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134.蔷薇扬起小脸,手微微勾住了他的颈项

134.蔷薇扬起小脸,手微微勾住了他的颈项

        盛景豪庭。

        下午17:30。

        蔷薇中途给木鱼打过几次电话,都显示关机。

        不知道她现在和严寒怎么样了?

        打到木家才知道她和严寒已经回来了酢。

        可为什么没有和她联系?

        蔷薇简单和安慧聊了两句,结束了通话牙。

        蔷薇想去木家看看,欧涵宇不让。

        格外不想让她去那里,碰上严寒的机会太大了。

        蔷薇说他太专横了,欧涵宇停下了签名的手,抬眸看着书房门口的她。

        那样的眼神太危险了,蔷薇无视,逃避。

        看他再忙,悄悄的一个人,打车去了木家。

        欧涵宇和电话里的于谦在说着有关近期开始布局江东集团一事。

        电话里。

        “前面公开了重大事项重组,股价被炒上了天,现在回调,场外的人,看不准,不知道后期会怎么样?不会进去,缓一缓,放点资金,进去试试水,有回应了,再慢慢开始抄底,布局。”

        欧涵宇坐在椅子上,对电话里的于谦说着这话,手微微抬起,弹了弹烟灰。

        于谦说知道了,问了一句,“最近两天就开始试水?“

        “不,不,再等等。”男人姓感的声音带着低沉醉人的笑。

        “不跌不买,更不试水。”欧涵宇眼睛盯着电脑上的江东集团走势图。

        忙碌完公事。

        也该去看看那个小小家伙在干嘛?

        盛景豪庭不比悦心别墅,走上楼下,就几间房间,很容易就找完了。

        不见人。

        欧涵宇双手插在腰间,俊脸里多了一份冷意,眉峰微挑。

        他知道,她多怕是跑出去见某人了。

        这不让她见,她倒是越想见,是不?

        木宅。

        去之前,蔷薇去商场买了一些适合孕妇这个时候吃的一些营养品。还买了木鱼以前最爱吃的零食。

        华丽丽的,三人就这样见面了。

        严寒来接木鱼回严家。

        这时候是严寒拥着木鱼从木宅走出。

        安慧不在家,被好姐妹三缺一,硬是给叫了过去,安慧不去,木鱼一个人在家,她得看着,不放心。

        女婿走的时候,嘱咐了,不让她碰手机,电脑。

        辐射虽不大,但终是有的。

        蔷薇手里提着东西,蛮多的。

        从出租车上下来,往木宅走,她看到了木鱼和严寒。

        步子微蹙。

        木鱼看到了蔷薇。

        让严寒过去,帮着提下东西。

        看着那么多东西,她一个人提着,木鱼秀眉微蹙,她心里对蔷薇没有什么,只是当下3个人这样的见面了,三人脸上,各自都有了一抹细微的尴尬。

        严寒现在不管做什么都会顾忌到木鱼的感受,她现在怀着孩子,事事他会以她为优先考虑。

        但这一次,严寒几乎是木鱼还在说着那话时,就已经向站在远处的蔷薇走了过去。

        被忽略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木鱼站在那里,手指抠着自己的掌心,很疼。

        脸上在笑,“木鱼,你不可以吃蔷薇的醋,你和她是最好的姐妹,你要是吃这样的醋,你最后难道不会变成像宋琳那样了吗?”

        心里想很多。

        严寒和蔷薇简单打了招呼,已经接过了她手上的东西,严寒走在后,蔷薇走在前,走向木鱼。

        严寒在身后看着蔷薇的身形,她瘦了。

        他的步子越来越慢。

        蔷薇走近木鱼,两人脸上都是笑。

        “看来,我来的不凑巧,这么冷,是去哪里?”蔷薇看着木鱼。

        木鱼看蔷薇,脸上表情微微有些惊讶。

        她不知道她和严寒已经领证,还有半个月就要举行婚礼了吗?那喜柬,严寒说已经送到了悦心别墅,这当中是漏掉了什么吗?

        “怎么了?这么看着我,是不是我最近又胖了?”蔷薇被木鱼这么看着无意识的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

        他想起,那个男人也说她胖了,是真的胖了吗?

        “不是,瘦了。”木鱼含笑。

        “来了,去屋里坐坐。”木鱼牵着蔷薇的手,往屋里走。

        蔷薇听着木鱼这句话是有些奇怪的。

        她寻了个借口,准备离开。

        “不了,本来是准备过来好好找你聊会天的,但是来的路上,临时有事情,我得先回去了,外面冷,出去,记得多注意防寒。”蔷薇替木鱼整理下身上的宽松羽绒服。

        “宝宝最近还有乖吗?”蔷薇看木鱼没有说话意思,这样看着她,被受她视线的压力。她转移了话题,问起了宝宝。

        “最近还好,前面我听

        说你又闹离家出走了,是欧涵宇对你不好吗?”木鱼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问,但是不受控制的就这样问出去了。

        特别是看着站在一旁把东西都递给了下面的管家,站在那里的男人,她的丈夫,目光却是一直停留在蔷薇的身上。

        心里莫名吃了醋。

        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控制不住自己。

        她老公爱的对象是她的闺蜜,这在她之前,不在她之后,他和她结合走到一起,无关爱情,木鱼,你吃哪门子飞醋。

        心里想着想着,是难过的。

        蔷薇不傻,能感觉到气氛的蜕变,心里却苦涩。

        最好的姐妹,最后都因男人而闹到这样的局面。

        心里疼。

        “他对我很好。”蔷薇回答了木鱼的刚刚问她的问题。

        再看她时说:“那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注意身体,有时间我再来看你。”蔷薇没有进门,在门口和木鱼聊了几句,转身离开。

        木鱼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叫住了她。

        “薇……”木鱼对蔷薇的独有的称呼。

        一个字昵称“薇。”

        蔷薇站住,转身,看木鱼。

        “怎么了?”蔷薇感觉木鱼,已经好久不曾这样叫过她了。

        “下个月初六,我和严寒的婚礼,你会来的,对吗?”木鱼看着不远处的蔷薇。

        蔷薇表情里先是微微愣神数秒。

        迟疑后,才反应过来,“会的,一定会。”木鱼一定要幸福。

        蔷薇转身离开。

        在经过严寒时,彼此脸上都是温润的浅笑。

        严寒想一把拉住她,但是他的身份不准,他已娶妻,她已嫁人,彼此有各自的生活。

        他不应该去打扰她。

        “照顾好木鱼,一定不可以伤害她。”蔷薇从严寒身边走过,步子未停。

        她说的这句话,严寒是能听到的。

        ……

        木宅外。

        欧涵宇远远的看着那一幕。

        脸色冻人。

        她还是见到了他。

        千阻万拦都无用。

        薇儿,我该拿你怎么办,把你时时刻刻拴在我的身上吗?

        黑色宾利。

        蔷薇识得。

        走近,拉开成,就坐了上去。

        欧涵宇倒是不惊讶,他的小妻子会有这样的举动。

        “开车。”她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对驾驶座上的男人说。

        这胆子大了?

        这是在命令他。

        欧涵宇冻人的脸色有所收敛。

        车子开出不远,蔷薇的脸一直是看着窗外的,没有看过车上驾驶座那位一下。

        欧涵宇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手覆上了她的小手。

        蔷薇没有反应,他一边开着车,把人揽到了自己怀里。

        脸轻轻挨着她的问:“怎么了?”声音柔柔的带着专属他的的温柔。

        蔷薇不说话,心情不好。

        欧涵宇吻了吻她的发,一手揽着她,一手开着车。

        蔷薇不开心。

        欧涵宇着急,这要怎么哄。

        叫你不来,你非要来,来了不高兴了,最后,伤心难受的人不是还有他吗?

        蔷薇在欧涵宇的怀里,就这样靠着,欧先生车速开的不快,很慢。

        最后开到了电影院。

        陪她去部喜剧电影,应该能好点不?心里这么想。

        蔷薇一路眯眼,睡了一会,虽不能熟睡,但是浅睡也能养神。

        “宝贝,来。”欧先生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看着里面的蔷薇,做了一个拥抱她的姿势。

        蔷薇往外看了一眼,知道这是那里。

        她看他这样,脸上猝然笑了。

        落寞时,有人关心,感觉是温暖的,有人哄着开心,感觉是莫名欣喜的。

        电影院里。

        是蔷薇喜欢的电影,但是她靠在他的肩头看的兴趣不大,怀里抱着爆米花桶,一下,哀叹一声,一下又哀叹一声。

        欧先生蹙眉了。

        垂眸看肩上的那位,几个意思?

        最后一场电影也未能把她的情绪改变过来。

        冷冷的天。

        他牵着她的手,一路走着。他的小手被他拽进了他的黑色大衣口袋里。

        她的小手摸到了里面有烟盒和打火机。

        “冷不?”他问。

        蔷薇手在他的黑色大衣口袋里,身子依靠着他的肩膀。

        小步子走着。欧先生配合某人,步子极慢。

        “不冷,我们要一直这样走回去吗?”蔷薇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冷的天,她要和他一起这样在大街上走,感觉不浪漫,有点无聊。p

        “等我们都走上这么一夜,估计也到不了家,预计咱俩都得变成两座冰雕。”蔷薇看她靠着身上的这一位,没有说话,她又开始絮絮叨叨的说着。

        欧先生停下了脚下的步伐。

        身后是刚好是一盏路灯。

        光影打在欧先生的身上,蔷薇看他好像韩剧里走出的俊男主。不应该是比韩剧的男主,还要帅上好多倍。

        蔷薇其实从未好好的,像现在这样看过身边的这位,她结婚两年的老公,欧涵宇先生。

        他的脸很俊,但日常生活中的他,这样的一张俊脸上总是带着冷冷的冷感。

        但对她时,却又是温暖的一面,连眉角似都带着那抹柔和。

        婚后2年里,他不常回家。

        即便回,也从不留宿家中。

        刚开始,一哭二闹,女人该使的招数,她全用了,最后才发现,她的先生心里住着一个女人,从那以后,心如死灰。

        收起心情过属于她的日子。

        他回或者不回,已经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外面的媒体杂志怎么写,她好似一脸的云淡风轻。

        “在想什么?”他的手轻轻的顺了顺她耳边的发,他看她的视线是热的,很热。

        蔷薇今天穿的一身黑,和身旁的这位属于情侣黑款系。

        “好冷,我们回去吧!”蔷薇不想了,思绪回炉,对他说。

        欧先生把自己的大衣打开了,把人捞进了怀里,“还冷吗?”他的胸膛很温暖。

        蔷薇的脸有些冷,挨上不到一会就变得温暖。

        他就这样抱着她,站在路等下。

        两个人,静静的,说都没有说话。

        星星点点般的白色小点,从空中飘落。

        下雪了。

        蔷薇笑了,那样的笑容宛如盛开的百合花,不染世俗,笑容也可以很甜,甜到人的心里。

        欧先生花了小半宿的时间都没有逗笑的人,现在看着这满天的雪花,反而笑了。

        笑的那般美。

        他拥着她,走回车边,打开车门,上车。

        蔷薇看着外面的雪,一点点下着。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雪景,心里就会很开心,对雪有一种特殊的缘。

        欧先生开着车,一手牵着她的小手,

        时不时的会往身旁的她看上几眼。

        30分钟后。

        盛景豪庭。

        黑色宾利缓缓驶入。

        两人下车,走进电梯。

        电梯里,欧先生把人拽进了怀里,吻着,电梯数字键在不断往上走,很快到了要到的楼层。

        他抱着她不松手,唇还眷恋在她柔柔的粉唇间,不舍离开。

        蔷薇看欧先生,“为什么是909,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长长久久不好吗?”他答,电梯门打开,他牵着她的手走出。

        蔷薇感觉自己刚走进,只听得身后房门关上的声音,再看,自己已经被他抱进了怀里。

        他站在她的身后。

        就这样抱着,两人换了鞋。

        他吻着她的耳垂,侧脸。

        蔷薇会躲,因为欧先生吻带着磨人的痒。

        门口。

        欧先生的身体热了,看蔷薇的眼热了,心底的谷欠念热了,想要她。

        他身高比例的优势,站在她面前,他挺拔健硕的男性身躯,几乎全面覆盖着她。

        她被他禁锢在他的怀里,他控制着范围,不想让她逃出去,她很难走出他的掌控。

        欧先生直接把人抵在门口的墙与他的身体之间,他鼻息间的呼吸热而微喘,他的声音很吸引人的姓感,“宝贝,想你。”

        他吻她的眉,水润可爱的大眼睛。

        拇指一下下摩挲着她的嘴角。

        看她的眼,热热的,话更热热的撩拨着蔷薇。

        “宝贝,吻我……”他的唇离开她的唇半分,瞧着她的眼,对她说。

        蔷薇扬起小脸,手微微勾住了他的颈项。

        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她学着像他一样吻她样子,在吻他。

        蔷薇能看到他是闭着眼睛的,她的唇离开他的唇,覆在他的耳旁,“涵宇,我爱你。”

        欧先生醉了。

        蔷薇就是在欧先生醉的这数秒的里,从欧先生的怀里出来,跑上了楼。

        ……

        盛景豪庭。

        蔷薇上楼后,洗了澡,润肤后,跑上了床。

        欧先生在书房,把出去前的没有忙完的工作,在收尾。

        最后他站起身时,看了一眼抽屉。

        拉开,里面是一份喜柬,他看着,并未拿出,数秒后关上了抽屉。

        出书房前,带着都一部手提。

        卧室大床上,蔷薇扑在床上刷朋友圈。

        欧先生走进来,把手提搁在了床上,一条长腿单跨跪上了床,俯身轻轻吻了吻她的脸。

        “在干嘛?”他已经看着她在刷朋友圈了。

        蔷薇转身看着他。

        “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我一点不知道?”

        “我这不是还没进去吗?怎么就进去呢?”他立身在上,这样看她,蔷薇小脸被他说的红红的。

        蔷薇穿着冬天的睡袍,两条腿蹬了蹬。

        欧先生垂眸往身下的看了一眼。

        “这是对我还没进去不满?嗯?宝贝?”

        蔷薇“……”蹬腿属于自然本能反应。

        能不要这样想,这么说吗?

        蔷薇移开脸,不给欧先生吻的机会。

        她看到了床上的一台手提。

        奇怪。

        他把这到到卧室干嘛。

        工作还没有做完吗?

        “玩会电脑,等我。”欧先生把电脑塞到了蔷薇手上,人下了床。

        为什么是塞呢?因为蔷薇没有打算有要接的意思。

        她对玩电脑不来电。

        可以不玩吗?

        欧涵宇给蔷薇找了很多小游戏。

        蔷薇看欧先生眼神似在说:“你是觉得我有多幼稚?”

        欧先生看了,只笑不语,去了浴室。

        蔷薇没有玩游戏,在晚上看了一会娱乐新闻,看了一会搞笑的视频,欧先生从浴室出来了。

        听到的就是蔷薇,笑的哈哈哈的。

        听声音,人是挺乐的,他不知道一会给她看了那,这小脸上会是个什么表情。

        欧先生关了灯,上.床,自然是连人带电脑擒获到了怀里。

        “宝贝,想不想看更好看的?”欧先生语言诱惑蔷薇。

        “什么好看的,是电影吗?”蔷薇问。

        “嗯。”欧先生覆脸吻了吻蔷薇柔软的脸庞。

        欧先生的修长的手指在电脑上移动几下,很快画面打开。

        蔷薇收回看欧先生的目光,转投在面前的电脑上。

        脸上是受惊的表情。

        欧先生一直在一旁关注着。

        蔷薇立马把小手伸过去,是准备把这东西删了的。

        手刚抬起,就被欧先生大手包裹了。

        心里很气,他这是什么时候录的,她全不知情。

        他录这个干嘛?这……

        蔷薇不愿意想了。

        很快。

        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入耳,画面很刺激人的眼球。

        蔷薇想把脸埋进被子里,感觉没脸见人了。

        她能听到自己娇喘时喊他名字的声音,还有他的那些大胆的语言。

        脸好烫。

        “宝贝,怕什么,这个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看,喜欢吗?”尤其是那句“喜欢吗?”他黯哑着嗓音在她耳边说出。

        蔷薇感觉自己像是喝了一杯热开水,全身发热。

        她的手推欧涵宇。

        心里恼了,他怎么可以这样?

        欧先生吻怀里生气的人。

        一点点哄,一点点吻,好似没有效果。

        欧先生把画面直接拉快了。

        蔷薇被他这样吻着,她不给他吻,脸移开,这个角度是可以看到电脑里的画面的。

        那是两个人身体结合的画面。

        蔷薇能看到属于自己最隐私的那里,很湿,他就那样一点点抽送,再狠狠挺进……

        电脑里传出的全是两人粗喘的口申口今声。

        蔷薇被吓到,不敢再看,把脸移开,她能感觉自己脸上火一样的热度,烫人。

        欧先生带着火一样热的大掌,带回了蔷薇的脸。

        她能听到自己喊他的名字,向他求饶的声音,说“不要了……”电脑里全是这样的声音“……啊啊啊啊……”

        “薇儿,……”他的声音低沉沙哑,气息吞吐在她的耳垂边。

        他的手探进了怀里她的浴袍里,小裤裤被他谷欠望的大手掠夺下,他的手指覆上,揉捻,抚弄。

        他看着她脸上情动的样子,更抑制不住自己心里那把火。

        下面越来越深。

        他能听到她在他耳边,咬唇喊出的口申口今声。

        他的大手在她胸前的雪白,丰满上揉搓,力度一寸寸加重。

        心里疯狂叫嚣的声音,想要她。

        浴室处于昏暗一片中。

        蔷薇被他压在身下,他的大手分开了她的双.腿,把自己的那玩意,对准了她柔软的小口。

        一点点送进一点,再退出。

        在外面狠狠摩擦,不进去。

        蔷薇感觉自己全身都难受

        “涵宇,我难受。”她的声音魅惑,让欧先生险隙刹不住车。

        “薇儿,让ta进去就不难受了,乖,把ta弄进去。”他的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在他的粗挺上根本一点点握住,上下滑动。

        蔷薇脸偏向了一旁,被情谷欠染红的脸发烫,心里身上都有一股蚀骨的痒,难受。

        欧涵宇下面那玩意,已经硬到不行。

        “薇儿,乖,让ta进去,进去了就不难受了,会很舒服。”

        他带着她的小手,一点点引导着她的小手一点点把自己那完全没入。

        “嗯……”蔷薇秀眉微蹙。

        欧涵宇像是着了魔一般的,狠狠冲撞着,心里那股谷欠火,难平息。

        “啊啊啊……不要……涵宇……你出去……啊啊啊……”蔷薇真实的声音和电脑里的声音交汇在一起,欧涵宇听不得,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狠狠叫嚣要狠狠占有身下的这个小女人。

        他的,她的一切都属于他。

        “宝贝,心里是不是受不了,很痒,又想要,嗯?”

        “宝贝,告诉老公,我们在做什么?”他的话一***的撩拨着卧室的滚热的温度。

        蔷薇难受,什么也听不到身上的这个男人在对她说什么。

        身子被他这样做的,撞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蔷薇身子发颤,颤栗的夹紧了双腿,欧涵宇控制着感觉,没有释放,粗大在里面又狠狠挺进几分。

        蔷薇被刺激的不行,小嘴微喊:“不要……不要进来。”那里,他碰一下,她敏感似要哭出来了,脚趾微微颤栗。

        蔷薇那里吸的他难受,他轻轻的磨着,动作不大。

        蔷薇受不了,抱着他,声音娇柔的不像话,求他:“不要……不要……老公,求求你不要……”蔷薇眼眸闭合着,睁开看他,看的不太真切。

        “不要什么薇儿?”欧涵宇声音低沉,在她耳边问她,脸很热,身子发烫,一张俊颜极致隐忍着身上的谷欠望。

        “不要动……求求你。”她的声音喘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这样看着他。

        “宝贝,告诉老公,我们在做什么?”欧涵宇瞧着蔷薇的小脸,柔柔润润的,他的大手揉摸上,触感好极了。

        蔷薇脸皮是薄的,说不出口,很难为情。

        “宝贝,做ai,两个人同时达到高.潮,会更爽,想不想?”

        蔷薇“……”脸在晦暗的光线里,红的不像话。

        “宝贝,等等老公,再坚持一下就好了,那种感觉会很妙,比我们在做的时候要爽,要兴奋。”他的大手把她脖颈里遮掩锁骨的发丝拨弄开,一边挺动了下身。

        发狠的要着她。

        “宝贝,老公想这样狠狠要你一辈子,喜欢吗?”

        卧室除了脸红心跳,再无其ta。

        蔷薇不敢看着他,他的手会扳回她的脸,与他灼热的眼眸对视。

        卧室的光来自床头那台电脑显示屏的微弱光亮。

        ………

        韩樱雪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嘛。

        把电话打到了于谦手机上。

        “你不要踹门,我妹妹一个人在家,她会怕的。”韩樱雪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在哪里?我去接你。”不管她在哪里,夜不归宿这几个字,放在她身上,他都是不喜的。

        “你能不能把属于我的平静生活还给我?”韩樱雪崩溃了。

        她感觉自己现在她谁都不想见,不想见瑞克,不想见于谦,似觉得自己生病了,想把自己一个人隐匿起来,躲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去。

        “韩樱雪,你这辈子注定是我于谦的老婆,你觉得我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嫁给他吗?还是觉得逃有用?”电话里,于谦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了。

        他不想这样对她,但是对她,他没有办法了。

        听到她说要结婚,这个词,他神经都是紧绷的。

        他想,努力吧,努力了,她还是不喜欢,他就放手。

        为了她,面子好似一文不值。

        “是让我去踹门,还是让我去接你,你选一个,我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他的话好似最后通牒。

        韩樱雪“……”她还是败给了他。

        她把闺蜜的地址告诉了于谦,结束了通话。

        在房间坐了十分钟,拿起包起身出了房间,闺蜜在另一个房间打游戏,正打的最起劲。

        韩樱雪打开门,看了一眼,打了招呼离开。

        闺蜜听了这话,顿,感觉奇怪,一边打游戏,一边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韩樱雪没说,给了闺蜜一个无事的表情,走了。

        小区楼下。

        风呼呼的刮着,特冷。

        她走出来,门口就看见了那辆亮着车灯的奥迪。

        路灯下,

        她看不清车座上的那个人的脸部表情。

        他没有下车,韩樱雪迈着极不情愿的步子走近,上车。

        “安全带。”于谦提醒,但并没有要倾身为她系上的意思。

        他大概觉得这个时候的她是讨厌他的,对他很厌恶吧。

        这种感觉糟糕透了,心里很烦躁。

        一路上。

        两个人都沉默。

        于谦认真开着车,眼睛目视前方,中途他有看过身旁副驾驶上坐的人,可人全程无给他一次正脸的机会。

        他也就不去那自讨没趣了。

        车开进小区。

        找地方停好车。

        韩樱雪什么都没有打算和他说,准备下车,被他拉住了手。

        她不回头,车门打开,有风从外面进来,车里气压更冷了。

        于谦手微微带了点力,一下把人扯了过来,大手一下关上了车门。

        他看她,她把脸埋下,看着别处,知道他有话要说。

        她顺应他,等着。

        一副乖顺,不惹事的模样。

        “……”车里很安静。

        半响。

        他才松了她的细小手腕,那里已经被他拽的有些红了。

        “对不起。”心里一晚上的火,不见了大半,对她放低了姿态,道歉。

        韩樱雪“……”不回应,不看他,什么都不说。

        她只想着,他说完,她就下车,一分钟都不想在车里多待。

        于谦眉心隐隐皱着。

        想在说些,什么,但终是再说不出一字。

        “回去,早点休息,明天不用去公司了,在家休息一天。”他看她脸色不好,到现在,折腾了一夜,估计身心都累吧,和一个不喜欢的人,估计更没话说了。

        韩樱雪下了车,没有对于谦说明天会去上班,还是不去上班。

        他看着她,如逃避洪水猛兽般离开,内心从无有过的挫败。

        ……

        宋琳的脚一直在医院住到,慢慢消肿,才出院,回的家。

        住院那段时间,宋父打来电话,父女俩聊了小半会,宋志明主要是看最近一段时间自己女儿没有给他联系,不免心生担忧。

        现在宋家已经不比之前,她一个人在s市过的怎么样?

        宋琳没有说脚受伤的事,但是心里却是在想,等脚好了以后,就带于越回去见父亲。

        于谦接到欧先生的电话后,即刻安排了人给宋琳做了深入的全面检查。

        一切待遇都是最好的。

        不然,脚上的伤也不会好的这么快。

        出院后,两个人在家里,倒是温馨。

        两人刚开始在一起的尴尬好似因这一场意外的浴室摔倒而不复存在。

        于越准备等宋琳的脚好了以后,去找工作上班。

        等赚够了钱,他就准备向她求婚。

        心里一直这样打算的。

        宋琳心里对所有人的恨因于越,这样的仇恨与日俱减。

        晚饭前。

        于越坐在床边问宋琳。

        “晚上想吃什么?我去买菜。”他看着她的眼,目光里全是柔情。

        “你喜欢吃的,我都可以。”以前在欧涵宇面前,小女人,和现在的小女人,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

        以前是因那个人喜欢那样的喜爱哦女人,她会什么都学着小女人一点。

        只要那个人喜欢的,她都会学着照做。

        从来未成问过自己到底喜欢那样的自己吗?

        现在回想才知道,是不喜欢的。

        因爱上一个人,爱到了失去自我,正是因为太爱对方,忽略了自己。

        于越牵起她的手。

        “在想什么?老实话,我要你喜欢吃的菜?”于越知道以前她喜欢吃什么。

        但是后来没有在前一起那么长时间里,他不知道她的口味变了没有。

        在之前两人小住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每次他买她以前喜欢的菜,回来、做好,上桌,她都吃的不多。

        后来于越几乎天天换着花样做。

        但是没有见过那道菜会是她多夹上两筷子的。

        “猪肝菠菜汤,酸豆角肉末,我就想到这两个了。”她看着他,脸上浅浅笑容,于越嘴角微微上扬。

        “等我,很快回来。”于越亲了亲宋琳的脸。

        站起身离开。

        现在两人,牵手,亲吻,完全不会觉得尴尬了。

        宋琳脚不方便,于越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中间包裹宋琳来那个了,把里面的裤子弄脏了,都是于越用舒肤佳香皂洗的。

        高速首发总裁爱而不得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34.蔷薇扬起小脸,手微微勾住了他的颈项地址为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20098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