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142.这么两个优秀的男人,你这要怎么办?【9000】

142.这么两个优秀的男人,你这要怎么办?【9000】

        蔷薇站起身,往厨房看了一眼,润润的大眼睛,轻轻眨了眨。

        这里面是什么?不让她看,好奇心作祟,特别的想看看里面是什么?

        蔷薇小手伸了进去,感觉这样不好,都说了不让她看了,她再看,这样是不是窥探别人隐私?这样不好。

        打了一下自己的小手,坚决不看,让自己去看电视呙。

        眼睛望着电视里的电视剧,还是会还时不时的把目光往桌子上的袋子瞄上两眼。

        欧先生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客厅的人,那眼神看电视可看的真是心不在焉,照这个情形看,还在和好奇心打着拉锯战?怕是还没有打开看吧!

        这能忍得住?

        这下,欧先生比沙发上坐的人还好奇了醣。

        欧先生唤蔷薇过去吃饭。

        蔷薇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客厅,走的慢,离开前眼睛还望袋子上瞄了好几眼。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怎就不让她看了呢?

        烦死了,早知道就不要告诉她了,现在知道了不给看,这不是要吊死她的节奏吗?

        这饭还能好好吃吗?

        欧先生给蔷薇盛了汤,放在她面前,道:“小心烫。”

        蔷薇心思不在汤上面,她先吃饭,欧先生被无视了。

        这是闹哪样?

        不喝汤,吃起饭来了,也不看他,这是生气了?不给她看那袋子里装的是什么?所以人生气了?

        欧先生夹了一筷子肉肉到蔷薇面前的盘子里,“多吃点,怎么长那么瘦?”

        蔷薇很乖的把肉肉拌着饭吃了。

        欧先生看着这不像是在生气?

        接着又夹了一筷子豆腐,“薇儿,尝尝看,看老公这豆腐煎的怎么样?”欧先生话语温柔。

        蔷薇依旧很乖的,把豆腐咬了一口,吃了。

        然后自己夹辣椒在吃。

        欧先生看着面前人吃辣椒的样子,顿感身体发热,这能不辣?

        这么辣吃到嘴里能好受?欧先生看不得这样的话面,错开了视线。

        蔷薇吃了一会没有在菜里看到有姜丝,抬眸准备问一句,“怎么没放姜?”她记得自己明明买了的。

        欧先生慢动作轻放碗筷,优雅的端起了一旁的水在喝。

        目光深沉带考量的盯着刚看着他的人。

        这是想问什么?没问出口,憋在心里这不得憋出毛病来?

        蔷薇不说话了,好好吃饭。

        “想问什么?怎么又不问了?”欧先生怕一旁的人肝气郁结。

        自己的老婆这当然得心疼着来。

        “我记得我买了有姜的,你怎么一个菜都没放姜啊?”

        欧先生想起了网上百度的那句,“晚上吃姜如吃砒霜,不知道?”

        “嗯?”有这个说话吗?还是在这里逗她来着。

        这不重要,关键是那袋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那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啊?”蔷薇问。

        欧先生“……”终于忍不住问了?还问他为什么不放姜,这是打着幌子来套话来着。这句才是真心话吧!

        “想知道?”欧先生放下手里的水杯,俊雅的脸庞带着一抹柔和的醉人的笑。

        “嗯嗯。”特别想知道,给看吗?

        “把汤喝了先。”欧先生看了一眼某人面前的汤,好似已经凉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喝温度刚合适。

        蔷薇把碗筷放下,乖乖喝汤。

        在欧先生看来,这个时候的蔷薇最可以,什么都听他的,乖乖的,和之前刚结婚时候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蔷薇喝了汤,一双水润的大眼睛盯着欧先生在,现在给看了没?想去沙发哪里拿袋子了。

        “吃好了?”欧先生问。

        “嗯嗯。”蔷薇点头如捣蒜一般。

        “去把碗给洗了。”欧先生把抽出两张纸巾递到了蔷薇嘴边。

        蔷薇卖萌把小嘴嘟着往前瞅瞅。

        一双大眼睛使劲的眨巴眨巴。

        欧先生哪里还能有免疫力,温柔的帮某人吧小嘴抹干净。

        “小屁孩,还没长大是吗?”欧先生说着这话,笑了。

        蔷薇一时口快,“你和小屁孩做……”话说不下去了,脸倒是先红了。

        “做什么啊?”欧先生嘴角擒着一抹温柔的笑问。

        “我去洗碗。”话完,就开始站起身开始收拾桌面上的碗筷。

        蔷薇刚一站起,就被欧先生拉过来按坐在了自己腿上。

        抬起怀里人的下颚,吻了上去。

        “唔……”

        “汤的味道不错。”欧先生的唇紧挨着蔷薇的小嘴,语气暧昧。

        抱起怀里的人,走去了厨房。

        “把手洗干净。”欧先生大手拽着小手洗着。p>

        洗好,擦干,抱出来放在了客厅沙发上。

        “这一双白皙娇柔的小手去洗碗,老公会心疼。”欧先生温柔的吻轻轻印在了蔷薇的额头。

        蔷薇顺势揽上了欧先生的颈项,吻了吻欧先生的鼻尖,一下,蜻蜓点水,很快离开。

        “我想吃苹果。”那一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欧先生在,触动了欧先生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抱着蔷薇好一会没放手。

        “乖,一会再吃,刚吃了饭就吃水果不好,晚点老公给你洗苹果,嗯?”轻轻吻了吻蔷薇的脸颊。

        “嗯嗯。”蔷薇点头,想问,这袋子里的东西可以看了吗?

        欧先生把桌子上的袋子递到了蔷薇手里,眼神示意可以看。

        蔷薇接过,欧先生离开。

        蔷薇看着欧先生的背影失神好久。

        ……

        严家别墅。

        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严寒还没有回房休息,在书房工作。

        最近忙于婚事,很多工作都堆了下来。

        严寒认真的审视着文件上的一行行数据。

        木鱼在卧室洗好了澡,看了一下时间,这么晚了他还没有打算休息的吗?

        让楼下佣人冲了杯牛奶,怕晚上睡不着。

        木鱼没有去书房,喝了牛奶就睡下了。

        凌晨3:30严寒才回的房间,动作极轻,卧室亮着一盏橘黄色的小灯,他看着床上的那一抹身影,步子微蹙,以前这个房间就他一人,现在有了她和宝宝,还有些不太适应。

        想到这里,他笑了。

        去了浴室洗好澡出来,上.床,动作都很格外的轻,怕吵醒她。

        木鱼睡着了,喝了牛奶,睡得有些沉,严寒关了灯。

        这一夜,两人都睡的挺好。

        出乎严寒的意料,他还担心她在这边会睡的不太习惯,没有想到睡的这么熟。

        自己也是一样的,以为会失眠,没有想到没有。

        早上。

        木鱼醒来,身旁已经不没有人了,早上天快亮的时候,她起床去了一次洗手间,没有开灯,怕吵醒床上在睡的人,借助手机的光亮,去的。

        回来后,侧着身子,面朝着那个人,她微微一笑,这样的感觉很好,喜欢的人就在身边,肚子里面孕育着属于她和他的孩子。

        想着这些,木鱼心里很甜,渐渐进入梦香。

        木鱼坐起来,打了一个哈欠,起床梳洗。

        严寒在楼下餐厅。

        他看了一眼腕表的时间,目光挪到了一旁佣人的身上,“上楼看看太太起来没有?”

        福姨起的早,帮着卡着厨房的汤,手里端着东西,这个时候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严寒让人上楼看小姐起床没有的话。

        她觉得严寒做一个好丈夫何不合格,仅凭这一句话还不够。

        木鱼洗漱时,佣人敲响了卧室门,“太太是我,伺候您饮食起居的小兰。”

        “进来吧!”木鱼洗漱好出来,去了换衣间。

        “太太,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先生在楼下等您。”小兰是一个20多岁的小姑娘。

        严寒想着,怕木鱼闷,给找了一个年龄相仿的,这样他不在的时候,也可以陪着说说话,不会那么闷。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太太,需要我帮您吗?”小兰怕木鱼不太习惯换衣间的哪些衣服都放在那里。

        偌大的一个衣帽间,衣服分类贴放,先生和太太的各占一半,所有太太这第一次找衣服怕是会有犯难。

        小兰想着这些时,木鱼唤她进去。

        “嗯,小兰,你进来一下。”木鱼在衣帽间确实眼花缭乱。

        木鱼换好衣服,收拾妥帖后,下楼,严寒在看早间的晨报。

        一张脸很俊,却带着一抹冷峻的帅,让人着迷。

        木鱼对严寒的喜欢已经成痴了,她看他怎么看都是好的,都是帅的,格外的喜欢,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从第一次在这里见到他的那一次,是因严家晚宴。

        那晚,她的心因他失了频率。

        “昨晚睡的好吗?”严寒把报纸放下,起身走近木鱼,就那样牵上了她的手。

        语气温和,话语温柔。

        “嗯,很好,最近都比较疲乏,想睡觉。”

        严寒帮木鱼拉开餐厅椅,木鱼坐下。他才回头吩咐厨房,把炖好的汤端上来。

        一早上就喝汤,再这样下去,木鱼实在是怕自己会不会胖的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这是?”木鱼看着面前的这是什么?

        “这是我让人炖的燕窝,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你尝尝看。”

        福姨打开了盅盖。

        “嗯……”木鱼想说谢谢的,被及时咽下去了。

        夫妻之间何谈谢谢?’

        福姨遵循安慧的意思留下来,住在了严家,看着木鱼和严寒两个人相处,相敬如宾,这是好又不好?

        这她总感觉这两个人太过客气,都太着一份疏离,反观倒不像新婚燕儿该有的样子。

        严寒看着木鱼把燕窝吃了,眉眼带着一抹柔和的温柔。

        早餐完毕。

        严寒去公司,张力开的车,木鱼送到了门口。

        严寒不让木鱼出门,外面气温偏冷,怕冻着她。

        离开前,严寒微俯身,对着木鱼的小腹道:“宝贝,乖,和爸爸说再见。”严寒说着这句话,冷峻的眉眼线条柔和了许多,脸色此时颇显温俊。

        这话也让木鱼的一颗心幸福的有了甜意。

        看着严寒上车离开。

        木鱼转身看福姨笑,“福姨,您先回去吧!您在我妈妈身边伺候这么多年了,我怕您不在,她会不习惯,我在这边都好,一切都顺心,让她放心,等过两天,我身子好点了,我就回去看她和爸。”

        福姨这还婉拒不得,木鱼已让家里留守的司机送福姨回去。

        福姨不好在多说什么。

        木鱼不想严寒多想,福姨在这里,这不让人多想,有些难。

        严家是什么地方,能进到这里工作的佣人都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并且每一个佣人都有一定的防御能力。

        木鱼懂得母亲的心思,也能体谅一个母亲疼爱自己孩子的心。

        但是她现在已经嫁人了,她现在不是小孩子,做事各方面都该往大局方面思考。

        福姨在这里的时间长了,严寒虽然表面不会说什么,但是心里怕还是会生嫌隙的。

        木鱼想要经营好自己的这段婚姻,让这个家充满温暖。

        用孩子绑住他,有时候想到这里,爱情好似卑微到了尘埃里,却得不到爱的那个人一丝回应,有的只是亲情。

        她不要亲情,她要他的爱情,这就是一场二万五千里的长征,一路上会很艰辛,但是她会努力走下去,不放弃。

        严寒,不要那么让我那么难追,不要让我等你太久,好吗?

        木鱼站在卧室,看着外面送福姨的车渐渐远去。

        严氏。

        总裁室。

        “最近于姗姗在忙什么?”严寒坐下问身后的张力。

        “她人现在在海南,入住酒店后就再未出来过,人一直没有露面。”张力缓缓叙述。

        “她倒是知道懂得看清形势,知道我会找她。”严寒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不好不坏。

        “总裁,需要做些什么吗?”张力一旁待命。

        “严奎在澳洲快回来了,严家,他怕是不会住的习惯,在好点的地段寻处房子,至于装修风格,按照他的喜好来。”严寒很忙,一边对张力说这些,一边在翻看文件。

        对于姗姗的事一字未在提。

        他要动她很简单,但是曾经有一个人对他说过,让她照顾她,所以他不动她。

        他还记得那天,正直8月的天,不冷。

        风吹起她的发,一丝丝柔软的发丝在风中摇曳,遮了她的脸。

        他能闻到风中,她发飞那一缕馨香。

        他问她:“为什么要帮一个对自己下手的人?”

        她说:“她和她同性于,虽不是亲生姐妹,但她若有事,父亲泉下有知定不会心安,所以我要护她,严寒帮我好好照顾她。”

        “三少要回来了?”张力的声音拉回严寒已走远的心。

        严寒诧异的看了一眼张力。

        “怎么?他回来不得?”

        “不是,三少出国都七八年了,挺想他的。”张力的心跳这一刻失了频率,脸上带笑几分不自然。

        “杨馨澜那边怎么样?”严寒声音低沉了一些,不似前面带着那一抹余温。

        “依旧如同往日。”张力回着这话,看了一眼自家主子。

        严寒签字的笔有些不得力了。

        血浓于水,他和他终究是一家人,他没有想过要他的命,可他的这个好大哥并不这么想。

        所以他还能生存于世,已是福报。

        “最近大盘因受到了国家的新一度利好刺激,最近指数一度疯涨,可江东集团却出现异常,股价连番下挫,每一次低点附近都会有不少买盘蜂拥买进,但是股价却并没有多少大的跳动空间。依旧在原位盘整。”张力在解说江东集团的可疑点。

        “欧氏那边怎么样?”严寒把文件闭合上,放在一边。

        抬手拿起了第二份文件翻阅。

        欧氏最近一直没有动手,目前我们安排的人了解到的和我们现掌握的一样,欧涵宇有接手布局江东集团的意思。

        “江宅那边呢?这票上才一次赚的盆满钵满的江家老爷子是何意有做功课吗?”

        张力“……”这您也

        没让我去查啊?

        我现在就着手让人留意。

        “江宅那边挑个稳妥点的人过去,让人把江东集团的资料重新整理一份上来,还有欧氏股东们的近况盯紧点。”

        “是!”张力答话后并没有出去。

        “还有事?”严寒抬眸看张力。

        “三少具体回国的时间确定了好了吗?我这边好安排时间去接机。”

        “还没,听说是等女朋友一起回来,这小子现在长大了。”严寒嘴角含笑。

        张力脸色刷的一下变冷。脑子里全是,“女朋友,他交女朋友了?”

        ………

        盛景豪庭。

        因袋子里面的衣服,蔷薇把人给弄去睡客房了。

        欧先生“……”满头黑线。

        一早醒来,蔷薇准备去医院看八爷,所以很早去了附近买了排骨,莲藕,玉米,葫芦卜还有煲汤的食材外带一袋子面粉,买了菠菜,紫薯。

        欧先生下楼时,蔷薇在厨房正忙,欧先生看着厨房的人一会这里,一会那里。

        忙的都没有时间搭理他一下。

        蔷薇把要煲汤的食材都洗好,切好,一起下锅后,才来准备早上的早餐。

        把菠菜,紫薯,胡萝卜分别洗好,切好,各自放进搅拌机里打碎成汁。

        然后倒入适量的面粉,用打好的各色汁液和面。

        一双巧手下,不出几分钟的功夫,各个面团都和好了。

        然后分别截取一部分,压成一块很薄的面饼状。

        用刀切成面丝。

        烧水下面,四色面条就做好了。

        看起来很养眼,搭配绿油油的青菜,在配上做好的肉末酱汁。

        欧先生看完了某人操作的全过程后去了书房。

        让于谦即刻着手去备至了一套厨房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的大小机器。

        面饼机,面条机,面包机,烤箱……

        那时来这边住的时候,没有想到这小家伙这么能倒腾,这手艺倒还不错。

        这一切都给她备齐全了,以后想吃什么,她动起手来也方便快捷,不用这么麻烦什么都要用手来操作。

        他站一旁看着心疼慌。

        一双白嫩纤细的修长手指,忙过不停,一大早这么折腾,她也不显累?这昨晚把他弄到客房睡,她睡的倒是挺香。

        他倒一夜无眠,仅天快亮了才微微合眼。

        蔷薇在厨房又做了核桃花生牛奶。

        一切都摆上桌后,望楼上看了一眼。

        “还在睡?这都几点了?”小嘴轻声捣鼓了两句。

        去厨房解开围裙,洗手,擦干,走出厨房,直接上了楼。

        客房先敲了一下门,里面很安静,她想这是还再睡吗?

        直接给打开了门,床上好似没有人睡过一样。

        这人去哪里了?生气了连早饭都不吃了,去公司了?那是早上起来生的气?还是昨晚上生了一夜气?

        这么想着又去了卧室,衣帽间,洗手间,露台,都不见人,经过书房门口时,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仔细听是他的声音。

        这一早上就跑书房来了?

        蔷薇敲了敲门。

        椅子上坐着的人,看了一眼门口知道是来叫他下去吃面的。

        不理。

        接着讲电话。

        蔷薇没有听到让她进去的声音。

        开了门。

        欧先生不看她。

        这本想扭头就下楼的,这她做好了早餐来叫他下去吃,还给她面色看。

        但是想着这一早上就在书房忙碌的男人这也挺不容易的,她就忍忍吧!

        可能昨晚上睡客房,睡的还没消气。

        难不成还要她把那学生装,空姐服,护士服穿上在他面前走遍啊?

        蔷薇觉得不是自己疯了,就是他疯了。

        蔷薇走近,欧先生转了椅子看窗外,不看她。

        蔷薇脸色冷了,这男人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吗?

        收回目光时,看到桌上大小的文件摆了一桌子。

        他很忙,自己作为妻子的是不是该温柔一点,懂得照顾人一点,这男人的是不是都喜欢自己妻子温柔点,不要那么强势?

        所以她现在应该温柔一点。

        蔷薇轻轻扯了一下欧先生的西服。

        欧先生没有反应。

        蔷薇不喊老公,这老公只在她感觉这人宠她对她好的时候,可以喊,这都冷脸她了,还喊,他要不应自己,自己会很丢人。

        蔷薇在想,要不等一下,这不是在讲电话吗?

        可是楼下的面等不得,电话可以一会在打,面一定要现在吃。

        正这样想的时候,她才注意到这电话那边的人是一个女人,声

        音还很细很柔。

        刚刚进来的时候,电话里面很安静,她没有觉得什么。

        欧先生最后说了一句什么,把人给气的转身就走了。

        欧先生对着电话说:“我也想你。”

        蔷薇“……”故意的,故意做给她看的,但是还是忍不住自己的步子转身走人了。

        欧先生看着那道走的很急的身影,嘴角隐含笑意。

        这是吃醋了?嗯,这吃吃醋才能显得他的重要性。

        蔷薇化悲愤为食量,把两个人的份量都一起吃了。

        欧先生下楼的时候,蔷薇在厨房洗碗。

        餐桌上什么都没有?欧先生看了一眼厨房。

        这是气的把早餐都给一并倒掉了?

        这个时候,欧先生不去惹火球?以免烧身自焚。

        欧先生站在厨房门口往里看了一眼,前面某人做好的面条不见了,一根面条丝都不见。

        欧先生不说话,准备要好好冷冷厨房的那位,现在敢让他去睡客房了。

        在这样惯下去,他在这个家的地位岌岌可危。

        ……

        于谦早上起来看到唇角的伤口,心里似摸了蜜。

        在韩樱雪家的时候,韩菲菲看到了于谦嘴上的伤口,问了一句。“于大哥,你这嘴上怎么回事?”韩菲菲不知她这一句话打乱了她姐的心,更是让她姐脸一瞬爆红。

        “菲菲来厨房帮着洗菜。”韩樱雪把人叫进了厨房。

        “噢。”韩菲菲笑着跑开了。

        于谦先是回了自家一趟,换了一套家居服,才去的韩樱雪家。

        韩菲菲给开的门。

        “哇色,于大哥好帅哦!”韩菲菲的声音在厨房的韩樱雪是可以听到的。

        此刻,正在厨房洗着菜的人,脑海里是一个人的身影。

        于谦来了,厨房里被身高腿长的男人一站,厨房就不大了。

        韩菲菲对厨房一直钟爱不起来,回了自己房间玩电脑。

        韩樱雪在厨房帮于谦的忙。

        她站在他身旁,告诉他,油盐酱醋都放在哪里?说完正准备转身,于谦拉住了她的手。

        韩樱雪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很快。

        “不要出去,我记性不好,你离开了,我会不记得你刚说的这些都放在哪里?万一我把糖当着盐给放了怎么办?”于谦盯着韩樱雪的眼睛,话说的极慢,声音低沉动听。

        厨房不大,两人站的近,韩樱雪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的那抹好闻的男性气息。

        “先做饭吧!”韩樱雪感觉自己在他面前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心跳。

        韩樱雪家楼下。

        一辆黑色迈巴.赫里,瑞克坐在驾驶座上,他抬眸看了一眼搂6楼,亮着灯。

        她在家。

        这几天,脑子里全是她在他面前温柔含笑的样子,他忘记不了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除了她,再也不会爱上别人了。

        冷静了几天,他觉得自己不可以没有她。

        心里是爱她的。

        打开车门走进单元楼里,坐电梯上去。

        门铃响起的时候。

        是韩菲菲去开的门。

        “瑞大哥,你来了。”韩菲菲笑着看向瑞克,她不知道她姐和瑞克之间在闹冷战,最近一直没有联系。

        于谦来的时候,韩樱雪介绍的是上司,于谦接话对韩菲菲说也是邻居,他就住楼下。

        于谦比韩菲菲大,韩菲菲就叫于大哥了,和瑞克来家里称呼一样。

        “姐!你快出来,你看谁来了?”韩菲菲朝厨房喊了一声,厨房里这时候正在炒菜,于谦和韩樱雪在说着话,又是关了厨房门的,怕油烟都到外面来了。

        没有听到外面韩菲菲的声音。

        韩菲菲让瑞克快进屋。

        关了门。

        问:“瑞克,我去给你倒水,你先坐下,我姐在厨房帮忙呢,我去叫她。”

        瑞克笑了笑,点头,把买的东西搁在了客厅茶几上。

        “姐!”韩菲菲叩响厨房门。

        韩樱雪打开厨房门,看韩菲菲,“怎么了?”

        “你看客厅里坐的谁?”

        韩樱雪往那看了一眼。

        她看见了瑞克,脸色一下平静了下来。

        几天不见他瘦了。

        韩樱雪走出厨房,关了门朝瑞克走去。

        “你怎么来了?”韩樱雪在瑞克对面坐下,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

        韩菲菲倒好水,过来放在了瑞克面前。

        “瑞大哥,你喝水。”韩菲菲看了一下自家姐姐,道:“姐,我去厨房帮忙了。”

        韩樱雪点头笑了下。

        “家里有朋友过来?”他想,这到家里进厨房的,肯定不是一般的普通朋友。

        韩樱雪“……”这要她怎么回答?

        气氛陷入微僵时,韩菲菲端着于谦炒好的菜出来了。

        接着走出来的还有于谦。

        瑞克侧眸看过去,看到了于谦,在瑞克眼中,于谦已经上升到了一副男主人公的态势自居的层面。

        他站起身看韩樱雪。

        脸色有些冷了,心里却有着一股火。

        这几天,她和他都有联系?别的男人都可以随意进到她家厨房做饭的地步了?

        刚刚关着门,只有她和他两个人在厨房做什么?

        韩樱雪觉得来了,有什么事,先吃完饭再说吧!

        不见都见上了。

        餐桌上。

        开饭不到一会。

        瑞克给韩樱雪夹了一筷子鱼,嘱咐,“小心点吃。”

        于谦随后给韩樱雪夹了一筷子鸡肉。也嘱咐,“小心点吃。”

        韩樱雪的话,好似对两个男人都不管用。

        一来二去,就餐气氛微妙,连韩菲菲都感觉气氛不对了。

        在于谦接着往韩樱雪碗里夹菜时,韩菲菲看了桌上三个人的脸色。

        截获了于谦要夹给韩樱雪的鱼香豆卷。

        “于大哥,我姐不喜欢吃这个我很喜欢,谢谢!”韩菲菲在想,姐,这是要闹哪出啊!

        这么两个优秀的男人,你这要怎么办?

        韩菲菲看了一眼于谦再看了一眼瑞克。

        替她姐着急。

        高速首发总裁爱而不得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42.这么两个优秀的男人,你这要怎么办?【9000】地址为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20536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