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严寒看蔷薇的眼眸很深【4000】

严寒看蔷薇的眼眸很深【4000】

        和自己老板坐在一个车里,心里难免多出几分紧张,看韩菲菲的坐姿就能看出来,很是拘谨。

        但同时这个人又是自己喜欢的男人。

        现在时时压制着那份念想,但他现在就在自己身旁,她能闻到他身上的那抹淡淡的烟草气息。

        心里会恍惚迷恋岑。

        韩菲菲本能的克制着自己心里喜欢的那道声音。

        车子很快开到了小区楼下。

        韩菲菲下车,礼貌道谢,黑色宾利驶出小区。转身碰上买菜回来的姐姐韩樱雪。

        “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还没有放下他?”两个人的电梯里,韩樱雪侧身看韩菲菲问欢。

        “姐,我不会犯傻的,只是刚巧碰上遇到外面下雨,送我回来,仅此而已,我不会犯花痴,姐,你放心。”

        韩樱雪抬手顺了顺韩菲菲的垂落在肩上的发,柔润的脸庞带着柔和的笑意对自己妹妹说:“姐是怕你单方面上了心,对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出的某些举动可能会导致某些误会,会让一件事情有很多个层面的看法,再说他是有家庭的男人,这是一万个不能碰的。”

        ————

        蔷薇去了严家别墅,是中午时间欧涵宇开车送过去的。蔷薇软磨硬泡都不起丝毫作用。

        要去见木鱼,要么他亲自送过去,必定是在严寒不在家的时候。要么就在家呆着,哪里也不要去?

        蔷薇只好让那个很想要做司机送他可以的男人护送她到严家别墅大门外。

        蔷薇给木鱼做了她最喜欢吃的苹果慕斯蛋糕和牛奶核桃花生酥。

        提前打了电话,木鱼在家里正无聊。

        车子抵达严家别墅时欧涵宇没有下车,车子停在外面,并没有开进去,欧涵宇抱着那个要下车的人好生亲吻了一会才放人。

        两个人的身体都热,对禁欲一个月的男人来说,两次是不够的,怎么都不够?

        欧涵宇左手搭在方向盘上看蔷薇的眼神,很热。

        蔷薇离开前看了一下自己的唇蜜,都被驾驶座上的男人全部吻的一点不剩,苦恼的一张脸,大眼睛瞪了一眼驾驶座上的男人。

        欧涵宇喜欢自己的女人这样看他,被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看那都是享受的。

        蔷薇把后视镜往自己这边扳过来了些,对着镜子开始抹好唇蜜,提着东西下车了。

        下车前,驾驶座上的男人叫住了蔷薇,沉声看她警告道:“20分钟不出来,我就进去把你给捉出来。”

        蔷薇“……”和这个男人真在一起后,彻底没人生自由了。唔……真要命。

        严家别墅。

        走进去。

        蔷薇很快就看到站在门口等她的木鱼,小腹隆起。穿着孕妇装,妈妈的温柔模样。肤色十分的好。

        蔷薇手里提着食盒走近,脸上带着温暖笑意。

        “怎么出来了?”蔷薇步子走得快,怕木鱼等她久。

        “我都快无聊死了,你才来,上次打你电话就让你没事过来陪陪我的,你理由一箩筐。现在怎么又舍得来了?”木鱼一张脸红润有光泽,说着话打趣着蔷薇。

        “这是不欢迎我,要不我回去了。”蔷薇调侃木鱼,说着话准备转身被木鱼拉住。

        “哎呀,讨厌死了,不知道人家眼巴巴的盼你来的吗?快点跟我进去,我都快馋死这牛奶核桃花生酥了。自己做个几次,都没有你做的好吃,一会教教我呗,现在肚子里有了这个小不点,嘴特别的馋。”

        “以前就不嘴馋了?”蔷薇笑着说看木鱼。

        两人有说有笑进屋,上了楼上卧室。

        木鱼让人先前就准备了很多小吃,水果在楼上。

        木鱼拉着蔷薇的手,两人边走边聊,感情和以前一样好。

        但蔷薇知道是不一样的。

        经过的事情多了,人会变得成熟。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在那里承载着很多东西。

        可蔷薇始终不愿从自己最好的朋友眼里看到除了真诚还有……

        那会是一道扼杀友谊的利剑,可以淡漠掉多年的友谊。

        楼上。

        卧室里,蔷薇先是看到了木鱼和严寒的婚纱照不是挂在床头而是在床尾的那面墙上,满满一墙,各套礼服,各种姿势,两人脸上幸福甜蜜居多,照片美丽了一墙。

        蔷薇看着,木鱼一脸的幸福神情对蔷薇说着在照每张照片背后的小插曲。

        蔷薇听着那些小插曲,看身旁说这小插曲的人,再到墙上的这些照片。

        心里是激动渐渐归于平静。

        蔷薇看着身旁娓娓道来的木鱼,心里在说:“木鱼,你幸福就好,你知道我多怕你和他在婚后会因为我而影响你们的幸福生活。”

        随后两人在靠窗的沙发落座。

        木鱼身后有很多个靠枕,反正是怎么舒服怎么坐着。

        蔷薇侧着身子坐

        tang在沙发上,手撑着沙发,和木鱼对面而坐。

        木鱼一边吃着蔷薇带过来的牛奶核桃花生酥。一边和蔷薇在天南地北的海聊一通。

        最后话题无可避免的又回到了从最初开始聊的孩子身上。

        木鱼说现在小不点在肚子里有反应了。

        摸着肚子说话小不点都能听到,还可以有互动,木鱼越说越神情激动。

        蔷薇脸上更多的是羡慕。

        她不知道做妈妈了,会是怎样的一种幸福感?

        木鱼问蔷薇:“你和他怎么还没有动静?是你不准备要还是他不准要?一个个都老大不小的了,也该要个孩子了?这二人世界还没有腻歪够?”木鱼现在和吃货是站在同一水平线。

        以前也是吃货一个,现在吃的境界比之前是只升不减。

        她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和面前的蔷薇聊天。

        “孩子是老天爷赐予福,我自然是想要,一切顺其自然吧!”蔷薇说到这里,眼里多了一丝暗淡。

        木鱼瞧见了问:“怎么了?聊孩子还能聊出伤感来了。他对你不好吗?还是他不准备要孩子现在就想和你过二人世界?”

        蔷薇想起昨晚上他对她说的话。

        “薇儿,我们过一段时间二人世界再要孩子,好不?”蔷薇不知道那个人在想什么?之前想要孩子的那个人是他,现在不想要孩子的那个人也是他。

        “他对我很好。”蔷薇喝了一个珍珠奶茶道,脸色基本平静中。

        “二人世界过久了也会烦闷的,这次回去赶紧要过孩子去。”木鱼一边吃东西一边说着这话。

        “最近都不见你玩微信了,你每天都在干嘛呢?现在又喜欢上玩什么了?”蔷薇问木鱼。心里想着昨晚上那个人微信里照片的事。

        也是有意岔开关于孩子一说。

        “我的微信号被人盗了,气死我了,你说谁那么可恶,被我知道我非把那个人撕个粉碎不可。”木鱼吃着东西,一脸的怒气。

        “得得得,就当我没问好了哦,你看你一个做妈妈的人了,火气还那么大。你注意点肚子里的孩子。”蔷薇看着木鱼这样说话心慌慌的。

        深怕她动了火气,影响肚子里的宝宝。

        木鱼笑了笑,手摸了摸肚子,不碍事,这小不点和我现在是同一战线的。

        蔷薇笑了,笑容如花的美。

        也就是在这时严寒从外面打开了卧室房门。

        一时间笑声嘎然而止。

        严寒眼里先是看了木鱼再是蔷薇,无可避免他看蔷薇的视线是不同的。蔷薇不知道严寒这个时候会突然回来,脸上浅笑几分不自然。

        里面某种很细腻的情感,木鱼能读懂也要装作不知。她起身脸上微微一笑看门口站着并未走进的男人。

        严寒一袭深灰色商务着装,人看起来比之前要瘦一些了。蔷薇看了一眼严寒浅浅微笑算是打个招呼了,她收回目光,看下个了别处,想着怎么和木鱼道别的话。

        “怎么回来了?吃过午饭了吗?”木鱼问严寒,人已经从沙发走近严寒。

        “忘了份文件在家里,回来拿一下。蔷薇过来了,一起留下吃饭吧?”严寒前半句话对木鱼说完,在说后半句话时眸光看向了从沙发上起身的蔷薇。

        他知道,她是要走了的意思,心里淡淡失落。

        蔷薇随意找了个理由婉拒了。

        现在大家坐下来吃饭,无疑是尴尬的。蔷薇觉得最好化解这抹彼此的不适应最好是她先离开。

        严寒看蔷薇的眼眸很深,有多久不曾见她了,现在见到了,能看上一眼,远远不够,心里想要更多。想要和她说说话,一起吃顿饭,奢求真的不多。但他知道那很困难。

        上午张力说关于合作度假村的会议欧氏那边来电说推迟到下午14:30以后。

        严寒看张力问:“理由?”

        张力让人去打探了下回来说:“他带着人去了您家。”张力在严寒面前是不敢称呼蔷薇为欧太太或是欧夫人的。

        知道这个消息后,严寒抽了两根烟,心一点不平静。

        最后他亲自驾车回来了严家别墅。

        木鱼心里一分钟都不想要严寒和蔷薇相处。

        心里无比的害怕。

        从秋宅见完严寒的母亲回来后,那段时间整夜整夜的失眠睡不好。

        好在后来蔷薇一直没有来过严家,但今天打电话说要过来看她,难道她能让她不来吗?

        电话里,蔷薇的话木鱼是无法拒绝的。

        蔷薇说了什么?她说:“木鱼有时间吗?我感觉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面了,我怕我再不见你,我都快不记得你长什么样子,你也快不记得我的样子了吧?”笑笑后,她道:“今天在家吗?我过去看你。”

        木鱼除了让蔷薇过来。她再说什么都会让这份友谊的那层灰越蒙越重。

        严寒左手上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

        手扶住木鱼,怕她心动不便,正在这个时候,蔷薇身子已经离开了沙发,人站起身是准备离辞的意思。

        也正在这时,欧涵宇进了严家别收,人已经走上了楼。

        下面佣人知道来人是谁?不敢拦。

        欧涵宇步伐沉稳,白色衬衫,一身黑色西装,西裤,挺拔的身形走动在楼道里。成熟的男人魅力诱人。

        脚步声一声声临近。

        很快。

        蔷薇只喊了一声木鱼,剩下的话还未说完。

        门口出现的男人正是她的丈夫,欧涵宇先生。

        一时间四个人,每个人脸上表情各异。

        ——————

        周发带于姗姗去选当晚晚宴礼服。

        于姗姗去换了一袭抹胸黑色长裙,高贵典雅,气质迷人。周发看着眼眸是有被惊艳到的。

        于姗姗混迹商场经年,形形色色的男人见得真心不少。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是什么眼神,她懂,

        浅浅一笑,她看向他问:“可以吗?”她问可以吗?而不是好看吗?在于“这句好看吗?”她只想要对自己喜欢的男人问。也只喜欢她喜欢的男人回答她。

        还有就是她知道什么颜色的礼服她驾轻就熟的完美驾驭。

        “可以。”周发脸上温柔多一些。向镜子前的于姗姗走近。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23283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