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六十九章 背着我偷人

第六十九章 背着我偷人

        随着士兵手指方向,胡母将军突然间眼睛瞪大了!

        天底之下,怎么会有如此的动人的人!

        如玉般的脸颊镶嵌着两颗宛如星辰的,闪闪发亮的双眼,有若出水芙蓉一般清丽脱俗,长长的睫毛,挺直的秀鼻,红润的小嘴,使她看起来美的像天女下凡,圣洁无比。

        如果刚才士兵的话,让胡母将军嗤之以鼻的话,那么此时,当看到纳兰雪衣的瞬间,让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纳兰雪衣的美。

        发丝飞扬,晶莹的玉颈就彻底暴露在姑母将军的眼睛,让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不要说是莫冠宇了,就连他也有些沉沦在纳兰雪衣的姿容中。

        “确定是她?”说话间,胡母将军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如果是她的话,他不介意让她成为自己的禁脔,这样的尤物,杀掉也太可惜了。

        “是,将军!”掷地有声,只要能够撇清关系,他们不介意将纳兰雪衣推进火坑,毕竟也是因为她,莫冠宇才会让他们对她进行围堵,也是接触过她后,莫冠宇变成这副模样,一切的缘由都是来自纳兰雪衣,故此,他们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了纳兰雪衣身上。

        不得不说,这一次,他们倒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因为莫冠宇之所以这样,完全和纳兰雪衣有关,她只是将有些鬼怪情节植入了他脑海中,让他可以直面惨烈的杀人镜头,当然,纳兰雪衣还很是“善良”的将人物换了。

        每一个被杀之人的头像都变成了莫冠宇,这也就意味着,莫冠宇无时无刻地都经历着“死亡”,让他的精神在双重折磨下,彻底崩溃了。

        “啊…”惨叫声还在继续,莫冠宇抓着头发,将头撞向墙壁,以此来寻得解脱,只是,胡母将军却不会让他这般折磨自己。

        他让人将莫冠宇四肢捆绑起来,又在他的嘴巴上塞上了一根软木头,以防他咬舌自尽,只是,这样还是依旧挡不住发疯发狂的莫冠宇。

        或许发疯的人力气比较大,在众人按住他的身体时,莫冠宇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众人,朝着胡母将军扑去。

        事态发生在一瞬间,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之时,胡母将军已经被扑倒在地,而让他们诧异又惊恐的是,莫冠宇在不断地拉扯着胡母将军的衣服,不断地撕咬着莫冠宇。

        “快将他拉开,快…”这一刻,胡母将军慌了,这般的莫冠宇是他从未见过的,牙齿咬在胸口之上,让他的胸膛一片血红,斑斑血迹出现在胸膛上,而莫冠宇的唇角泛着鲜红色。

        “上铁链,别让他出来!”留下一句话后,胡母将军走出了房间,他怕再这么待下去的话,莫冠宇会杀了他全能煞星。

        “来人,给我查那个女人的背景!”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调查纳兰雪衣的背景,只要没有任何一丝背景,他完全有能力将她留下。

        底下的纳兰雪衣完全不知道,她已经被人盯上了,不过,即使知道,她也不会给任何人有可乘之机。

        “雪衣,有人跟上来了!”不得不说,凌栾奕灵敏度很好,在身后跟上人后,他就察觉到了。

        “嗯,是一群士兵!”纳兰雪衣比凌栾奕要知道的多,虽然身后的士兵隐藏能力不错,不过,在她的神识之下,任何物体都会遁形,何况是一群士兵。

        “他们?”如果不是听到纳兰雪衣询问莫冠宇的事,此时,凌栾奕肯定会说,不管我们之事,md国的士兵行走在大街上非常平常,没有任何稀奇,但是现在陡然间听到纳兰雪衣说出“士兵”后,他知道,这群士兵是为他们而来。

        “莫冠宇的走狗,看来,莫冠宇已经…”纳兰雪衣没有将话说下去,不过,唇角却露出了一抹嗜血的微笑。

        生不如死吗?

        她会让他好好尝试什么才是生不如死,想必,现在他正在经受生不如死吧!

        看到纳兰雪衣的微笑,凌栾奕身体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这样的纳兰雪衣太过陌生,也让他害怕,这样的纳兰雪衣,好似从九幽地狱而来般。

        “我解决掉他们!”不想纳兰雪衣手染鲜血,那么就让他染吧!

        “不用,他们也翻腾不出什么,我要等他们身后的boss!”他们之所以跟在她的身后,无非是想将她的下落汇报给他们效忠的将军。

        “你说,胡母将军?”凌栾奕知道纳兰雪衣口中的boss是谁,不过,一想到胡母将军,凌栾奕的眉头就紧紧地蹙在了一块。

        “有什么问题吗?”看到凌栾奕的反应,纳兰雪衣本能地觉得他口中的胡母将军是一个难缠的角色。

        “他不是好惹的主,尤其是他手握重兵,一旦他将目标放在你的身上的话,会相当麻烦!”胡母将军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死在他手下的人不计其数,身上沾满了鲜血,所以,一旦,他认真的话,他们会吃不了兜着走。

        “你认为我是好惹的主吗?”就算他是手握重兵又如何,她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只要她敢来,她就会让他知道,什么才是难惹的主。

        “呵呵,你确实不是一个好惹的主,不过,你要知道这是在md国,而他是三大军阀之一的将军,而且更为主要的是,他是普通人!”凌栾奕是知道修真者是不能对普通人下手,不然会遭到整个修真界通缉,所以,他要在一开始提醒纳兰雪衣。

        “那就用普通手段!”纳兰雪衣唇角一扬,眼中有着狠厉,她可是有相当多手段对付普通人,而且,就算是遭到整个修真界通缉又怎么样!

        她会爬到最高点,将众人踩踏在脚下,如果前世,她只安心当她的门主的话,那么现在,她有了雄心壮志,终有一天,她会俯瞰这个世界。

        明明是很漂亮的微笑,但是落入凌栾奕的眼中,却变得有些渗人,“雪衣,如果可以避开就尽量避开,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凌栾奕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这是在md国,他们是外来者,正所谓强龙扭不过地头蛇,就算纳兰雪衣再厉害,这可是在别人的国土之上。

        “嗯!”纳兰雪衣点头,虽说是答应了凌栾奕,但是,如果他们有任何动作的话,就不要怪她!

        身后的士兵依然紧追不舍地跟着,要不是害怕纳兰雪衣与凌栾奕发现,他们早已超上来了,不过,当看到纳兰雪衣和凌栾奕走入“世贸酒店”后,众人的眼中均是露出了笑意机甲天王。

        “我们走!”大手一挥,众士兵撤退。

        等到众人走远,纳兰雪衣慢慢地从大厅中走了出来,就这样淡然地看着远走的士兵,唇角再度上扬。

        “栾奕,你们什么时候去开采翡翠矿?”纳兰雪衣传音入密,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地方,还是小心为妙。

        “明天晚上!”凌栾奕倒是没有这种传音入密的水平,不过,他说出这四个字,也不会让任何人怀疑。

        “晚上?”纳兰雪衣在听到晚上时,明显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不知道,他们这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晚上在夜幕遮掩之下,可以办一些坏事!”凌栾奕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只是嘴皮动了一下而已,不过,纳兰雪衣却听清楚了。

        “看来的确是强龙扭不过地头蛇,就算是在国内呼风唤雨,在国外依然不能放肆!”纳兰雪衣倒是知道为何他们要晚上行动了。

        恐怕这次开采是秘密进行,不想引起md国高层的注意,只是,这样的情况,怎么可能不被人注意。

        “自欺欺人,恐怕此时md国已经高度密切关注了!”纳兰雪衣能够想到这一点,那些老谋深算的人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过,他们却故意忽视,当做不知道。

        如果是在华夏国,他们完全可以交上一笔钱,将山脉占为己有,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尤其是在华夏国,更是将这句话发挥到了极致。

        只是,此时他们身处在md国中,虽然也上交了一笔钱,但是却不能将md国众高层摆平,所以,才选择在晚上动手。

        “夜黑风高好杀人,的确要选择在晚上动手!”纳兰雪衣的一句话,让正在喝水的凌栾奕一口水从嘴中喷了出来,不得不说,又被纳兰雪衣说中了。

        的确,选择在晚上动手,还有最为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好动手,污七八黑之下,谁都不知道是谁动的手,而且那时也可以明目张胆来。

        “这次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动手!”如果只是四大家族参合进来的话,或许黑夜可以遮掩住一切,但是现在,修真者都参与进来,一切就不好说话了。

        “你的意思是那些修真者?”凌栾奕不是傻瓜,一下子就听出了纳兰雪衣的话外之音。

        “嗯,所以这次会相当棘手,你别参与其中,而且你…”后面的话,纳兰雪衣没有说出来,凌栾奕显然已经被他们盯上了。

        “想要玉佩,那就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凌栾奕握紧了胸口上的玉佩,这块玉佩是纳兰雪衣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恐怕也是最后一份礼物,所以,别人休想抢夺这块玉佩。

        “这块玉佩就算是别人抢去也用不了,不过,如果真的有人要抢,你给他们就是!”纳兰雪衣倒是没有想到凌栾奕将这块玉佩看得这么重,就算抢去了又何妨,她再送一枚就是了。

        “不一样的!”凌栾奕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不晚了,你早点睡,明天我来找你!”

        “嗯,你小心!”在凌栾奕的脚踏出房门之前,纳兰雪衣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神识,虽然只是一晚上的时间,但是纳兰雪衣不想让自己后悔。

        而在此时,胡母将军已经调集了军队,往世贸酒店而来……

        没想到这么沉不住气!

        纳兰雪衣发现胡母将军已经在离她下榻的酒店不足三百里处,脸色没有变化,即使她即将面对的是一群扛着机关枪的士兵,她也没有任何反应,因为这些对于筑基期的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无限诱惑全文阅读。

        “你?”当看到纳兰雪衣翡翠突兀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时,胡母将军的脸上明显有些惊色,不过,当近距离看着纳兰雪衣后,他发现,纳兰雪衣更美了。

        那种美,好似天使遗落人间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去靠近,想要去占有,而此时,胡母将军就这么色色地看着纳兰雪衣。

        而一群士兵也傻傻地看着离他们不足一百米距离的纳兰雪衣,胡母将军没有下令之前,他们不能有任何动作,所以,就算他们知道这一次是要来捉拿眼前之人,他们也没有任何反应。

        军人服从军令,他们也是如此!

        纳兰雪衣之所以会出现在胡母将军面前,是因为她不想引来过多麻烦,一旦他们进入到世贸酒店的话,势必会引来众人的关注。

        所以,她要快刀斩乱麻!

        “纳兰雪衣,你知错吗?”终于,胡母将军从惊讶中清醒过来,而他一开口就叫出了纳兰雪衣的名字,显然是已经调查过她了。

        没错,白天十分,他已经从华夏国得到了一手资料,当看到纳兰雪衣仅仅只是医学院大三学生后,他想要得到她的心更重了。

        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子,只身前来md国,胆子也太大了点,不过,幸好遇到了他,他完全可以保护她。

        如果此时纳兰雪衣知道胡母脑海中在想什么的话,恐怕会直接灭了他,不过,她的双眼虽能看透万物,却无法看透人心,也无法知道别人在想什么。

        “错?有何错?”纳兰雪衣倒是不知道自己错了什么,难道是因为莫冠宇此时的状态?

        如果他们有那个本事知道是她动的手的话,恐怕此时已经机关枪向她扫射而来。

        “为何要拒绝宇儿?为何不安分地成为宇儿的女人?为何…”

        “笑话,你以为他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人!”纳兰雪衣直接打断了胡母的话,让他没有说出口的话,硬生生地憋回了肚子中。

        “你…”胡母张红着脸,颤抖着手指狠狠地指着纳兰雪衣,从未有人敢如此放肆过,也没有任何人给他脸色看,而她纳兰雪衣却是第一个人。

        “好!很好!非常好!”胡母将军大手一挥,瞬间,众士兵将纳兰雪衣团团围住,“哼,从未有人如此挑衅于本将军,今天本将军让人看看,挑衅本将军的代价!”

        “开枪!”在来之前,胡母告诉自己的手下,当他喊出开枪时,众人往纳兰雪衣的腿部射去,这样一来不会让纳兰雪衣即刻死去,二来,也可以让她逃不出他们的牢笼。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在他喊出开枪后,众士兵的枪口并没有对准纳兰雪衣,而是将枪口对准了他!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胡母惊呆了!

        因为他发现,众人的枪已经上了膛,只要一扣扳机,他就会被射成刺猬!

        这一变故,让他惊得说不出话!

        “你们做什么?”胡母将军抑制住心底的害怕,他知道此时他要冷静,一旦失去冷静,他将被灭杀在枪口之下。

        “我们…我们…也不知道…”一众士兵们此时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们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他们唯一能够控制的就是他们的思想步步封疆。

        所以,当他们的枪口对准胡母将军时,他们知道完了,这一次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们。

        即使胡母将军在三大将军中算是比较温和一个,当然,这个所谓的温和是相对的,但是他们以下犯上,就犯了死罪。

        “放下枪,本将军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现在他的小命还握在他们的手中,一旦动怒,或许他们会做出偏激的事情,所以,他要稳定他们的心神。

        “我们…动不了!”是的,他们完全动不了,他们唯一能动的就是嘴巴,意识到这一点后,他们的灵魂都发出了颤抖。

        纳兰雪衣唇角上扬,这只是开始而已!

        只见她手微微往下一指,只听见,一声声枪响声在无边的夜色中传递开来,这也让住在周边的人群,吓破了胆。

        虽说在md国随处可以听见枪响声,但是如此密集的枪响之声还是第一次听到。

        “啊…”在士兵们扣下扳机的那一瞬间,胡母将军的灵魂都出窍了,更何况他听到了枪响的声音,口中的惨叫之声也随着枪响声发泄出来。

        同一时刻,士兵们也吼叫了出来。

        “啊…”惨叫声,夹杂着害怕之声一同宣泄出来……

        他们,他们居然扣下了扳机朝着胡母将军开了火。

        这…这该怎么办?

        一众首先意识到的是,他们居然扣下了扳机,继而他们才往他们包围着的胡母将军望去,而这一望之下,众人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们扣下了扳机,但是他们却没有一枪是打在胡母将军身上的,似乎是老天在眷顾他们,让他们在这一刻,从神枪手变成个了废手。

        只是,虽然他们没有一枪是打在胡母将军身上,但是这也足够让胡母将军吓得屎尿横流,就算从前他也经历过战争,也用枪打死过人,但是却没有像这一次来得这般震撼!

        这一刻,他真正感受到了死神召唤!

        这一刻,他从死亡边缘中挣扎求生!

        这一刻,他彻底体会到了生不如吃!

        “将军,我们…”他们很想告诉将军,不是他们想要扣下扳机,不是他们想要杀他,而是他们没有任何操控自己身体的权利,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指扣下扳机,朝着他开火。

        只是,这样的情况如果不是他们亲身体会,他们绝对不会相信,更加不要说是胡母将军了,再多的解释也是枉然,毕竟他们确实开枪了。

        在枪响的那一刻,凌栾奕眉心一跳,快速地从床上爬起来,往纳兰雪衣所在房间而去,让他惊恐的是,纳兰雪衣并不在房间。

        第一反应,凌栾奕觉得这次的枪声和纳兰雪衣有关,不管三七二十一,他从酒店跑向了枪响之地。

        与此同时,纳兰雪衣再度朝着众士兵挥了挥手,瞬间,众人再度扣下了扳机,“哒哒哒…”枪声继续,连绵不绝。

        “啊…”这一次,惨叫上依旧,不过,和刚才惨叫声不同的是这一次明显多了痛意,如果刚才是吓占多数的话,那么此时完全是痛楚的喊叫之声。

        没错,这一次,纳兰雪衣动力杀念,不过,却还是放了他一条生路,md国三大军阀,少了一方可是不行的,再者对于胡母将军来说,并不是需要她动手泡妞大宗师全文阅读。

        相信,这一次,他抬回去的话,自会有人来收拾他,而他身后的势力,想必也有人很愿意来吞噬。

        纳兰雪衣的这一招不可谓不高明,先弄垮胡母将军的身体,让他没有力气和其他两位将军争斗,而其他两位将军也会因为这一次他的重伤,而蚕食他的兵力。

        这一招,绝对是让他身心受到伤害,他不仅要承受身体之痛,还要面临从天空跌落到地狱的痛苦。

        所以,这一次,纳兰雪衣的的确确让他们承受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啊…”当众士兵清醒过来后,发现他们的将军横躺在血泊中,生不如死时,众人再度忍不住发生了嘶吼声,这一次,他们知道,他们真的完了。

        为了不连累家人,他们纷纷举起了枪支,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发出了致命一枪,直到枪响,他们死亡的那一瞬间,他们才发现自己可以动了。

        纳兰雪衣倒是没有想到他们会这般决绝,看着倒下的一众士兵,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果然没错!

        不再去看满地的尸体,以及半死不活的胡母将军,纳兰雪衣转身往世贸酒店而去,不过,在离去之前,纳兰雪衣还是很“好心”地在胡母身上射入了一道灵力,来维持他的生机。

        她可不想胡母这么轻易死去,有了她的灵力的话,恐怕再熬几天都不会有事,毕竟刚才的子弹没有往他的重点部位射去,全部射在了他的小腿处,所以,此时,他也只是失血过多而已。

        纳兰雪衣就这么踩着轻快的步伐往酒店而去,惹她者,必定要付出十足的代价。

        “雪衣,你没事吧?”凌栾奕一把握住纳兰雪衣的手,以此来平复自己内心的躁乱。

        而他的脚步明显有些凌乱,再一次听到枪响声后,他就用了吃奶劲的,只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他跑动速度根本快不了,尤其是在听到嘶吼声后,他更加急切了。

        “我没事,你…”

        “纳兰雪衣,你居然敢背着我偷人!”突然间,一声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心底中传来。

        而纳兰雪衣第一个反应居然是直接抽出被凌栾奕握住的手,“我没有!”说完这句话,纳兰雪衣愣住了!

        她这是在向帝昊宇解释吗?

        她凭什么要向帝昊宇解释,他又不是她的什么人,再者,就算是她偷人,也不关他什么事。

        而听到纳兰雪衣的话,远在未知大陆上的帝昊宇唇角上扬,显然因为纳兰雪衣的解释心情变好。

        “帝昊宇,你在哪里,给我出来?”此时的纳兰雪衣还不知道,帝昊宇根本不在他身边,他之所以能够察觉到,无非是因为佩戴在手腕上的手镯。

        凌栾奕刚才一握,碰到了她手腕上的手镯,以至于让帝昊宇感知到纳兰雪衣身边有人,而且从手镯上传来的热度,让帝昊宇知道这是一个男人。

        顿时,他有了警觉之心。

        从几次的接触来看,纳兰雪衣不是一个可以让人走进的人,而且也不会莫名其妙地让人触碰,除非这个人是被她认可的。

        当“认可”两个字划过脑海,顿时,帝昊宇危急更强烈了,这也让他忍不住出声了,不过,却得到了意外之喜。

        他倒是没有想到纳兰雪衣会直接开口说她没有,这是否说明,他在她的心底有不同的位置,不然,以她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百炼飞升录。

        而此时的纳兰雪衣也正在风中凌乱之中,如果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完全是将帝昊宇当成了自己人看,而且还是那种亲密关系的人。

        “雪衣,看来你十分想念我,不然怎么会心心念念想着我呢,可惜啊,我还真不在你的身边,不过,你给我记住了,就算我不在你的身边,你也不能背着我偷人,不然…”威胁的话,戛然而止,因为这样会起到更好的效果。

        “帝昊宇,我怎么可能偷人,你…”再一次,纳兰雪衣有种想要打自己的嘴巴,她这明显地是在解释,向那个混蛋解释。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帝昊宇脸上的笑容更加深邃了,那俊美无涛的脸上盛满了笑意,让底下一众部下,看得傻眼了。

        他们居然看到他们的主上在微笑,最为主要的是,那笑容盛满了柔意,从心底最深处释放出来的笑意,让他们的眼珠子都不能转动了。

        “主上,您这是?”虽然他们十分畏惧帝昊宇,不过,他们也忍不住心底的八卦因子,这不,还是有人不怕死地问了出来。

        “你们主母十分想念本尊,所以,你们要加紧办事,别让你们主母等太长时间!”帝昊宇的声音十分温柔,尤其在说到“主母”二字时,有种浓情蜜意之感。

        而最让他们不可思议的是,会从他们伟大的主上那里听到“主母”二字,这是否说明他们的主上找到了自己的爱人,而且这个女人完全能够牵动他们主上所有情绪。

        一旦主上有了牵挂,这可如何是好?

        第一反应,他们不是为主上找到自己心爱的女人高兴,而是害怕,他们主上的敌人会以那个女人作为要挟。

        而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他们的主上被人要挟,所以,这个女人留不得。

        众人相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决绝,他们要在事情发生之前,将之扼杀在摇篮之下,他们绝对不会让主上有任何一丝弱点。

        “她,你们如果敢动一下的话,本尊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帝昊宇何等聪明,一看到他们的神情就知道他们在打着什么主意。

        此刻,他之所以会说出来,一来,他想要宣泄自己心中的兴奋喜悦之情;二来,也是要告诫他们别有任何杀念。

        听到帝昊宇的话,众人的身体皆是一震,背脊后已经满是汗水,“我们不会,她是我们未来主母,我们怎么可能以下犯上!”

        这一刻,他们终于知道那个女人在帝昊宇心中的地位,原本以为仅此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却没有想到,她在他心中的地位早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痕。

        而他们也知道,终其一生,他们不会再伤害这个女人,相反,他们还会竭尽全力保护她,只因为她是他们主上认可的女人,更因为他们不可能违背主上的命令。

        看到众人的神色,帝昊宇松了一口气,他的部下一个个忠心的要死,就算此时他让他们自刎在他面前,他们绝对不会又任何神色,他们只会拿起剑,往自己的颈脖划去。

        “雪衣,你怎么了?”凌栾奕发现纳兰雪衣神色相当不对,还以为她遇到了什么坏事,尤其是她还是从枪响声处走来的。

        “我没事,我们回去吧!”纳兰雪衣此时是懊悔得肠子都青了,不说话,又没人当你是哑巴,尤其是面对这般老奸巨猾的帝昊宇。

        只是,恐怕连纳兰雪衣都知道,自己的情绪在被帝昊宇牵着走,如果是从前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情绪丑颜师“弟”宠你无罪全文阅读。

        “啊…这是胡母将军…”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离得事发之地太近,还是他们的听力很好,这不,他们听到了一阵阵惊讶声以及倒吸之声。

        “胡母将军?他来了?”凌栾奕一听到胡母二字,脸色顿时一变,此刻他也明白为何会听到如此密集的枪响之声。

        “嗯!”纳兰雪衣倒是没有任何想瞒,今晚所发生的一切,肯定会上md国报纸头版,或许连国际版都能上,而以凌栾奕的聪明,只要一联想就可以知道,与其明天他会上门询问,还不如今天和他说。

        “他怎么了?”既然纳兰雪衣如此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他面前,那么肯定是胡母将军受到了伤害,而且从刚才那几声惊呼声中可以听出,受伤还不小。

        “死不了!”纳兰雪衣的话,让凌栾奕眉头一皱,恐怕胡母将军离死不远了。

        “现场有没有其他人看到是你动的手?”此时,他要保证现场没有任何一人,如果有人的话,他不介意做一个侩子手。

        “没有!”现场连只苍蝇都没有,更何况是人了,再者,现场的众人,除了横躺在血泊中的胡母外,其他参与人员,全部举枪自杀了。

        “还好!”凌栾奕松了一口气,“我们快走!”凌栾奕想要再拉住纳兰雪衣的手,只是,纳兰雪衣比他快了一步,错开了他要伸过来的手。

        纳兰雪衣在凌栾奕伸手过来时,第一反应就是不想让帝昊宇再说她,而第二个反应才是她不愿意被人触碰。

        只是,当意思到这一点后,纳兰雪衣心中又是一阵郁闷,帝昊宇居然可以影响到她的情绪,在不知不觉间,她将他的话放在了心中。

        看着前面越走越快的纳兰雪衣,凌栾奕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明知道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结果,但是他还是在奢望。

        她是修真者,而他是…

        想到这里,凌栾奕的眼神变得愈发深邃了!

        第二天,天空下起了小雨,似乎在哀悼胡母将军的不幸,当地百姓在发现躺在血泊之中的人是胡母将军后,立马将他送到了md国最好的医院内。

        胡母将军一身是血地被人抬着从车上下来后,众人的眼珠子都不能转动了,如果说天下红雨,他们或许会相信,但是要他们相信,眼前这个气若游丝的人是胡母将军的话,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

        不过,第一院长出现在他们面前后,他们才知道眼前这个血淋漓的男子的确是胡母将军无疑后,众人一瞬间惊呆了,眼中更是露出了惊恐之色。

        md国要变天了!

        在场众人都是普通百姓,他们首先考虑到的是自己的处境,md国本就十分乱,现在这么一来,肯定要更乱了。

        三军统治的时代要覆灭了,只是不知道谁又会在这场战役中崛起?

        当整个md国都知道胡母将军一身是血的被送入到医院抢救后,整个md国开始暴乱了!

        其他两个将军开始了分割胡母将军的产业以及军队,如果以前,三方是牵扯之间的关系,那么此时一方动了,就给另外两方有了可乘之机。

        而胡母家族在胡母将军躺在医院后,内部也开始乱了,他们都是震慑于胡母将军的权威,但是现在胡母将军一跨,他们便再也不会害怕。

        这一天,普通百姓都在观望,观望最后的胜利者。

        当听到胡母将军出事后,来自华夏国的众人笑了,原本他们还想缩手缩脚一番,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反抗在幻想乡最新章节。

        其他两个将军此时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胡母将军身上,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心思来干涉他们的行动,再者,在收了他们那么多好处后,他们再来管制他们,这也说不过去。

        所以,这一天,注定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雪衣,好不容易来一趟md国,我们去逛逛?”凌栾奕在听到其他两军在对付胡母家族后,心中止不住高兴,这样一来,就没有任何人会来找纳兰雪衣的麻烦。

        “好!”纳兰雪衣原本是想要拒绝的,但是当她发现酒店外有些人在不断地张望,不断地往酒店释放神识后,她想要说出口的“不”字变成了“好”字。

        既然他们在暗中偷窥,不如给他们一个现成的机会,让这种暗转换为明,而他们也可以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在暗中操作着。

        对于凌栾奕胸口上的玉佩,这些人倒是很好地秉承着修真界的传统——杀人越货!

        可惜,这次他们注定要失望了,而且他们会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md国的风土民情,对于纳兰雪衣来说,并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所以,她与凌栾奕也就走马观花地看着周边的景物。

        不过,不得不说,这边的女子很是开放,她居然看到有些女子在露天洗澡,那白花花的身子,让纳兰雪衣看得咂舌。

        “这里的女子很随意的,而且md国不是一夫一妻制,在这里,只要你有钱,就可以娶多个老婆,看老婆数量多少,就可以知道他的富余程度,一般而言,普通家庭至少会有两个老婆……”凌栾奕边走边说,为纳兰雪衣讲解着md国与华夏国的不同。

        如果说纳兰雪衣是华夏国本土之人的话,或许会相当诧异,毕竟在华夏国此时的国情是一夫一妻制的,不过,现在的纳兰雪衣,灵魂来自玄灵大陆。

        在那个大陆之上,一夫多妻相当普遍,所以,对于凌栾奕口中的话,并没有感到多大的吃惊。

        对于纳兰雪衣的反应,凌栾奕也没有多想,以纳兰雪衣的性子,能够听他说这么多废话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走了一个上午,而此时也已经是中午吃饭时间,凌栾奕边带着纳兰雪衣往md国最盛名的餐馆而去。

        而一直从世贸酒店尾随在他们身后的众人在看到他们所走的方向后,居然同时停下了脚步,往相反方向而去。

        这一变故,让纳兰雪衣微微停滞了下,似乎前方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们,不然以他们这般紧追不舍的态度,绝对不会在此刻放弃。

        “我们还是换一家吧!”不是纳兰雪衣不想直面面对,而是她有所顾忌,如果不是考虑到凌栾奕在身边的话,她也不会转头离开。

        “为什么要换一家?这家的东西是整个md国最好吃的!”凌栾奕指着不远处的餐馆,有些不赞同。

        “因为…”话还没有说出口,纳兰雪衣便停住,没有继续说下去,眼中更是露出了诧异之色……

        ------题外话------

        谢谢亲亲星晨兒、嘉木们男、紫沁儿、weijia2010、xstiantian2002、172895020、alfdpj、15916704089的月票,aya天上没有云(五热度评价票、月票),晓小月(2月票),cherry0519(5热度评价票),扑倒,群啵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57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