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我心里爱的那个人,永远都只是你

我心里爱的那个人,永远都只是你

        “薇儿,我知道,你对我有着很深的误会,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听我解释吗?”下午14:28分。

        “薇儿,今天是你离开的第3天,你离开我,72个小时,这段时间里,有大部分的时间,我都在想你,想你在哪里?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吃饭?我总是会担心你会被冻着,饿着,难道你不知道,你只是一个女人吗?有时候会什么要这么要强?女人是需要男人保护的,是应该让男人疼的,离开的这么长时间里,你会想我吗?老公很想你。”某一天的夜里2:20分。

        “薇儿,你让一个从不编辑短信的男人现在可以熟练的打出任何一个字,你是在用这样的方式锻炼他吗?”某一天中午11:48分皆。

        床下某人看的眼泪汪汪,浴室的人也洗好了澡出来,身下只围了浴巾。

        蔷薇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该死,怎么搞的?蔷薇,你看你,这次,从哪里跑?

        对了,还有手机。

        手机怎么办?

        关机。

        蔷薇看着这个手机不知道该怎么送出去?一会他发现手机不见了,会不会到处找?然后就会找到这床下父?

        这有钱人家就是好,卫生都做的这么好?床下居然没有一点灰尘,这是爬进来,用手擦的吗?

        蔷薇很费解。

        门被叩响。

        这么晚,会是谁?应该是那个可恶把她从窗台吓掉下去的那个男人吧!

        欧涵宇打开门。

        江科一手里拿着一瓶红酒,一手里拿着两个红酒杯。

        “你不常来,来了,怎么也得喝两杯不是?”江科笑的一脸人畜无害。

        “你家老爷子知道你这样吗?”欧涵宇转了身,去了浴室。

        “我怎么样了?我请你喝酒,我还不对了是吗?”江科,进屋,在沙发上坐下。

        往两个红酒杯里倒酒的同时,他看到一个手机,从床下一下给扔了出来。

        乖乖……,难怪他找遍了整栋房子,都不见她人的,敢情是躲在这里了。

        还好,他想到了,这人,肯定在这房里。

        却没想是在床下。

        客房很大,还附带衣帽间,装修设施那只是不比说的。

        “豪华,”两个字形容。

        江科在俯身捡起手机时,掀开了床单,那一幕,他实在是忍不住笑了。

        只见,床下女人,趴在地上,两个手枕在脸下,样子实在是不能直视。

        乖巧可爱到了极点。

        让他想到了他家的阿花,那只大花猫,有时也会这样。

        蔷薇看到这个男人,都恨不得揍他两拳。

        蔷薇不说话,唇瓣都不动一下,用眼神在表达着对江科的敌意,那带着怒火的目光似在说:“别想我再还你钱。”

        要不是这个男人莫名其妙的那一声“哇,那是什么?”她怎么会从窗台上掉下来。

        蔷薇不知道自己脸上现在和小花猫基本没差。

        由于掉在花园里,手指去顺脸上的头发时,不知道手从地上抬起时,上面还带着泥土,这左边一下,右边一下,现在可好了,那张美人脸现在花的可以和叫花子媲美了。

        “你在干什么?”欧先生手里拿着刚浴室带出的毛巾,正一边走,一边擦着湿湿的头发,这不就就看见,那进他屋的男人趴在地上。

        人还发出一声几乎是忍不住发出的笑声。

        江科忍住笑,从地上拾起手机。

        “看你手机掉在地上,好心帮你捡手机还能干什么?难不成还在你房里按监控,偷窥你啊?

        不过,倒是没想到……”这房里床下还有这么搞笑的一幕。

        江科后半句话没有说,隐匿了。

        蔷薇在床下呼吸都是微弱的,不敢让那人知道她在这里。

        “倒是没想到什么?”欧先生问了。

        “没想到,在很多年前某人说这辈子都不和我说话,也不会来我这的,这现在人不仅来了?话貌似今天都没少说吧?”江科把手机扔给了欧涵宇。

        欧先生接住手机一看,关机了。

        “你关的?”欧涵宇把擦头发的毛巾,丢在了床上,目光看着江科,好似在说:“你关我手机做什么?”

        江科在想,手机关机了吗?倒是没有注意,全程就顾看床下那位了。

        “你踹了我家浴室门,还不准我砸下你手机?”江科喝了一口红酒。

        床下的人在想,尼玛,这是什么烂借口?

        两个男人,在沙发上,坐下,喝酒,聊了会公事后,话题无可厚非的又回到了,“今晚,欧先生来我家是要找什么?”的话题上来了。

        欧涵宇只喝酒,不回答某人一字,深深看江科的一眼里,被看的人被看他的人盯的心里发颤。

        欧先生的目光不寒而栗。p

        tang>

        “这么看我干嘛?莫不是喜欢上我了,想要对我深情表白?”江科的话,让床下,的蔷薇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人要不要这么肉麻?

        “走,去衣帽间换身衣服,我知道一个特好的地,全是小新鲜,可嫩了,要什么样的都有?”江科话完,把杯中红酒饮尽,看着身旁的这个男人。

        “你自己去吧,我要休息了。”欧先生放下红酒杯,人去浴室。

        江科在想,不上钩?

        尼玛,这不是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吗?

        那床下女人该怎么想他了,这不是帮这个腹黑的主直接在漂白吗?

        这显得他好似经常去那地似的。

        “我给你开玩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不去那地。”江科这话刚完。

        就被浴室走出的欧先生狠狠的补了一刀,“那上次,是谁在女人堆里欲仙欲死的?”

        “喂?姓欧的,你别故意抹黑我哦。”

        “有吗?”欧先生做做回忆状。

        “那次是我合作伙伴,不是我,ok?这定位要搞清楚?错一个字,差很多的?”

        “你这又没女人,你怕谁误会,你还真以为我对你来电啊?”欧先生这么说着,就要把人往屋外推。

        江科不走。

        “你干嘛?这天都快亮了,你不休息,我需要休息,出去吧!”欧先生转身去沙发上拿起那瓶还剩下一半的红酒,还有江科的杯子,一起递到了他的怀里。

        “走吧。”

        江科看欧涵宇,“别睡了,走,我们去打桌球。”

        欧先生不发一语的,把人给丢了出去。

        关门,上锁。

        门被拍的一下下的,江科在想,那个女人还在床下面,万一被这腹黑的主发现了,一时兽性大发,可怎么是好?

        这个问题,很严重。

        他去找了备用钥匙。

        打开了门。

        欧涵宇生性警觉。

        知道是他,人在床上,没睁眼。

        江科直接跑上了床。

        欧涵宇睁眼,人掀被下了床,成年后,他没有和男人同睡一床的嗜好。

        我数三声,要是再不从我房里乖乖的出去,我就让江氏集团明天直接开盘牢牢封死在跌停板上,时间是一周。

        江科打开了被子瞪着欧涵宇。

        能不这样吗?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欧先生看着现在的江科,和在外面的江科,那可真是有着天差地别。

        外人面前,这个人男人,成熟,稳重。

        这当下,这副德行,他不好作评价。

        ……

        翌日。

        欧涵宇起床,梳洗,很快下楼。

        这一夜,睡的格外的好。

        他感觉她就在他的身边,这一夜,她都陪在他的身边。

        屋里熄了灯,蔷薇从下爬出,床上就动了一下,蔷薇只好按兵不动了。

        最后,等了很久,直到床上的男人传来匀称的呼吸声。

        她知道,他睡着了。

        她从床下出来。

        好不容易伸了个腰,舒展了下筋骨。

        在要离开时,身后传来了男人的一声,“薇儿,不要走,对不起,都是我的不好,不要离开了。”

        蔷薇止步了。

        她缓缓转身。

        窗外映衬进屋里的灯影,蔷薇能看到男人的眉头是深锁的。

        她走近,坐在床边,小手一下下,顺着他紧蹙的眉宇。

        他忽然一下抓住了她的小手,“不要走,薇儿,你要什么都给你,于氏,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卖出,我知道,我们之间的误会太深了,薇儿,我不是曾深深爱过你,我心里爱的那个人,永远都只是你。”

        亲爱的,小伙伴,雅馨群号:239865348,喜欢剧中人物的亲们,可以进来一起讨论剧情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20098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