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从未有人见过这个男人有过这样温暖的笑过

从未有人见过这个男人有过这样温暖的笑过

        欧涵宇不明白,她口中的这个八爷是谁?他何曾对这个人,下手了?他的脑子里,一头雾水。

        他的心不在这件事情上。

        他关注的重心在于,她回来了,重新回到了这个家,回到了他的身边。

        “薇儿……”他深邃的眸子里眷恋着的全是对她失而复得后的满满疼爱,看着这个自己日思夜想的女人,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刀。

        一颗心,现在才算是落下了。

        他抬起的手去顺她耳边的发,蔷薇撇开了脸。

        男人的手僵硬在空中,缓缓收回。

        “饿了吗?累不累?想吃什么?我让人准备。”男人的声音是温柔的恍。

        “我不饿,也不累,什么都不想吃,我来这,只是想要你给我一个答案。”蔷薇看着这张她熟悉的男人俊脸,在对他说着这些话时,突然一下里,发现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远隔千山。

        他在回避她问他的这件事。

        他望着她久久没有说话。

        “你想我给你什么答案?我说我不认识你口中所说的这个人,我又怎么会对一个无缘无故的陌生人下手?我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信吗?”他去牵她的手,她手避之不及。

        男人看着这一幕,撇开了脸,眉宇间全然是极致隐忍的坏情绪。

        她回来就好,他不该计较。

        很快。

        他的目光回到她的脸上。

        小孩子,闹脾气,他该包容。

        “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对吗?”蔷薇看着欧涵宇的脸,一双眼眸里,是失落,写满了眼底。

        “我安排了什么?有证据吗?”欧涵宇一脸很头痛的表情,他对她的话认真了。

        “证据是吗?”蔷薇的脸上划过异样,她转身,从桌上,拿起那一个纸带递给了欧涵宇。“这能不能算的上是证据,还是你能给我解释,这所有的一切是因为有因才有的果?”

        欧涵宇深深的看了一眼蔷薇,目光回到她递过来的纸袋上。

        他接过,打开。

        里面的照片,是让人,有些移不开眼的。

        欧涵宇把照片全部塞回了纸袋里,随手丢在了一旁的桌上。

        抬眸看蔷薇,“这样的照片,你想要多少,我可以给你多少,在你心目中,我占据着一个怎样的位置?你可以无所顾忌的抛下我,一个人离开?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在你认为的所谓的真相面前,你又把我当做成了一个怎样的人?你有真正相信过我的时候吗?”

        蔷薇错开了与他对视的视线,数秒后,她目光回到他的脸上。

        “我和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你对买下于家,收购于氏,对我可有一句解释?有吗?没有,这么长时间,你想要解释什么,我相信都可以解释清楚,你吝啬了这样的解释,却怪我对你何曾有过信任?欧涵宇,信任是相互的,你又何曾对我坦诚交心过?还是你吃定了我对你的爱?你对我的感受,可以全然不顾?觉得,一切的解释都是多余的?你觉得我对你可以一直这样言听计从下去,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的身边。因为你吃定了我爱你比你爱我要多,我舍不得割舍这份爱?即便这份家仇足已撼动一切,却无法撼动我对你的感情?你觉得那个傻瓜对你的爱,远胜过了一切?所以你可以什么都不解释,什么都不说?让她就像一个傻瓜一样被你玩弄于鼓掌之中?”蔷薇话完,转身离开,情绪失控了,脸上不知觉间竟有了泪。

        她被他拉住了手腕,他拽的很紧。

        蔷薇感觉手腕是疼的,但她不挣,知道那样,只会让自己更疼,这个男人若想放手,何须她费力去挣,若不然,她又怎会挣脱得他的束缚。

        “去哪里?”他一把拉过了她,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抱着她,不放手,怕他一旦松手,她会消失不见。

        他看她的眼,很热,很热,热度在灼烧着蔷薇对这个男人的所有期盼。

        她回来,只是想要知道一个结果,他不给,她可以去查,只是费些时间而已。

        为什么会回来?是因为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都说服不了自己,这件事情,会是他做的?

        他说她对他没有信任,若真是那样,她回来,做什么呢?就因为,她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做这一切的动机是什么?就为了让她回来?蔷薇觉得,自己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可事实摆在面前,她想要的只是真相?她发觉他的世界,她好似从来都没有走进过。

        “又是向上次那样,走掉,从我眼前消失,让我找不到你,这样很好玩,是吗?”听声音,他生气了。

        “离开有我的世界,你真的快乐吗?薇儿?”欧涵宇心里有一根刺,这根刺里有因她的离开,因她的逃离,因她对他的不信任,很多,很多……

        那根刺让他很不舒服,却又不敢对她发任何不好的情绪。

        对,是不敢,他

        tang欧涵宇在s市,什么时候把自己摆在了“不敢”这个位置上?因一个女人,他一次次的妥协,换来的居然是她的一句不信任。

        “放手。”她的呼吸里,都是他灼热的气息。

        “想让我放手,于蔷薇,我告诉你,休想。”他终是没有忍住自己的坏情绪,对她发了火。

        他的吻,让她在他怀里有了挣扎。

        欧涵宇的眼底变得腥红,怒火一下烧到了她的心尖。

        “不让我吻,离开这段时间,爱上了别的男人是吗?那个男人是谁?”他觉得自己坏情绪在她面前,再也无法隐匿半分。

        “欧涵宇,你放手,你弄疼我了。”蔷薇心跳如鼓,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生气过,她是怕的。

        “不说是吗?”他一手拂掉了桌面上的所有一切。

        书房里发出的争吵声,紧接着这呯呯碰碰一桌物件跌落地的响声,让楼下的徐姨,揪心。

        这是又怎么了?这太太不是刚回来吗?这先生就不能温柔一点?非要闹得这么不愉快?徐姨心底叹息,却不敢上楼半步。

        蔷薇被欧涵宇一下抱在了桌面上,他在她面前解开了皮带。

        蔷薇看着男人的动作,目光很快到了他的脸上。

        “你要做什么?”她的脸上有了慌乱,身形谷欠将想要逃离,却一下被他拉住,被他的挺拔身形所笼罩。

        他吻她的唇,她躲无可躲,他把她禁锢在了怀里,男人磨人的手掌带着余温,一点点从她衣摆探进。

        她的肌肤丝滑细腻,他身体很热,全身都热。

        他一边吻她,一边在脱她身上的外套,他动作,带着急切,不允许她拒绝。

        “不要……”蔷薇手在桌面上想要找到什么来自救逃脱他的禁锢,却什么都找不到。

        在他面前,她永远是那个被动者。

        “为什么不要?”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就像一个魔咒在侵袭着她身上的所有感知。

        “有多久,我们没有做.ai了?告诉我,我不在你身边,有没有想过让我像现在这样吻你?他的手摩挲着她的嘴角,吻不离开她的唇,他炙热的眸光盯着她的眼,看她眼里几近抗拒而不得的恼意,里面全是情谷欠的种子在生根发芽。

        他的气息很热,蔷薇的脸往后扬,她在躲,在逃。

        每一次身体的挣扎,逃避,都换来他的吻对她身体的狠狠占有。

        无意识的动作,却露出了白皙的颈项,姓感的锁骨。

        这对欧涵宇来说,宛如在蓄势待发的情谷欠上点了一把火。

        似将这团火焚烧谷欠裂。

        他吻上她的颈,轻轻吸允,啃咬他吻下的每一寸肌肤。

        她身上有一抹馨香,让他对她谷欠罢不能。

        蔷薇被他逼的无法了,狠狠咬在了他的肩上。

        欧涵宇是疼的,那里被她咬出了血痕,他禁锢她的手,不松开一下。

        “咬的越狠,说明,你越爱。”他的话,让蔷薇对这个男人想要逃离所有的理智,土崩瓦解。

        这个男人是可怕的。

        他让她身体和心分离了。

        他可以让她的身体在他身下,绚丽绽放出一朵多娇艳的情爱花朵。

        他让她的身体一次次有了颤栗不止的情谷欠火花,却痴痴不肯给她。

        他在惩罚她,他在恼她的离开,不信任,他要让她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会是什么。

        她的衣服,被他剥离,在他身下,她是不着寸缕的。

        而他,除了脱下的大衣,西服,解开的皮带,剩下的衣着完好。

        蔷薇闭上了眼,心里是难堪的。

        在他面前,她以这样的方式展现在他面前,怎不难堪?他践踏了她的所有尊严。

        他用这样的方式,给了她教训,一个她永远不会再回到他身边的教训。

        ……

        “还记得,上次我们在这里做.ai是什么时候吗?那次,你会忍不住的的往我的怀里直躲。那样的感觉,你是喜欢的,对吗?”他的声音蛊惑了她的内心思绪。

        蔷薇被他撞的身子发颤,她的细小手腕,撑在桌沿边,身后他紧紧与她贴合的男性身体。

        她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很烫。

        他俯身抱上她,力度一寸寸收紧。

        略显粗粝的男人大手一下下游走,所到之处,都带着烫人的温度,让蔷薇的身子忍不住有了躲闪。

        他和她的脸,交相接吻,缠绵在一起。

        他喜欢这样的姿势狠狠的要着她,动作一次比一次激烈,蔷薇咬唇承受,白皙的手微微发颤,握拳不得,不给他一丝一毫的回馈。

        他看着她的坚持,倔强,不服输,他更想要征服。

        每一次的高.chao来临时,蔷薇是难受的,他不放过她,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子更是敏感到不行。

        他势必听不到她求饶的声音,他不罢休。

        他一点点,让她的身体像火烧一样难受。

        这个男人在情事索又欠上,力求完美到毫无一丝瑕疵。

        他只要她能开口和他说一句话,他都不会再生她的气。

        他何时把自己降到了如此卑微的地步。

        那怕一个字都行,但惜字如金的她,没有给他。

        他狠狠往里挺进几分,强势的火焰,让蔷薇几乎无法承受他的硕大,那样的感觉在生死边缘线上游走。

        她被他逼的有了口申口今,“……啊……”

        蔷薇恨自己,怎么可以在他面前认输?

        “薇儿,给老公说说话好吗?一个字都行,嗯?”他想她,他要的从来都不是在身体对她的占有,他要她的身和心都只属于他一个人。

        他抱起她,转过了她的身,脸紧紧贴和着她的脸。

        他的吻,温柔爱抚在她的泛红的唇上。

        一点点,让自己的灼热被她所包裹。

        蔷薇觉得,爱一个人,爱到了满身都是伤,这样的爱,到底有哪一点好?

        不好,所以她不要他了,也不要这份伤痕累累的爱情了。

        “好了吗?好了,请从我的身体里出去。”女人的话是冷的。

        冷到了男人的心里。

        任何一个男人,在这样的场合下,听到这样的一句话,估计,无可厚非的都会有了坏情绪。

        一场欢爱,索然无味了。

        欧涵宇深深的这样看着身下的她,很久,很久。

        久到他慢慢平息了自己内心的怒火。

        他扣好皮带,转身那过纸巾在帮她清理时,蔷薇恨不得狠狠一耳光甩在他的脸上。

        她确实这么做了。

        蔷薇打了他,但没看他,不用看,也知道,男人的脸该有多难看。

        一耳光打出了男人心底这在场情事索欢上无法释放半点的***。

        欧涵宇喉结滑动,俊脸寒冰,眉宇紧锁。

        他把他的大衣穿在了她的身上,蔷薇说了一句话,男人是生气的。

        “欧涵宇,你这个魔鬼,你不要碰我,放开我。”她要逃,却逃不出他的怀抱。

        他一下抱起她出了书房。

        放她在床上时,骨节分明的男人俊手抬起了她的下颚。

        “这辈子,你都休想我再放开,不要我碰是吗?我会让你求着我碰你。”

        “你混蛋……”她的手扬起,被他握住了。

        他的吻没有给她接受的机会,他的舌撬开了她的唇齿,让她的贝齿里,满满都是属于他的味道。

        “于蔷薇,刚刚那只是开胃小菜,真正的,现在才开始。”男人的话,无疑是让蔷薇听着揪心,不安的。

        他拉起她,身上的衣服,掉落在地。

        浴室。

        他放水时,都不曾松开过她的手。

        ……

        严氏。

        总裁室。

        于姗姗,站在严寒面前,接受着他审视的目光。

        “你不是很能耐吗?怎么没有把于氏买回来?”严寒看于姗姗的眼,不寒而栗。

        “我知道我这么做,你会很生气,但是我还是会这么做。你知道,我来严氏上班为的是什么?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机会买回于氏,我都不会放过。”于姗姗一身职业装,完美的女人美态,展现淋漓。

        “要不是看在蔷薇给你求情的份上,你以为你还能在我眼前,晃悠到现在?”严寒拿起一旁的文件,打开,目光从于姗姗身上收回。

        于姗姗听到这句,“要不是看在你是蔷薇给你求情。”她是介意的,很介意。

        “我的事情,不需要她看管,严总也无需在我身上,怜香惜玉,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严寒看着那道关上的房门,一脸的阴郁。

        有些男人自己驾驭不了,也不应该让自己被这样的男人所驾驭,我,于姗姗什么都没有了,难道还不能有点自己坚守的东西吗?

        洗手间里。

        某女职员a:“刚刚有没有看到,公关部经理,从总裁室出来的那一张脸,有多傲气,这次因她严氏失去了这么大的一个客户,她到好像给没事人一样,一脸的云淡风轻。”

        某女职员b:“这上了龙床的人,可就是不一样。”

        高跟鞋声一下下渐行渐远。

        于姗姗从里面出来。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张脸上,写满了,“不在意,”自己那颗心,不还是在意了吗?

        补了补妆,身后接着走出来的女人,于姗姗看到了,是韩菲菲。

        两人在镜子里相见。

        “你好,于经理。”韩菲菲打了招呼,洗手,一心

        只想赶快离开。

        她现在对严寒的喜欢已经开始逐渐淡化了就算是再喜欢,她也不能去破坏人家的家庭幸福。

        于姗姗看了一眼韩菲菲,“刚大学毕业吧!”

        韩菲菲,没有想到她会主动给她说话。

        “嗯,刚来严氏,以后还请于经理多多关照。”韩菲菲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总要说点什么吧!

        不然,不是该尴尬了吗?

        “好好工作!”于姗姗没有多说什么,仅这一句,补了妆离开。

        女孩子一生中在单纯美好的时龄,就像一朵圣洁的白玉兰,不沾世俗。

        她这一生,可有过那个时候?不曾有过。

        于姗姗笑了,笑得有些苦涩。

        木鱼亲自给严寒煲了汤,送到了严氏。

        这一路上来,路上职员见了,纷纷止步,对她尊称一声,“严太太”。

        严寒最近都很忙。

        下面人传来消息,说是蔷薇回了悦心别墅。

        他打电话过去,一直在通话中。

        没能和她说上话。

        他打这通电话,只想知道她一切都好,就行。

        愿望真的很简单。

        还有一个月和木鱼举起婚礼,这一切,他交给了婚礼策划,这中间有一周,他有一个不能推掉的出差。

        这段时间,忙,很忙。

        但是他不想亏了木鱼,有关婚礼的一切,他都在很用心的准备。

        ……

        宋琳去监狱看于越。

        一直见不到他的人,她去找欧涵宇,他不见她,连打发她的理由都不曾有一个。

        她很担心于越,不知道他在里面会不会吃苦。

        她去找严寒,更是连楼都上不去。

        她在严氏门口等。

        终于,看到了,他的座驾驶出。

        她不要命的一下冲了出去,拦在了车前。

        幸得张力及时刹车。

        “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严寒抱住了木鱼,满眼都是担心,她伤到哪了。

        “我没事。”木鱼把手覆在了严寒的手上,看他。

        严寒确定她没事后,才望车前看去。

        “下去,看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严寒对张力说。

        张力转脸看严寒。

        “严总,是宋小姐,她找过你很多次,是关于,于越和人打架一事,人进了局子,她想请严总帮着疏通下,可以把人放出来,为此,我调查过,为这事,她去找个欧涵宇不小数次,每次都见不到人,才找到您这来了。”张力缓缓说出事件经过。

        木鱼看了一眼,车前站的人,是宋琳没错,本是多年好姐妹,却因她和欧涵宇好在一起的那2年,一切的姐妹情,全然被她败坏的不剩一点。

        “于越和人打架,进了局子,是什么时候的事?”木鱼问张力。

        严寒皱眉了,张力看着。

        知道,是自己多嘴,话多了。

        “这些事情,我会处理,不要操心了。”严寒不想她现在怀着孩子,跟着担心,那样,对孩子也不好。

        “我又不是瓷娃娃,又不是玻璃心,那,那么弱不禁风的,一点消息,就能影响到我吗?”木鱼说这话,声音温婉。

        “太太,于越的事,是有人跟里面的人打了招呼,不让放人。”张力在严寒的冷冽的眸光下,小心回着话。

        “你下去,告诉她,人会很快出来。”严寒终是不忍身旁的这位再这么问下去了。

        让张力下去,把车前那位打发了,好早些回去。

        木鱼侧脸看他。

        不知道他这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

        她总觉,怪怪的。

        她不说话了。

        车外。

        “宋小姐,人会很快放出来,放心回球吧!”张力传着自家主子的话。

        宋琳看了一眼张力,目光又回到了车里。

        她好似看到了严寒身旁有一个女人,应该是木鱼吧!

        两人,已经结婚的消息,她知道。

        “帮我对你们严总,说声,谢谢!”宋琳转身很快离开。

        车里。

        严寒问木鱼:“要不要睡一会?累不累?”

        “不累,我想去逛下超市,你陪我去,好吗?”木鱼侧脸看他。

        严寒抬手看了下时间,笑着对木鱼说:“这个点了,爸妈不是在家让人准备了晚餐吗?先回去吃完饭,我再陪你出来逛超市好不好?”

        “嗯。”木鱼眉眼含笑。

        ……

        人民医院。

        病房里,八爷躺在床上,身上包扎的和木乃伊基本没差。

        有一个女人,坐在他的床边,不曾移开过眼,她走进病房已经2个小时了,没有说过一句话

        眼里的水雾演变成了泪花,最后一颗颗温热的眼泪,流出了眼眶。

        八爷,醒了,气息很弱,但听和说,都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

        女人的声音带着哭音,缓缓在病房响起:“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和你再相见了,没想到,我们再见面,居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为什么要去找我?如果不是为了去找我,他们就不会发现你。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没变,对我说的话,从来不放在心上,我让你不要来,你还是来了,为了见上这一面,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吗?”

        “值得……”八爷的声音不大,他话说的有些慢。

        “因子,你还是那么漂亮,这些年过的好吗?”男人的一颗心里装的全是这张这么多年,从不曾遗忘的脸。

        她的身形,样貌,说话,都一一的在他的梦里,出现过,很多次,很多次。

        “还漂亮什么,都老了,这些年,你过的好吗?”这个叫因子的女人,是美丽的。她有着鲜少有人能驾驭难以承载的那份独特女人柔美,独特。

        她的气质是迷人的。

        岁月在她的脸上,没有留下痕迹,反而平添了成熟.女人的优雅。

        “这么多年,我知道,你还是一个人,怎么那么傻?”八爷的声音有些发颤。

        “我在犯傻的时候,不是还有一个人,陪我一起在犯傻吗?不!他比我更傻。那个犯傻的人又为何这么多年,不娶?”女人的声音缓缓说的哽咽在了眼泪里。

        “……”

        两个人的脸上,都是止不住的泪,流淌了一脸。

        有多少人,因为爱,却没能在一起,彼此转了身,竟是错过了一辈子……

        有多少人,是因为才爱,并不是因爱而结合,只因结婚而结婚,到最后,辛酸与眼泪,又迷了多少人的眼?

        八爷和因子,都很爱彼此。

        但有一天,一个对另一个说:“忘了我,找个好人嫁了!”一个说:“嗯……”

        就这样两个人,各居了一座城,错过了半生,彼此心头都有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却都不会再去碰那个号码。

        在心底最柔软的那个位置,一直把对方,深深埋藏了起来。

        一眼半生,日子在平淡中流逝,却没能让彼此心中对那个人的爱,减少半分。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的看着彼此,竟默默的都笑了。

        八爷想要为这个叫因子的女人,抹去她脸上的泪,却不能,体力不支,手抬起,缓缓落下……

        他今生最不放心的是,把这个女人一个人留在这个世上,所以他不敢离去。

        一眼半生,已结束,回首时,还好,那人,那段情都还在。

        “好好安心,养病,早日康复,不是说要陪我去日本看樱花的吗?”因子温柔的动作,为这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抹着眼泪。

        “嗯,等我。”八爷在笑。

        男人在自己心爱女人的面前流泪,那也可以是一种幸福。

        从未有人见过这个男人有过这样温暖的笑过。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20098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