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212.她发现,自己床上居然睡着他【已订阅本章 的,重复订阅】

212.她发现,自己床上居然睡着他【已订阅本章 的,重复订阅】

        “妈妈,什么是救命恩人?”

        “是指曾经救过你生命的人。或在危难中给过你很大帮助的人。叔叔是为了救妈妈才受的伤,是我们需要感恩关心的人。所以叔叔是妈妈的救命恩人。于泽是不是要帮妈妈一起照顾好叔叔,让叔叔的身体可以早日康复起来?嗯?”蔷薇声音温柔。

        小家伙一脸努力做思考的模样。

        蔷薇刚看了一眼屋里的男人在抽烟时,她把孩子抱起,走到了阳台一头离房间稍远点地方,现在转身对视上他看她的深邃眼眸,她不知他站在哪里有多久了。

        欧涵宇是有听到蔷薇口中的那一番话的,他没有想到她会把小孩子教的这么好。如果她不离开,这三年,他和她是不是也该有一个这么大的孩子了。

        小家伙从妈妈的怀里下来,他走过去,拉着欧涵宇的库管仰着小脸说:“叔叔,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不要生于泽的气了,好吗?踺”

        欧涵宇的一颗心,彻底因孩子的话而变得柔软。

        在s市,有多少人惧怕他,有多少人因为恨他,分分钟钟都想要他的命。

        可这一刻,他面对孩子,更多的是想要把自己的爱,给这个孩子。

        他手里不知何时已经熄灭了那支烟。他蹲下来,把小家伙抱进了怀里,站起来时微微蹙眉,应该是伤口怕是又碰到了。

        蔷薇看着他们父子在一起的画面,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是父子,却不能相认。她是不是做错了,于泽需要父亲,她却禁锢着这份父子感情。

        不让他们相认,她该不该让他们父子相认?

        她要是告诉他,于泽是他的孩子,他会怎么做?他一定会从她身边带走于泽,让他认祖归宗,姓欧,叫欧泽。那她呢?是否母凭子贵还是最后和他闹一场争子大战。

        一大一小的男人像是突然变得友好起来,蔷薇给了他们相处的空间。

        离开~房间。

        她回了书房。

        苏宁,宋琳,樱雪都在。

        书房有一道密室,直通底下车库。

        里面所有一切设备非常强大,堪称中央情报局的所有高科技。整栋独栋小洋楼外的每个角落都有秘密监控。

        长形白桌上,三个人各自说着自己目前的看法。蔷薇立身监控前,看着房间里,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都一脸笑意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宋琳说:“欧涵宇住这里,他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蔷薇,一是pk博士研制的新型药品。”

        “是蔷薇还是pk博士研制的新型药品,我们一试便知。”樱雪说。

        “且不可贸然行动,我们必须在清楚了解到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的情况下才能采取行动,不能打草惊蛇,pk博士的案子牵一发而动全身,敌暗我明,我们需要的不是去试探,而是最快的时间掌握所有资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蔷薇转身看了一眼身旁的三个女人。

        苏宁说:“欧氏风平浪静,丝毫没有因为欧涵宇不在,员工而有所懈怠,专业化的大公司,所有一切都很严谨,我带回的那份欧涵宇和pk博士之间的谈话内容是我在欧涵宇使用的电脑里获取。”

        “我一个人定是无法完成这个动作的,帮助我的人是在机场与我搭讪的徐岩。他是欧涵宇一直关系不错的兄弟之一,也是他的得力左右手。从他身上,我得知,欧涵宇对他失踪的太太十分的在乎。其程度和外面的传闻不相上下。”

        “我下一步是想从他身上了解有关欧涵宇太太的相关讯息,从这上面打开突破口,然后蔷薇可以借用这些讯息取得欧涵宇的绝对信任。从而了解pk博士目前的所在位置。”

        樱雪喝了一口咖啡说:“我觉得苏宁的提议不错,我赞同。”

        宋琳说:“蔷薇你怎么看?”

        “这个男人的城府极深,我们不能按照正常人的逻辑思维去分析他的每一个决定。”

        “首先,我们有几个方面是需要立即调查清楚的,第一,在餐厅开枪的神秘男人是谁?第二,如何取得欧涵宇的信任?第三,找出pk博士的所在位置。”

        “那个背影,我像男人,却也有可能不会是男人。消音枪的子弹是根据改良过的。目前查不到任何讯息。”

        “我和他当时站的所处位置,从那个神秘人开枪的射击距离以及位置来看,那个人的目的都不是想要我和他的命。那他的目的是什么?”蔷薇站在监控前,背对着长桌上的三人道。

        苏宁说:“知道你和他会在那个时间点出现在餐厅的所有人都有嫌疑。关于那天他的所有时间安排,我回去会尽快查明。”

        宋琳道:“欧涵宇目前的身份不仅仅只是欧氏董事长这么简单。三年前,他的黑道势力网就迅速笼罩了整个s市,在这座城市里,他说一,没有人敢说二。但他行事十分低调。做事从不跟给人留下能抓住他的丝毫把柄。”

        “这几年他几乎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野过。欧氏代表出席的不

        是江科就是徐岩。欧涵宇的仇家不少,能做一方黑道霸主,站在首位,他不会像我们目前所看到的表面这样,他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合法商人。”

        “所以我推测,可能有几点,第一是他的仇家寻仇,第二,知道pk博士在他手上也知道我们手上有新型药品的人。第三,就是想要我们命的人。”

        樱雪分析说:“若是欧涵宇的仇人,就不会把枪口对准蔷薇,而是欧涵宇,所以仇家寻仇这个假设不成立。至于我们的仇家,那一定是非取性命不可。不会只是让你们受伤这么简单。所以可以排除是我们仇家寻仇的可能。”

        “我看过取出的子弹,能够改良这类子弹的人,若是想要你们的命,不会只打不是要害的部位所以这个人的目的是想要你们有更进一步的接触。至少在我看来,不管是蔷薇受了伤,还是欧涵宇受了伤,你们都会承担照顾对方的责任和义务,那你们就会有进一步的接触和相处。

        欧涵宇现在所做的这个动作和这个目的很吻合。他也有可能是策划这一切的幕后人。”

        “上演英雄救美,为的是蔷薇还是药品?都会暂时捆绑你和他之间的联系。”

        “目前除了我们想要你们之间有进一步的接触之外,还有谁会和我们有一样的目的?”

        宋琳道:“想要得到新型药品和pk博士的人。其中也会包括欧涵宇。”

        “对,如果这个条件成立的话,那s市现在来的就不会只有这一拨人。现在有一种人是靠卖内幕消息而获取报酬,目前有一个神秘集团就是专门做这种生意。他们的人遍及各行各业,打探消息都是一流中的一流,各个身手不凡,全部经过严格训练过,有组织有规律有计划的潜伏在各行各业中,几乎找不到他们有任何纰漏的地方。”

        “这个集团会根据消息的类别和特殊性标价。买他们手上的消息,有一个规矩是不议价。一旦卖出的消息还会转手在卖给另外的买家,如果有的买家在购买很重要的消息时,会一次性买断,不让再往外卖出,价格会很高。对方也会信守承诺不会再销售这样的消息。”

        “我怀疑,在我们岛上一定有潜伏着这样的一批人在。”

        “如果只在底层,是无法取得核心内幕的。若是能够贩卖pk博士的消息,那这个人是很接近我们核心的内部成员。”

        “如果这个内部成员和欧涵宇安插在岛上的人秘密结合从而带走pk博士的可能性很大。pk博士在岛上失踪的事,除了我们内部成员知道外,底下人是不知道的。所以对我们来说,这个人很关键。”苏宁看了看大家后说道。

        “这一方面,我会和上面尽快取得联系,证实这一点。”蔷薇一双眼眸看着欧涵宇的病房,他不知道在和小家伙说些什么,眉眼带着宠溺的温柔。他虽不知于泽是他亲生的。但他对孩子却是十分亲昵,很好。

        “你们似乎忽略了还有一种可能,幕后策划人有可能是我们自己人。”蔷薇看着监控说。

        一瞬间,密室十分寂静。

        只能听到大家呼吸的声音。

        宋琳看向蔷薇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他问过我,关于pk博士的事。他说知道我们在找pk博士。他说这话,是怀疑,也是试探。这说明他已经知道或是开始怀疑上了我们。他不管是知道我们就是3年前在机场劫走pk博士和药品的人还是只是怀疑,结果都一样。他在按照他的计划开始接近我们。其中关于存在感情的因数占了多少,我们需要等到苏宁了解有关他太太的一些讯息后才能做出判断。”蔷薇说。

        “苏宁,你去查一下,欧涵宇的太太,叫什么名字。从他太太失踪后,有关他太太公开在外的所有讯息一并消失了,很明显是人为因素造成的。是欧涵宇本人还是另有其人,目的是什么?我觉得这个很重要。欧涵宇的死穴一定在他太太身上。”

        “宋琳,你在东方医院,去查一下四年前,他太太是因何突然在医院神秘失踪。”

        “我和樱雪会回一次岛上,去看看和pk博士有直接接触的那三个人,也会把苏宁给我的这份欧涵宇和pk博士的谈话内容一并带回去。大家行事都要各自小心。”

        宋琳道:“你走了,欧涵宇怎么办?”

        “他现在一个伤者,除了养伤还能干什么。”苏宁说。

        蔷薇道:“徐岩这个人苏宁你自己判断,这份资料得手太过容易了,我感觉有问题。你要多留意这个人。”

        ————————

        蔷薇把电脑带回了卧室,人有些困。

        一边坐靠在床上,一边看着手里电脑里的那段上次欧涵宇和pk博士还没有看完的沟通内容。

        蔷薇看得很仔细,基本找出任何有问题的地方。

        过滤完这个资料后,她把电脑合上,搁在了一旁,准备睡一会。

        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很快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

        梦见有一个长的很帅的男人吻了

        她。她看不清这个男人的脸。她想要看清楚,但是自己却怎么也动不了,被他禁锢在怀里。

        睁眼醒来看到的是他的脸。

        他微微在笑,深邃立体的五官,格外的让女人留恋,他说:“醒了?”

        “你为什么在我房间?还在我的床上?”蔷薇看着欧涵宇,身子立刻和他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是小家伙带我进来的。”

        蔷薇转眼去看卧室里,除了她和他再也没有任何人了。

        “你坐在我的床上,想干嘛?不知道男女有别吗?是不是该避下嫌?”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我本是来向你道别,进来看你在休息,我准备离开,可你提被子了,你孩子说让我来给你把被子盖一下,一个小孩子都懂得事情,我不做,肯定不好,是不是?”欧涵宇一本正经的说着,丝毫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蔷薇看他的表情更奇怪了。

        “我扶你回房吧。”她说。忽然她又抬脸看他声音特意温柔了些说:“我马上给你备车,送你回家。”

        她是不想她在离开这几天里,让他和孩子有过多的接触。虽然于泽长的像自己多一些。但是那个人的眼眸和于泽那么相似。

        她怕两个呆在一起时间久了,欧涵宇会发现什么。

        “可我现在发现我又不想离开了,我有些困,你不介意把你的床借给你救命恩人睡一会吧。”他的话是不让人拒绝的,因他顺势就已经睡在了床上,还自己拉过了被子给自己盖上。

        蔷薇一张脸表情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男人。

        他脸皮的厚度怎可以如此厚?

        “你不再睡一会?”他趴在床上笑着看着她。

        “这是我的房间。”

        “嗯。”

        嗯,他就嗯一下,打算就这样睡在她床上吗?这个男人,她好想一下把他从她的房间,从床上给一脚踹出去。

        唔,和他说话,真容易上火。

        心里想,又哪能真踹这个男人。孩子的父亲,她的救命恩人。

        这样看他,他一点也不像是要从她这里下手打探新型药品的人。

        蔷薇要下床,一只带着腕表的男人俊手横过了她的腰间,力度温柔的让她的身子就那样整个

        人又躺睡了回去。

        “放手,欧涵宇,我警告你,不要对我动手动脚。”

        “几年不见,我的薇儿现在变得这么凶了?”

        “谁是你的薇儿,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蔷薇要从床上下来,却发现自己竟然不是一个受了伤的男人对手。

        他的手抱着她的腰,力度张弛有度,她想要离开,却是困难的。

        他的手转过了她的脸,他的身子成半支起状看她,他的手把她脸庞的发丝顺到了耳后,手势格外的温柔呵护。

        他说:“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还是我的妻子,我最疼爱的人。”

        蔷薇感觉自己的思绪被他蛊惑了,至少这一刻里,是的。他的脸慢慢靠近,气息越来越浓。

        蔷薇完全被他吸引了。

        他的的眉,他的眼,他的唇,他的脸,在她看来都太过完美到了找不出一丝瑕疵。

        他的唇落在的她的唇瓣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他的舌开启了她的唇,与她的舌缠绵。

        她居然给了他这样的机会,蔷薇感觉自己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

        他说:“3年前那个晚上,我问你舒不舒服的时候,宝贝,你知道你在我身下有多美吗?”他低沉的声音,咬着她的耳垂,话轻柔落在她的耳旁。

        “啊。”男人吃痛的声音。

        蔷薇一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也不顾及下手是否有失了轻重。

        “我感觉欧先生在我这里怕是养不好伤了,我奉劝你还是回家静养的好。”蔷薇一脸气的通红。

        “你说你脸上是被我吻红的还是我问你舒不舒服,你害羞了?”

        “啊。”

        蔷薇一脚把欧涵宇从床上踹了下去。

        伤口这下裂开定是无疑的。

        血侵湿了纱布,白色衬衫已经被染红。

        光看着都让人心里心疼。

        蔷薇从床上下来,正扶起他。小家伙在外面叩门。

        一声声喊着,“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快开门。”

        蔷薇垂眸看他,“你反锁了门?”蔷薇看他的眼神好似在说,你这是只是想要给我盖下被子的意思?

        欧涵宇疼的伤口血渍渲染的范围急速扩展。

        蔷薇把他好不容易弄上床,他也不配合她一下。好似真的自己起不来了一样。蔷薇不知道他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刚刚还那么有力的男人。

        蔷薇把他扶上床,去打开了门。

        小家伙抱着一袋子五香豆。小嘴里不停嚼着五香豆,吃

        的很香的样子,仰着小脸看他妈妈。

        “妈妈,干妈们都不在,我饿了。妈妈,你房间传出好奇怪的声音,你怎么了?”

        蔷薇蹲下身来,看着儿子吃过不停的小嘴道:“于泽乖,妈妈一会给你做饭。不要吃五香豆了,这个吃多了不好。妈妈,没事。”

        “妈妈,你是不是想要吃小乖乖的五香豆啊?所以不让小乖乖吃了,好都留给自己吃。”

        蔷薇:“……”

        小家伙一双小短腿蹦跶蹦跶的,跑进了房间里。蔷薇没注意。

        她怕孩子看到欧涵宇身上的伤口,那么多血,怕吓到孩子。她急忙转身。

        床上,欧涵宇已经躺下了,身上盖着被子在。

        天啦,他这样睡着,伤口该有多疼。

        小家伙跑到床边问欧涵宇,“叔叔,你要吃五香豆吗?很好吃哦。”

        “叔叔不吃,你吃。”欧涵宇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但是蔷薇可以看到他脸上已经附着了一层薄汗。

        蔷薇把小家伙抱起,往外面走,说道:“于泽去客厅自己玩一会,好不,妈妈一会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香辣鸡翅,叔叔困了。我们要让叔叔好好休息,叔叔的身体才能早日康复起来。”

        “妈妈,那叔叔为什么要睡在你的房间?他为什么不回自己房间睡呢?”

        蔷薇:“……”

        蔷薇把小家伙安顿好了以后。

        然后去拿了医药箱,去房间。

        他已经换了姿势。

        蔷薇看着伤口血肉模糊,还好这样的场面在这几年里也看得多了,早已成习惯。她手法熟练利落的消炎,上药,重新包扎。

        欧涵宇说:“薇儿,有没有吓到你。”

        “好好休息吧。我去做饭了,你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菜,或是不吃什么?”

        “没有。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我送你回房间休息吧。”蔷薇说。

        “我这样没有体力走路了。要不你背我?”他声音冷冷的说,对蔷薇让他回自己房间休息,他很不高兴。

        蔷薇是看到床单被套都被他伤口的血染了很大一块。

        这样睡着,他闻着自己血腥味,难道就不会感觉会不舒服吗?

        “那你先下来,我把床单被套换一下,你也睡得舒服点。”

        他在床上很谨慎的看了她一眼,深怕她会把他从房间里给弄到自己房间去。

        欧涵宇很配合,蔷薇动作也很麻利。蔷薇给他准备了休闲服,他去换好出来。男人的脸很迷人,身形穿这样的休闲服,很养眼。

        这几年呆在岛上,学会了做什么都很快。

        欧涵宇站在一旁,看着蔷薇熟练的做着这一切,他就想起了每次他和她完事了,换床单这样的工作都是他一手完成的。

        在他心里,他舍不得,她辛苦一点。什么他都做好了,她负责享受就好。

        欧涵宇没有休息,他跟着蔷薇下了楼。

        他说:“你做什么菜,我帮你。”

        蔷薇:“……”

        她说什么都无法阻止这个男人想要靠近她的意图。

        “你身上有伤,不适合出现在厨房,油烟太重了。”

        他曾对她说过,不许她进厨房。

        那一次,他看到她手烫伤了,心里看了很不是滋味,那么红的一块,他宁愿被烫伤的是他。

        现在很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这份相守他期盼了4年。整整4年。

        从她在医院消失,他整个人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是天塔下来的感觉。

        三年前,那一晚他拥着她入眠,和她十指缠绕,醒来,身旁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

        他的心再一次从高空坠落,摔得四分五裂,痛麻木了他的神经,却还是痛,痛在心里。一痛是4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蔷薇说什么也不要他跟着去厨房。

        晚饭很快做好。

        四菜一汤。

        小家伙喜欢吃的香辣鸡翅,一条清蒸鱼,一盘鸳鸯蛋,一盘蒜蓉菜心,还有鲫鱼豆腐汤。

        桌上,蔷薇把一切都布置好。

        小家伙很乖的自己去洗了手,洗手间里放着一张矮凳子,小家伙可以自己把凳子放好,自己站在上面洗手。

        蔷薇准备单独把菜盛放一份放到盘子里,给欧涵宇端到楼上的。

        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这么做,着一身休闲装的男人,已款步下楼。

        他的手里牵着小家伙在。

        这一幕,让蔷薇手里摆放碗筷的手,微微有些僵硬了。

        眼底很快迷蒙了一层水雾。

        她赶紧把脸埋下,开始摆放好筷子。

        去盛汤。

        欧涵宇

        一路走过来,他深邃的视线没有移开过蔷薇的脸。

        他的视力很好,刚刚,她是不是要哭了。

        为什么哭?

        见不得她落泪的样子,不管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他都不许。

        小家伙没有留意到这些细节,他的小脸上满是开心的模样说:“叔叔,我给你说哦,我妈妈做的菜很好吃哦,尤其是香辣鸡翅。是我的最爱。很好吃,很好吃的。”

        欧涵宇埋下脸,看着小家伙,手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叔叔,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你问。”欧涵宇对孩子很亲昵。说话,动作对孩子都很温柔。

        “你小的时候有没有经常这样被别人揉脑袋啊?”

        欧涵宇:“……”

        蔷薇听了忍不住笑了。

        她把盛好的汤各自轻放好。

        看走近的一大一小说:“坐下吃饭吧。”

        蔷薇给小家伙盛汤很仔细,她会把汤过滤很多次,不烫了,温度适宜,把汤里的杂物清除干净,才给小家伙,这样小家伙才会喝的。

        小家伙不好好吃饭,这个毛病从学会吃饭就开始了,一直没有拯救过来。

        小家伙不喝汤,他坐在专属他的儿童椅上,他很大人模样的给欧涵宇夹了一个鸡翅,然后又给他辛苦做饭的妈妈夹了一个鸡翅,然后自己很不客气的给自己夹了两个鸡翅。

        欧涵宇看着小家伙的懂事的样子,心里在想,她带着孩子这几年一定不容易。她把孩子教得很好。

        蔷薇知道孩子喜欢吃这个,做的份量很足。

        以前这些鸡翅都是她从附近庄园里的农户手中买的。

        现在都是自己家,那些鸡都是土生土长的土鸡,后来,她把附近的庄园购置了下来,所有养殖的鸡都是纯天然绿色饲养。

        蔷薇给孩子吃的东西,一点马虎不得。

        海鲜类的,全是用的她自己的饲养基地出品的。

        在外面吃饭的地方,蔷薇一般都会选择去自己家的饭店,或是去是自己厂里供应食材的店。

        欧涵宇很喜欢小家伙,他亲自夹了一块鸡翅给小家伙。“慢点吃。”他说着这话语气宠溺,眉眼柔和一片。看着孩子吃的一脸幸福的模样,他感觉心里很幸福。这样的幸福来源于什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只要是蔷薇喜欢的,他都会喜欢。

        即便这个不是他的孩子,他不问她过去的事。他只关心现在和未来只要她还在他身边就好。

        小家伙一脸的笑容,可爱萌哒哒的让人喜欢的紧。

        今晚的菜,蔷薇没有放辣椒,除了香辣鸡翅放了一点点。其它的菜都很清淡。

        为了受伤的男人,做菜格外的都照顾他。

        吃饭期间,除了小家伙偶尔说一两句话,两个大人都很沉默。

        他喝了一碗鱼汤,蔷薇又给他盛了碗。

        这一碗喝完了,蔷薇说:“我帮你盛饭吧。”

        他说:“好。”看着她目光缱绻让被他这样看着的人,很容易脸红。

        蔷薇自动忽视了他看她的这样的目光。

        小家伙一边吃着鸡翅,一边说:“妈妈,你为什么脸红了?”

        蔷薇:“……”

        一顿饭结束,小家伙乖乖的帮妈妈收拾桌子,然后自己去洗好手,去客厅玩游戏。都是很益智开发脑力的游戏。

        欧涵宇去和小家伙玩了一会,看起来似乎不觉得累一样,他走进了厨房。

        蔷薇在洗碗。

        他从身后把她抱进了怀里,动作很温柔,也有很轻,蔷薇知道,为了pk博士的案子能有进展,她立身在那,没有动,身子有些僵硬。

        他说:“有洗碗机为什么不用?”

        “习惯了手洗。”

        他沉声说:“我们有4年没有在一起了?你是不是也已经习惯了没有我的日子?”语气温柔。

        蔷薇洗碗的手微微迟疑了。

        不是三年吗?难道她和他4年前有在一起过?那她是他什么人?

        她的脑子里忽然想起,他那天说的那句话。

        “于蔷薇,我告诉你,你的男人是我欧涵宇,我才是你合法的丈夫。你的家庭是和我,不是和别的男人。”

        蔷薇只感觉自己脑袋轰的一下。

        当时没有想太多,以为这个男人是为了三年前的那个晚上,或是为了pk博士的案子和她才会有牵扯。但是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他说她是他的妻子,这个男人那么爱他的妻子又怎么会把他的妻子认错。所以断然是不会的。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自己和他的妻子长得很像,名字呢?名字也是一模一样吗?

        对,他对她喊出过于蔷薇这个名字。

        他当时,话里有情绪,声音有些大。他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眸子里都是火

        。

        是演戏吗?那他的演戏天分就太高了。蔷薇觉得不是。

        “怎么不说话?”他问。

        “欧先生……”

        “叫我涵宇。”

        “我们不熟。”

        “一起做过一晚上的爱,还不熟吗?你指的是什么?身体上还是你的内心或是我的内心?”

        蔷薇有种很崩溃的感觉。他说话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让我看看,脸是不是红了?”他说着这话,手温柔要转过她的身。

        蔷薇身体很努力的不被转过来。

        “嗯。看不到脸是否红了,但是很烫。说明什么?你对我是有感觉的,至少对我说的话是有反应的,我可以这么理解吗?”他声音低沉磁性。

        “你能放开我了吗?我需要好好洗碗,你需要好好上楼去休息。”蔷薇试着和他好好说。

        “嗯,好,你喜洗碗,我上楼去休息。”他的这话终于让她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可他并没有离开,而是脸微微埋下,他的手温柔转过了她的脸,他眸子盯着她的脸,吻上了她的唇。

        蔷薇的脸已经红了。

        他说:“都是三岁孩子的妈妈了?怎么还这么容易脸红?”

        蔷薇生气的想要对他做点什么的时候,他人已经出了厨房。

        男人的心情一路上楼都是愉悦的。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薇儿,今生,我遇到你,没有珍惜,我错过了你,我后悔了,很后悔,我想要你留在我的身边。别怪我做的一切。”

        楼下,厨房里,蔷薇的脑海闪过一段话。“我们结婚在一起的那些甜蜜的日子,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对你来说是不是都不存在了?我知道你在怪我,你心里对我有怨,我能理解。薇儿,我爱你,只要你回到我身边。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回来我身边,好吗?”

        如果自己长的和他的妻子一模一样,连名字都一样,这不会是巧合。

        那从他的话里可以得出的是,他的妻子在离开他的时候是肯定两人之间有着某种矛盾。

        蔷薇洗好碗,收拾好厨房。

        把小家伙带到外面去消了会食。

        小家伙手被妈妈牵在手里。

        下短腿蹦跶着。

        他说:“妈妈,今天叔叔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什么问题啊?”蔷薇一边走,手机一边和在和宋琳聊微信。

        宋琳发来微信说:“蔷薇,你知道吗?我在东方医院看到一个很感人的爱情故事,迫不及待的想要给你分享了。”

        蔷薇说:“你不会是坠入爱河了吧?对方是何许人也啊?”蔷薇以为宋琳说的他自己。追宋琳的人很多,没有一个她看上的,这些年。

        宋琳回:“在医院的vip病房里,住着一个很帅的男人。你知道吗?他的女朋友痴痴的守护照顾了他整整4年,男子4年前出了车祸,一直没有醒过来。女的长的也很漂亮。两个人看起来很般配。这样的爱情,这样的守护,在如今这样的社会里很难找到了。”

        这时候,小家伙仰着小脸生气的说:“妈妈,你有没有在认真听你小乖乖儿子说话啊?”

        “乖宝贝,妈妈有在听,你不是说今天叔叔问了你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吗?妈妈不是问你,是什么问题吗?你怎么没有回答妈妈呢?”

        小家伙站着不走了,一双黑曜石的眸子认真的盯着蔷薇在,像是有在看他妈妈是不是在说慌。

        看起来,像是没有的样子。

        小家伙说:“叔叔问我,我爸爸是做什么的?为什么没有陪我们一起回来?”

        蔷薇的手机一下掉在了地上。

        小家伙松开蔷薇的手,捡起手机,仰着小脸看着蔷薇一脸认真道:“妈妈,你怎么搞的吗?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万一砸到你乖乖小宝贝怎么办?手机很贵的呢?妈妈有钱也不能这么任性。这是不对的,知不知道啊?”

        蔷薇脸色霎时一白。

        怕,是真的怕,怕那个男人会把于泽夺走。

        蔷薇拿过了儿子手中的手机。抱起小家伙往回走。

        却看着不远处的男人,站在那手里拿着一件她的外套。

        路灯下,他挺拔的身影被拉长。

        他穿一身休闲服,立身在那,一张脸很俊,脸色有些白,看她的目光复杂难懂。

        蔷薇心里慌了一下,多年在岛上的那些训练所学在他眼前溃不成军,她极力的在掩饰她的慌乱,可看起来,她却显得越发的慌乱了。

        “叔叔。”小家伙看着欧涵宇喊道。

        蔷薇只见他步子优雅迈近,把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他说:“早晚有些凉,出来,记得披肩外套。”声音温柔落在她的耳边。

        小家伙问:“叔叔,那为什么没有我的呢?”

        欧涵宇转眸看着小家伙道:“来,给叔叔抱,

        叔叔抱着就不冷了。”

        蔷薇没有把孩子给他,他身上有伤,不适合抱孩子,这也算是体力活。

        “回去吧。”蔷薇柔声说。

        小家伙说:“妈妈,我要自己走回去,我是男子汉,不能天天让妈妈抱的。”

        蔷薇笑了,“好,你自己走。”

        小家伙走在中间,左边是蔷薇,右边是欧涵宇,一人一只大手牵着他在。

        回去后,蔷薇给小家伙洗好澡,给他讲故事,哄睡了孩子,才回的自己房间。

        刚走到门口,手机响了,铃声是英文的歌,歌声悠扬的在楼下响起。

        她下楼去接电话。

        是樱雪打来的。

        “蔷薇,我一会马上到机场回美国,上面给我有新的指示。具体是什么,我还不知道。等到了那边会告知。所以回岛上的的事,如果时间兼顾的话,我就直接过去看和pk博士有接触的那三个人。你可以先不用过来,要是我时间不允许,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好,我知道了,你路上注意安全,随时保持联络。”

        蔷薇结束了和樱雪的通话,上楼沐浴上床睡觉。

        却让她发现,自己床上居然睡着他?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39027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