。

        “来来回回就这两句,你就不能换一句?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蛋,气坏了,那可是我后半身的私有财产,宝贝,悠着点。”

        韩樱雪"……"

        终于,车停了。

        在一个超市门口。

        韩樱雪下车,甩上车门,脸都气红了。

        瑞克从钱包里,丢给司机好几张毛爷爷,司机在想,尼玛,不是双倍价钱吗?瑞克从后面的出租车上下来。

        步子很快的上前,拉住了韩樱雪的手腕。

        “雪,你给我解释清楚,你跟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瑞克眼角气的泛红。

        “什么什么关系,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不觉得,你应该和我解释一下,你屋里的那个妖媚女郎和那空姐吗?”韩樱雪把自己手腕从瑞克的手里挣脱出来。

        于谦下了车,身子依靠在车门上,帮着人补了一句。

        “亲爱的,你怎么能说没关系呢?没关系我能亲你吗?我们在某些时候难道不是一上一下的关系吗?嗯?”于谦点上烟,一双眸子落在韩樱雪的脸上。

        瑞克听了,一下转身上前要打于谦。

        韩樱雪觉得上辈子肯定是欠她这个顶头上司的钱没还,今生,人就是来要债的。

        瑞克举起的手被韩樱雪拉住。

        “他是我上司,你别听他胡说,我和他清清白白就是上下级关系……”韩樱雪话还没有解释完,被于谦打断。

        “你看,她自己都承认,我和她是那种关系了。”于谦吐出一口烟雾。

        “于谦,你能不能不要在说了,我和你是那种关系了,你是我上司,我是你下属,除此,我还和你有什么关系?”韩樱雪都快要急哭了,自己这话好似怎么说,都说不清白了。

        大街上,这么多人看着,瞬间觉得自己脸都被丢完了,心里还委屈。

        于谦在瑞克那一拳挥下来时,他嘴里叼着烟,先给人来了一拳,把人打趴下在地上。

        转身,丢了烟,拉过韩樱雪,一下吻了上去。

        他双手捧着韩樱雪的脸,看着她,吻离开她的唇,“这

        tang样算没有关系吗?我们现在是接吻和被接吻的关系?这个关系还可以深入发展?”

        在瑞克从地上站起身时,他已经把韩樱雪抗在肩上,丢进了副驾驶,车门上锁。

        于谦,看着瑞克。

        比了一个手势,“来吧!”

        两个男人在大街上,你一拳,我一拳,但是瑞克还是吃亏的,韩樱雪在车里很着急。

        最后一拳,于谦打在瑞克的脸上,“我早就想揍你了,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对我的女人也敢有非分之想,以后,离她远点,不然,看你一次,揍你一次。”于谦的话,让瑞克的目光落在了车里韩樱雪的脸上。

        韩樱雪在车里都急哭了。

        但在瑞克的眼里,他觉得这泪不是为他而流的。

        于谦上车,很快开着车离开。

        车上。

        “你不是把他打的很严重,你都给他说了什么?”韩樱雪问于谦。

        他看韩樱雪,“看你男人被打了,不心疼?也不关心一下?还一个劲的关心别的男人,你就不怕你男人,我吃醋?”于谦开着车,这话说出来光听着都酸酸的。

        韩樱雪,彻底沉默了。

        于谦脸上没伤,胸前挨了瑞克两拳。

        瑞克则是脸上,身上都受了伤,一旁的刚拉他来的司机,好心把他给弄上了车,送去了医院。

        一路上,男人的脸,难看到了极点。

        …………

        木鱼在严寒总裁室门外,听着里面的话,一颗心急速坠地,粉碎开来,心在疼。

        不想进去了,这个时候她觉得不适合和他见面了。

        场合不对。

        从法国回来,一直还没没有给薇联系,觉得自己这个心态调整好了,包里放着请柬,准备一会去悦心别墅见她的,有好多话想告诉她。

        现在,人去哪里了?是欧涵宇又欺负她了吗?心里担心她的同时,一颗心还是无可自拔的在疼,蔷薇离开了,严寒很着急,他是在乎她的,一直都很在乎,木鱼,你说了,你不要爱情,只要孩子有一个健康完整的家就好,不要奢望太多了,心会累的,对宝宝不好。

        心里在安慰自己时,她似想到了什么。

        她在想,别人怀孕了,都有孕吐反应,可为什么她没有?是肚子里面的这个宝宝太听话了吗?不想她这个做妈妈的怀她太累?

        她在家里用测孕试纸测过,显示怀孕。她没有去医院做检查。在法国唯一检查过一次,还是蔷薇陪她去的,初期没有做b超,只是做了一个尿检,她在想,她会不会没有怀孕,不然为什么孕妇该有的症状,为什么她都没有?

        早上出门的时候,母亲说,下午去医院检查一下,不然她不放心。

        木鱼,不想跑医院,对那个地方,喜欢不起来。

        但是现在想想,她更怕,要是她没有怀孕,严寒会不会给她离婚?

        她刚转身离开,高月梅,小跑上来。

        “太太,总裁知道您过来了,请您进去。”高月梅看木鱼的脸色不太好。

        “太太,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高月梅问。

        “我没事,麻烦你和你们总裁说一下,我刚想起来,还有事,我先回去了。”木鱼话完,离开,脸色不是不好,是很不好。

        韩菲菲抱着打印好的文件,傻傻的站在一旁,人彻底不会动了。

        总裁结婚了,高秘书称呼的是太太,是太太。

        他心里面喜欢的女人真的和漂亮,身材,长相,气质都无可挑剔。

        她很美。

        “菲菲,你怎么了?”高月梅转身看到抱着文件的韩菲菲,脸色也不好,像是被什么惊吓到了一样。

        “没事,我去装订文件。”她回了话,很快离开。

        严寒走出来,看高月梅,“人呢?”

        “太太说,有事,先回去了。”高月梅回着严寒的话,韩菲菲抱着文件去装订,一颗心彻底冰凉了。

        “太太来了,多久了?”严寒感觉木鱼应该是在门外听到了什么才离开的。

        “有一小会功夫了,太太说不用请示了,她直接进去就好,我不知道总裁您已结婚的事,上去想要告诉太太,您在忙,话未出口,可太太站在门口转身,就走了,太太看起来,脸色不太好。”高月梅,一段话,说的心慌慌的,不敢有半点隐瞒。

        “你去忙你的事吧!”严寒回了办公室,打给了木鱼。

        木鱼走出电梯,门口司机把车门打开。

        她刚坐进去,严寒的电话就打来了。

        她接了。

        “严寒。”她先唤了他的名字。

        “怎么来了,又走了?”严寒怕她听到什么多想。

        他确实今天发火了,完全是本能反应,无可控制。

        对那个人,她的一切,都会影响到他,当张力说出没有上报的原因时,

        他的怒火在慢慢消退。

        他过界了,他该关心的人应该是他孩子的妈妈。

        但那个人,他还是让张力去查了,他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会无缘无故就离开,那个男人对他做了什么伤她的心的事?除了那个人,还会有谁能伤她呢?怕是没有了。

        他知道,她和爱他。

        “我刚想起自己约了人,都给忘了,我没事,你放心。”木鱼现在只想找个借口挂了电话,赶快去医院。

        对严寒,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心里还乱着。

        “嗯,路上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严寒柔声的说完,还想再解释些什么,却找不到适合的话,在这个时候说。

        ……

        翌日。

        欧氏。

        “欧总,已经查过了,目前在表示出对于氏有兴趣的公司里,没有来自z市的,并且在考虑范围的这些公司里,每一家的背景资料都很清晰。另外于越那边,也没有人去看望或是有人提出保释。”

        欧涵宇在沙发上抽着烟,双眸紧闭,仰靠着沙发。“你说,她现在是不是很恨我,恨我做的一切?她对我彻底失望了?所以,我用于氏都不能让她回来。”

        “总裁,您不要多想,只要不是太太那边的人来接收于氏,我们也不会放手真的卖出于氏,只要于氏还在,太太不会怪你的。至于于越,我想这个时候呆在里面其实未尝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好的地方,我让里面的人关照着,他不会吃苦头的,您放心。”于谦站在欧涵宇身旁,看着这个男人,除了太太刚离开的那两天,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现在他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但每天还是会回悦心别墅,只是时间都在凌晨。

        “总裁,您再这样下去,会把自己身体累垮的?”

        “宋琳说想见你一面,因为于越的事。”于谦看前面说的话,人没有反应,他又补了一句。

        “江家那边最近怎么样?”欧涵宇把烟熄灭在烟灰缸里,又接着点起了第二根。

        “上次,传话过去后,江东集团开始大跌,江三少一直被老爷子关着禁闭,江家差人回了一份礼过来,传话说是江三少,少不更事,让欧总您别一般计较。”

        “江科,最近在做什么?”欧涵宇烟吸的很快,不过一会说话的功夫,一根烟又快完了。

        于谦看着,心里隐隐着急不安,这样下去,身体如何吃的消?

        “江科,最近奔走郊外的那个施工项目的时间比较多,其余的都和往常基本没有设么区别。倒是严氏那边有喜事。”

        欧涵宇听了,瞥眼看了一眼于谦。

        “严寒和木鱼小姐,下个月初6,完婚,两人已经到民政局领证了,就在前几天,喜柬估计这两天就会送到。”

        欧涵宇听了,心里莫名的发酸。

        别人,孩子有了,老婆也有了,他是孩子没着落,老婆现在下落不明。

        薇儿,你在哪里?我该去哪里找你?

        “于谦,你说这个s市到底是有多大?”欧涵宇抬手弹了弹烟灰。

        于谦“……”

        机场,火车站,码头,都查过,都找不到她的消息。

        “于谦,你说她会坐长途汽车离开,去别的城市转机吗?”

        “太太,晕车很严重,应该不会这么走,路上太受罪了。”于谦细心的分析,说道。

        “那要是你,你准备怎么走?”欧涵宇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再次抽出一根,点上,于谦说少抽点烟,那人好似什么都未听见。

        “要是我被困在s市,就不走,呆在这里,不是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吗?等时间长了,消息退了,外面没人再找了,再走。”于谦缓缓说道。

        “最危险的地方,你觉得,她会觉得哪里会是最危险的地方?”欧涵宇眼眸忧郁,吐出一口烟雾。

        “悦心别墅自然是不可能的,总裁您天天都回去,要是太太在家,那肯定发现了。总裁,您想想,您和太太有没有一起去过的某些地方?我觉得太太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以她对总裁您的感情,不可能说放下就真的放下?所以,她要是还在s市的话,那一定是在您和她曾经一起去过的地方,并且那地方,她觉得,您平时一般都不会去,自然很安全。”于谦话完。

        欧涵宇嘴里还叼着半截烟,起身,拿过沙发上的大衣,出了总裁室。

        “总裁,您去哪?我去开车。”于谦问。

        “不用跟着了,去找你的小女朋友吧!我想我可能知道她在哪里了。”

        ……

        医院。

        木鱼坐在长椅上在等结果,心里如上万只蚂蚁在咬心,难受又着急。

        “木鱼,进来一下。”

        "医生,我是怀孕了吗?"木鱼看着面前的医生。

        ……

        蔷薇如往常一样,忙完,正准备走出果园,目光里,她看到了,停在

        果园外的车,车牌号她太熟悉了。

        她知道,是他来了。

        那个走下车的男人,她看着,眼泪滚落出眼眶,他怎么知道她会在这里的?

        他的步子走的很急。

        蔷薇转身,半俯身,往果园深处跑。怎么办?

        欧涵宇好似他能感觉到她就在这里,一步步往果园深处走。

        果园里的橘子早已经全部被摘了,一片绿油油的橘子树海,想要找到一个人,就他现在一个人,是有些难的。

        面积太大了。

        他打给了,管理橘子园的人,电话里对方传来的话,让他的手捏紧了手机。

        他放下手机。

        眸色更深了,薇儿,我知道那个人一定是你,对不对?

        欧涵宇不喊她的名字,他知道,她要是知道他来找她,她肯定会躲的。

        偌大的橘子园里,两个人,一个在前,一个在后,谁都不说话。

        他能感觉她人现在就在这橘子园中。

        他步子越来越快。

        蔷薇开始着急了,在橘子园里,跑的越来越快。

        橘子园后门是一片正在施工的工地。

        蔷薇跑了进去,穿过工地,她累的直喘气,回头看,欧涵宇的身影在一条条水泥柱子里,穿梭,眼看马上就要走过来了。

        她着急后退着,没处躲,怎么办?

        一下,她的手在身后不知道按到了哪里,她把别人未锁的后备箱打开了。

        蔷薇看了一眼在向她不断靠近的男人,又看了一眼这后备箱。

        她把自己隐藏在了里面,一下关好后备箱。

        欧涵宇站在车身旁,环顾四周,没有人。

        刚他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橘子园进了工地,追到这里人就不见了?

        他狐疑时。

        面前的这辆车,他盯着看了好一会。

        他感觉她就躲在这后背箱里时,他抬手,欲将打开。

        一道声音,影响了他接下来的这个想法。

        “欧总,这是到郊外来呼吸新鲜空气?”江科的声音,低沉,缓缓由远及近。

        欧涵宇转身,看过去,“原来是江少。”

        江科递了一根烟给欧涵宇,人没接。

        那人说:“谢谢,正戒烟。”

        江科看欧涵宇的这一眼,可谓意义深远。

        一身的烟味的人说自己正在戒烟,江科想想有意思。

        “欧总,对我这后备箱感兴趣?”江科手挡着风,点了烟,看欧涵宇。

        “找个人,追到这,不见人了,就看到你这后备箱了。”欧涵宇看了看江科,缓声说道。

        “噢?那会不会是跑到我这后备箱里面去了?要不要给欧总检查,检查?”江科玩笑话意味浓郁。

        欧涵宇盯着江科看了好一会,说了句,“一起回市区,我没开车。”

        蔷薇在车里,听到两人的对话,人都快要被憋死了,里面虽有通风,但比不得外面的空气。

        “上车吧!”江科把烟叼在嘴里。

        绕道去了驾驶座。

        “好久没开这牌子的车了,江少给个面子,找找感觉。”

        江科把车钥匙丢给了欧涵宇,两人互换了方向。

        车子开出不远。

        江科看着,也不说话,心里在想,尼玛,你这是要把车开到果园里去吗?

        欧涵宇把车开到了他的宾利车旁,停下,看江科。

        “谢啦,江少。”欧涵宇上了自己的宾利。

        “不是没开车吗?欧总,这乱上人家车可不好。”江科吸了一口手里的烟,手搭在副驾驶车门外,手指弹了弹烟灰。

        “江少,这么好糊弄?”欧涵宇降下车窗一半,看了一眼江科,开着车,绝尘而去。

        “江科,抬眼,看了看后备箱。”他见到了那道身影,跑进了他的后备箱。

        在他抽了一根烟抽完,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貌似人还没出来的打算,正准备打开车门下去时。

        那腹黑的主,又把车给开了回来。

        “江少对我家果园,情有独钟,在这看了这半响,还不舍得走?”欧涵宇降下车窗,目光不时的,看了一眼某人那后备箱。

        欧涵宇把车开出一段距离,心里很难受的感觉,他直觉,他的薇儿就躲在里面。

        他把车开了回来,现在一心就想打开后备箱看看。

        “江少,你对我家果园有感觉,我对家的后备箱来电,看下,不为过吧?”

        江科,笑,“自然可以,随便看。”

        欧涵宇下车,刚走到后备箱,手抬起,心里却有了很紧张的感觉。

        突然,一下。

        江科从副驾驶直接换坐在了驾驶座上,启动车子。

        “欧总,慢慢

        欣赏你家的果园吧?”江科留下这话,车已开走。

        能够让欧涵宇着急上火的人,这人,他想见见?

        江科一想到,刚把车子开走时,那男人的脸色,当真的是冷若寒冰。

        30分钟后,车子缓缓驶入了他的独栋眉山公寓。

        江科,在半路上,打开后备箱,看了一眼,人不知何时晕在了里面,难怪在他抽那一支烟的功夫没反应。

        这一路回来,他车速开的很快了,这里面通着风,人还没醒?

        眉山公寓半夜。

        “啊!!!!!!!!!!!!!!!!!”蔷薇醒来,看到自己身上衣服不知被谁给换成了一套大妈装的睡衣。

        江科一手端着半杯温水,一手依靠在门口,看着床上那个发生强烈嘶吼声的生物体,眸色半深半浅。

        在他的理解范围里,蔷薇就是那个生物体。

        蔷薇,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确定自己清醒了。

        她不是应该在后备箱的吗?为什么会在床上?

        她拉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看了看,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不妥。

        心里松了一口气。

        门口那位,很大方的欣赏着床上那位的大方表演。

        尤其在看到这个女人拉开自己衣服那一下,他身上某处居然有了反应?

        对女人从来不来电的人,突然有这么一下的反应,他心里该作何感想呢?

        蔷薇下床,刚走两步,才发现不对,总觉得有人在看她,抬脸,对视上的是男人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

        “你是什么人?你想干嘛?”蔷薇本能的后退一步。

        江科绕有兴趣的,走进了房间。

        “啪!”门被他长腿给踢关上了。

        江科走近,蔷薇往后面步步后退。

        “打住,你不要再往前走了。”蔷薇看着面前这个危险的男人。

        “啧啧……你这是害怕我会对你劫财还是劫色?不过看你这两样,貌似都没有?”江科在说着这话时,心里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女人确实长的很美,在打开后备箱那一秒里,确实惊艳了他的眼眸。

        “对,对,对,我没钱,也没色,还一身的病。我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吗?”蔷薇说。

        “可以啊!随时。”

        蔷薇很快离开了房间,感觉不对,她又走回去,和从房间里走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江科一杯温水喝了一半,剩下一半倒在了两人胸前的衣服上,水印很快渲染开。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回来就是想问一下,我不是在后备箱里面吗?怎么醒来在这里了?”蔷薇一手捂着头,是真的撞疼了。

        “回市区,车费200,元,你身上这身衣服200元,在这里休息300元,你蓄意损坏我的形象,让我受惊吓这个就不和你计算了,一起700元,请问你是现金还是转账?”腹黑的某人一边算着帐,一边把人逼退到了过道的墙面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20098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