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六十八章 生不如死(求年会票)

第六十八章 生不如死(求年会票)

        “你倒是疼爱你的徒弟!”纳兰雪衣特异加重了“疼爱”二字,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何厚之所以会这般,无非是想要程琳之离开,这样,如果动起手来,也不会伤到程琳之。

        不得不说,他考虑得相当周到,只是,程琳之并不领会而已。

        “前辈,有什么事,您冲着我来好了,琳之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她一马!”何厚完全摸不透纳兰雪衣在想什么,所以,他只能打跑程琳之。

        从刚才程琳之冷嘲热讽中,他知道,他们是彻底得罪了纳兰雪衣,所以,他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让程琳之逃掉。

        “呵呵…”纳兰雪衣只是冷笑,并没有动手,而是抬脚,往一旁而去,错开了何厚的身子,往机场外走去。

        当纳兰雪衣走远,何厚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身后的人提醒,他才从惊诧中反应过来。

        “长老,您这是?”仙阵门的弟子很诧异何厚的反应,眼中更是有着深深地诧异。

        “以后遇到这个女人,你们最好绕道走,不然,你们是怎么死的,恐怕连自己都不会知道!”何厚落下一句话后,往程家所下榻的酒店而去,他要向程琳之解释清楚。

        听到何厚的话,众人是一脸的不解,不过,却将何厚的话听进去了。

        而在其他角落中的几波修真者,虽然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但是却看到了何厚的鞠躬,在何厚弯腰朝着纳兰雪衣九十度鞠躬时,他们震惊了!

        何厚可是仙阵门的长老,筑基期的强者,而他居然会向一个女娃低头,鞠躬,不得不说,这个震惊无异于九级地震,或许连九级地震都不能让他们这般震撼。

        这一刻,众人都在思索着纳兰雪衣是何人?

        连仙阵门的长老都能如此卑微,这样的人除了后台硬外,唯一的就是实力强,只是,她会是强者吗?

        他们情愿相信她有过硬的后台,也不会相信她的实力比何厚强?

        只是,他们忘记了一件事,在修真界,唯有实力强者,才会被人尊敬,就算是有足够强大的后台,以何厚在飘渺仙岛的地位,能够让他如此这般的话,只能是三大门派的门主特战最新章节。

        “雪衣,你果然来了!”当纳兰雪衣走出飞机场后,一道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出来,继而莫冠宇的身影出现在纳兰雪衣面前。

        当看到莫冠宇后,纳兰雪衣的眉头微微蹙了下,尤其是他话中“果然”二字,让她知道,他是特意等在这里。

        纳兰雪衣没有看莫冠宇一眼,对于莫冠宇,她的忍耐力是有限了,如果他再步步紧逼的话,她不介意出手灭了他!

        她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也不是手上没有沾染过鲜血,所以,如果莫冠宇再也什么过激的行为的话,她会让他再也见不到明日的阳光。

        “纳兰雪衣,你知道为何我会出现在这里吗?”莫冠宇在面对纳兰雪衣这般的无视后,顿时怒了,而在他的声音落下后,一众枪和弹药的武装士兵将纳兰雪衣围了起来。

        没错,这是md国的士兵,一群扛着枪,眼神冰冷无比的士兵!

        纳兰雪衣依然没有开口,只是眼神更冷了,看着莫冠宇的眼神终归带上了一丝杀意!

        “纳兰雪衣,如果你不乖乖的,我会让你直着来,横着出去!”如果此时是在华夏国的话,莫冠宇并不会说这般的大话,毕竟在华夏国,也算是一个法制社会,虽然可以暗箱操作,但是却不能在明面之上。

        可是,现在是在md国,一个军阀统治的国家,就算是当街杀人,也没事,何况现在要杀的还是一个外国人,更为主要的是,纳兰雪衣没有任何一丝背景,

        说白了,就是现在当街将她杀了,也不会有任何人,所以,此时的莫冠宇很是有恃无恐,眼中更是充斥了一种势在必得之势。

        他实在没有想到纳兰雪衣会来到md国,来到一个他可以掌控的国度,当听到纳兰雪衣会到md国后,他一阵激动,早已等候在md国。

        md国,由三大军阀掌控,而他的姨夫正是三大军阀中的其中一员,而最为主要的是,姨夫将他当成了亲生儿子,只要他想要的,就算是天上的月亮也会为他摘来。

        这一次,他仅仅只是开口,姨夫立马就调遣了一个军队供他使用,所以,就算是出了人命,只要在md国,他就不会有任何事。

        在md国,他的地位就如同古代的皇子般,所以,此时,在他的眼中,纳兰雪衣就是瓮中之鳖,他已经掌控住了纳兰雪衣。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纳兰雪衣早已不是以前的纳兰雪衣,或许以前的纳兰雪衣在面对这阵势时,会吓到,但是现在的纳兰雪衣,眼前的阵势只会让她觉得狐假虎威。

        而从机场中出来的众人,当看到全副武装的士兵们,走得十分急促,他们都知道md国的国情,所以,为了不惹祸上身,他们是能避就避开。

        一下子,机场周围地方就成了一个真空地带,除了少数几个看热闹的人外,几乎已经走得一干二净,而等在机场内准备登机的众人,更是将自己缩到最小。

        “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说话间,纳兰雪衣的头发无风自动,身体周围更是流动着层层杀意。

        蹬蹬蹬,莫冠宇连退三步,他也不知道为何在看到这般模样的纳兰雪衣后,他心底很没有底气,身体不自然地往后退去,似乎这样做,才可以拜托纳兰雪衣对他的掌控球在脚下全文阅读。

        没错,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被纳兰雪衣掌控。

        只要纳兰雪衣意念一动,他随时都能死去。

        何时纳兰雪衣变得这么厉害?

        不得不说,莫冠宇还没有认清现实,早在江南大学时,纳兰雪衣表现出来的一切,就已经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而直到此时,他还认为纳兰雪衣只是没有见识的在校大学生。

        “你…你难道不怕枪走火吗?”为了给自己壮胆,莫冠宇摸出了腰间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纳兰雪衣,只要一扣动扳机,纳兰雪衣就会一命呜呼,但是他却不想看到她死,就算要死,也要他上了之后才行。

        “你试试!”纳兰雪衣有这个自信在他扣下扳机之前,将他灭掉,所以,此时的生死权不是掌握在莫冠宇的身上,而是纳兰雪衣身上。

        “少爷…”一旁的军队首领,看到对峙中的二人,眉心直跳,在看到纳兰雪衣后,他有那么一种直觉,这个女人绝对不会那么好掌控。

        尤其是刚才在听到她的话,看到她的气质后,他觉得这一次莫冠宇冲动了,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来表达心中所要说的话。

        莫冠宇是他们誓死都要保护好的人,所以,他要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去阻止,因为在刚才,他感受到了纳兰雪衣身上那股凌厉至极的杀意。

        这种杀意,不是一般人可以释放出来,就算他们是经历过战争,杀过不少人的士兵,也未必会有这般杀意,所以,他知道,纳兰雪衣绝对不是普通人,普通人绝对不会有那么强的杀意,这种杀意,就是一般的杀手也不可能有。

        “你说什么?”莫冠宇是冲动,但是却不是傻瓜,纳兰雪衣这一次所表现出来的一切,让他心惊,让他心慌,所以,在听到汇报后,他才会忍不住吼了出来。

        只因为汇报之人的一句话,让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少爷,如果你开枪的话,死的会是你,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普通角色!”

        士兵头子,冒着极大的危险,说了这么一句让莫冠宇暴跳如雷的话,要不是他知道这位军官在军区有着极高的地位,或许在他开口说这话时,他会反手抽一个巴掌,不过,此时的他不敢,也没有权利抽他巴掌,所以,他忍了下来。

        只是,他很好奇,为何纳兰雪衣从一个普通得再普通的普通人,变成了不是普通人?

        “少爷,她身上的杀意绝对比我在场任何人都要强,如果此时我们动手的话,恐怕我们未必能够讨到任何便宜。

        少爷,你想一下,现在,她是在md国,只要您向将军说一声的话,那么就算是神仙也难以逃脱,所以,现在我们什么事情都不要做,一切等汇报给将军,让将军再做决定。

        而且如果我们此时在机场周边动手的话,还有两个军阀国家的将军会怎么看我们胡母家族,少爷,您可以为将军想一下,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只能用非常手段,现在我们放她走,未必她就逃出了我们的手掌心。

        只要她一日在md国,我们就能力让她生不如死!”在说到生不如死时,他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甚至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抹疯狂。

        对于,他们二人的对话,纳兰雪衣是听得一清二楚,不要以为他听不懂他们之间的对话,她是可一个字都没有落下的听完了。

        对于md国的语言,在来md国时,她在飞机上学习了md国的语言,不得不说,纳兰雪衣是语言家,就听了这么一段时间,纳兰雪衣就学了个会,甚至连一些方言,她都能信手拈来。

        “生不如死”莫冠宇呢喃着这四个字,似乎非常不错,既然如此,这一次,他就不和她纠缠了,先放她一马,反正她也翻不出他的手心殿下,别逃了最新章节。

        “砰…”只听见一声重物落体的声音,只见,和莫冠宇说话的士兵此时腿脚抽搐,口中鲜血不断往外溢出,就这么癫了几下,便没了气息。

        这一变故,让众人傻眼了,有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

        要知道,在场根本没有任何人动手,但是士兵却横躺在了地上,气绝身亡。

        这?

        当看到士兵口腔中的鲜血不断滑落,莫冠宇傻眼了,双腿抖动,眼中只留下满满的害怕,他慌了神。

        “砰…”又是一声重物落体的声音,等到众士兵反应过来后,才发现,他们所要保护的少爷,此时已经瘫倒在地上。

        “少爷!”众士兵一下子慌了神,如果莫冠宇出事,那么他们的人头也将不保,所以,这一刻,众士兵群雄激动起来,纷纷跑向莫冠宇。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于紧张,这不,一同行动的士兵们纷纷撞到在了一起,呈多米诺骨牌效应,一下子,围困在纳兰雪衣周围的士兵们纷纷倒地,不过,他们在倒地上,眼中带着惊恐。

        而此时的纳兰雪衣已经翩然远去,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既然,莫冠宇想让她生不如死,那么她就随了他这个心愿,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生不如死!

        “啊…”陡然间,莫冠宇从地上跳了起来,狂奔而去,那个速度让身后的士兵咂舌。

        “还不追!”看到莫冠宇跑远,一种士兵呆愣了,还好有个是清醒的,瞬间发出了指令,一刹那,众士兵追着莫冠宇而去。

        一瞬间,众士兵跑远了,独独留下一具染血的尸体,而跑远的士兵显然已经忘记了他们的头领横尸在机场门口。

        此时的莫冠宇如同发疯般,不断地奔跑着,好似有用不尽的力气,嘴中嘶吼着,猛抓着自己的头发……

        身后的士兵皆是从部队里出来的,只是,现在,他们却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莫冠宇的速度,照着这般跑动速度,莫冠宇绝对能够拿到奥运会世界长跑组冠军。

        “将他敲昏,送去医院!”此刻的莫冠宇好似鬼上身了般,要不是他们眼疾手快将他敲昏后,恐怕他们还要跑上一段时间。

        只是,现在这般的莫冠宇,让他们如何向将军交代,要知道,将军可是将莫冠宇当成了心肝宝贝,完全不能让他受到一丝伤害。

        上次,仅仅只是在吃饭的时候,莫冠宇一不小心,让鱼骨头给刺了一下,将军就一怒之下将厨娘给杀了。

        而现在,莫冠宇这般的模样,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命活着,最为主要的是,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而此时的纳兰雪衣在离开机场后,便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对于md国,她完全不熟悉,作为大三学生,纳兰雪衣从未出过远门,更何况是出国,这也是她第一次出远门。

        举目望去,皆是人群,虽然同样是黄皮肤黑眼镜,但是总归有些不同,纳兰雪衣一时间有些无法适应。

        正当她不知道该让哪里走去时,一道惊呼从不远处传来,而听到惊呼声,纳兰雪衣的眉头陡然间蹙了起来,脚步移动,飞快地朝着声音来源处而去。

        当她赶到事发之地时,便发现凌栾奕佩戴在脖子上的玉佩释放出了点点光芒,而在他的头顶之上赫然有一把刀,朝着他的头颅劈来。

        生死在一刻全能煞星!

        凌栾奕似乎也看到了死神的微笑,而这一刻,他显然没有任何害怕之色,很平静地面对死亡,手握住了胸口上的玉佩,如果此时,他还不知道这块玉佩有什么功效话,那么他就是傻子了。

        面对这么多修真之人的暗杀,他还这般站着,完全得益于这块玉佩,在他完全要放弃时,这块玉佩突然间释放出了光芒,将众人的剑芒阻挡在了外面。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包裹在他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弱,恐怕在这一击下,光芒会一瞬间破裂,而他也会随着这一刀,彻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握着玉佩,凌栾奕的脸上异常柔和,有这块玉佩陪伴,他也不会寂寞。

        纳兰雪衣看到这般模样的凌栾奕,心中咯噔一下,没有多加迟疑,一个瞬移,便挡在了凌栾奕身前,一个伸手,出现在凌栾奕头顶上的大刀,应声而落。

        “哐当…”当大刀落在地面之上,众人才反应过来,当看到纳兰雪衣出现在他们面前时,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你是谁?”看着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纳兰雪衣,再看到地上的大刀,终于,在他们认清现实后,他们眼中有了惊恐出色。

        “我是谁重要吗?”纳兰雪衣的声音很冷,冷得让众人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了来自九幽地狱的寒气。

        “上!”不再多说废话,虽然这个女子给他们的感觉很强大,但是架不住他们人多,要知道他们可是炼气期的修士,一般人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只是,这一次,他们要失望了!

        炼气期对战筑基期,完全是凌虐,不管你有多少人,筑基期之下,一切都是蝼蚁,所以,面对众人虎视眈眈的神情,纳兰雪衣的唇角露出了一抹讽刺的微笑。

        “刷刷刷…”众人亮起出了兵器,只是,在他们还未亮起兵器时,他们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了,就如同凌栾奕这般。

        在他们发现凌栾奕后,他们就用了一些术法,控制住了凌栾奕,只是,他们没有想到,风水轮流转,他们居然被眼前的女子控制住了。

        而且,他们悲哀地发现,他们根本无法挣脱,就算是他们调用了身体内的灵力,依然也是无济于事。

        与此同时,他们发现他们身体内的灵力在快速地流失,这一瞬间,他们终于感到了害怕。

        “你…你…到底是谁?”虽然他们在飘渺仙岛上不算什么厉害人物,但是至少在这个世俗之上,他们也没有怕过谁,一直以来都是顺风顺水的。

        所以,就算是要杀凌栾奕,他们也没有任何犹豫,接下了这个任务,即使修真之人不能对普通人动手,他们也没去在意,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而他们也认为自己出手,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就算有人追究,也不会将苗头对准他们。

        所以,他们有恃无恐!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一次,他们是踢到了铁板,而且也要为这次行为付出代价。

        “送你们去地狱的人!”纳兰雪衣没有和他们废话,一个挥手,一道道灵力瞬间射入到众人的体内,也在同一瞬间,在凌栾奕的惊恐中,围困在他周围的人,身体一寸寸消失在他的眼中。

        直到身体化为虚无,凌栾奕也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傻傻地看着纳兰雪衣,一双眸子中满是混沌之色。

        一开始,纳兰雪衣如同神女般出现在他身前时,他止不住地激动,不过,激动也只是在一瞬间,他想要吼纳兰雪衣离开,这里危险,只是,他却没有想到,纳兰雪衣仅仅一个挥手,就将众人消灭了,而且连渣都没有剩下爱妃太嚣张。

        不得不说,纳兰雪衣的这一手,除了有隔山震虎之效,还有让凌栾奕认清一个现实,他们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在他们打斗时,已经招来了一部分修真之人,修真之人对于灵力波动很敏感,早在这些人要灭杀掉凌栾奕时,有人就早已出现在一旁,紧紧地看着。

        不过,他们却是袖手旁观,一来,凌栾奕不是他们所认识的人,当然,即使是认识的人,他们也不会出手;

        二来,那些人也不是他们所能招惹的,虽然他们的实力不见得怎么样,但是他们背后却有一个组织,当然,这个组织比起飘渺仙岛上的修真门派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他们至少也是一个门派。

        所以,他们不会傻傻地出手!

        直到纳兰雪衣出现,纳兰雪衣的出手,他们才惊恐的发现,这个没有任何灵力波动的女子,居然出手如此狠辣,就那么轻轻一个挥手,就将这么多人灭到。

        如果换成他们,是否能够避开这一击?

        答案是否定的!

        他们自认为实力没有他们强,连他们都无法避开,更何况是自己,所以,这一刻,他们想要逃离这里!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们的目光特意在凌栾奕胸口上的观音玉佩上流连了一会,要是他们没有看错的话,他胸口上的玉佩是一件法器(修真界武器等级:法器、宝器、灵器、仙器、神器、超神器六种,分为上中下三品),而且已经达到了中品法器。

        最为主要的是,这件法器还是一个护主法器,能够自动为主人抵挡出杀机,一想到这里,众人在看向凌栾奕胸口上的玉佩时,眼中带着炙热之光。

        要不是考虑到此时纳兰雪衣在身旁,他们绝对会不顾一切将之抢到手!

        “现在你该知道,我们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纳兰雪衣一个挥手,解除了束缚在凌栾奕身上的枷锁,与此同时,指尖中射出一道灵力,打入了玉佩之中。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凌栾奕身体一震,十年,他是该放下了,他与她终究不是同一世界上的人,不仅是因为她是修真之人,更加是因为他的身份。

        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凌栾奕的眸色更加暗淡了!

        “雪衣,不管如何,我们都是朋友!”凌栾奕朝着纳兰雪衣伸出了手,这一伸手,就表明,今后,他们只能是朋友!

        纳兰雪衣握上了凌栾奕的手,朋友,或许是她一直以来都为之追寻,却从未获得,希望这一次不要让她失望。

        在纳兰雪衣伸出手时,凌栾奕心中一阵苦涩,终于还是踏出了这一步!

        “栾奕,他们为何追杀你?”要知道,凌栾奕刚到md国,说是有过节的话,根本不可能,而且对方还是修真者,唯一的可能就是来自他家族的截杀。

        只是,这也不太可能!

        凌栾奕也算是凌家重点培养对象,应该会好好保护才是,不可能会是他们家族,排除这一点后,纳兰雪衣的思绪往其他方向想去,难道是?

        突然间,纳兰雪衣好似想到了什么般,眼睛往凌栾奕身体看去,果不其然,隐藏在他体内的力量又开始蠢蠢欲动。

        要不是她早已提前做了准备,恐怕此时,隐藏在他体内的力量被激发出去,在生命受到威胁时,他体内的力量会显现出来,一旦力量显现,纳兰雪衣也不知道会发生何事九星天辰诀全文阅读。

        “我也不知道…”凌栾奕的眼睛没有看向纳兰雪衣,因为他不想让纳兰雪衣卷入到他的是非中去,所以,他说谎了!

        在这批修真者到来之时,他就知道他们是受何人雇佣,如果不是昨日在书房外,意外听到自己的身世,或许致死他都不知道,为何他会被人追杀?

        虽然他只是零星地听到了一点,但是就是那么一点,让他知道,他异于常人,或者说,他和普通人有着明显区别,至少在血液上,他们之间有了本质区别。

        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身世,自己的出生,凌栾奕就觉得生无可恋,所以,他绝对不会将纳兰雪衣牵扯进来,就算要死,也是他一个人死!

        看到凌栾奕闪躲的眼神,纳兰雪衣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不是他不知道,而是他不想说,既然如此,她也不勉强。

        “雪衣,你不是说和程琳之一起来,她呢?”以程琳之的性格,绝对不会放任纳兰雪衣一人在外,尤其此刻纳兰雪衣还提着行李箱。

        当然,凌栾奕之所以会这么一问,完全是为了岔开话题,如果再继续聊着这个话题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向纳兰雪衣吐露出来,一旦说出来,那可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被她师父赶跑了,而我被‘抛弃’了!”纳兰雪衣在说出“抛弃”二字时,明显是加重了语气,她倒是没有想过,在异国他乡,会遭到“抛弃”。

        “噗嗤…”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后,凌栾奕十分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他可不可以理解成,她找不到酒店的路?

        “雪衣,你不会不知道酒店下榻的地方吧?”凌栾奕只是随口一问,却发现在他的话落后,纳兰雪衣那张淡然绝美脸上有了一丝红晕。

        那一瞬间的风情,叫凌栾奕移不开眼,就这么傻呆呆地看着纳兰雪衣。

        “咳咳,我确实不知道!”纳兰雪衣的害羞只是维持了一会会功夫,对于从未出过远门的她来说,不知道酒店在哪,也不觉得奇怪,故而,她很快调整了心态。

        “现在酒店很难预定,不过,我们凌家刚好在md国有产业,所以,你不用担心住宿问题。不知道是不是走漏了风声,很多人齐聚在md国,而且修真者占多数!”凌栾奕一边和纳兰雪衣说着,一边拉着她的手提箱,往酒店走去。

        虽然穆氏家族做了严密的保密措施,不过,这是在md国,很容易就被别人知道,所以,就算,他们想要隐瞒也无法隐瞒住。

        而且这一次,不知道为何会吸引修真者的关注,要知道,修真者可是和世俗之人不相往来的,他们也不会深入到世俗之中。

        但是现在,他们却从飘渺仙岛走了出来,最为主要的是,连飘渺仙岛上的三大门派都各自派了长老前来。

        听到凌栾奕的话,纳兰雪衣知道,这一次的翡翠矿开采不会那般容易,至少不会和自己想象中的那般顺利。

        “雪衣,你准备怎么做?”既然程琳之已经将纳兰雪衣“抛弃”,那么她是否可以和他在一起?

        “暂时和你在一起,等到了翡翠矿那里,我会单独行动!”她可是没有错过,那些修真者离去时,看凌栾奕的眼神,不知道她送一块刻有阵法的翡翠给凌栾奕是帮他还是在害他?

        所以,暂时,她会和他在一起,来保护他的安全,而那些人想必也不会这么轻易动手。

        “你别乱来,虽然你可以在挥手间将他们给杀了,但是架不住他们人多,而且那些人的实力很强悍,并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对付了的!”凌栾奕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后,脸上露出了不赞同无限诱惑。

        虽然见识到了纳兰雪衣的实力,但是毕竟纳兰雪衣只有一个人,根本无法和他们抗衡,最为主要的是,这次而来的修真者,都是各大门派的佼佼者。

        不知道他们在找寻什么东西,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也是冲着翡翠矿而来!

        “没事,他们奈何不了我!”这一点自信,纳兰雪衣是有的,如果她的实力还停留在炼气期的话,那么她或许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现在,她的实力已经在筑基期,只要实力不在开光期五层以上的强者,她都不放在眼中。

        而开光期强者在飘渺仙岛的地位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所以,纳兰雪衣才会有如此把握,即使是开光期强者想要杀她,也不一定能够得手。

        凌栾奕深深地看着纳兰雪衣,这一刻,在她的身上,他看到了凛然霸气,一种超然于万物的凛然霸气!

        “对了,莫冠宇在md国有什么背景?”能够调动军队,恐怕身份不简单,当然,不是说纳兰雪衣会怕他,而是,她想要知道,他到底有什么屏障?

        “莫冠宇?”听到纳兰雪衣提起这个名字,凌栾奕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莫冠宇,又是一声低喃,突然间好似想到了什么般,凌栾奕也终于反应过来。

        “你说莫冠宇,他的姑姑是胡母将军的唯一老婆,最为主要的是胡母将军没有子女,所以将莫冠宇当成了自己亲身儿子,md国是军阀统治的国度,所以莫冠宇在md国也算是皇亲国戚,你怎么会问他的事情?”凌栾奕有些诧异看向纳兰雪衣,从接触中知道,纳兰雪衣不是一个爱管闲事之人,一旦,她这么问,必定有事情发生。

        “原来他还有这么一层身份,怪不得能够调遣军队!”或许从他带着一军队士兵出现后,她就猜到了他的身份不简单,只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层,不过,就算是有将军做后台,惹了她,她也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的。

        “不会是他想要…”凌栾奕可是知道纳兰雪衣的性子的,只要不触及到她的底线,她不会动手,但是一旦跨越过去,那么绝对是至死方休的。

        而且,从她问出莫冠宇的身份时,他就已经在猜测,莫冠宇利用身份之便,想要抢占纳兰雪衣,毕竟,以纳兰雪衣的容貌,是男人都会喜欢的。

        “他还没有这份能耐!”撇开他的身份不说,他也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就算此时,他有一个将军府作为后台,他也翻腾不起来。

        “呵呵…”凌栾奕微微一笑,如果是在从前,不知道纳兰雪衣的实力时,他或许还会有些担心,但是在见识到纳兰雪衣的强悍后,他知道她所说不假。

        胡母将军府。

        当接到莫冠宇被送入到医院后,胡母将军立马放下手头之时,赶到了医院,只是,当看到莫冠宇那副惊恐又傻呆的模样后,直接愣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半个小时过后,胡母将军终于清醒过来,而他在说这话时,明显带着震怒,声音中的怒气,让底下的士兵们缩着头,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回…回…将军,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啪…废物!”直接一个扬手巴掌拍在说话之人身上。

        “你们说,到底发生了何事?”胡母将军将目光放在一群低着头的是士兵身上,如果没有事情发生,为何莫冠宇会是这般模样?

        就连他进入到房间,他也没有任何清醒过来的迹象,甚至,此时看上去,有些癫痫,有些发疯!

        早上出去还是好好一个人,一个偏偏俊儿郎,回来之时,居然变成了这般傻呆,又癫狂的模样,这让他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特种兵皇后,驾到!。

        幸好,玲儿(莫冠宇的姑姑,莫玲)今天外出不在家中,不然此刻就要乱套,胡母将军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将底下众人骂了个底朝翻。

        “将今天所发生之事,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不要遗漏任何一点,对了,小胡(就是那个横尸在地的领头)怎么不在?”胡母将军注意到人群中似乎没有小胡的影子。

        “回将军,胡队长…死…”

        “啪…”

        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这一刻,胡母将军整个身体都抖动起来。

        “是谁?到底是谁?”当然,胡母将军之所以这般气愤,完全不是因为小胡死了,小胡的死与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他此时这般生气,无非是因为有人没有将他放在眼中,连他手下都敢杀,这就是在挑战他的权威。

        “小的…小的…也不知道…”说完这句话后,小兵已经心如死灰,他知道等待他的已经不再是巴掌了,而是炼狱。

        “来人,将这个没用的东西拖出去…”果然,在话落之后,迎接他的就是死亡。

        “你们…你们说…”胡母将军此刻的怒意已经上升到了极致,要不是还要听他们怎么说,他早已让这群没用的东西下地狱去了。

        “将军…将军饶命啊,我们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在我们包围了一个女子后,少爷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胡队长就口吐鲜血而亡了,我们根本不知道是谁出的手!”说话之人颤抖地将大致情况说了出来。

        顺带着将从胡母将军府出去到达到医院这段时间内所发生的一切,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说了出来。

        “女子,是怎样一个女子?”胡母将军抓住了话语中的关键词,虽说莫冠宇不怎么贪恋美色,但是却不是没有女人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值得他如此劳师动众?

        “一个如同九天之外的女人!”为了尽可能地撇清关系,他们不介意将苗火往纳兰雪衣身上扑去,他们要将胡母将军的注意力集中到纳兰雪衣身上,这样,他们才有一线生机。

        “对了,那个女人是华夏国的,跟少爷有过节!”他们果断地将问题抛向了纳兰雪衣。

        听到众士兵的话,胡母将军的气势并没有收敛,相反陡然间提升,在听到华夏国三个字时,胡母将军的眉头微微一皱,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华夏国是一个神秘国度,有些人就算是他都不能轻易得罪,而且从他们的话语中听出来,没有发生任何事,莫冠宇和小胡就出了状况,这是否意味着那个女子,是一个高手?

        毕竟是身处在高位上的人,考虑的事情是方方面面的,在听到他们的话后,他就在脑后中思索起来,快速地转动起来,将所有能够联系的问题全部联系在一起。

        尤其是此时的md国涌入了一群来自华夏国的人,而且他们个个都是有钱有势者,就算是他都要礼让三分,难道那个女子会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吗?

        “将军,您看,就是那个女子!”突然间,其中一个士兵打断了胡母将军的思考,将他的注意力集中到了纳兰雪衣身上……

        ------题外话------

        渣男,果断处理掉,哇咔咔

        谢谢亲亲地出溜、btminzhang7758、悠游悠闲、happy0214、轩辕琉璃、卓姆的月票,lena00127(2月票)、18055396916(2钻10月票)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57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