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267.日记

267.日记

        81_81280蔷薇有时候总在想如果这一生没有遇见欧涵宇,她这一生又会是怎样?她就站在餐桌前看着那个优雅用餐的男人,他霸道强势。只要是他喜欢的他都要得到,他觉得对的,旁人说不得一句。

        岁月洗礼后的他和她都在发生着悄然的改变凡。

        曾经两个人因为仇恨彼此各居一心,因恨深爱彼此在一起两年,却是各种愁滋味袭上心头。

        那时,他多是在外,鲜少回来。即便回来的时候也是她睡了以后。等一个人的心情是最难熬的。曾经看一个宫斗剧,里面有写道有一个妃子每天晚上自住房间里有多少快砖都数的请清清楚楚,每一块砖有什么不同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蔷薇觉得在那2年里,自己和那个妃子又有什么区别?从日落等到日出,每一个夜晚悄无声息的来临,消无声息的结束謦。

        “在想什么?”他立身她身前,目光打量着她,眼眸深邃情绪不明。

        “没想什么,我去楼上叫于泽。”

        “比去了,他不在楼上。我让人带他出去玩了。”他拉住她的手说。

        “那次早餐吧,我饿了。”

        “好。”他看了她半响,嘴里道出这一字。

        “今天有什么安排吗?”他问。

        “有事吗?”

        “给我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就坐在她身旁,手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要碰一下她的发,或是她的手。他看着她眼眸里弥漫温情醉人的笑意。

        “如果我出不来了。你会去看我吗?”

        “不去。”蔷薇端起牛奶浅浅的喝了一口,继续手里的刀叉。

        “不见,不想,就真的觉得能忘了我?”

        “欧涵宇,上辈子我一定欠你的,所以这辈子来还你。”

        “上辈子我们也在一起,这辈子更不会再分开,下辈子,谁都别想更我挣。”他的手轻柔的顺着她一头柔顺的长发,眼眸溺满温柔注视着她的脸。

        “霸道一世,你就不累吗?”

        “这一世,只为你一个人霸道好不好?”

        “欧涵宇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我的?”她手里拿着刀叉,侧脸他。

        “从你爱上我的那一刻。”

        “那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爱上你的?”

        “不知道。你没告诉我。”他看她眼神带着考究。

        “欧涵宇,欧氏难道一点都不忙的吗?”

        “忙,也没有你重要。”

        “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想好吗?”

        “薇儿,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我不想再错过一分一秒我们可以再一起的时间。”

        “你真的一点都没变。”

        “对你我从未改变过一点。无论是我对你的感情还是我对你的爱都从来没有变过。”

        “你爱我什么?”她放下手里的水杯看他。

        “那你爱我什么?”他见她用完早餐,手温柔有很霸道的把她捞进了自己的怀里,她就那么坐在了他的腿上,彼此身体相贴,心跳频率格外的快,分不清是谁的心跳很快。

        “第一次见你就想上你一辈子,这算不算是爱?”

        蔷薇:“……”脸红太快,但更快的是他的吻,他在一点点吻她的脸,小心翼翼、视若珍宝。

        他吻到她耳根处时蔷薇感觉自己要窒息了,他的手让她的身子推不开他。蔷薇觉得自己所有的理智都阵亡在了他炙热的眼神里。

        “想不想告诉我?”他呼吸烫人的让蔷薇侧过了脸去,她深深闭眼,平稳呼吸把这个男人强制推离开自己。

        “欲擒故纵?”他深邃的五官精致迷人,声音磁性又有些沙哑,这样与她额头抵着额头用这么暧昧的语气和她说这话,蔷薇觉得自己再和他这样呆下去,会出事。

        她不想,至少现在是不想的。不了解自己的心,但心又在跟着和他接吻时的感觉在走。她的心乱了,心乱如

        麻这句话蔷薇觉得就是用来形容她此刻的这颗心的。

        “对不起,我做不到。”她再次推开他,转身跑上楼。

        欧涵宇看着那道快速消息在楼道拐角的背影,脸上弥漫出一抹暖意的微笑。

        门铃响起,他走去开门,是江科。

        “欧先生,这是你的行李。”江科一脸笑意打趣欧涵宇说:“满面春风,昨晚运动了?”他手里提着行李进屋。

        欧涵宇没理他那话,他给他倒了一杯水提给他时说:“怎么你给我送过来了?最近你很闲,要不要帮你安排两场相亲啊?”

        “得了吧,你快饶了我。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我很享受也很满足。像你们一个个都坠入情网,有什么好的。我还不想自虐。”

        “找个喜欢的人谈长恋爱就是自虐了?”欧涵宇步子在往通往花园的门走。江科手里端着水杯喝了一口,随欧涵宇的步子走出来。

        “是不是自虐,你看你自己不知道啊?”江科眼睛瞄着欧涵宇在。

        “那你现在想要自虐的资本都没有?这算不算是一种可怜呢?”欧涵宇手里点了一根烟,他吸了一口,转身看江科朝他笑了笑,那分明就是得意的在笑。

        “她肯原谅你了?”江科把水杯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他拉开椅子坐下看欧涵宇。

        “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的事。”

        “我能有什么事情,你还是考虑下欧涵靖你要怎么处理这件事吧,他可是你的亲弟弟。和你有着相同容貌,唯一的区别在于你们脸上的那颗痣,你说蔷薇在一年里和他的关系可不浅。会不会她已经不爱你了,爱上欧涵靖了。嗯?”

        “闭上你的嘴。”

        蔷薇在楼上花了点时间给自己降温,让自己大脑快速冷却下来,不能这么脑子发热下去。她仰躺在床上,手搭在额头,眼眸望着天花板发呆了很久。

        爱一个人心情是美妙的,恨一个人心情是很不美妙的。这次她分不清路,不知道要怎么办。

        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了,现在这样面对他,心里总在想欧涵宇这个男人他到底喜欢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的?优雅大方?温柔可人?好像是又好像并不是。

        她立身卧室露台,他坐于楼下花园,两个人的眸光在空中相会,她先转过了脸去,手碰了下脸,很烫。这个毛病蔷薇恨不得吃点什么药才好,这样总感觉自己会不断的被他所吸引。这种吸引的魅力太大,她有时候都没有办法让自己做主了,开始变得跟着心走。

        ……

        宋琳看着房间里那道熟悉的男人身影时,她正喝着水,紧接着是水杯掉地,哗啦一声,碎得四分五裂。她还被水给呛到了。

        她用手指着面前的男人说:“昨晚上,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觉得我能做什么?”他转身看着她说。

        蔷薇在看欧涵宇的日记。里面有一段是这样的:

        “薇儿,也许很多事情,我欠你一个解释,但是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谁都不能替代。”他一点点在她温润的脸庞落下专属他对她疼爱的吻。

        “欧涵宇,你每次总是给我一道伤,再给我一剂疗伤的药,难道不知道,伤口复原,也会是有疤痕的吗?”她睁眼,对视上他看她炙热的眼眸。

        他有一双深沉如海的眸子,在那里,住着一股魔力,每次她对上他的眼时,她总是会无可自控的被他吸引。

        “对不起,薇儿,原谅我,好吗?”他脸紧紧贴合着她的脸,轻柔的吻,视若珍宝般的轻轻落印在她柔软的唇上。

        薇儿,我告诉你这些,我是想说,我对你给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很在乎,所以我才会连夜让人去查这个八爷是谁,为什么你会这么关心他?我在知道他的年纪时,我才放心,我真的很怕,你在离开我的这段时间,会爱上别人,一个严寒,已经很让我头痛了,我不敢再让自己松懈,薇儿,我是爱你的,你能告诉我,你对我还爱吗?”欧涵宇发现自己在她面前,早已失去了那一份沉稳,淡定。

        “若我说不爱了,你会怎么办?”蔷薇很认真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的眼睛。

        “我会让你,再一次爱上我,我会把我对你的爱画地为牢,让你永远沉醉在我爱你的世界里,永不醒来,也逃不出去。”他的话完,吻落下。

        他的吻强势,炙热,带着不顾一切,想要她的心,在掠夺着她当下对他那一份理智从容。

        p>他把她抱起,让她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65572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