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140.敢再说一句不喜欢我试试

140.敢再说一句不喜欢我试试

        然后去了浴室,把头发挽起,准备先洗个澡,回来这一路,好累,身上出了不少汗。

        不知道这是自己身体太好了,还是这外面的天气不够冷牙。

        在这样的季节,从超市出来都是打的士直接进的小区楼下,走几步路,就坐电梯了,还能出一身汗。

        感觉自己的身体太需要好好调理一下了。

        欧先生上楼的时候,蔷薇正在里面洗澡。

        隔着磨砂玻璃门。

        欧先生是隐约可以看到蔷薇在里面冲凉时候的身影的。

        高挑的身子,每一个动作都勾欧先生的心。

        欧先生心里有火,在家等人几个小时,回来就这待遇。脱了外套,解了衬衫,接着是皮带扣开的声音。

        男人成熟优雅宽衣退裤的动作,男人味太强了酢。

        蔷薇享受在热浴水流下给身体带来的舒爽时,玻璃门被拉开,紧接着一双大手覆上了她的腰,磨人的大手沿着腰部以下的曲线抚摸游走。

        力度时轻时重。

        蔷薇身子很白,身材比例又好,再欧先生的这一段时间的悉心照顾下,身子是敏感的,该死的敏感,几乎是欧先生的大手轻轻碰一下那娇嫩白皙的肌肤,身上细胞都会颤栗良久,晶莹的水珠在她身上,湿湿的,这样的蔷薇置身在浴室的水蒸气中,很美,很诱人,尤其诱着欧先生的心。

        欧先生身上穿着一条最里面裤子,他想要是不带一点布料的进来,估计里面的人得一口咬的他疼的喘不过气都是有可能的。

        欧先生把人从后面抱的很紧,身下起了反应,就那样顶在蔷薇的后臀上,画面让人脸红。

        蔷薇睁眼,能从镜子里看到他在她身后搂着时,两个人的身影。

        蔷薇的心热了,欧先生的身子早已经不是热那么简单了。

        欧先生轻轻吻了吻蔷薇的肩颈。

        上面湿湿的,有水珠。

        “气了一天,还没消气?”欧先生的声音,低沉沙哑。

        蔷薇转身,直接吻上了欧先生的唇。

        这让欧先生心里悸动了,这样的福利,他还不曾有享受过。

        有过一次,那次是因雷雨,她受了惊吓,做不得说。

        但这次,人很清醒,

        “这是真想要?还是在折磨老公?嗯?”最后给他说,身子不舒服,不能。这样的事情,怀里人生气了,是可以干的出来的。

        欧先生觉得自己不得不防,不然最后,这小妮子是图自己舒心解气了,他身体就该饱受折磨了。

        欧先生深邃的黑眸瞧着怀里的人,视线灼热着蔷薇的一张脸。

        蔷薇闭着眼睛,吻的很投入,很认真,就像每次他吻她那样,她的舌一点点缠绕在他的舌尖上,滑过。

        欧先生进来本来就是为了直接抱着哄人的目的进来的,哄不好,就洗干净了扔到床上去,所以心里本就有火,现在这火这么被蔷薇一勾,火的势头燃的可烈了,那可是熊熊大火,星星点点的水流是无法浇灭的。

        欧氏。

        助理在下班前等了老半天也不见特助出来了,这是不下班的意思吗?她很困惑。

        所以只好打着胆子去敲门。

        一声冷冷的“进。”让助理心里慌慌的。

        进去后,助理很有眼里劲的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脸色太差了,不是一般的差。

        “特助,这是苏秘书让下午送下来的,让我交给你,我放在这里了,若没什么事,特助,我就先下班了。”助理是想,赶快说完,赶快闪人,这气压太特么冷了,冻死人了,这跟在总裁身边时间长了,估计特助也被潜移默化走深不可测的冷峻风了。

        “下班吧!”于谦的三个字就像是特赦令一样,助理心里大呼,“真好”。

        刚走到门口,被于谦叫住。

        “等下。”于谦的话完,助理转身。

        “特助,还有什么事吗?”语气温柔亲和,但是心里已经打鼓了,这千万不要看她不顺眼,让她留下来加班啊!

        心里几万个哀求,这样的事情不要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要发生……

        “把袋子拿过来。”于谦看了一眼助理,这他是长的很吓人,这随便一个助理都这么怕他,那那个女人能好到哪里去?

        “很怕我?”于谦又问了一句,这是助理正拿起刚放在一旁的袋子朝于谦走过去。

        韩樱雪忘记了拿钥匙,好像记得是放在桌面上了。

        回去办公室拿钥匙,无意间看到了于谦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这个时候里面的百叶窗帘没哟拉下来,她看到下午敲门的小助理站在里面。

        于谦在抬脸问助理那句“很怕我?”时他看到了外面站着的韩樱雪,他不知道这个时候她下班了,还回来,是忘记拿什么了,还是有话想要对他说,他觉得自己最后那个想法完全不会被成立。

        她还会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下午还没说完吗?

        于谦看着小助理,说:“你把脸靠过来一点。”

        小助理被自己上司问:“很怕我?”她自自然是本能的回应,“怎么会?特助人很好,又那么随和。”

        再到特助说:“把脸靠过来点。”这话不是暧昧是什么,这个点,办公室就她和他两个人,助理有点花痴了,对自己上司的长相,是很没有免疫力的。

        助理把脸微微倾过去了一点。

        于谦站起身微微俯身,两个结实的手臂撑在了桌子上,说:“把眼睛闭上。”

        助理很听话的把眼睛闭上。

        两个人隔着一张大班桌,这样的姿势和视觉角度从站在外面的韩樱雪的位置看过去,貌似两个人在接吻。

        韩樱雪不知道为什么看了这样的画面,心里很难受,一下她转了身,拿过桌上的钥匙,离开。

        于谦不能一直老是往外面看,会和韩樱雪的视线撞上,所以他的目光再往外面看过去时,刚站在往外面的那道身影早已不在。

        助理闭着眼,等了一会,什么都没有。

        以为的吻,成了泡影,换成了一句,“头发上沾了脏东西。”于谦的手从助理小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说:“好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下班。”

        然后人拿了车钥匙,外套,人先一步离开了办公室,走了两步回来,把桌上助理手里的袋子一并带走了。

        地下停车场,车里,他打开看了一眼,果真是送出去的3套服装。

        这让苏秘书送下来的,这总裁是什么意思?

        觉得他的这个提议不错,所以涨工资的事情给过了,但是并不接受这服装。

        好吧!他只能想到这么多了。

        于谦也没多想,直接把袋子扔在了副驾驶座上。

        车开出不远,路上下起了小雨。

        这两天雪化了,天气很冷。

        于谦看着前方,开着车,视线被路边的一道熟悉的身影所吸引。

        韩樱雪一个人走在路上,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就是特别的委屈,眼眶湿润,眼泪不知觉的就流了出来,问自己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哭什么?为那个男人掉眼泪吗?值得吗?她没有带伞,雨不大,但是一路上这么走着,头发已经有些湿了。

        从公司出来就一直这么走着,都忘记了地铁的方向不在这一边,想起又转头,往回走,走着走着,眼泪越掉越猛。

        于谦看着,心里心疼了,看到他和别的女人那样,所以哭了?这样的想法,再也控制不住的在路边找地方停了车。

        打开驾驶座的车门下去,步子直往路边的韩樱雪走去。

        韩樱雪走着,不想去坐地铁了,自己现在这样子,地铁里,怕是都会成了别人目光怜悯的对象。

        转身准备拦的士回去时,一头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她埋着脸,先是看到男人的一双黑皮鞋,再到黑色西裤,接着是男人抬起的手腕上的腕表和那只修长的俊手。

        于谦抬手是想去替韩樱雪把眼泪擦一下,身上没有带纸巾,那就用手吧!

        韩樱雪的目光和于谦看她深邃的视线一接触时,她退步了,一转身就开始跑,她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很狼狈了,为什么他还不放过她,这个坏男人,花心的坏男人,为什么要来招惹她?

        韩樱雪一跑,于谦担心她的安全,在后面大步追了上去。

        韩樱雪穿的高跟鞋,鞋跟不高,这个高度,已经习惯了,但是现在心里一怕,想要躲某人,这跑起来没有轻重的,一下不小心歪了脚,很疼,停下来后速度和后面追她的人一下子拉近了。

        于谦很气,她为什么要跑?面子就这么重要?承认喜欢他就这么让她崩溃吗?

        于谦心里完全不能理解韩樱雪见到他后的反应,但是看到人这一下歪到了脚,心疼胜过了一切。

        于谦扶起韩樱雪,然后又蹲下身,检查她脚上的伤势,韩樱雪不愿意,反应是很不情愿的想要把自己的脚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却不得,他握着好似就不舍得放下了。

        于谦看了一下,只是轻微的歪到脚,不严重,可以站稳,现在慢慢缓和了一下,基本上没事了。

        于谦站起身,不管人是不是愿意,他把人抱进了怀里。

        于谦看韩樱雪的视线很热,骨节分明的手指顺着她耳边的发,问:“为什么跑?为什么哭?”

        韩樱雪在他怀里眼泪早已经止住了,这样的被他抱着,很不愿意,想要挣脱。

        刚刚还在办公室和别的女人暧昧,现在转眼来抱着她,问她这些话,是几个意思?做男人就可以这么三心二意四处留情吗?

        “放开我,你这个花心的臭男人,不要碰我。”韩樱雪怒视着于谦。

        男人不紧不放手,还反而抱的更紧了,抬起她的下颚,找到她的唇就吻了上去。

        韩樱雪不能接受一个才吻过别的女人的男人现在还来吻她,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坏?

        她咬了于谦,咬的很重,血腥味在嘴里肆意蔓延。

        于谦感觉这女人的脾气实在是太坏了,这他抱一下,她就挣扎,拼命的挣扎,这吻更是吻不得了,这是碰都不给他碰一下的节奏是吗?

        于谦双手紧紧按在韩樱雪的肩上,看着她。

        “你不喜欢我,看到我和别的女人亲密,你为什么要哭?不喜欢我,看到我看到你哭,你跑什么?不喜欢我,对我几次吻你,你从来没有这次这么大反应抗拒我,是为什么?因为你在吃醋,韩樱雪,你能不能问一问自己心,你对我真的是没有一点感觉,就从未有过一点喜欢吗?”于谦拽着韩樱雪的手覆在了她的心口。

        他看她的目光,真的是不知道要把这个女人怎么办才好了。

        韩樱雪被于谦的问题问,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的话了。

        “你凭什么说我哭,就是因为你,我喜欢的人根本就不是你,我吃哪门子醋。于特助,你多想了。”韩樱雪话完转身,不想站这里接受大街人来人往的非议目光。

        于谦不让韩樱雪走,韩樱雪就走不了。

        “敢再说一句不喜欢我试试?”人很生气,是真的很生气,从未有过的一次这么生气,喜欢了这么久的人,得不到心,就先得身,她逼他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20536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