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你永远是我欧涵宇的妻子,你的事我管定了

你永远是我欧涵宇的妻子,你的事我管定了

        蔷薇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心里好似有一股很大的火,心里情绪变迁尤为的快,感觉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宋琳给蔷薇打来电话。

        “金正顺开着车去了墓地。现在怎么办?苏宁目前我们无法确定她在不在他的车上。”

        “你们跟着他。我马上到墓地。颏”

        蔷薇觉得金正顺是一个心理不健全的男人,和这样的男人对持只能用他心里最在乎的东西去刺激他。

        蔷薇在房间里出来,手里提着包下楼。

        小家伙在餐桌上自己吃着早餐。

        蔷薇叮嘱了小家伙一个人在家乖乖的,她拿着车钥匙出门驾车开往墓地夥。

        小家伙一双黑曜石的眼眸咕噜一转,看到房门合上,他从儿童椅上滑下来,蹦跶着跑去拿自己手机给他爸爸打电话。

        欧涵宇在公司正在开会,手机来电上显示“宝贝儿子”四个字,他迷人性感的嘴角微微上扬。

        会议暂停,他优雅步出会议室,欣长的身影立身落地窗前,一身黑色西服的他满身都是成功魅力男人的耀眼点。

        电话里,“爸爸,妈妈刚刚丢下我出去了,我好可怜,一个人在家里。”

        欧涵宇的眉眼微蹙了下,他问:“知道妈妈去哪里了吗?”

        “妈妈刚在外面接了一个电话,我听见好像是爷爷打来的。噢,不,是外公打来的。然后妈妈就走回房间接电话了。刚刚下楼她就说她要出去一下。妈妈不要我跟着,妈妈不爱我了。呜呜……”

        小家伙哭只有声音在哭,眼底是没有泪的,脸上还在笑。

        欧涵宇被孩子这一哭,哭的再无一点心思回到会议室了。

        通话没有结束,他一边安慰孩子,一边走回办公室。

        小家伙听到说爸爸要回来,立马不哭了,他说:“爸爸,你路上开车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在家会乖乖的。”

        欧涵宇听到孩子的话,心里感觉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孩子三岁以前的所有成长,他没有参与进来一点,接下来孩子和她,他不会在让孩子没有爸爸可以叫,不能让他的妻子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没有他的生活。

        欧涵宇打了电话给古学城。

        可古学城说蔷薇并没有去找他,那蔷薇出去是去见谁了?

        他派了人跟着蔷薇,每一次都跟不住,人换了好几波了,每一个省心的。

        徐岩推开他的办公室,穿着白色衬衫的他走进来,把文件搁在欧涵宇面前,脸上带着情绪。

        “我说你怎么回事,离开不回来你也不说一声,这个项目你不点头谁敢执行。”

        欧涵宇像是没有听到徐岩的话,他深邃的眼眸望着外面,神色冷峻。

        “出什么事了?”徐岩感觉气氛不对,问道。

        “最近和苏宁怎么样了?”欧涵宇问。

        “……”

        “一直都不理我,那天还说不再爱我了,说对我死心了。”徐岩话说一半,江科走进来了,身后跟着慕东城和吴斌。

        徐岩的话进来的三个男人都能听到。

        于谦随后进来,一脸神色很不对。

        “苏宁被绑架了。”于谦的话一出口,徐岩从椅子上瞬间站起来,目光扫向于谦。

        “哪个王八蛋活腻歪了,敢绑架我的女人。”徐岩语气很冲。

        欧涵宇一计冷眼扫过来,直直落在徐岩身上。

        于谦接着说道:“苏宁跟踪金正顺去往墓地的路上被金正顺劫持了。刚刚樱雪告诉给我的消息,夫人用金正顺的哥哥金正南的墓碑威胁了金正顺,现在所有人都在去往墓地的路上。”

        欧涵宇看向江科。

        “调集所有人去墓地。于谦去查金正顺的所有资料,徐岩你要去,最好给我安分点。”欧涵宇一边话完,人已出了办公室。

        6辆黑色轿车浩浩荡荡驶往墓园。

        欧涵宇在车上给你蔷薇打去电话,蔷薇一直没有接。

        欧涵宇担心蔷薇怕她冲动会刺激金正顺。

        “欧总,这是刚刚收集传过来的资料。”于谦把手上平板递给欧涵宇。

        欧涵宇眉眼紧锁,只因金正顺的哥哥金正南是古学城的得力手下,也是死于蔷薇母亲案件的人。

        这其中关系错综复杂。

        金正顺的车在停靠墓园,他下车就飞奔向了哥哥金正南的墓碑。

        就在100米外的范围,砰的一声巨响,墓碑轰然被炸成石碎块。

        金正顺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他的眼眸望着哥哥墓碑的位置,眼眸骤然变得腥红。

        “啊……”一声惊天叫喊声把墓园的管理员喊来了。

        可来人没有一个敢靠近金正顺。

        他转身,手里从怀里掏出一把精致男士手枪,枪口对准墓园管理员,人吓得双腿直哆嗦。

        宋琳和樱雪下车

        tang也见证了这一幕,两人相视对望,觉得这次事情肯定闹大了,苏宁很危险。

        金正顺的车里车外都排查了数次,不见有一丝人影的迹象。

        宋琳打给蔷薇:“墓园的事是你做的吗?”

        “什么事?你们到了没有?苏宁在金正顺的车里吗?”

        “蔷薇你知道你因为自己的不舒心你都做了什么你知道吗?你怎么可以真的去炸金正南的墓碑。金正顺最大恶疾也罪不至死在他哥哥金正南的身上啊。你这么做你有考虑过后果吗?苏宁现在还没有找到,你就这么刺激金正顺,最后买你买单的人会是苏宁。”

        “宋琳,我马上到,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没有炸金正南的墓碑,你觉得我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吗?”

        蔷薇车速疾驰,马上快到墓园了。

        “不是你?那会是谁?金正顺现在整个人和疯了基本上没两样,你知道吗?我和樱雪刚赶到,金正南的墓碑就被人炸毁了,事情就发生在金正顺眼前100米内。他眼睁睁见着这一幕发生,不管背后做的人是谁,都把这个黑锅实实在在的扣在了我们的头上。”

        樱雪的手机响了,是于谦打来的。

        “樱雪,你听我说,我和欧总已经在赶来墓园的路上了。你们一定不能太冲动,要先稳住金正顺的情绪,他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怕已经来不及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们赶快过来在说吧。”樱雪挂了电话,她已经看到了蔷薇下车跑过来的身影。

        蔷薇一边在跑,一边在给金正顺打电话。

        电话一直处于通话中。

        “人呢?”蔷薇跑近问。

        “在墓园里,他哥哥墓碑前,整个人情绪很不稳定。”

        蔷薇看了一眼宋琳,“你马上回去帮我带着小家伙去接樱雪的母亲和菲菲去古学城的别墅,金正顺一定会大肆报复,我们必须要保证家人的安全。你让古学城严查金正顺和金雪名下的所有房产。让他派人全力找寻苏宁。”

        宋琳看着蔷薇:“亲爱的,我是他的下属,你让我去命令他这么做,我哪里有那个胆子。”

        “好了,不要在这里说这些没用的了。目前找到苏宁是关键,我们在这里多浪费一分钟,苏宁就会多一分危险。”

        “樱雪你去把金雪找来,现在就去。”

        “那你呢?你要一个人面对金正顺,这太危险了。”

        “他不会一枪打死我的,所以我不会有事,放心,快去忙你们的事。”

        蔷薇在宋琳和樱雪走后,她打给了严寒。

        电话响了两声,那边就接了。

        “严寒,麻烦你帮我查下你手下付明生在你派他去查我母亲案件后的所有的往来信息。具体最好详细到他在当地住过的每一个地方。我怀疑付明生的失踪和金正顺有关。”

        严寒在秋宅接到蔷薇的来电,身旁木鱼和孩子都在。一家人正陪着老太太在花园里晒着太阳,聊着家常。

        严寒起身在一旁的花架旁接着蔷薇的来电。

        “你是不是查到什么了?”严寒问。

        “严寒,我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说这个问题,希望你帮我查一查我刚给你说的,有结果过了你和宋琳直接联系,我一会不太方便接听电话,我先挂了。”蔷薇结束通话手机握在手里,她步子在往金正顺的方向走。

        欧涵宇立身在她身后十步之内,电话里她打给严寒说的那些话,他一字不落全部听在心里。

        在她遇到困难,需要帮助的时候她想要找人帮助的那个人不是他。

        她是他的妻子,在她遇到需要人帮助的时候,她想到的居然是找别的男人帮忙也不给他一通电话。

        心里落寞一片。他步子上去,戴有腕表的那只手从身后拽住了她的手腕。

        “这件事不是你一个女人该面对的。”他的低沉的声音缓缓露在她的耳边。

        欧涵宇比蔷薇要高很多,两人站在一起,蔷薇只在他肩膀的位置。

        “放手,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们永远是一家人,你永远是我欧涵宇的妻子,你的事我管定了。”他霸道狂妄的话,不给她一丝回旋的余地。

        他看向于谦,“把夫人带回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46595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