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六十五章 翡翠矿脉,进入军区

第六十五章 翡翠矿脉,进入军区

        “我是谁?你不是打听得很清楚吗?”纳兰雪衣完全没有在意程琳之那澎湃的杀意,反而唇角有着一抹笑意。

        “你!”程琳之被纳兰雪衣的话堵得说不出来,她的确查了她的身世背景,但是就查到她是一个在校大学生,而且最为主要的是还是一个孤儿,但是为何她会一眼就看出她的体质?

        难道说她有什么神奇的东西可以看穿人的一切?

        不得不说,程琳之联想能力很好,只是,不管她如何猜想,也猜不到纳兰雪衣那已经元婴期的精神力。

        就算她的眼睛只是普通人的眼睛,但是凭借她那超凡入圣的精神力,完全可以洞察一切。

        “时间、地点狂枭最新章节!收起你身上的杀意,想要杀我,你还不够资格!”纳兰雪衣可不将程琳之放在眼中,炼气期九层的她,甚至逼筑基期还要强,所以,她有这个狂傲资本。

        “三天后,京都机场有去往md国的航班!”不自觉地,程琳之放低了姿态,面对这样的纳兰雪衣,她不知道为何有种看到门主的感觉。

        不对,比起门主,纳兰雪衣似乎更加可怕!

        这种可怕不是因为她自身的实力,而是那股气势,那股可以看穿人的气势。

        这一刻,程琳之不知道这一次自己的决定是否错误,她是不是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

        “三天后,我会达到京都机场!”纳兰雪衣留下一句话后,转身便往暗标拍卖区而去,此时,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将暗标箱收起来了,今天的暗标将在此刻开启。

        看到纳兰雪衣翩然离去,程琳之眼神闪烁,这是第一次,她遇到了强有力的对手!

        “雪衣,程琳之找你什么事?”凌栾奕看到纳兰雪衣走过来,关切地问道,在看到她与程琳之在一起时,他想要走过去,不过想到纳兰雪衣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小女孩时,他就在远处留意,以防她有什么不测。

        “md国的翡翠开采,她邀请我去!”既然凌栾奕知道这一次赌石大赛的内幕,那么他肯定也知道这事,所以,她并不会隐瞒什么!

        “什么?她让你去?”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凌栾奕有些激动,从那边传过来的消息,这次翡翠矿开采不会那么平静,那里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所以,才会有四大家族联合一起开采。

        “嗯,怎么?难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内幕?”凌栾奕的反应很奇怪,就好似md国有什么恐怖的事情会发生。

        “那么的翡翠矿之所以会邀请其他三大世家参加,是因为那里有奇怪的东西出现!”为了打消纳兰雪衣去往md国的念头,凌栾奕将他知道的一切说了出来。

        “奇怪的东西?”纳兰雪衣咀嚼着这几个字,难道是?

        突然间,纳兰雪衣好似想到了什么般,唇角泛起了一抹弧度。

        如果真的是那种东西的话,那么就算前方有魔阻挡在她面前,她也会遇魔杀魔。

        凌栾奕诧异地看着纳兰雪衣泛起的弧度,不明白为何她在听到他的话后,心情会那么好?

        “你听懂了我的话吗?”凌栾奕有些怀疑纳兰雪衣没有听明白他的话,如果听明白了他的话,为何她不是害怕而是高兴?

        “嗯,听懂了,这个给你!”纳兰雪衣还要谢谢他给她这么一个重要的信息,如果说,先前她是为了翡翠矿脉的话,那么现在她却是为了那个东西。

        一想到如果能够拿到那个东西的话,那么她突破筑基期会变得相当容易!

        “这是?”凌栾奕看到纳兰雪衣手掌心中的观音玉佩,眼中闪过一抹诧异,更多的是狂喜。

        她,居然送东西给他,而且居然是观音玉佩!

        不管她送他什么东西,只要是她送的,他都将视若珍宝!

        不过,当看清楚纳兰雪衣手掌心中的翡翠质地后,眼中的喜悦变成了讶异!

        没错,他相当讶异!

        玻璃种帝王绿!

        当看到纳兰雪衣送给他的观音玉佩是玻璃种帝王绿后,凌栾奕的嘴张得大大的,这一刻,他有种被震到了的感觉腹黑兽主—无良大医尊。

        “送给你,救命之恩!”纳兰雪衣的“救命之恩”四个字,让讶异中的凌栾奕的身体突然间绷直了。

        她,送给他观音玉佩的目的居然是为了还恩!

        “你记起来了?”如果记起来的话,她不会是这般的反应,但是她为何又说是还恩?

        “没有,只有零星片段,不过,你救我那一幕,很清晰地呈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所以…”后面的话,不用纳兰雪衣多说,想必,以凌栾奕的聪明,很快就会想明白。

        “呵呵…”如果是五天之前,或许他会经受不住这个打击,但是在调整过心态和情绪后,他接受了,虽然心依然很痛,但是,却没有如先前那般痛彻心扉。

        “原来你这是要跟我撇清界限,好!”凌栾奕接过纳兰雪衣递过来的观音玉佩,手心握紧了观音玉佩,指甲嵌入手掌心,鲜红的血液从手掌中滴出来,却奇异地没有滴入地面,而是被观音玉佩所吸收。

        只是,此时的凌栾奕根本没有发觉这一怪异之事,他所有的心思都已经不在这里。

        凌栾奕没有察觉到,不表示纳兰雪衣没有发现,当发现凌栾奕的鲜血滴入玉佩后,纳兰雪衣的唇角一扬,这样够了!

        观音玉佩虽然被她打入了阵法,但是如果没有鲜血作为辅助的话,阵法是不会启动的,现在观音玉佩在吸收了凌栾奕的鲜血后,便彻底启动起来。

        “这是?”突然间,纳兰雪衣发现凌栾奕体内的力量在变强,也在同一时刻,观音玉佩中的阵法启动起来,压制了他体内的力量。

        在力量澎湃之时,纳兰雪衣发现了这股力量的源头,原来凌栾奕是……

        纳兰雪衣深深地看了眼凌栾奕,脸上难得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看着魂游天外的凌栾奕,纳兰雪衣微微一叹息,一道灵力打入他的体内,压制住他体内的力量,抬步往开标区而去。

        “一百万零一块钱!”当纳兰雪衣走进之时,突然间听到了这个价格,刹那间,众人看向工作人员的眼神变得怪异起来。

        “你确定是一百万零一块,而不是一百一十万?”众人怀疑工作人员看错了数字,毕竟在场中人,不会犯这样一个错误。

        一般而言,为了拍得自己看中的原石,他们会将价格定高,会以一万一万的加,但是现在突然间听到一块钱的声音,这让他们一时间难以接受。

        “没错,就是加了一块钱!”工作人员在看到这个价格时,也是诧异了一番,尤其是在叫来其他同事一起核对后,他才知道,这一价格确实是加了一块钱。

        而且要命的是,这一块钱就决出了胜负。

        这块原石,最高价为一百万零一块!

        而那个开出一百万价格的珠宝商以一块钱之差,落北!

        不过,当听到自己以一块钱之差落北后,那个开出一百万价格的珠宝商并没有气愤,而是大松了一口气。

        天知道,当时,他只是手抖了一下,就在标注单上多写了一个零,这一天,他精神都有些恍惚。

        要知道,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珠宝商而已,一百万或许对于别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他来说,却是一笔巨大的数目。

        当听到开出最高价不是他时,他想要仰天长啸,来舒缓自己的心情仙警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

        “请开出这个价格的客人到交易处将钱交情,再到我这边来领取原石!”工作人员用扩声器将话传递在会场中的每个角落,以便让众人都能够听得清楚明白。

        很快,纳兰雪衣将一百万零一块钱交清,当众人看到纳兰雪衣出现在主席台时,众人看着她的眼神那是更加怪异了!

        这个女人,果然很奇怪!

        这是此时众人心中所想!

        以一块钱之差,拿到了那块丑不拉几的原石,而且最为主要的是,她居然愿意用一百万的钱去拍下这块原石,不得不说,在场众人很佩服她的勇气。

        “这位小姐,按照规定,您需要当场解石!您是自己解还是我们为您代劳!”当纳兰雪衣上台后,工作人员出言。

        在这里拍得的原石,必须当场解开,所以,在纳兰雪衣拍下这块原石后,她必须当着众人的面将原石切开。

        “我自己来!”这块翡翠中可是有玻璃种帝王绿,她怎么可能假借人手,而且最为主要的是,这块翡翠几乎占据了整个原石,如果被不知情的人一刀切了下去,那么就失去了这块翡翠的完整性,所以,她要自己切。

        纳兰雪衣的话落,顿时引来了一片倒吸之声,她,居然要自己解石!

        要知道,就是大老爷们解石,他们也是想了又想,毕竟这一刀下去,可不仅仅是出绿不出绿的问题,所以,这一刻,众人看着纳兰雪衣的神情变得有些崇敬!

        “这位小姐,切割机在这里!”工作人员为纳兰雪衣送上切割机,眼罩等一系列装备,甚至还有主动帮忙的工作人员。

        解石靠一个人根本不能完成,所以,工作人员主动请缨,帮助纳兰雪衣。

        “不用切割机,我只擦石!”纳兰雪衣拒绝了工作人员的帮忙,要想这块原石出绿,仅仅只需要擦石而已。

        “你说擦石?”工作人员在听到纳兰雪衣的话时,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而且他的麦克风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关掉。

        这也导致他的声音扩散在了整个会场中。

        当听到工作人员的声音后,一开始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很快,当意识到什么后,纷纷涌向了主席台。

        (这里说明一点,不是所有的人都关注解石,他们有些人还将目光放在赌石区,这里开出的赌石,也仅仅只是一部分,所以,当听到工作人员诧异的声音后,他们才会涌到主席台处)

        “嗯!”纳兰雪衣点头,不去管工作人员的诧异,以及众人的诧异之声。

        此时,纳兰雪衣一手握着原石,一手在原石擦着,慢慢地擦着,一点点石屑从原石中剥离,只是,这般的速度,让众人看得抓狂!

        “我说,你能不能用切割机切啊!这么墨迹下去,就是擦到明天也不会出绿!”

        “就是,你这是在浪费大家时间!”

        “别不懂装懂,你不会切石就让别人帮你,自己在这边瞎搅和干嘛!”

        “下去下去…”

        ……

        纳兰雪衣一直在擦石,这让底下的众人再也忍受不了,如果再这么让纳兰雪衣墨迹下去的话,他们下面的人还解什么,而且如果她这般的擦石,就算是等到明天也出不了绿泡妞大宗师最新章节。

        纳兰雪衣可不管别人在说什么,她只是十分专注地在擦着石头,有些事情并不需要用话来说明,只要用行动来解释就行。

        看到纳兰雪衣纹丝不动,就连表情都没有变化,那些忍不住开骂的人也没了兴趣,有些萎靡不振了。

        “啊!”突然间,人群中传来了一声尖叫之声,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啊!”还没等众人的目光集中到第一个尖叫人的身上时,第二道尖叫声又响起了,比起第一声,此时的尖叫声更为响亮。

        “这是出绿了吗?”还未反应过来的众人,当听到这句声音后,立马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主席台上。

        “涨了?”当看到原石中泛出的点点绿色后,众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错过了什么。

        “大涨啊!”还是有识货之人,立马就看出了原石中的绿色是最为纯真的颜色,而且据他保守估计,这块原石的翡翠是玻璃种。

        没错,又是玻璃种,而且和昨天的那块黄杨绿翡翠不同,这次翡翠的颜色更为纯正。

        难道是?

        不可能!

        直接在心底将之排除,玻璃种帝王绿,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所以,虽然大家都有往那一方面想去,但是最终都排除了。

        这样一块名不见经传的原石中怎么可能解出玻璃种帝王绿来。

        只是,事实往往事与愿违,随着时间流逝,纳兰雪衣手中的原石表面越来越少,展现在他们面前的绿色也越来越多。

        那纯正的绿色,那毫无杂质的绿色生生地刺激了众人的眼球,尤其是那个出价一百万的人,此时,他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如果刚才他还是庆幸的话,那么此刻他想要跳楼,一看那绿色就知道这块翡翠价值不菲,区区一百万那是连零头都不是,他居然错失了一次发大财的机会。

        “玻璃种帝王绿!真的是!”如果一开始众人还是抱着怀疑态度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可以确定,这块还在被纳兰雪衣解着的翡翠绝对是玻璃种帝王绿。

        当这六个字在会场中响起来后,众人激动了,纷纷往主席台上挤去,为了在第一眼看到玻璃种帝王绿。

        穆远此时也听到了“玻璃种帝王绿”六个字,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昨天的玻璃种黄杨绿,今天的玻璃种帝王绿,再加上第一天他的完跨,这赤果果地对比,让他在这一瞬间变得相当暴虐。

        看着主席台上的纳兰雪衣,眼中闪过杀意!

        在他解出完跨之后,他已经让众人连夜将这些原石换过,换上了一些不大可能出绿的翡翠,所以,一直以来,就算有人解出了翡翠,那些翡翠的价值不高。

        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还是算漏了,昨天的玻璃种黄杨绿翡翠的出现,如同当头棒喝般,死死地打在了他的头顶之上,而这一次,纳兰雪衣解出的玻璃种帝王绿那是将他打击地体无完肤。

        如果说黄杨绿翡翠出现是一个偶然现象的话,那么现在这个玻璃种帝王绿翡翠怎么解释?

        而且最为主要的原因,这块原石的价格仅仅只一百万零一块钱,这样的价格和玻璃种帝王绿比起来,那绝对是天差地别,没有任何可比性。

        一瞬间,穆远看着纳兰雪衣的眼神犹如饿狼般,恨不得将她一口吞没洪荒祖巫烛九阴传!

        “咕噜”随着纳兰雪衣将最后一个切面露出来后,现场中不断响起了口水吞咽之声,看着纳兰雪衣手中的帝王绿翡翠冒出了金光。

        “这位小姐,这块帝王绿翡翠,您卖吗?”这一次,众人用上了敬词,以便能够在纳兰雪衣的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

        纳兰雪衣看着手中十五厘米直径大小的帝王绿翡翠,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这块帝王绿翡翠之中,她居然只察觉到了一丝灵力。

        没错,就只有一丝灵力!

        如果按照一般情况而言,这块帝王绿翡翠中蕴含的灵力至少比当时她解出的第一块高冰种翡翠中蕴含的灵力要多,但是现在,却是少之又少。

        而最让她奇怪的是,在没有解开之前,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里面的灵力,但是现在,却只有那么一丝。

        就好比一样东西,在没有拆开之前,那股香气让你垂涎欲滴,但是一到你打开,突然间,这股香气没了,而你也失去了对这个东西的**。

        “这位小姐,您倒是说句话啊?”众人很急切,看着纳兰雪衣那明显不在状态的表情,众人忍不住催促了。

        “这位小姐,您开个价,价钱我们完全可以商量!”这么大的帝王绿翡翠,完全可以解决他们公司对高端翡翠的需求。

        十五厘米直径大小的翡翠,可以解出好几副镯子,剩下的料子还可以打磨成耳坠和戒指,所以,在场的珠宝商们就算是倾尽全部家产,都要将之拿到手。

        纳兰雪衣看着底下众人的反应,并没有说话,钱,此时她根本不缺,这块翡翠估价大概在一亿元之间(价格随便造的,切勿当真),一亿元对于此时的她来说,完全就如同一百块钱般,所以,她大可以不将此出售。

        但是,这块只有一丝灵力的帝王绿翡翠对于她来说,有种鸡肋的感觉,一来,她没有可以装载的东西,毕竟这么大一块翡翠,也不好放在酒店中;

        二来,就算是寄存在银行内,对于这样的死物,她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更为主要的原因是,她没有可以送的人!

        如果在没有送给凌栾奕观音玉佩前,或许这个可以当做是救命之恩的回馈,但是现在,已经有更好的玉佩送给他了,所以,这完全没有任何必要了。

        “这位小姐,你倒是说个话,卖是不卖,也好让我们心里有数!”众人真是急了,这等翡翠问世,如果不将之收归到自己的囊中,有些对不起自己。

        “拍吧!”轻轻两个字顿时让众人如同打了鸡血般,她这是准备出手了!

        “五千万!”一下子,在纳兰雪衣没有说出底价之前,人群中便开价了!

        “五千五百万!”

        “六千万!”

        ……

        “八千万!”

        “九千万!”

        “一亿!”

        ……

        这一刻,众人口中的钱不再是钱,只是他们口中的数字而已,对于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众人那是势在必得!

        “一亿三千万!”

        刹那间,直接将价格提升了三千万,而听到声音的众人便将所有的目光投注到了说话之人所在之地寻花册全文阅读。

        当发现说话之人是穆远后,眼中皆是闪过诧异,不过,也在一瞬间,众人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心中顿时了然。

        而穆远在看到众人脸上的表情后,双手紧握,胸中憋着一股郁结之气,眼中爆射出点点杀意,身上更是杀意凛凛。

        他不是没有杀过人,相反,死在他手中的人还不少,所以,这一刻,他身上爆射出来的杀意是实质性的。

        随着穆远的靠近,人群中顿时让开道来,众人都是聪明之人,对于此事穆远的开价,他们也是心知肚明,而且他们也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意,所以,在这个点上,他们也不会傻傻地抬价。

        只是,他们不会,并不表示别人不会。

        在穆远即将跨上主席台时,叫价之声再度响了起来!

        “一亿八千万!”一下子将价格提升了五千万,这是五千万,不是五百块,听到这道声音,人群中顿时传来了吸气声。

        这一次的开价,也开出了此次赌石大会的最高价!

        “奕儿,你搞什么东西?”当听到凌栾奕喊出一亿八千万后,凌栾奕的父亲凌光波有那么一瞬间反应不过来,不过,当听到凌栾奕再度说了一遍后,他脸色大变。

        虽说这块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不错,但是也不值得这个价格,尤其是,他还拦了穆远的胡!

        这不是明摆着和穆远作对嘛!

        他们凌家是不怕穆家的,但是在这个大庭广众之下,这么不给穆家面子,说出去,怎么也是他们不对,在道义上不对。

        穆远眉头一挑,显然是听出了喊价之人的声音,对于凌栾奕,他并不陌生,可以说,相当了解,只是,不清楚为何他会喊出这么高的价格,难道仅仅只是为了这块翡翠吗?

        他自是不相信的!

        “给我一个理由!”穆远的这句话明显是承让了,如果凌栾奕说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他可以让出这块翡翠,只是,那个理由,必须要十分强大。

        “需要理由吗?”凌栾奕昂首阔步,一脸淡然地走向主席台,对于别人,他不假颜色,即使是自己的父亲也一样,更何况是穆远。

        听到凌栾奕的话,穆远握紧的拳头更紧了,尤其是在注意到凌光波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笑意”后,他身上的杀意更重了。

        只是,他这样的杀意,对于纳兰雪衣和凌栾奕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力。

        “你凑合什么热闹!”纳兰雪衣倒是没有想到凌栾奕会开口竞价,以他这样的人,绝对不会看上这块翡翠,那么唯一的原因就是她!

        一想到这里,她的头微微有些大了,她不想和任何人扯上关系,修真之人本应了无牵挂,所以,他们不愿意欠下任何人情,只是,现在,凌栾奕这般,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我只是喜欢这块翡翠而已,你不觉得我应该给这块翡翠配几个‘兄弟姐妹’吗?”凌栾奕从脖子中掏出观音玉佩,消失的这段时间,他是去准备红绳了。

        从纳兰雪衣种种反应来看,她不想和他有任何牵扯,就连这所谓的“救命之恩”都用这块观音玉佩打发了,而他也明白,他们之间现在算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所以,他也不想有进一步的关系,他只想以普通朋友开始。

        听到凌栾奕的解释,纳兰雪衣木然,完全没有想到他会用这个解释,而他们这边说着,穆远又再度开价了宠婚一扛上三只狼全文阅读。

        “二亿!”穆远的声音传递在整个会场中,这一刻,众人有种感觉,他们这不是在竞价,而是在比气势。

        气势!

        一个是穆家的家主,一个凌家的少爷,这两个人在比拼气势,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瞬间让在场众人充满了兴趣,此时,他们已经不关注翡翠花落谁家,而是想要看看这二者谁胜谁败?

        “你别出价,这块翡翠不值得这个价格!”凌栾奕刚要开口,纳兰雪衣的声音变传入了他的耳中,而当听到纳兰雪衣的声音时,凌栾奕明显一愣!

        传音入耳!

        何时纳兰雪衣有这般本事?

        “你?”眼中的诧异的怎么也收敛不住。

        “穆家主,两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为了不让凌栾奕再度叫价,纳兰雪衣直接与穆远对话上了。

        “好!”当听到纳兰雪衣的话,穆远眉头一挑,从怀中掏出支票,刷刷刷在支票上写下两亿元。

        纳兰雪衣接过穆远的支票,顺带着将手中的帝王绿翡翠交给了穆远。

        穆远看着手中的翡翠,眼中划过一抹凶狠之光,一道劲气突然间从身体中射出,想要射入到纳兰雪衣的身体中。

        只是,在穆远有所行动之时,纳兰雪衣的速度比他快了一步,劲气没有进入她的身体,反而反噬了穆远。

        “咕噜…”穆远一声吞咽之声,让纳兰雪衣唇角一翘,眼中泛出了点点笑意。

        血水,想必比其他饮料要好喝吧?

        纳兰雪衣看着一脸郁结之色的穆远,脸上慢慢地绽放出了笑意!

        这就是典型的倒打一耙!

        穆远要紧要关,以防血流出口腔,脸色因为劲气的反噬变得苍白一片,而当他看着纳兰雪衣时,眼中明显地有着难以置信。

        虽然他不知道灵力修炼者,更加不是修真者,但是他和魏贤重一样,是武修,注重的是外家功夫,修炼的是劲气。

        武修者虽然实力不能和修真者抗衡,但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体中射入劲气,破坏掉五脏六腑,这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现在,他的劲气不仅无法进入到纳兰雪衣身体,而且还被这股劲气反噬了!

        反噬的后果就是他内府受伤,必须要调养一段时间,而这一次的md国之旅,恐怕要被取消。

        一想到这里,穆远身体中的杀意更加澎湃了!

        纳兰雪衣没有再看穆远一眼,转身往主席台下而去,不过,却在走下主席台之时,她的眼睛中闪过一抹震惊!

        一抹难以遏制的震惊!

        她居然发现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中那一丝灵力,在此时消失地一干二净!

        没错,那剩下的一丝灵力在此时彻底地消失了,没有留下一分一毫!

        这是怎么一回事?

        在这个会场中,除了程琳之身体中有那么一丝灵力,其他人根本就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吸收的了帝王绿翡翠中的灵力,就算是有修真者,在她的眼皮底下,也不可能将翡翠中的灵力吸收舵爷。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翡翠中的灵力是自己释放出来的!

        只是,这可能吗?

        显然这也是不可能的!

        难道说……

        突然之间,她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这块翡翠原本就是被人吸收了灵力,之所以还蕴含着灵力的原因是因为来不及释放!

        没错,就是释放!

        在被原石包裹下的灵石,在被人吸收的同时,有一部分灵力被保留了下来,并没有一同被吸收,而当她将翡翠从原石中剥离开来后,这股来不及释放出来的灵力也一并从原石中跑了出来。

        之所以会有一段时间,也是为了适应!

        此时,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中没有一丝灵力,也说了这个原因!

        而此时,纳兰雪衣所思考的是,有什么人可以将还在原石中的灵石中的灵力吸收走?

        “你好,我想请问这些原石是出自哪里的?”纳兰雪衣带着疑惑往工作区而去,她想弄明白这些原石来自哪里,或许可以从原石的出处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这些貌似是从md国来的!”不知道是不是纳兰雪衣的容貌,还是因为纳兰雪衣此时的态度,原本这些也算是机密之事,但是在纳兰雪衣询问后,工作人员还是说了出来。

        md国吗?

        听到这个国家的名字,纳兰雪衣眼神变得深邃,看来那个国家是必须要去一趟了,先不说那里有一样东西吸引着她,就算此刻,有人可以通过原石中的灵石吸收灵力,这般的厉害之人,她想要去探访一下。

        “纳兰雪衣!”在纳兰雪衣思索之时,袁志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声音之中明显带着怒去,他找了她一天,当发现她在赌石会场后,想要进入赌石会场后,却被拦在了外面。

        要不是出具了自己的证件后,此时的他还被阻挡在外,只是,一进入会场后,便被穆远的两亿吓到了,一块小小的翡翠居然开价到了两亿,而更让他吃惊的是,让穆远开价的人居然就是他辛苦找了一天的纳兰雪衣。

        虽然听到自己的名字,但是纳兰雪衣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就连头都没有抬起,这反应,顿时让袁志杰火大。

        伸手,想要抓住纳兰雪衣,只是,在他有所动作时,凌栾奕握住了袁志杰想要伸出去的手,与此同时,袁志杰感受到了痛意。

        “你?”当看到凌栾奕后,袁志杰有那么一瞬间是诧异的,他的武力在部队中绝对是佼佼者,但是现在,凌栾奕就这么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让他在这一刻居然无法动弹。

        没错,就好似被按住了脉门般,让他无法动弹!

        “大庭广众之下,你居然调戏良家妇女!”凌栾奕看到袁志杰伸出手想要握住纳兰雪衣时,一个闪身挡住了袁志杰,让袁志杰不能得逞。

        只是,他的这一句话,让双方当事人,双双变了脸色!

        袁志杰此时是欲哭无泪,他根本就没有想要调戏纳兰雪衣,再者纳兰雪衣绝对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当然不是说她有什么出格的事,而是她的武力值。

        袁志杰可不相信纳兰雪衣是手无寸铁之人,就她那速度,绝对是他所不能企及的。

        纳兰雪衣此时很是无奈,袁志杰这种人是不达目的誓不甘休之人,而凌栾奕从他能够将十年前记忆保留下来人的,可见绝对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人,所以,此时的她,也有种欲哭无泪之人超级保镖。

        而凌栾奕的话,也引来了众多人的关注,如果是平时,他们或许会当成是笑话,毕竟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哪里还有调戏良家妇女之人。

        但是,刚好,纳兰雪衣在刚才大出风头,不想引来众人关注,也是不可能了!

        所以,此刻,三人所在之地顿时成为了众人的聚光点。

        “我没有,我只是想请纳兰雪衣协助而已!”为了不让众人产生怀疑,袁志杰立马出言解释,只是,这么一解释,让凌栾奕握住他手的劲道更重了些。

        “雪衣一个学生,有什么好协助你的?”凌栾奕的声音不自觉地变重,纳兰雪衣,一个在校大学生,会有什么好协助他们的,从袁志杰的身上气息来看,这个人绝对是出自系统内部。

        “纳兰小姐,作为医者,难道你真的忍心看到尸横遍野的场景吗?”袁志杰的声音放得很轻,轻到只有纳兰雪衣和凌栾奕听得到。

        听到袁志杰的话,纳兰雪衣和凌栾奕的眉头双双蹙了一下,在场任何人,只要没有失去血性,都不会愿意看到尸横遍野的场面,只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根本不会有这般的场面发生。

        “我们能否换个地方说话?”这里实在不是一个可以交谈的地方。

        凌栾奕放开了袁志杰的手,示意他带路,如果说先前,纳兰雪衣并不愿意理会的话,那么此刻在听到“尸横遍野”四个字后,她有了那么一点兴趣。

        当袁志杰带着纳兰雪衣和凌栾奕来到警察厅后,纳兰雪衣的眉头再度皱了皱,而凌栾奕显得也有些诧异。

        对于为袁志杰会带他们到警察厅,也没有进行询问,就得到了一间密室后,纳兰雪衣没有任何怀疑。

        “这位先生,我不会对纳兰小姐做出过分的事,在这个警察厅内就算我想干什么也不可能吧,所以,请你到外面等候,下面的话,并不是你可以听的!”袁志杰对于凌栾奕还算有些客气,但是下面的话题并不是一般人可以涉及的。

        要不是为了让纳兰雪衣出手相助,他也不会将这样隐秘之事告诉纳兰雪衣,实在是纳兰雪衣这个人油盐不进,只能打亲情牌。

        “哼!”凌栾奕冷冷一哼,他根本不屑听他的故事,之所以来到这里,无非是为了纳兰雪衣。

        “没事的!就算他想伤我,也要看看他是否有这个能耐!”纳兰雪衣这话不假,如果连袁志杰都能伤到她的话,那么她就不可能在这个世界立足。

        “好!”如果一开始对纳兰雪衣还有些不放心的话,那么在她隔音入耳后,凌栾奕知道,纳兰雪衣的实力并不在他之下。

        “说吧!”当二人坐定后,纳兰雪衣先开了口,她倒是想要听听,他是如何解释尸横遍野之说的。

        “在说之前,先容许我自我介绍下,我,袁志杰,特殊部队高级长官,这次是接到命令,请隐世在世俗中的神医出手,解救我们的首长!”袁志杰在说话时一直注意纳兰雪衣的面部表情,可惜,他根本就没有发现纳兰雪衣的脸上有任何情绪波动。

        看到没有反应的纳兰雪衣,袁志杰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r国蠢蠢欲动,野心庞大,欲将我们华夏收归到他们r国,为了这一目标,他们发明了一种新型毒药,他们派遣忍者,潜入到我们华夏国,企图利用这种新型毒药控制我们军方之人。

        一旦毒药进入我们的身体中,那么他们就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将我们华夏拿下,作为华夏之人,我们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祖国被人侵犯异世丝旅。

        只是,让我们惊恐的是,这种毒药已经不知不觉地注入到了我们军区最高首领冯首长的身体中,而且我们的冯首长被控制了!”

        在说到控制二字时,袁志杰有些激动,深吸一口气后,他继续补充道,“冯首长是我们军区最高领导,也是我们华夏军区最高执行长官,掌控着我们华夏军区一切,而当我们发现他的异常时,有些资料已经落入到了r国手中。

        幸好,我们发现得及时并没有铸成大错,但是冯首长却不行了,在知道自己对华夏国造成的伤害后,他吞枪自杀了!

        原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了,但是我们惊讶的发现,在接手冯首长的职位的施首长也做出了如此事后,我们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偶然现象。

        很快我们就开始调查一切,只是,当我们找寻到线索时,下毒之人也自杀了,就此线索中断,而我们也没有知道毒药的配方,更加让我们无所适从的是,军方医区,没有任何人可以解开施首长体内之毒!

        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整个华夏绝对会尸横遍野,生灵涂炭,r国从未放弃过要拿下我们华夏国的决心,他们一直在为此而努力。

        而随着科技越来越进步,他们的手段越来越层出不穷,在找出下毒之人时,我们为此付出了三百条战士的性命,所以,这般下去的话,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袁志杰在说这段时,泪眼汪汪,完全不似先前那般盛气凌人的模样,如果不是为了华夏国,如果不是为了他的部下,他绝对不会如此委曲求全,也不会当场下跪。

        他的傲气,他的自尊,和这个比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听到袁志杰的话,纳兰雪衣的心绪有些波动,她不是愤青,也不是激进分子,但是作为华夏国一员,她也不会允许别国践踏她的家园,尤其是他们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只是,她很好奇,为何他们要找隐世在世俗中的神医,而不去找飘渺仙岛上的仙医门?

        “为何不找仙医门的弟子?想必,她们的医术应该比我高明的多!”纳兰雪衣倒是没有捧高自己,而是想要知道答案。

        作为华夏高层,想必,袁志杰是知道仙医门的存在,一旦华夏沦为r国的附属国后,那么作为华夏国的仙医门,那么他们也将成为附属国的成员,他们自诩为高贵人士,想必也不会看到这般的结果。

        “这是世俗之间的战斗,不能牵扯到修真者!”袁志杰的话,让纳兰雪衣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

        这是国与国之间的战斗,哪里分世俗不世俗的,华夏国根深蒂固的老八股思想,真是害人不浅,他们都这般地欺负上门了,居然还在这边说义气之话,做义气之事。

        “你不要告诉我们那个潜入你们军区,对你们首长下毒的人是普通人?”纳兰雪衣可不会相信,能够对两位最高首长下毒,而能全身而退,不引起任何波动的人会是普通人。

        “不是,但是…”袁志杰知道纳兰雪衣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当时,他也曾提出来过,但是却被否决了,此时,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好了!你不用多说!带我去看看吧!”纳兰雪衣叹了一口气,对于华夏国这般做法,她不苟同,怪不得区区r国小国,也能欺负到华夏国来。

        “你答应了?”不知道是不是纳兰雪衣拒绝了他多次,以至于袁志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原本,他已经下定决心,不管是捆还是绑,今天一定要将纳兰雪衣带到军区去,却没有想到,她答应了。

        “我不想在我有生之年成为r国人无敌骑士!”这就是纳兰雪衣答应去军区医治施首长的原因。

        “好!”袁志杰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早知道纳兰雪衣这般爱国,他早就说说出一大段忠君爱国之话了,虽然现在实行的是民主制,但是却也是一人当大。

        “雪衣,你没事吧?”当看到纳兰雪衣和袁志杰从密室走出来后,凌栾奕第一反应就是检查纳兰雪衣是否受伤。

        “我没事,不过,我要去军区一趟,三日后我会去md国!”纳兰雪衣知道三日后,他们会再相见,四大家族已经联手挖掘翡翠矿,以凌栾奕在凌家的地位,肯定是一同前往的。

        “三日后见!”凌栾奕乍然间听到纳兰雪衣要去军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是却没有表象出来,虽然不知道纳兰雪衣去军区有什么事,但是从她的脸上可以知道,这次之事或许有些棘手。

        而她之所以告诉她三日后会去md国,无非也是为了让他宽心,更加是在告诉他,这一次,他不用和她一起去。

        “三日后见!”虽然她会和程琳之一起去md国,但是却不能保证他们是否会见面,她这么说,不仅是在告诉凌栾奕,也是在提醒袁志杰,他们只有三天的时间。

        不知道袁志杰动用了什么力量,就那么一刻刻功法,一架直升飞机出现在了警察厅上空,很快,纳兰雪衣随着袁志杰来到了军区。

        当她一迈出飞机时,一道强力的灵力波动从前方传来……。

        “这是?”纳兰雪衣看着前方空旷的地方,眼中闪过诧异。

        好强烈的灵力波动,比起从灵石中获取的灵力还要强上几分,更为主要的是,这股灵力中夹杂着土属性的灵力。

        灵力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而此时她感受到的是土属性的灵力,这股至纯至净的土属性灵力,如果身体内有土灵根的人吸收的话,会事半功倍。

        而恰恰纳兰雪衣这具身体五种属性一一俱全!

        或许在修真界,以纳兰雪衣这五种属性皆全的人被称为废物体质。

        在修真界,单灵根属性的人,人人争抢,因为这是绝佳的修炼体质,至于双属性灵根,也是门派非常受欢迎的,三灵根,只能成为外门子弟。

        而五属性灵根者,那绝对是万年废材,别人根本不屑多看一眼。

        单灵根属性的人,提升实力只要吸收单属性的灵气就行,提升实力也比一般灵根者快,所以,才会成为人人争抢,而纳兰雪衣作为五种属性灵根的人,所要吸收的是五种属性的灵力,实力提升也会比一般人慢。

        只是,这是众人认为的,但是在她的眼中,五种属性灵根者才是修炼最佳体质,因为她可以吸收天地间任何一种灵气,至于要将五种属性的灵力全部提升,她有的是办法。

        此时,在军区这里,遇到如此庞大的土属性灵气,她说什么也不会错过。

        看到纳兰雪衣一直专注着前方,袁志杰嘴角弧度陡然间向上扬起,一缕笑意在眼底闪烁。

        “那块地方原本是我们操练的地方,不过,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有一天,这块地方土石飞扬,风沙漫天,但是其他地方却没有任何影响,就好似一个真空地带般,你可千万别靠近!”袁志杰在说话时,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纳兰雪衣。

        虽然说着让她别靠近,但是他的话语之中的浅含义却是让她靠近,而他的话中十足地吊人胃口。

        袁志杰虽然和纳兰雪衣接触不多,也并不了解她,但是他却知道,像纳兰雪衣这样的人,既然她会问他这里是什么地方,想必那块地方已经引起了她的兴趣,那么他何不妨添一把火,让她去“体验体验”一番枕上危情:首席夫人不好惹。

        纳兰雪衣听到袁志杰的话后,眼中虽然还是平静无波,但是心中却充满了兴趣,从他的话语中可以听得出来,这块地方发生了异变,虽然对此地没有多少影响,但是却足以证明这里的土灵力很强。

        看来这次军区之旅,会有一个意外收获!

        想到这里,纳兰雪衣的嘴角慢慢往上翘起,而一旁看到纳兰雪衣表情的袁志杰,同样地,脸上也荡漾出微笑。

        原本以为要果断时间才能报仇,现在看来,老天都在帮他,纳兰雪衣对那块地方充满了兴趣,想必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涉足那个地方,那么他不妨好好地留在原地看戏。

        当然,他不会让她出事的,她还要留着命救施首长!

        “报告首长,纳兰小姐已经请来了!”在说这话时,袁志杰明显带着一股豪气,他顺利完成任务,虽然中间有些小曲折,但是好在,他圆满完成了任务。

        当袁志杰推开房间之门,带着纳兰雪衣进入房间后,纳兰雪衣收到了众多探寻的目光,其中不乏有鄙夷之光!

        “嗯!这位就是纳兰小姐吧!”没有疑问,而是肯定,既然能够进入军区,那么纳兰雪衣的祖宗十八代都被他们翻查了彻底。

        只是,让他们失望的是,他们仅仅只查到了她在大学中发生的一切,至于她在孤儿院中的生活,因为孤儿院被大火焚烧后,她所有关于在孤儿院的一切都付之一炬,身世之谜无从查起。

        好在纳兰雪衣没有任何不良记录,更加在学校中有优良表现,尤其是十年校庆中那惊人的判断,让他们知道,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娃,有着一手不错的医术。

        最为主要的是,这次的推荐者是魏贤重。

        别人或许只知道魏贤重是江南省的一方霸主,并不知道他还和军区有那么一丝瓜葛,魏贤重的二儿子魏定国在军区也有一定的地位。

        当魏定国了解到自己的父亲因为纳兰雪衣的治疗后,双腿有了起色后,他立马就调查了纳兰雪衣的一切,这也是为何他们会在千万人中要请纳兰雪衣来的原因。

        而展简梁,也刚好是因为和袁志杰的关系,所以,两者一结合,众人就将目光锁定在了纳兰雪衣身上。

        只是,当看到纳兰雪衣后,众人不禁有些怀疑,这般年轻的女娃真的可以解开施首长身体内的毒素吗?

        对于,纳兰雪衣,他们有着一百个不放心,但是国内最有资格的教授、医者对施首长体内的毒素束手无策,所以,他们才会想找江湖郎中。

        “嗯!”纳兰雪衣点头,对于众多人的探视,她没有任何不适,如果换成别人,或许会受不了,但是纳兰雪衣是谁,她可是上古神医门的门主,再大的场面她也经历过,何况是区区的几个军区长官而已。

        再者,他们虽然身居高位,但是却没有真正经历过战斗,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强者的气势,有的只是王八之气,如果想要用气势压倒她的话,那么他们真是算错了。

        而他们确实也入纳兰雪衣猜想般,想要先来个下马威,从袁志杰的汇报来看,纳兰雪衣绝对是一个桀骜不驯之人,如果一开始,他们不能将她掌控的话,那么后面却会失控。

        下马威,一开始,他们就错了,纳兰雪衣这人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如果他们一开始就放低姿态,那么她的态度至少不会如现在这般冷淡,但是他们却在她进入房间后,给她下马威,妄想掌控她,这就不能让她给他们好脸色看。

        即使,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军区首长人物,他们也不应该是这般的态度,难道这就是他们这般的待客之道?

        “带我去看看倾世毒后!”虽然她自信可以医治施首长,不过,在没有看到病情之前,一切还是未知数。

        纳兰雪衣的态度可以说相当无理,在面对这么多军区首长时,她连请示都没有请示,直接就开口了,这让他们心生不满。

        只是,他们都是身居高位者,就算此时有多大的怒气,他们都会隐忍不发,等到蓄积到一定程度,他们会一并释放出来。

        “纳兰小姐,你刚刚太…”

        “无理吗?我不觉得!人没有等级之分,哪怕此时我一无所有,哪怕此时他们高高在上,我们之间完全处在对立面,但是并不表明这种关系会一直维持下去,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崛起,你怎么知道自己会不会倒台,所以,给人留一点余地,就是给自己今后留下余地。

        如果我此时不是这般的年纪,如果此时我享誉中外,或许他们看到我会低声下去,或许他们会卑躬屈膝,因为医者是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职业(纯属虚构,切勿当真),没有哪一个人不会生病,也没有哪一个人会安然面对死亡,所以,他们会尊敬我。

        但是现在只因为我的年纪,我就该受到这般无理对待吗?他们对我怎么样,我就用怎么样的态度对之,根据能量守恒定律,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既然,他们这般,我何必还有什么好脸色!”纳兰雪衣的一大段话,说得袁志杰哑口无言。

        诚如纳兰雪衣所言,如果纳兰雪衣的年纪是即将跨入棺材的年纪,或许首长们会十分敬重她,但是现在他们却无法将纳兰雪衣放在同等的位置上,再说,他们只是从书面中知道纳兰雪衣的本事,并没有亲眼所见过。

        潜意识中,他们也就没有给纳兰雪衣好脸色看,一来是因为多年来的习惯所致;二来也有轻看纳兰雪衣的意思。

        只是,他没有想到纳兰雪衣如此敏感,而且还说了这么一大段话,如果不是因为之前他说过的话,或许此时,纳兰雪衣早已翩然离去。

        即使,对她不了解,但是从这几次的接触中可以知道,纳兰雪衣绝对是心性高傲者,人敬者她一分,她敬人一分。

        当袁志杰拿着众位首长的签名书,带着纳兰雪衣经过一系列地检查,进入到施首长的房间时,纳兰雪衣的眉头突然间一皱,眼睛环顾四周。

        纳兰雪衣的这一动作,立马引起了袁志杰的注意,“有什么问题吗?”不知道为何,看到纳兰雪衣这种表情,袁志杰潜意识中觉得这间房间有问题。

        可是,这里的布置坏境都是华夏国最为顶级的医者根据施首长体内的毒素所布置了,虽然他们不能解除施首长体内的毒素,却可以抑制。

        显然经过布置后,施首长的身体状况得到了明显好转,虽然还不能开口说话,但是至少有了意识,不会再去做一些出卖国家的事。

        “呵呵…问题大了!”纳兰雪衣冷声一笑,笑容之中多了一丝别样的感情。

        “咯噔”纳兰雪衣的表情落入袁志杰的眼中,让他的心脏微微抽搐了下,继而强烈地跳动起来,而她的话落入一旁众人医者的耳中却引起了公愤……

        ------题外话------

        求年会票啊,o(n_n)o哈哈~给力刷起来

        谢谢亲亲13859661550(8月票),lu971074263(3花),lena00127(5月票),heliyan00(2月票),du精yiai(3月票),群么么,扑倒,使劲(╯3╰)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57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