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214.3年后,木鱼回国

214.3年后,木鱼回国

        s市机场,木鱼带着4岁的严莹莹回国。严寒穿白衬衫,黑西裤,黑皮鞋,怀里抱着4岁的严莹莹。

        女儿一出来,看到爸爸,一声声清脆的童声喊着爸爸,爸爸,严寒的一颗心里全是女儿成长的每一个瞬间在眼前浮现。有多久没见女儿了。老太太生病,一个月没有去看过女儿和她。

        中间和女儿通话14次,其中一次也没能和她说上一句犬。

        他知她是有心避他,躲他。

        所以很多时候看着手里的号码,在拨与未拨间犹豫时,终究放下了手机是。

        他总在想,也许这份宁静,他该给她。

        她适合真正爱她,对她好,一生一世呵护她的那个人。他希望她幸福。

        刚开始老太太生病,严寒不知,老太太不让告诉,知道儿子忙,不想让他跟着操心还要担忧她这个老人家。

        但是那天早上起床,突然就不行了,病情很反复。秋宅的人吓坏了赶紧给严寒打电话踺。

        医院里,严寒冷着脸把管家和福妈说冷斥了好一通。

        严寒知道老太太想孙女,可是没办法。回来也要时间,一个电话也不是就能马上见到。

        严寒抱着女儿,木鱼着一身休闲服跟在身旁,三年的国外生活,每天诵经念佛日复一日,现在她整个人看起来,带着一股雅贵的淡雅气息。似不食人间烟火从画里走出的仙女。

        一家人看起来很幸福的画面感让人羡慕,严寒步子走在前,不时会侧身和木鱼说些什么,木鱼认真走路的间隙会轻点点头或是浅回他的话,两人从机场款步走出。

        秋宅老太太病重住院,口里一声声念叨着孙女。木鱼接了严寒的电话立马安排回国。

        一家人从机场出来,驱车前往目的地——医院。

        车里。

        木鱼问:“妈,身体医生怎么说?”

        张力开的车,后车座严寒抱着女儿,看木鱼,“做了心脏搭桥手术,现在还未醒。”

        木鱼眉头微蹙,“放心,妈一定能很快好起来的。”木鱼看严寒,他的黑眼圈很重,这几个晚上应该都没有睡好过。

        严寒除了很重要的工作,他会带到病房处理,守着老太太,其余的都会一并让张力着手去办。

        他说,张力照做就好。

        医院,病房,老太太还未醒。木鱼看过老太太后轻声出来去了医生办公室,了解老太太的病情。

        医生知道来者是谁,很礼貌接待,不敢有半点怠慢。作为严家的家庭医生,身为东方医院的副院长,对木鱼严太太这样的身份是一定不会不知道的。

        虽然,他知严太太3年前带着幼小的女儿出国,一去三年未回,但严总对严太太和自己女儿的重视程度可不止是一星半点。

        严太太离开三年,严总在s市从无有过一点的桃~色绯~闻。这样的男人现如今在利欲熏心的钱权世界里,能做到如此的有几个?寥寥无几。

        并且在他知道的消息里面,在这三年里,严总可是经常去国外看孩子和孩子的母亲次数可是不少。

        在外有传,两人感情生变,或是正在冷战,闹离婚。有的说这样的异国之距,男人又怎忍得了不找女人的,所以这两人离婚是迟早的事。

        这样的消息一夜间被逆袭。

        隔日,就有消息爆出,异国街头,严寒带着妻子和女儿一起幸福慢步在夕阳下的照片直接粉碎了谣言。

        医生一脸恭维的热脸解说道:“搭桥手术顾名思义,是取病人本身的血管(如胸阔内动脉、下肢的大隐静脉等)或者血管替代品,将狭窄冠状动脉的远端和主动脉连接起来,让血液饶过狭窄的部分,到达缺血的部位,改善心肌血液供应,进而达到缓解心绞痛症状,改善心脏功能,提高患者生活质量及延长寿命的目的。”

        木鱼对这些专业术语听得似懂非懂。一脸表情在很努力做理解状。

        中间木鱼问了医生两个问题。

        医生很耐心的说道:“这种手术称为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是在充满动脉血的主动脉根部和缺血心肌之间建立起一条畅通的路径,因此,有人形象地将其称为在心脏上架起了‘桥梁’,俗称‘搭桥术’”。

        医生说完后,木鱼知道了这是一种什么病,这样的手术又是怎样一回事。

        在网上有查过资料,现在再听医生说一遍,心里很够很清楚了解什么是心脏搭桥手术。

        木鱼还问了有关手术后的一些注意事项。

        医生说:“手术后每天应保证摄入适量的水果和蔬菜,多吃蛋白质含量高的食物。在术后4-6星期的恢复期内,每天要保证8-10小时睡眠。所有活动应该安排在充足睡眠之后,活动量以不感觉劳累为宜。”

        木鱼向医生要了纸和笔,都一一很细心的把医生说的每一点详细记录下来。

        医生说:“早晚可各散步10分钟,数天后逐步提高速度,并延长距离

        。增加运动量过程中,若有轻微头痛、疲劳、出汗、全身酸痛等症状是正常现象。若在运动(如散步)时心绞痛发作,应立即舌下含服硝酸甘油。若仍不缓解,或伴有气急、大汗、疼痛超过15分钟,应尽快到医院就诊。老太太体质不差,手术很成功,慢慢静养就好。中间有任何问题随时联系我就好。”

        木鱼一脸笑意道:“谢谢,我想问一下什么是硝酸甘油?”

        医生说:“硝酸甘油是防治冠心病心绞痛的特效药,主要通过扩张冠状动脉和静脉血管,降低心肌耗氧量,增加心肌供血,从而达到止痛目的。硝酸甘油起效快,可以迅速缓解心绞痛,作用可持续10~30分钟。这药一定要备在病人身旁。”

        木鱼问:“这药对身体有副作用吗?”

        医生说:“是药三分毒,硝酸甘油作用是扩张小血管,所以有时因头部血管扩张可引起头痛,初始使用可以使用半片,以减少引起的头痛,头胀,及心跳加快等副作用.不会加重心脏病.硝酸甘油长期连续服用可以引起耐受性。”

        “舌下含化硝酸甘油为缓解心绞痛的最佳给药途径。心绞痛急性发作时,病人应立即将硝酸甘油含于舌下。硝酸甘油稍带甜味并有刺激性,含在舌下有烧灼感,硝酸甘油不能吞服,一定要注意。”

        “好的,谢谢你,医生。”木鱼道谢转身便看见了严寒。

        他深邃的眸光落在她的脸上,眉眼柔和。

        严寒没有想到木鱼会过来问医生有关老太太的病情和出院后的一些注意事项。心里不可能没有一点触动。

        是有的。

        从结婚在一起生活的一年里,他鲜少这样的去了解她。

        她为他付出很多。把一个女孩最美的青春全部都奉献给了他。

        她离开这些年里,他有想过她,是男人对女人的想念。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心里有了一个名字,叫木鱼。和他埋藏在心底的另一个名字同样重要。

        这些年他不能说完全做到放下蔷薇。但他知道自己该把她放下了。

        一颗心历经3年的生活变迁。

        他封存了蔷薇这两个字。

        更多的时候想到的是他的妻子——木鱼。

        医院楼下。

        长椅上,两人坐下。

        木鱼问:“莹莹呢?”

        “她想要多陪陪她奶奶,我让福妈陪着她在。”严寒侧过脸看木鱼。

        她的头发挽成了麻花的辫,顺在一边的胸前。他这样坐着看她的侧颜很美。脸上和身上白皙胜雪的肌肤,在树叶缝隙投射的太阳光点下透着光泽。

        她十字相握,放于膝盖。

        脸上精致的五官,还是一如当年那般美丽。

        他说:“这些年在国外还好吗?”

        “一切都好。”她说。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行吗?”他深邃如墨的眸子盯着她美丽的侧颜说道。

        木鱼没有说话,一双眼眸落在她的双脚正前方。

        像是在思考什么。

        “……”

        “我们上去吧。”过了一会,她说完站起身,并未看他。

        他戴有腕表的那只手温柔拉住了她细小的手腕。

        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他说:“也许曾经我不懂得珍惜,让你从我的身边离开了。三年里,我曾有想过放开你的手,让适合你,爱你,珍惜你的那个人陪你走完接下来的一生。可这样的想法很快被我打破,我想要做也会很努力做好那个爱你,珍惜你,陪着你走完一生的人。还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吗?”

        “……”时间无疑在这一刻静止了。

        仿佛周边的一切都不存在,天地万物化为虚有。

        只剩他和她。

        木鱼平静多年的那颗心,在这一瞬里因他的这一袭话,再一次掀起了第一次她见他时的爱情风潮。

        却又很快归于平静。她说:“等妈的病情稳定后,再谈我们的事吧。”

        严寒拉着她的手,看了她很久,没说话。

        最后,他松开她的手,站起身,他道:“好。”语气多是温柔。木鱼听不出他话里半分情绪。

        两个人慢步在往回去的路上走。

        医院外的走廊里邂逅了宋琳。

        宋琳走过两人身旁完全对严寒和木鱼为路人,唯一不同的是,对两人养眼的外形,她多打量了一眼,紧接着,便是步伐稳健,与之擦身而过。

        木鱼站在那,步伐迟疑数秒后转身看向走远宋琳的背影。

        严寒也侧过了身,看着离开的宋琳,心里浮动出的是另一人的名字——蔷薇。仅浮动。

        宋琳每天都有一件事可以做。

        她的步子会不知不觉去到vip的某个病房门口。

        每天见到的都是相同的一幕出现。她会看到那个女子用毛巾温柔

        的帮床上的男子擦着脸和手。给他讲每天上班时发生的趣事,每天公司赚了多少钱。今天又订了多少张单子。

        宋琳看着这一幕,她感觉自己的心会疼。

        尤其是当女子说道:“于越,现在我们的公司在不断的扩大,已经变得很大,很大了。赚了很多,很多的钱。你可以用这些钱,给她一个最美的婚礼,给她最浪漫的一切。如果你听到我对你说的话,请你一定要醒过来。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

        宋琳站在病房门口,听着这些话,眼泪猝然划出了眼眶。

        她垂眸,抬手抹掉了眼角的泪,转身一步步离开病房。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每天要来这里?为什么听到那些话,她的心会疼?

        很多的不能理解。

        她觉得自己不仅仅只是因为感动。那还有是什么?

        *

        晚上。

        严寒带着妻子和女儿回了一趟秋宅。也就是老太太住的地方。严莹莹说想要看看奶奶住的大花园。

        路上,车里,木鱼说这段时间就住在秋宅。

        严寒抱着女儿侧过脸看她,说:“好。”

        安慧和木岩鹤看到严莹莹高兴的不得了。严莹莹嘴甜,一口一个外公,外婆,软软的声音喊得木岩鹤和安慧脸上是乐得眉开眼笑。

        晚上想要留女儿和外孙女在木宅住一晚上,木鱼和孩子都留下了。严寒去了医院。

        安慧和木岩鹤不知道严老太太住院的事。

        这事,严寒谁也没让外说,外界无人知晓。

        豪门里不管谁进了医院都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严寒不喜家人的生活暴露在媒体的闪光灯和语言文字里,沦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晚上木鱼要在医院陪夜,严寒没让,说她刚回来,需要休息,孩子也需要好好休息。

        严莹莹很粘木鱼,离开一会还行,离开半天就不行了,会到处找妈妈。

        晚上,木鱼把孩子哄睡后,她端着牛奶杯出来,转身就看到了,自己母亲,也就是安慧就站在门口。

        木鱼看着自己母亲神情,定是有什么话要对她说。

        楼下,厨房。

        木鱼一边把牛奶杯洗好,放好,转身看自己母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从楼上到楼下,话还是一字未说。

        木鱼把手洗好,擦干,看向母亲,问:“爸睡了?”

        “在房间里看书呢。”安慧看着女儿说,想当初木鱼在木家哪里洗个一个碗,每次喝完牛奶,杯子放在床头柜上,都是隔日佣人去收拾,房间里的床褥被套醒来从未不管,自然有人收拾。

        安慧拉着木鱼的手,拉到了客厅坐下。

        她说:“木鱼,现在就你和妈两个人,你跟妈说实话,你和严寒是不是离婚了?”

        “妈,你说什么呢?我和严寒好好的啊。你怎么会这么问?”木鱼不敢看安慧的眼睛。怕被母亲再接着往下问。

        三年国外生活,习惯了独立,习惯了忘记,习惯了,很多以前自己最害怕的很多东西。

        以前,她不吃的东西,现在都变成了她喜欢吃的。都说每7年人会改变一次。可她和他的婚姻仅仅只是4年,第一年因孩子在一起,往后3年彻底分开了。

        他去到那边看她和孩子,她多伴是闭门不见。

        电话里,她多是把时间都给了他和女儿。

        安慧又说:“傻孩子,我是你妈,你心里在想什么,我能不知道。你当时带莹莹离开的时候,你是怎么给我和你爸说的,你说你去旅游,很快回来。可后来我发觉时间越来越不对劲。”

        “你在电话里每一次都从来没给你妈和你爸爸说过实话。”

        “照片和视频我和你爸爸倒是看了不少。但是你想想,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国外一去就是3年,这能说明你和他没有什么问题吗?”

        “严家老太太手术这么大的事,我和你爸爸都一点不知情。这让我们面子上怎么过得去,我们不知道所以没去看老太太,关心慰问也更是没有一个了。不知道的人怎么想,以为我们两家不和,闹矛盾,你爸爸今晚上的脸色你也看到了,显然他心里是有一个很大的疙瘩的。”

        ps:5月8号更了一万一,系统到现在都没有显示出来,不知道这一更可以出来不。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39027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