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七十九章 瘧人之好,抉择

第七十九章 瘧人之好,抉择

        纳兰雪衣陡然间发现凌栾奕体内的那股力量不见了!

        是的,那股被封印起来的力量!

        这一认知,让她的脸色在一瞬间变了样!

        凌栾奕体内的那股力量,虽然到现在,她还没有百分之一百地确定,但是却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兽之力。瞙苤璨晓

        凌栾奕体内的那股力量是兽之力,当然,这个也只是她的猜测而已,并不准确,但是现在,这股力量却没有了,陡然之间没有了。

        纳兰雪衣可不会认为凌栾奕解开了身体内的封印之力,吸收了这股兽之力,以他之力根本不足以破开这道兽之力。

        只是,这股力量去哪里了呢?

        不会无缘无故消失,那么剩下的就是吸收,只是,凌栾奕在吸收了这股力量后,并没有一丝怪异之色。

        如果说,他的体内真的是兽之力的话,那么在平时行为中就会有表现出来,至少会显现兽之血脉,可是,从刚才到现在,纳兰雪衣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怪异的表现,就连一丝一毫都没有。

        面对这事,纳兰雪衣感到深深滴地怪异,凝聚眼力,再度观察起来,而这一看,又让纳兰雪衣诧异。

        她发现在凌栾奕体内兽之力再度涌动起来,没错,兽之力,在他的体内流淌,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股兽之力在冲击着他的筋脉终极战神。

        纳兰雪衣对于力量冲击筋脉可是有相当大的体会的,那种痛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但是现在,看凌栾奕的反应,仿若没事发生般,那笔直的身躯是那么坚挺,完全没有因为力量冲击筋脉而感到痛苦。

        难道他感觉细胞失灵?

        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他没有任何感觉,即使是痛楚加身,他也没有任何感觉。

        纳兰雪衣似乎不信邪,走到凌栾奕身边,狠狠往他的手臂上一扭,果然,没有听到预期的痛处声,这让纳兰雪衣更加认定了他感觉细胞失灵。

        只是,当看到凌栾奕手臂上那一块红肿后,纳兰雪衣不禁有些怪异,难道真的不痛?

        凌栾奕在纳兰雪衣扭上他的手臂上,很是怪异,但是,男子汉大丈夫,如果连这点痛都承受不住的话,怎么还能称之为大丈夫,所以,他硬生生地忍住没有痛呼之声。

        可是,纳兰雪衣扭得他真的好痛,手臂被扭处一下子就红肿了,那火辣辣的痛,让他倒吸了一口气。

        “不痛吗?”纳兰雪衣有些怪异地看着凌栾奕。

        “不痛!”凌栾奕很是坚决地说着不痛,那淡定的模样,让纳兰雪衣的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难道真的是感觉细胞失灵。

        为了再度印证自己的猜想,纳兰雪衣再度出手,这次是凌栾奕的脸颊。

        纳兰雪衣出手果断,在凌栾奕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一把掐住了凌栾奕的脸颊,狠狠地九十度旋转。

        “啊!”为了让凌栾奕彻底感受到痛意,纳兰雪衣这次稍微用上了一点灵力,而也是这一丁点的灵力,让凌栾奕痛呼出声。

        “痛了?”凌栾奕的反应让纳兰雪衣高兴,原来不是他没有感觉细胞,而是他的感觉细胞比一般人少而已。

        如果此时凌栾奕知道纳兰雪衣在想什么的话,绝对会白眼乱翻,他的感觉细胞十分正常,只是为了在她面前表现男人一面,才会忍住痛不喊出来。

        “嗯!”点头时,凌栾奕的脸红了,一来是因为纳兰雪衣扭的太厉害而导致面部红肿,二来也是因为自己承受不住痛处。

        “那你身体有没有觉得哪里有异样的?”作为医者,对于这么神奇之事,纳兰雪衣的好奇心都被勾动起来,故而,此时说话的语气,好似狼外婆在勾引着小红帽般。

        “异样?没有!”凌栾奕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他没有异样,有异样的是你,纳兰雪衣,不过,这句话,他只能在心里想想,绝对不会说出来。

        自从纳兰雪衣从房间中走出来后,他就觉得她很怪异,尤其是她会掐他,而且不止一次,这让他甚是怪异。

        听到凌栾奕的话,纳兰雪衣更加怪异了,怎么可能?

        此刻,他体内的力量正在激荡,就如同潮水般,一阵高过一阵,在冲击着他的筋脉,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到疼?

        看到还是因为感觉细胞迟缓?

        “雪衣,你是不是发烧了?”凌栾奕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之中,不是他不想再进一步,而是他不能,堪堪放下了手,眼中有着浓浓的关心,难道说,三天内,纳兰雪衣在房间内将脑袋烧坏了?

        “发烧?没有!”纳兰雪衣一时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对上凌栾奕那双怪异的眸子后,她的脸一红,果然,她的行为引起了他的误会重生抗战之豫西北传奇全文阅读。

        纳兰雪衣的反应,让凌栾奕一愣,一直以来,纳兰雪衣都是清冷,何时见过她这般,这般脸红,尤其是此时那羞红的模样,让他心口一紧。

        只是,还来不及多想,纳兰雪衣的手上赫然多了一根银针,在凌栾奕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隐者已经刺入了他的身体中。

        “唔…”一股痛意席卷全身,让凌栾奕忍不住再度叫了出来,眼中满是怪异之色,就这么愣愣地看着纳兰雪衣。

        他从来不知道纳兰雪衣有虐人的爱好,而且还是这般地上瘾!

        纳兰雪衣看着凌栾奕越来越痛苦的表情,嘴角也慢慢上扬,这才是她想要的。

        凌栾奕的身体一抖,不是因为痛,而是纳兰雪衣唇角之上的微笑,她的微笑,让他异常恐慌。

        虐人之好!

        难道纳兰雪衣有这个怪癖?

        “雪衣,你这是?”凌栾奕在说这话时,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这般的纳兰雪衣,让他看着慌。

        “你难道没有察觉到体内有力量在涌动,在冲击着你的筋脉?”纳兰雪衣也是聪明之人,看到凌栾奕眼中的惊恐,便知道了他在想什么,顿时,老脸一红,立马出言解释。

        “力量?涌动?”凌栾奕暗暗发力,却没有丝毫发现,虽然身体中的能量异常充沛,但是却没有如纳兰雪衣所说,在涌动。

        看到凌栾奕的反应,纳兰雪衣知道,他没有察觉到他身体内的力量在涌动,难道只是她的原因?

        不信邪地,纳兰雪衣再度凝聚眼力查探他的身体,只是,令人惊悚的一幕出现了,此刻,凌栾奕的体内异常平静,就好似平静的湖泊般,没有任何一丝涟漪。

        难道刚才是自己看错了?

        不对,她不可能看错,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凌栾奕的身体构造和普通人不同。

        想到这里,纳兰雪衣看着凌栾奕的眼神更加古怪,凌栾奕被纳兰雪衣的目光看得慌,身体不自觉地往后退去,退到一个安全位置。

        只是,身上还留着纳兰雪衣的银针,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他总觉得这根银针在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的身体异常疼痛。

        纳兰雪衣注意到凌栾奕的不适,小手一挥,银针嗖地回到了她的手中,不过,眼睛还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凌栾奕。

        “雪衣,你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凌栾奕实在忍受不住了,短短三日,纳兰雪衣怎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没出事,出事的人是你!”那股神奇又诡异的兽之力,让纳兰雪衣有些头大,第一次,她居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我能有什么…”事还没说完,凌栾奕神色一变,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一件隐藏在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看到凌栾奕的反应,纳兰雪衣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原本以为他不知道自己的情况,看来并不是如此。

        不过,现在纳兰雪衣不会说出来,免得尴尬,凌栾奕显然不想告诉她体内有兽之力之事,而她也不会打破沙锅问到底。

        “叮咚…”正当二人尴尬不知道说什么话好时,突然间门铃之声响起,顿时让凌栾奕松了一口气,屁颠屁颠跑去开门了。

        “雪衣,额至尊星魂全文阅读!”欧阳娜显然没有想到开文之人不是纳兰雪衣而是一个男人,不过,能够进入到这间房子中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雪衣,在里面!”凌栾奕错开身子,转而往外走去,他要调整下思绪,从刚才的反应来看,纳兰雪衣定然察觉到了他的不同,而他也要考虑是否将此事告诉她。

        凌栾奕的离开,让欧阳娜松了一口气,要是凌栾奕在屋中,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灵魂之力未恢复,出来找我何事?”纳兰雪衣看到欧阳娜的神情就知道她的灵魂之力未恢复。

        其实,在她的手中不乏有恢复灵魂之力的丹药,但是她却没有给她服用,一来,如果靠药力的话,之后会产生一定的副作用;

        二来,纳兰雪衣也是想要让她长点心眼,有过这一次惨痛教训后,想必今后她不会着了这个道。

        “我…我的爸爸…”欧阳娜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难道说她想让纳兰雪衣救出欧阳雄吗?她知道以纳兰雪衣的本事,救出欧阳雄根本不在话下,但是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如果说让我救你的父亲,那么你可以省了这份心,我不会去救的!”她不是圣人,能够救天下之人,再者,她与欧阳雄非亲非故,她凭什么要去救欧阳雄。

        再者,当初在欧阳家之事,她可没有忘记,所以,不管从哪个一个角度说,她都是不可能去救欧阳雄的,再者恐怕此时欧阳已经下到地狱中。

        听到纳兰雪衣直接拒绝,欧阳娜的身体微微往旁边倾倒,原本,她还抱着一丝希望,但是现在希望在顷刻间倒塌,她不怪别人,只怪自己无能!

        “多行不义必自毙,他有这个下场也是自找的!”纳兰雪衣似乎嫌打击欧阳娜不够,又再度补充了一句。

        虽然不清楚当年之事,但是绝对和欧阳雄自己脱不了干系,蓝慧心作为苗疆一族的圣女,肯定是被养在深闺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有机会接触除了苗疆一族的男子。

        但是他们却在意外的时间碰到了,而且蓝慧心还从苗疆离开,跟着欧阳雄来到了江南市,当然,这其中有什么特殊的原因,纳兰雪衣并不想猜测。

        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当初欧阳雄肯定用了什么计谋,不然,苗疆之人绝对不会那么大方地放蓝慧心离开,而这一离开就是二十多年。

        这二十多年并未引起苗疆之人察觉,直到现在苗疆之人才来找寻,这不是很奇怪吗?

        纳兰雪衣看着震惊中的欧阳娜,以欧阳娜的聪明,应该也想到了其中的关键点,看着她越来越苍白的脸色,纳兰雪衣并没有任何恻隐之心,就像她刚才所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只有问心无愧才能办事。

        “嗡嗡嗡…”手机传来震动之声,纳兰雪衣接起电话,看着梁凤英的手机号码,眉头微微皱了下,只是,接起来的声音,却意外的是一道陌生的声音。

        “是纳兰同学吗?我是梁凤英的老公郑国木,我老婆现在在江南市第一医院,她让你来一趟!”郑国木的声音显然带着一丝疲惫,而他的声音也有些有气无力。

        纳兰雪衣听到这个电话后,眉头皱得更紧了,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说好,而是思索了下,“我没空!”直接而果断拒绝,如果是之前,或许她还会看在以前的面子上,去一趟第一医院,但是现在却没有必要了。

        电话那头,显然没有想到纳兰雪衣会直接拒绝,更加没有想到,纳兰雪衣直接挂断了电话,郑国木握着手机,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凤英,你的学生不肯来!”看着床榻之上,气若游丝的梁凤英,眼中闪过一抹疼惜。

        “唉…”梁凤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在郑国木打电话时,她就有种感觉,纳兰雪衣不会过来,但是,她却迫切地想要她过来,她有种直觉,只有纳兰雪衣可以救她,只有她,也唯有她军色诱人。

        “那我再打电话过去!”郑国木不清楚为何梁凤英会这般慎重地看纳兰雪衣,要知道,他们两人都是学医出生,虽然他没有从事教师职业,但是他也是拿着医师资格证的医者。

        梁凤英的情况,他知道,已经回天无术,根本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来医治,但是,梁凤英却告诉他,纳兰雪衣可以救她,可以将她从死亡边缘来回来。

        他,不信!

        但是为了让梁凤英宽心,他还是拿起手机拨了过去,自从那一天梁凤英从外面回来后,她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直到今天,短短三天时间,她的一只脚就跨入了死亡之境。

        当郑国木再度拿出手机拨打纳兰雪衣的号码时,听到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信号,显然,纳兰雪衣在接听他的电话后,就果断地关机了。

        不过,为了让梁凤英安心,郑国木假装和纳兰雪衣交谈着,“你说现在很忙,等会过来,哦,好的!”郑国木一人自言自语,很是投入地说着。

        躺在病床上的梁凤英在听到纳兰雪衣会过来后,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只要她能过来就好,在十年校庆,纳兰雪衣仅仅只是扫视了病人一眼,就断定了他们的病因,那时,她就知道纳兰雪衣不是普通人,所以,这一次,她才会眼巴巴地期待着纳兰雪衣过来。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也正是十年校庆那一次,她将她与纳兰雪衣之间的关系,彻底斩断了,再没有一丝牵扯。

        郑国木转身看着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安然入睡的梁凤英,叹了一口气,现在恐怕也只能这般骗她吧!

        这厢的纳兰雪衣,在郑国木拨打电话后,就果决地关闭了手机,机会已经给过,是她没有珍惜,所以,这一次,她不会再出手,哪怕梁凤英只剩下一口气。

        纳兰雪衣看着一脸苍白的欧阳娜,并没有做出任何动作,而是转身离开了屋中,将偌大的房间留给了欧阳娜,而她却去了拍卖行。

        三日之期已到,纳兰雪衣也相信展简梁已经将事情办妥,这一次,她将不在遮掩,直接出现在众人面前,以她开光期的实力,根本不用惧怕任何人。

        当纳兰雪衣踏入拍卖行之际,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后方出来,而纳兰雪衣在听到声音后,眼神微微闪烁了下,显然也听出了来人是谁。

        “这不是我们‘翡翠公主’纳兰雪衣嘛,怎么不去赌石,而来这个小小拍卖行呢?”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赌石输掉的一代翡翠王穆远。

        在赌石大会之上,穆远是丢脸丢到姥姥家,而让他丢脸的人正是纳兰雪衣,所以,他将所有的恨意都转嫁到了纳兰雪衣身上,因为在那次赌石大赛上,纳兰雪衣大放光彩,将所有的光芒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而且,他也听说在md国的翡翠矿脉上,她可是“出了不小的力”,正所谓新仇加旧恨,所以,这一次,穆远绝对不会放过纳兰雪衣。

        只是,穆远不知道的是,在他说出“小小拍卖行”时,遭受了很多人的白眼,因为他们也来到了小小拍卖行中,而这么多人中,修真者占了多数。

        要不是,拍卖迫在眉睫,他们不介意给穆远留点深刻回忆!

        纳兰雪衣并不鸟穆远一眼,这种人无视就好,只是,纳兰雪衣的无视,更加引来了穆远的憎恨。

        作为穆家家主,何时受过这般待遇,能够这般“和颜悦色”和人说话,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但是纳兰雪衣却当他是空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魔兽永恒之树全文阅读。

        “纳兰雪衣,你给站住,这里也是你能来的地方!”穆远大吼一声,叫住正在往里走的纳兰雪衣。

        这一次拍卖行所拍卖的东西,没有几百亿,休想拍下来,以纳兰雪衣这种低人一等的身份,居然也敢进拍卖场,这是将他们的身份降低在与她同等高度吗?

        纳兰雪衣停下了脚步,她倒是想要听听他高人一等的建议,或者说为何她就不能来这里?

        看到纳兰雪衣停下脚步,穆远唇角扬起一抹狰狞微笑,“你知道今天要拍卖的是什么东西吗?就你也想进入拍卖场拍卖,你够资格吗?就算你自己公开拍卖,你也不够这个钱,你就是…”

        “啊…”还不等穆远说完,一道惨叫之声从他的口中喊出,刹那间,穆远胸腔中的血液不断地往外而出,脸色在一瞬间变得苍白,五脏六腑移位。

        纳兰雪衣出手了,要不是现在众人都在看着他们这边,她早已下了狠手,绝对不会还留着穆远一命。

        “老爷!”跟随在穆远身后的众位保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穆远此时倒在地上吐血不止,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看到时谁动的手。

        没错,在场任何一人,都没有看到是纳兰雪衣动的手,就算是修真高手,他们也没有看到纳兰雪衣动手,不过,他们却将目光望向了纳兰雪衣,因为这种距离也就纳兰雪衣做得到。

        这一变故,让在场修真者看到了纳兰雪衣强势一面,也知道,这个女人惹不得,他们都是聪明人,虽然没有看到纳兰雪衣动手,但是从各种层面来说,也就她有嫌疑,即使不是她,也是一个和她有莫大关系的人出手的。

        因为自始至终,穆远所针对的人只有纳兰雪衣一人,所以,不管是不是她动的手,都和她有莫大的关系。

        拍卖行的人听到响动,便跑了出来,当看到穆远躺在地上,嘴角的鲜血不断地往外溢出后,他们知道事情大条了,拍卖这么多年,还没有出过人命。

        “还愣着干嘛,打电话叫救护车!”拍卖行负责人可不想在这个关键点蹦跶出什么事情来,要知道,那一次的提成可是让他几年内都不用奋斗了,而这一次,他相信,只要拍卖成功,那么他一辈子将不用奋斗。

        所以,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拍卖终止。

        听到老板发话,底下员工立马拿起手机拨打120,很快,穆远被人抬走,只是,在离开的那一瞬间,穆远眼中射出浓浓的杀意。

        “抱歉各位,大家请进!”拍卖行的老板示意大家进去,在离开之时意外地看了眼纳兰雪衣,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这个女孩有些熟悉,不过想到他每天接触过的人多的去了,便没有再将目光放在纳兰雪衣身上,尽管她真的很漂亮。

        如果此时,他知道,这场拍卖会是纳兰雪衣提供的话,他说不定会抱着纳兰雪衣的大腿不放开。

        这才是财神爷啊!

        纳兰雪衣倒是没有任何反应,就连脸色都没有变化一下,而她这样的反应落入一种修士的眼中,却觉得她有些装b。

        没错,就是装b!

        “纳兰小姐,你好!”只是,让众位修士意外的是,仙剑门的长老居然朝着纳兰雪衣所在方向而去,更为主要的是,还主动开口打起招呼来。

        而此时的李勃显然没有料到自己的师兄(他们曾拜在同一个师父门下,不过,之后,一个成了仙阵门的长老,一个成了仙剑门的长老)会认识纳兰雪衣,而且似乎还带着一丝尊敬我是秦二世最新章节。

        这让他感到十分意外!

        要知道,他的师兄,不管是在阵法还是剑法造诣上还是在法术修为上,都要比他高上那么一点点,即使他不想承认,这也是事实,而且,他还相当高傲,绝对不会这般与人示好。

        或许,在场之人看到的是赵勤(在md国翡翠矿脉上的仙剑门长老)只是打了一个招呼而已,但是他却知道,这不仅仅只是招呼而已。

        赵勤何等骄傲,怎么可能会向一个女人打招呼,更加不可能会向一个年纪这么小的女人打招呼,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女人实力很强。

        修真界,一向就是以武力说话,所以,排除其他因素,能够让赵勤这般主动,又低声下气的,唯有实力比他高者。

        只是,以纳兰雪衣这般的年纪,实力真的要比赵勤高吗?

        李勃不知道是,在之前,或许纳兰雪衣的实力确实不如赵勤高,但是现在,就不一定了,不过,赵勤之所以这般,不是因为纳兰雪衣的实力,而是她在md国所表现出来的一切。

        关于这一点,赵勤在回去后,思考了很久,故此,才会在拍卖场外面看到纳兰雪衣时,示好!

        纳兰雪衣点点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妥之色,只是,她的这种反应,让一旁看戏的修士倒吸了一口气,要知道,赵勤可是仙剑门的一派长老,纳兰雪衣不仅没有因为赵勤的主动开口而欣喜,甚至连一丝反应都没有,只是点点头。

        她的这种反应怎么看怎么像是职员向领导汇报情况时,领导点头以示听到的感觉。

        不过,接下来赵勤的开口,又是将一旁的人吓了一跳。

        “纳兰小姐这次来不会是看中这些拍卖物吧,要是纳兰雪衣看中的话,恐怕我只能白跑一趟了!”赵勤的话没错,如果是纳兰雪衣看中的话,那么就算他们拼尽全力也不可能得到。

        而他的话,再度引起了现场的一阵骚乱,如果说,眼前说话之人不是赵勤,不是仙剑门长老的话,那么他们绝对会嗤之以鼻,就纳兰雪衣这般的年纪,有多少钱可以挥霍。

        但是现在说话之人是仙剑门长老,身份地位都是他们所不能及的,而他居然说出了这般之话,那么这是否说明纳兰雪衣真的有这般实力?

        “我不会出手的!”纳兰雪衣的一句话,顿时让赵勤宽下心来,只要纳兰雪衣不出手,他就有机会,一想到这次拍卖的东西,他心口就是火热。

        对于眼前这个仙剑门的长老,纳兰雪衣倒还算是客气,至少比起其他人来说,纳兰雪衣还会回答他的问题,这也主要是看在在md国,赵勤并没有看不起她,别人怎么对待她,她也用怎么的态度待之。

        拍卖即将开始,本还想看纳兰雪衣与赵勤之间的互动的修士,顿时急冲冲地抬步而起,往拍卖场而去,要是错过了时间,那么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而当纳兰雪衣一踏入会场之时,展简梁便迎了上来,“雪衣,三楼一字包厢!”

        这是整个拍卖行最好的位置,也是留给展简梁的,所以,展简梁想也没想地将包厢给了纳兰雪衣,只是,当看到随后而来的李勃后,展简梁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下。

        “师父!”作为徒弟,展简梁在看到李勃后,第一时间问安,而他的开口,也引来了众人的注意。

        展简梁,这个曾经仙阵门的天才,却因为盗取仙阵门的阵法之术,而被废除一身修为赶出仙阵门,却没有想到在这里会碰到他,而看他的样子似乎是这个拍卖行的负责人。

        只是,他的这一声师父是不是有些过了,被驱逐出仙阵门之人,从今往后都不能再以之前的身份,而显然,展简梁忘记了女配修仙血泪史最新章节。

        而李勃也因为展简梁的一声“师父”皱起了眉头,私底下,他承认他是他的徒弟,但是在这个公开场合,在他还没有将此事汇报给门主之前,展简梁便叫了出来,这让他有些下不了台。

        展简梁并不是傻子,他之所以这般的叫,是想看看自己在李勃心目中的地位,或许在那一次之后,他们之间的师徒情谊便有了一些变化,而这一次,展简梁也是为了试探。

        他要看看自己在李勃心中有几分重量。

        如果是之前,他被陷害盗取了本门的阵法之术,李勃没有出面维护也是情有可原,在“人证物证”一一俱全之下,他百口莫辩,所以,他对李勃没有任何一丝恨意,但是现在,他却想要看看这个师父,是否会认下他这个徒弟。

        如果此刻,李勃在众人面前承认了他的身份,那么终身,他即使付出一切,都会认李勃为师父,当成最亲的人看待,如果不是,那么,他不会做出什么偏激之事,他只会将此事藏在心中,深埋在心底深处。

        李勃,作为一门长老,当然也知道此时的状态,一旦他点头的话,那么他会面对无数的质疑声,但是如果他转身离开的话,那么他将永远地失去这个徒弟。

        对于展简梁,李勃还是很看重的,要不是被废除一身修为,此时实力恐怕也在筑基期五层左右,成为年轻一辈当之无愧的领头人,但是现在,他一身修为被废,在他的眼中就是废物的存在,所以,在左思右想之下,他做出了一个明智决定。

        转身离开!

        再没有看展简梁一眼,好似展简梁在和空气说话般。

        李勃这一动作,深深刺激到了展简梁,身体微微往后移动了一步,而这一步,也彻底断了他们之间的师徒情分,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他在李勃的心中没有一丝分量,甚至说,连一丝浪花都激不来。

        纳兰雪衣冷眼旁观,或许她早就预料到这个结局,修真之人,看重的是利,而不是情,展简梁一声修为被废,在他们的眼中,将终生都无法修炼,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此时的展简梁实力已经在筑基期五层,一路突破。

        而且,经过这一次后,他的一身灵力被隐藏起来,就算是实力比他高出好几级的人,也无法看透他的修为,所以,此刻,在众人的眼中,展简梁是没有实力的废物。

        “走吧!”纳兰雪衣示意展简梁离开,既然李勃做出了决定,那么此时就看展简梁如何做了!

        此时的展简梁心很乱,他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不过,在看到纳兰雪衣后,他的心慢慢平复下来。

        这一刻,他突然间很感谢军区对他的安排,让他来到了江南市,让他遇上了纳兰雪衣,让他恢复了一身实力,让他看清了人!

        或许这之间有苦涩,有痛苦,有抉择,但是,他却看清了一些事情。

        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展简梁将一切之事隐藏在心底深处,随着纳兰雪衣进入了三楼一字包厢内。

        赵勤也是冷眼旁观,不过,在看到展简梁与纳兰雪衣的互动后,他知道李勃失去了什么,如果是他,绝对是当场点头了。

        “唉…”微微叹了一口气,或许,今后他会为这一次的抉择而后悔。

        “雪衣,这一次,虽然三大门派的门主没有前来,不过,却来了很多位长老,这些长老平时都忙于修炼,只有到关键时刻才会出现,最为主要的是,他们都不待见对方,只要不损门派利用,他们私下斗阵很激烈,所以,这一次的拍卖,会很激荡异界最强族长!”一进入包厢,展简梁就向纳兰雪衣汇报,将所有的事情丢在一旁。

        “嗯!”纳兰雪衣在进入会场后,也注意到了人群中几个实力高强者,想必那些就是各大门派的长老。

        “将这个在最后时刻公布出来,当然最好最后拍卖品是被仙医门买走,而这个就当做是我赠送的礼物!”纳兰雪衣将一块晶体交到展简梁的手中。

        “晶体?”展简梁很诧异,在看到纳兰雪衣拿出晶体时,他还不相信这块晶体是实质的晶体,但是当晶体在他的手中后,他明显感受到晶体内澎湃的灵力,所以,这一块晶体绝对是真品。

        只是,纳兰雪衣这么做是何用意?

        “交给最后拍卖的人,当着面将这块晶体给他,唯一条件就是要吸收这块晶体内的灵力!”纳兰雪衣在说这话时,唇角明显上扬的,显然,她在里面动了手脚。

        没错,这块晶体是真品,而且还是中等级别的晶体,里面可是蕴含了大量灵力,不过,里面却被她加了料。

        “好!”凌栾奕握着晶体退出了房间,去往拍卖之地,他要将这块晶体送出去,虽然到现在他还不明白纳兰雪衣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他只需要去执行就行。

        当凌栾奕示意拍卖开始后,拍卖师翩然而至后,整个拍卖场顿时安静了下来,纷纷将目光投注在看台之上,这一刻,他们等待了三天。

        与此同时,包厢内的众人也将目光望向了看台,眼中有着势在必得之光!

        拍卖师也没有任何废话,开场白只说了几个字,就示意身后的服务员将第一件拍品传递了上来。

        “这是冲基丹,为了证明这瓶玉瓶内的冲基丹是有药效的,卖主说可以挑选出在场的一人,免费试用,当然,前提条件是修为必须在筑基期九层,这样既可以省去大家时间,也可以证明这颗冲基丹的药效!”拍卖师的话,让在场众人一愣,他们倒是没有想到有免费试用一说。

        这也就意味着,在没有拍卖之前,在场实力在筑基期九层的修士有机会突破到开光期,只要一想到可以进入开光期,众人的目光就变得异常火热,就算是众位有实力地位的飘渺仙岛各派长老,此刻,他们也坐不住了。

        尤其是李勃,他是仙阵门的长老没错,但是他被困在筑基期九层多年,一直没有突破,但是现在,陡然间听到冲基丹问世,愣是让他激动了一把,他抽调了大量资金,就为了为了现在这一刻。

        却没有想到,居然有免费试用一下之说,而且最让他想不到的是,从看台后面走出的人是展简梁。

        随着展简梁一出现在众人面前,在场众人就算再傻也知道这些拍卖物品是他提供的,因为只有拍卖者才有权利挑选人。

        “展先生,您准备让谁服用冲基丹?”拍卖师上前询问,对于这个金主,他可是诚惶诚恐,生怕自己没有做好,而失去了这次的佣金。

        展简梁的目光穿越人群,看向包厢之内,随着展简梁的目光,众人激动起来,有些甚至叫喊了展简梁的名字,不过,他却将目光投注在了李勃身上。

        这一次,所有的包厢除了纳兰雪衣那间,所有包厢之人皆是从里打开,他们身旁展简梁看不到他们的存在,只是,当发现展简梁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李博身上后,众人的心一凛,看来他们没有任何希望了。

        而李博此时却是激动起来,没想到上天还是厚爱他的……

        ------题外话------

        谢谢亲亲不离~不弃、悠游悠闲、舞霓虹(五热度评价票)的月票,群么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57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