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一百二十章 无言安慰

第一百二十章 无言安慰

        纳兰雪衣在听到魏定国的话时,第一个反应就是震怒。

        在没有经过她同意之下,私自做了决定,这是她最不能容忍之事。

        现在,居然还要用实验体来证明她的医术,这绝对是在质疑她的医术,既然如此,她何必走这么一遭,多惹别人白眼。

        在车停下之后,纳兰雪衣面无表情地从车内出来,转身便往外而去,不愿再停留一步。

        “纳兰小姐,纳兰小姐!”魏定国一看到纳兰雪衣转身离开,就知道事情大条了。

        虽然他也反对过,但是他一个人的意见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他的话语权根本不足以让任何人信服,所以,他也只能带着纳兰雪衣来了京都第一医院。

        而他也明白,以纳兰雪衣的性子绝对不容许欺骗。

        纳兰雪衣没有理会身后叫嚷的魏定国,径直往外而去。

        “纳兰上校,怎么就这么走了?看来你的确没有什么本事!”突然间,身后传来了一句挑衅之声,让纳兰雪衣停下了脚步。

        激将法,对她没有任何作用,她停下的目的,只是想要知道这个说话之人是谁。

        转身,看着一脸浅笑的女人,纳兰雪衣眉头一挑,记忆中并没有这号人物,不过,不知为何这个女人给她一种熟悉感,似乎自己应该认识这个女子游戏入侵时代。

        “怎么?纳兰上校不认识我了?看来真是贵人多忘事,像我这样的小虾米确实不值得被人记住!”纳兰雪衣的反应让女子的笑容扩得更大了。

        听到女子的话,纳兰雪衣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不过,眼中却多了一道光芒,一道锐利的光芒。

        从女主的话中,纳兰雪衣知道,她是有备而来,不然,不会在见到她第一面时,就说了挑衅之话。

        而现在又说出了这样的话,显然,她的的确确是等在这边,等待她的到来。

        女子叶小琳看到纳兰雪衣一动不动,既没有甩袖离开,也没有开口说话,眼中上过一抹急切之色。

        她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求纳兰雪衣出手,但是现在,纳兰雪衣好似不为所动,更加让她想不到的是,就算用了激将法也没有激起纳兰雪衣的“斗志”,相反,好像起到了反作用。

        纳兰雪衣将叶小琳的一切看在眼中,心中冷笑涟涟,一个个都算计到她头上来了,她哪里是那般可以被他们算计的。

        “纳兰上校,真的不认识我了吗?”叶小琳在做着最后挣扎,如果纳兰雪衣说不知道的话,那么她准备用杀手锏了,希望这个还能有用处。

        纳兰雪衣眉头一挑,“我该认识你吗?你连路人甲都不是!”纳兰雪衣也是毒舌的主,路人甲都不是,那么她是什么,难道就是空气?

        这句话,不可谓厉害,生生让叶小琳的身体往后退去。

        “纳兰上校,飞黄腾达了,连孤儿院的看护都不认识了?”叶小琳在说出这句话时,眼睛紧紧地看着纳兰雪衣的面部表情。

        虽然纳兰雪衣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她的出身依然是在孤儿院中,曾经,她也是照料她的一人,就算没有情分,至少她们也曾经相处过。

        听到叶小琳的话,纳兰雪衣的眉头一皱,原来她是曾经的看护,怪不得,觉得她有些熟悉,又很陌生。

        如果是之前的看护,那一切就可以解释了。

        只是,她来到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

        而且,她也知道她的身份,更甚至知道她回来到京都第一医院,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她是元首的看护,来到这里是为了等你!”魏定国立马给纳兰雪衣解释,这个叶小琳虽然只是看护,但是在元首面前还是有些话语权的。

        “孤儿院,在三年之前被一把火灭了,除了在学校的我,全部死亡,原来我以为只有我一个幸存者,却没有想到还有一个你,看样子,你过得很好嘛!”纳兰雪衣在说这句话时,明显话中有话,尤其是她点到了三年前的大火案。

        她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三年前,孤儿院的大火案,不是因为过失导致产生大火,而是蓄意纵火,虽然到了现在,她还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但是她会查出来的。

        原本以为孤儿院所有人中就剩下她一人,却没有想到还有一个“漏网之鱼”,虽然不知道当时她是如何躲避这场的大火的,但是这是一个寻找线索的开始。

        “我五年前就已经不在孤儿院了,所以,三年前的大火案,我根本不知道,我也是从电视中看到孤儿院被火烧了!”叶小琳的话,让纳兰雪衣一愣,却没有想到,她早已不在孤儿院中。

        “除了你之外,曾经在孤儿院中工作,离开的人?”纳兰雪衣的话,让叶小琳一愣,不知道纳兰雪衣这是何意庶女悍妃,扑倒妖孽世子。

        “没有,就只有我离开了孤儿院,也就是说在这场大火案中的幸存者,就只有你和我,所以,你应该帮我!”叶小琳倒是顺杆子往上爬的人,这都将之联系起来。

        纳兰雪衣听到“帮我”二字时,眉头往上一挑,“我为何要帮你,说说你的理由!”

        纳兰雪衣的这句话,顿时让在场二人眼睛一亮,她的意思在告诉他们,事情还有转机,只要他们能够说出足够的利用。

        叶小琳和魏定国对视一眼,缓了缓心绪,便朝着纳兰雪衣说道,“第一,我曾经照顾过你,也算是尽心尽力,你也应该看在曾经的脸面上,帮我;

        第二,元首是一个国家象征,如果元首倒下了,那么会引起多大的波动,所以,你要救元首;

        第三,你是上校,你应该听从命令,救元首;

        第四,救醒元首后,你上校的军衔会往上提升上去。

        总之,你出手救醒元首,与你、与我、与他都有好处!”

        叶小琳侃侃而谈,举例说明,倒是说得合情合理,如果是别人的话,或许就这么点头答应了,但是,她是纳兰雪衣,怎么可能凭他们的三言两语,就让她改变想法。

        纳兰雪衣红唇轻启,唇角含笑,却莫名地让人感到一阵心慌。

        “第一,你拿钱办事,照顾我是天经地义,而且我也不认为你给了我多大照顾;

        第二,元首倒下,不关我事,引起波动,自会有人解决,难道我们政区、军区之人都是摆设吗?

        第三,我的头衔只是有名无实,而且是别人扣在我头上的,我从未承认过这个头衔,所以,我不有接受任何命令。

        第四,至于升职嘛,我不屑!”

        纳兰雪衣一一反驳了,说得叶小琳哑口无言。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叶小琳有些惊讶地看着纳兰雪衣。

        一直以来,纳兰雪衣都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冷,从来不会多说一个字,也不会如现在这般一一将她的话反驳过去。

        至于她的医术,她略微知道一点,从小她就爱看医术,小小的年纪就展现了她的天赋。

        所以,当她听到魏定国坚持要让纳兰雪衣成为元首的主治医师后,她是唯一一个站在魏定国身边的人。

        不是她相信魏定国,而是她相信自己的眼光,所以,她才会来到医院门口,等待纳兰雪衣的到来。

        不过,却没有想到,纳兰雪衣连医院大门都没有跨进去,就径直往外而去,这一变故,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甚至,在她说出曾经她是孤儿院的看护后,依然没有引起纳兰雪衣的认同感,相反,她还为说出这句话付出了代价。

        三人就这么僵持在医院门口,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这位大妈,你印堂发黑,阴气过重,看来近日会遭来无妄之灾!”纳兰雪衣一开始的“大妈”二字,已经让叶小琳拉下了脸,随后她的话,顿时让叶小琳吓了一跳。

        什么叫印堂发黑,阴气过重?

        什么叫会遭来无妄之灾?

        这些骇人听闻的事,怎么从纳兰雪衣的口中说出来,会觉得那么逼真?

        难道是夜路走多了,真的会遇到鬼?

        叶小琳之所以能够一路爬到元首的看护,那绝对不是一般人,没有一点“真功夫”是不可能从一个小小孤儿院的看护爬到元首的看护位置的,尤其是只用了五年时间山村生活任逍遥最新章节。

        五年时间,让她鲤鱼跃龙门,咸鱼大翻身,这样的本事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如果说是她自己的行为,纳兰雪衣断然是不相信的,如果她真的有这样的手腕,那么她为何之前会屈居在孤儿院中。

        照她这般厉害,她完全有能力坐上孤儿院院长的位置,而不是看护。

        而五年后,一个小小的孤儿院看护居然平步青云,成为元首的看护,如果这个元首是新上任的,那么或许她能够成为看护也是有合情合理。

        但是现在这个元首已经连任两届了,不可能中途更换看护,即使更换,也不会轮到叶小琳,而现在叶小琳不仅成为了元首看护,从目前状况来看,似乎还是看护一把手。

        这就不得不说奇怪了。

        “纳兰雪衣,你这是什么意思?”叶小琳真的有些怕了,尤其是最近几日,她也发现有莫名的东西跟着。

        纳兰雪衣当然不会理会叶小琳,脚步没有停留,直接往外而去。

        可惜还没有跨出一步,手被叶小琳拉住,可惜,还没有握紧,就听到了叶小琳一声惨叫声。

        “啊…”叶小琳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流血了,而且血在不断地往外冒。

        最让她惊恐的是,她的手掌没有任何伤口,一丝伤口都没有,但是血却在不断地流出来。

        这是肿么回事?

        魏定过一听到叶小琳的惨叫声,就知道事情不好了,身体往前,一把拉过叶小琳的手,在看过叶小琳的手后,同样愣住了。

        而叶小琳的惨叫声也引来了一旁众人围观。

        原本,叶小琳和纳兰雪衣在医院门口说话,就引起了旁人的关注,不过,大家都是来医院看病的,为此也没有如同大街上般,驻足观看。

        不过,现在,在听到惨叫声,又看到流血事件后,就算是要去看病,也得缓一缓了。

        要知道,华夏国国人对于热闹,那是一个热衷,那是一个欢喜啊,尤其还是在医院门口,所以,众人驻足观看,想要从中看出一点门道来。

        果然,还真的被他们看出门道来了。

        他们在魏定国拿起叶小琳的手查看时,也看到了让人惊恐一幕。

        叶小琳的手居然完好无损,但是却从手掌心中冒出血来。

        这是什么问题?

        难道说叶小琳真的招小人(这里所谓的小人就是小鬼)了?

        虽然纳兰雪衣说叶小琳印堂发黑这句话时,声音不响,但是旁边的人还是听到了,原本以为是无中生有,就是想要吓吓她而已,但是现在看到这一幕,似乎并不是如此。

        难道叶小琳身边真的有小鬼在作祟?

        一想到这里,众人立马朝着旁边靠去,尽可能地远离叶小琳,身旁自己遭殃美人图鉴。

        要知道,这里是医院,原本就是阴气最重的地方,一般而言,众人也是十分怕自己招来小鬼的,所以,他们立马有了断论。

        虽然看戏重要,但是人命更加重要。

        看着身旁越来越少的人,叶小琳的脸色越来越白,已经趋近与死人的脸色。

        同时,她也发现,自己手掌上的血并没有止住,而是越来越多。

        身体一歪,往旁边倒去。

        失血过多,再也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魏定国在看到叶小琳倒去时,并没有去接住她的身体,而是朝着纳兰雪衣而去,所以,叶小琳倒下去时,砰的一声,摔在了水泥地板上。

        同一时刻,脑后勺的鲜血也同时流了出来。

        当然,这一次不是纳兰雪衣搞的鬼,而是她的头与地板撞击的后果。

        “啊…”当看到叶小琳的头部都流血后,一旁还来不及退去的众人,发出了惊恐声。

        刷刷刷,众人用上了百米加速的速度,纷纷从叶小琳身旁退开,一下子,叶小琳身边不再有一人。

        而当叶小琳被发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后,也是在一刻钟后。

        当叶小琳被送进抢救室时,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

        也幸好此事发生在医院门口,要是在大街上,恐怕叶小琳也是时日无多了。

        “纳兰小姐,等等…等等…”魏定国在纳兰雪衣身后不断地喊着,可惜走在前面的纳兰雪衣好似根本就没有听到般,甚至加快了脚下步伐。

        “纳兰小姐,难道你真的准备放弃华夏国的百姓了吗?”魏定国朝着远处的纳兰雪衣喊去。

        而他这么一开口,顿时将周旁的众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当他们发现一个穿着军装的男子正在追着一个妙龄少女后,他们觉得很是怪异,所以,在一旁驻足观看。

        只是,当听到魏定国说出这句话后,众人非常诧异,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魏定国。

        魏定国在说出这句话时,明显也是愣了一下。

        一时着急,他居然忘记这是在大街之上,而且还当着众人的面说了这么一句话。

        远处的纳兰雪衣倒是奇迹般地停了下来,不过,却不是因为魏定国的话,而是,她看到了一群人正在往京都医院赶去。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纳兰雪衣断不然会如此,但是这是一群穿着军装的士兵,而且最为主要的是扛着枪支的士兵。

        当然,看到这一幕的同样有魏定国,他的脸上因为看到士兵后,变得有些怪异。

        “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士兵往医院而去。

        原本他们将车开到京都第一医院,她就察觉到哪里有问题,如果真的要去医治元首的话,最不济也是去军区医院,断然不会来到第一医院中。

        之后,魏定国向她解释是因为实验体的事,但是显然,魏定国还有所隐瞒,不然此刻也不会有这么一群真枪荷弹的士兵过来。

        “元首在医院中总裁,娶我妈咪请排队全文阅读!”终于,魏定国还是说出了实话。

        元首并没有在军区医院中,而是在京都第一医院中,这话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但是这是事实。

        他们瞒着所有人,将元首转移到了京都医院中,为的就是不给敌人有趁之机,他们也知道,一般国家领导人住医院都是去军区医院,所以,在那边设下了埋伏。

        可惜,这一次,他们却选择了普通医院。

        但是现在,看到这群士兵出现后,魏定国觉得事情有所变动了。

        进入这家医院,他们就是为了保持低调,就连警卫员,也只有几个,大多都是潜伏在暗地里,只要没事就不会出现。

        可是,现在,居然出动了这么多士兵,显然是事情发生了问题。

        而且从这些士兵的装备、配备来看,等级不低,而且都是特种部队下来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元首有变动。

        一想到这里,魏定国也不去管纳兰雪衣,跑开腿朝着医院奔去。

        纳兰雪衣在察觉到这些士兵后,又听到元首在这家医院中后,也觉得有些问题,便也没有继续离开,而是选择回到医院中。

        当纳兰雪衣踏入医院时,才发现,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士兵们已经将现场的人给清理掉了,所以,此刻,整个医院异常安静中。

        也就说,京都第一医院被士兵们给包围了。

        “这位小姐,麻烦你去另外一家医院,今天这家医院不对外救治!”士兵看到纳兰雪衣过来,便将她挡了下来。

        “为什么不能进去,难道医院不是看病,而是为了给你们演习之用?”纳兰雪衣的一句话,顿时让拦下她的士兵脸红了起来。

        纳兰雪衣的话完全没有错误,只是,他们接到命令,要将医院清场了。

        虽然他们也知道这事做得有些过分,要知道,这是在医院中,医院是给治病的地方,但是现在居然要清场,这说出去,绝对是要受到舆论谴责的。

        但是,他们却没有办法,上级命令不得违抗,即使心中不情愿也没有任何办法。

        “姑娘,你少说一句吧,现在走还来得及,如果再不走的话,我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一旁年纪较大的士兵有些看不过去,从中走了出来。

        “发生问题?你们不是人民解放军吗?有问题难道你们不给解决吗?”

        额!

        听到纳兰雪衣这句话,众人皆是无语,这话在情在理都没有错,人民解放军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有问题找警察,找解放军都没有错。

        但是现在是紧急关头,谁还管你那么多。

        不过,对于纳兰雪衣的话,他们也找不到丝毫反驳,所以,此时,他们只能僵持着。

        纳兰雪衣的这句话完全符合她这个年龄段的人说,如果他们知道纳兰雪衣的另外一面的话,就不会这般态度了。

        看着众人的反应,纳兰雪衣的唇角露出了一抹讽刺的微笑,她当然不想为难这些当兵的人,她只是想要知道保家卫国的士兵为何会来“保护”这座医院。

        即使是元首在医院中,也用不到这么多士兵。

        “姑娘,你快走吧,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士兵一切只能听从指挥,你走吧帝宠-凰图天下最新章节!”一旁的士兵还劝着纳兰雪衣离开。

        “来不及了!”纳兰雪衣的神识何其庞大,在说话间,她的神识已经覆盖了整座医院,开始查探起一切。

        纳兰雪衣发现,在一间偌大的报告厅中,所有的人都围在一桌子旁,中间躺着一个中年男人,眼睛紧闭,露出痛苦神色。

        而在另外一旁,同样有一个老人躺在床上,对的,他是躺在床上,而那个中年却是一张桌子上。

        纳兰雪衣看到这里,就已经知道问题的关键了。

        躺在桌子上的中年男人,就是魏定国说过的实验体,用来测试纳兰雪衣的医术,只是不知道什么情况,现在变成了一群人围在男子身旁。

        而一旁安静躺在病床之上,旁边围了一圈警卫员的定然就是华夏国的总负责人,元首路仓容。

        纳兰雪衣看着一旁众人不断地在中年男子周围叹气,每一次叹气,一旁的老妇人就会落寞一分。

        不用猜,这个老妇人定然就是元首的妇人。

        如果他们使用的方案没有任何作用的话,那么元首也会如同躺在床上的中年男人一样。

        只是,让纳兰雪衣不明白的是,他们二人的病症根本不同,元首昏迷不醒,所谓的脑死亡并不是真的脑死亡,而是中毒。

        中毒导致他看起来脑死亡,虽然她还没有亲眼看到,但是却八九不离十。

        而躺在床的那个中年男人,确实是脑死亡,但是却是因为通气不畅,只要将他体内的气血排通畅了,经过几个疗效恢复,就可以清醒过来。

        不过,她不保证,在他们这些脑科权威的专家医治下,他是否依然还是如此。

        士兵们看着纳兰雪衣纹丝不动,甚至还说来不及了三个字,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们是士兵,所以,他们不会恃强凌弱,如果纳兰雪衣一直不走,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难道要让他们用枪指着她的脑袋,让她离开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只是,他们也不知道,为何这个女学生这么大胆,刚才,医院中的那些人,他们只是让他们离开,他们立马十分配合。

        当然,这其中不乏还有一些威胁的成分,但是现在,他们居然发现就算他们说出威胁的话,眼前这个女生也未必会离开。

        “姑娘,什么来不及了?”纳兰雪衣的这句话,让他们甚为好奇。

        “你们的魏首长已经下来了!”纳兰雪衣的这句话,让众人刷刷刷将目光投注到了从电梯中下来的魏定国。

        其实,魏定国下来,就是为了碰一下运气,看看纳兰雪衣是否还在。

        实验体突然发生问题,打得各位专家措手不及,再者,在医院中,居然还出现了暗杀者,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士兵前来。

        元首的行踪已经暴露了。

        所以,他们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元首转移。

        不过,关键就是在这里了。

        如果要将元首转移,那么势必要搬动他的身体,但是现在,元首的身体万万搬动不得,所以,他们才要派武装部队前来。

        只是,就算是武装部队前来,依然挡不住暗杀者的气焰重生之抽奖空间最新章节。

        就在刚才,他们又将一个暗杀者灭了后,他们知道问题严重了。

        一波波的杀手已经顺藤摸瓜上来了,尤其是,其中居然有忍者。

        如果只是一般人的话,华夏国的士兵们完全有能力对抗,但是如果换成是忍者的话,那么就不好说话了。

        忍术中的隐藏术尤为厉害,要不是在保护元首的人中,有修真者存在的话,那么现在华夏国的元首就不是脑死亡,而是真正死亡。

        从电梯下来的魏定国在看到纳兰雪衣的那一瞬间后,松了一口气,只要纳兰雪衣没走就行,如果她走了的话,他不知道去哪里找她。

        “纳兰上校,你来了!”魏定国十分客气地看着纳兰雪衣,这些都是他的部下,要在部下面前树立威信,所以,此刻,他装得和纳兰雪衣不熟。

        如果没有旁人在场的话,他定然会十分恳切地恳求她,让她出手相助,但是现在不一样啊。

        纳兰雪衣当然也没有理会魏定国的反应,她只是这般淡然地站着,并没有任何反应。

        纳兰雪衣没有反应,不表示一旁的士兵没有反应,在听到魏定国喊出纳兰雪衣上校时,一旁拦着纳兰雪衣不让她进去的士兵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眼前的小姑娘变成了上校,而且从魏定国的口中似乎眼前这个小姑娘还是被请来了。

        可是,如果真的是请来的话,那么为何在他们将她拦下后,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是和他们瞎扯呢。

        是的,在这些士兵的眼中,纳兰雪衣的话,完全是站在普通百百姓的角度上说话的,而她的话也是在针对着他们。

        这让他们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他们不是不相信魏定国的话,而是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实。

        “纳兰上校,我们上去吧!”魏定国知道,此刻纳兰雪衣是在生气,不过,她还是为大局着想的,不然,她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以纳兰雪衣的脾性,在被士兵们挡住后,她定然是转身就走,但是现在,她却没有离开,这在说明,她是有心想要上去的。

        可惜,这一次,魏定国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在听到魏定国的话后,纳兰雪衣便转身离开了,而且这一次,她脚下速度明显变快了。

        就算魏定国闪身追了出去,也只是看到了纳兰雪衣的一缕影子,街道之上再也没有纳兰雪衣的身影。

        “主子,您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当看到纳兰雪衣后,众人正准备吃饭。

        原本以为纳兰雪衣至少要在天黑后才会回来,却没有想到,只是下午不到就回来了,而且脸色也不见得很好看。

        “发生什么问题了吗?为什么主子您的脸色?”众人一看到纳兰雪衣的神色,立马放下碗筷,朝着纳兰协议而来。

        “元首被人攻击了,而且这事和倭国脱不了干系!”纳兰雪衣的一句话,顿时让场面尴尬起来,因为他们想到了曾经。

        他们当初也是不择手段,为了达到目的选择与倭国人合作,这是他们心底的痛,虽然他们知道纳兰雪衣并不是在说他们,但是,在潜意识中,他们有些对号入座了。

        “主子,元首怎么会无缘无故被人攻击,而且看您的反应,这次元首似乎遇到麻烦了?”林大志不愧是老奸巨猾之辈,一看到纳兰雪衣的反应,就猜到了一些院长驾到。

        “为什么被攻击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倭国来势汹汹,企图颠覆我华夏国,而且这一次对我国元首动手,恐怕下一个目标是高丽国的元首!”纳兰雪衣的这个猜测完全是符合逻辑。

        倭国,这次能够对华夏国元首攻击,想必是有恃无恐,或者说,他们得到了谁的帮助,而且最为主要的是,这一次,他们似乎要挑起两国之间的战斗来。

        倭国虽然每次都蠢蠢欲动,但是哪一次是动真格的,但是这一次,他们却来华夏国暗杀元首,这已经不是挑衅问题了。

        虽然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这是倭国人搞的鬼,但是在发现有忍者出现后,那么一切就和倭国挂上勾了。

        不是,纳兰雪衣对倭国带着歧视眼睛,一听到忍者就认定是他们所为,但是只要是有血性的人,在听到忍者后,就立马回想到忍者。

        所以,就算是纳兰雪衣,在听到忍者后,她也做出了反应。

        她从来不认为忍者会为其他国家卖命,忍者他们只会效忠他们的国家。

        “那到时华夏国就乱了!”一听纳兰雪衣的话,他们就吓了一跳。

        虽然雪衣商行被灭,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但是和国家问题一比,那真是小巫见大巫,最为主要的是,这一次雪衣商行的爆炸,他们根基并没有受损,想要东山再起并不是问题。

        “我们先暂缓所有的动作,等风头过了再说!”突然间,小江开口了。

        他知道纳兰雪衣并不管事,当着她的面这么一说,也是为了告诉纳兰雪衣,他决定这样干。

        “嗯!”纳兰雪衣点头,表示赞成,现在确实不适宜大规模动作。

        尤其是在京都,现在的京都可是被众人盯着呢。

        再者他们如果要东山再起的话,就会被有心人盯上,虽然他们已经被盯上了,但是在他们没有做出事情之前,他们暂时还是安全的。

        “华夏国,不会动乱,不过,却会伤筋动骨,倭国还没有办法将华夏国连根拔起,就连高丽国也不行!”华夏国和倭国纷争由来已久。

        华夏国并不再是以前的华夏国,可以任人拿捏,相反,现在的华夏国,在世界上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

        华夏国一发生动乱的话,那么受影响的绝对不是一个国家,而是整个世界,所以,大规模的战争根本不会爆发,就算真的爆发了,也会有其他国家出来阻止。

        但是,如果是内乱的话,他们可就没有办法了。

        所以,倭国就是打着内乱的幌子,来试图分裂华夏国。

        先是从军方着手,如果军方开始发生动乱的话,那么整个华夏国也就乱了。

        不过,这个计划却被纳兰雪衣给打乱了,军区没有发生动乱,相反,还给纳兰雪衣带来了一批有用之人,这或许是倭国永远也没有想到事。

        为了报复,他们居然用炸药轰炸了雪衣商行。

        不得不说,倭国心眼很小,永远成不了大事。

        “主子,您这话,我听不懂?”这一次,小庭也从军区回来了,对于纳兰雪衣的话,他并不懂。

        “不用懂,只要做好分内之事就行了恐慌沸腾最新章节!”纳兰雪衣也不想将事情扩大化,如果能够自己处理,她绝对不会拉上他们。

        “主子,这次您不出手救元首?”小江到底是做生意的人,精明的狠,知道纳兰雪衣并不想将事情说下去,立马转移了话题。

        他们也是知道这一次纳兰雪衣出去是要救元首的,却没有想到纳兰雪衣这么快回来,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没有救元首。

        “他们不相信我,所以,我也就觉得没有任何必要了!元首死了,只会让政局动荡下,并不会引起任何波澜,救不救也无所谓!”纳兰雪衣的话,让众人微微一愣,继而了然。

        作为医者,最讨厌的人就是不相信他们医术的人,尤其是纳兰雪衣,她,多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让人质疑她的医术。

        这一次,他们没有给纳兰雪衣机会,那么就永远也不要有机会。

        “你们吃饭吧!”纳兰雪衣落下一句话后,便往房间而去。

        进入房间后,一个闪身,出现在了银镯之内。

        这一次,没有如前几次般,一进入银镯就开始打坐修炼,她只是站在原地想着事情。

        知道一缕熟悉的气息在银镯内出现后,纳兰雪衣唇角微微一扬,显然已经知道来者是谁。

        当然,在没有经过她的允许下能够出现在银镯的人也就只有帝昊宇了。

        “有什么心事吗?”帝昊宇一来,便发现纳兰雪衣皱着眉头,有些心事。

        “救人只在一念之间,我应该救吗?”第一次,纳兰雪衣对于医者的职责产生了怀疑。

        救人与杀人,只是一念之间。

        “你的矛盾,你的纠结,不是因为自己,而是为了天下之人,你的心还是太过善良,唉…”纳兰雪衣虽然表现出来很冷漠的样子,但是她的心是柔的。

        “如果不是他们多此一举的话,或许现在元首已经睁开眼睛了,不过,我最不容忍的是,他们居然使用实验体,实验体,而且还是用活人做实验!”纳兰雪衣越说越气愤。

        实验体,这和当初的倭国人有什么区别,最为主要的是,曾经,在神医门也有过这样的事例。

        神医门中,他们根本不将普通人放在眼中,一旦有疑难杂症就朝着普通人出手,注射毒剂,用活人做试验品,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所炼制的丹药是最好的。

        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在她的眼前失去生命,而她却无能为力。

        虽然她是门主,有一定的话语权,但是门主也被长老所控制,再者,当时他们用活人试验,她根本不知道,等到有所察觉时,那些人已经不复存在。

        即使,她已经处置了这件事情,但是这件事情依然哽在她的喉咙中,无法咽下去。

        所以,在听到魏定国说出活人做实验体后,她就努力,只是,当然没有这么表现出来。

        而魏定国也被纳兰雪衣当成了拒绝往来户,终其一生,他们将不会再有任何瓜葛。

        魏定国还不知道纳兰雪衣已经将他判了死刑,此刻,他正在往雪衣大饭店赶着,希望能够让纳兰雪衣出手。

        帝昊宇不知道该怎么和纳兰雪衣说,活了千百万年,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安慰人,所以,他只能默默来到纳兰雪衣身后,伸出双手,将她揽入怀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59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