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猫戏老鼠

第一百二十四章 猫戏老鼠

        纳兰雪衣话一出口,让九阳心头一紧,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而纳兰雪衣的眼神,让九阳的身体僵硬起来,他是不是惹纳兰雪衣生气了,要知道,纳兰雪衣生气,后果很严重。

        不过,一旁的蓝龙却没有丝毫意识,在听了九阳的话后,蓝龙睁大了眼睛,眼睛一片光亮,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中,充满了渴望了。

        “主人,我们去吧!我觉得很有意思!”蓝龙的突然开口,让九阳一愣。

        主人?

        九阳这才发现蓝龙不是一般人,一开始他倒是没有注意,现在想来,纳兰雪衣的身旁怎么可能会是一般人。

        “这是?”虽然九阳看出了蓝龙不是一般人,但是他却看不出蓝龙的本体。

        “蓝龙,龙族成员!”纳兰雪衣的话落,九阳一震,眼中有着诧异。

        “龙之谷不是被封印了,他怎么会?”一说到这里,九阳嗖地住了嘴,他居然将这话说了出来。

        说完后,他才发现纳兰雪衣看着他的眼神变得更加怪异了。

        “看来你也知道龙之谷的事!”纳兰雪衣的这句话,让九阳的身体微微往后退去,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纳兰雪衣的话,带着一丝诡异。

        九阳猜得不错,纳兰雪衣此时心中很是不爽。

        从九阳的话中,她知道,被蒙在鼓里的人是她。

        她不是对龙之谷被封印之事而气愤,而是他们明知道龙之谷为何被封印,而不告诉他们原因。

        从九阳的反应来看,他们是在防着她,或许是怕她意气用事。

        “主人,龙之谷之事,就算我们不告诉你,等时间到了,你也会知道的!”这一刻,九阳没有再叫纳兰雪衣的名字,而是叫了主人,就足以说明,他对此事的重视。

        蓝龙在察觉到纳兰雪衣不对劲后,小身子尽可能地往一旁移动,不愿意卷入这是非中,当然,他也不知道事情内幕,此时,他只想去拉斯维加斯找红龙。

        “主人,今天你是不是要带我去玩?”蓝龙的话,让九阳眼睛一亮,他倒是从未想过纳兰雪衣会去玩,更加没有想到她会带着蓝龙去玩。

        “嗯,去游乐园!”其实是纳兰雪衣想要去游乐园。

        自从和帝昊宇去过游乐园后,她再一次兴趣了要去玩一次兴致,上一次,她玩得并不尽兴,所以,这一次,她要好好玩一次,放任玩一次。

        不知道为何,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她会离开这里,离开华夏国,如果再不享受这些二十一世纪的东西,她将再也不可能享受到。

        所以,她才会有了这次提议星战文明全文阅读。

        “我也要去!”九阳怎么可能落入于后,尤其这次是纳兰雪衣买单,他更加不能错过,最为主要的是,他也没有去过游乐园。

        “主人,车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小江适时地出现在纳兰雪衣身旁,在听到纳兰雪衣要去游乐园后,他有那么一瞬间有些呆滞,等到反应过来后,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管纳兰雪衣实力如何,不管她强大无比,她依然只是一个学生。

        学生,应该肆意享受生活。

        对于蓝龙的突然出现,小江也怀疑过,不过,对于纳兰雪衣百分之百相信,突然间出现一个小孩,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走吧!”纳兰雪衣带上包,准备好好享受一下难得时光。

        很快,一人一神器一龙来到了游乐园。

        此刻的游乐园正是最热闹的时候,看着排起人龙的队伍,纳兰雪衣叹了一口气,照这样推算下去,不知道何时轮到他们。

        “啊!”突然间,一道尖叫声在人群中响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天呢!这是怎么做到的!”

        “dygaga!”

        ……

        尖叫声过后,是一道道纷纷争议的话语。

        纳兰雪衣看着前方的长龙因为女子的尖叫声而全部往外移动后,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

        九阳出手,到底是不同凡响。

        一阵阴风过后,一个年轻的女子居然当空飞了起来,身体不断地在半空之中旋转。

        没有任何设备,女子就这么旋转起来,比起游乐园中的“360度旋转”还要厉害。

        “啊啊啊…”尖叫声不断,众人的眼睛也一直停留在女子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三个人排在了他们最前方。

        等到九阳将女子放下来后,他们已经坐上了“云霄飞车”。

        就这样,每到一处,九阳就使用一计,让他们可以不必顶着大太阳排着长队。

        一个下午时间,三人(既然化身成人,就以人来称呼)玩便了游乐园中所有项目,唯一没有玩的就是鬼屋,而此刻,他们也正在朝着鬼屋而去。

        进入鬼屋后,纳兰雪衣便和九阳、蓝龙分开了,不是他们想要分开,而是这个鬼屋是一个类似迷宫的房间,他们一同进入鬼屋,却因为跨出的脚步问题,而分开了。

        “啊!”一进入鬼屋,便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呜呜呜…”如泣如诉,鬼叫不断。

        头顶阴风阵阵,脚下窸窸窣窣,突然间,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陡然间出现在纳兰雪衣身后,还不待女子吓唬纳兰雪衣。

        只看到纳兰雪衣条件反射地将女子给打倒到了地上。

        没错,纳兰雪衣一个转身,手握成拳,狠狠地往女子的肚子上打去。

        “砰…”女子倒飞出去,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直到倒地,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居然被人打了球在脚下最新章节!

        进入鬼屋后,从未有人会做出反击,就算胆子再大的人,在进入鬼屋后,他们都会瑟瑟发抖。

        不是因为他们鬼屋做得有多好,也不是因为鬼屋中到处充满了鬼,而是鬼屋由迷宫而变。

        进入鬼屋,他们首先面对的是迷宫,一进入迷宫,他们就变得六神无主。

        攻其心,他们的确做到了。

        之后,就是摧毁他们的精神!

        在进入迷宫后,他们一心一意地想要从迷宫中出去,而忘记了这是鬼屋。

        在众人放松精神之时,他们利用先进技术,制造环境,然后再出来吓人。

        要知道,从鬼屋建立起来后,就没有一个不被他们吓到的,他们也以吓人为乐,却没有想到今天,她会被人打到在地。

        与此同时,被人击飞的还有“袭击”九阳和蓝龙之人。

        “嗷嗷嗷…”此刻,被击飞的三人躺在地上嗷嗷大叫。

        痛!

        实在太痛了!

        而这也只是开始而已。

        随着而来,他们听到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这一次,不是来自进入鬼屋之人,而是工作人员。

        不知道是不会工作人员太苦逼,遇到纳兰雪衣的人就没有重复的。

        所以,纳兰雪衣一边前进,一边将人放倒在地。

        等到她顺利地走出鬼屋迷宫后,在她走过的路上,躺满了人。

        鬼屋中的所有人,此时全部躺在地上,痛苦shen吟!

        “你觉不觉得今天鬼屋太过平静了?”

        “今天居然没有人来吓我们!”

        “对啊,今天的鬼屋真的很没有意思!”

        ……

        这些人,不是第一进入鬼屋,虽然每一次被鬼屋内的工作人员吓得半死,但是他们却乐此不彼。

        可是,今天,他们居然觉得鬼屋已经不是鬼屋了,根本没有一丝恐怖。

        “看来是我们来得太过频繁,连‘鬼’都厌恶我们了,不出来吓我们了!”说话之人笑意盈盈。

        “哈哈哈…不是他们不想出来吓你们,而是被我们放倒了!”九阳听着众人的对话,忍不住臭屁了下。

        不是他们想要动粗的,而是身体自动做出了反应,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出手第一次后,他们就知道那些吓他们的鬼是工作人员假扮的的,但是他们却没有控制好力度,更甚至,在他们来吓他们后,本能地做出了反应。

        九阳的话,让在出口处的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般情形,而当看到鬼屋中的工作人员一个个担架抬到外面后,看清他们身体上的惨状后,众人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

        这是怎么样的手段,才能够让他们变成这副样子。

        从众位工作人员的脸上可以看出,此刻的他们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已经奄奄一息大明流氓艳遇记。

        的确如他们看到般,这些人只剩下一口气了,要不是纳兰雪衣在他们身上准入一道灵力,恐怕此时,他们早已两眼一闭,双腿一蹬,去见阎王了。

        她出手力度还算好,不过,蓝龙和九阳的出手力度就大了,一个是神器,一个是龙,他们的出手力度当然不会控制好。

        “你们跟我来!”此刻警察也介入到了这件事情中,如果只是普通的打伤,那么他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现在不是。

        现在已经变成了谋杀,如果此刻鬼屋中的其中一人死亡的话,那么他们就是杀人凶手,所以,游乐园的工作人员在拨打120的同时也拨打了110。

        不得不说,这一次警方出警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来了,在纳兰雪衣等人离开之前将他们截获。

        更为主要的是,在场任何人都听到了九阳那大言不惭的话,当然,这也是他们打伤人的证据。

        “我们为何要跟你走,一来我们没有犯法,二来就算犯法也得有拘捕令吧,现在这算什么?”纳兰雪衣看着来势汹汹的警察,眼中闪过一抹幽光。

        他们出手伤人,的确有错在先,不过,他们却引来警察,让警察介入了这件事情中,那么动机就不纯了。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众人一愣,居然碰到了呛口小辣椒,而且还深知法律程序,但是就算她懂法律,又如何,警察办案,难道还要让人教不成?

        “这位小姐,你可以保持缄默,但是你所说的话将会成为呈堂证供!”警察没有理会纳兰雪衣,而是说出了tvb剧情中的经典台词。

        “如果我说你们公然行贿,公然收受别人好处,公然开放piao娼,那么这话你们准备呈堂吗?”纳兰雪衣的话,让在场的警察们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而且有越来越黑的趋势。

        一旁看戏的众人在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后,立马撒腿就跑,此刻,他们已经不能抱着看戏的成分了,不然火会烧到他们身上。

        可惜,在场的警察们在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后,断然不会那般轻易地让那几个有幸看到事情经过的人离开。

        一旦他们离开,不知道会从他们的口中说出什么话来,以防万一,他们不会让他们这般轻易离开。

        被警察留下的众人,面色惨白,他们不知道就因为一时的好奇心,而害了自己。

        “你们不用担心,警察办案可是要走程序的,他们之所以让你们留下,无非是想让你们作为证明,他们绝对不会迫害你们的!”纳兰雪衣的话,同时让在场的人变了脸色。

        她这话一语双关,如果警察不想有事的话,那么杀人灭口是最佳选择,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说假话。

        而被留下的众人在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后,身体颤抖起来,她这话是在提醒警察让他们对他们出手。

        可怕!

        太可怕了!

        好奇害死猫,这句正当是应正了他们此时的情况。

        “这位小姐,你好计谋啊!”不得不说,纳兰雪衣的话,让在场警察都用一种惊异的眼神看她。

        在面对警察出警后,她居然还能做到这般淡定,的确不同凡响,而且上面的人也说了,这一次要定了她的罪。

        鉴于点头上司的威严,他们小民警也没有办法,不然,他们这饭碗就保不住了少爷,别太坏最新章节。

        没错,这一次虽然是纳兰雪衣他们自个引起的,但是背后却有人在推波阻拦,而他们这个背后之人,就是华夏国公安局最大的boss,也即是上次被纳兰雪衣吓得屎尿横流的人。

        这一次,也是一个偶然现象,作为国家最大的公安局局长,不会那么清闲又无聊地区关注纳兰雪衣。

        但是,事情却是那么凑巧,魏定国被送入军事法庭,众人在军事法庭门口闹事,作为公安局局长,当然是当仁不让,出动警力维持秩序。

        心烦意乱下,自己的小儿子又让他去游乐园,他便丢下了一帮人,去了游乐园,当看到在游乐园玩耍的纳兰雪衣后,他脑海就快速转动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到了他的祈祷,他居然看到游乐园的工作人员朝着鬼屋而去,打听之下,才知道鬼屋中的工作人员被打伤。

        同一时刻,他也从监控录像中看到了纳兰雪衣等三人出手时的样子,当下,他手中的电话就拨打了出去,权利也开始利用起来。

        这才有了这一幕。

        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而是时机未到,这一次,终于给他等来机会了。

        纳兰雪衣,看这次你怎么逃脱。

        打人不算什么违反犯罪之事,他们完全可以推脱是自己情不自禁,但是,将人打得一只脚都要跨进棺材了,那么这就犯罪了。

        完全可以治她一个杀人未遂,这不,公安局局长脸上笑开了花。

        “原来是他搞的鬼!”纳兰雪衣的神识覆盖了整个游乐园,终于在视频监控处找到了那个要定他们罪的人,如果是他出马的话,那么事情就简单多了。

        整个警察系统都归这位局长管,就算是一点芝麻小事,只要上面领导开口了,那么下面就会是狂风大浪。

        再者,这是他直接下的命令,就算他们知道这事只是小事,他们也会将事情扩大化。

        纳兰雪衣既然知道有人要整她,那么她也不介意会会他,让他知道得罪她的下场。

        “走吧!”纳兰雪衣突然间开口,让一群警察摸不着头脑。

        “去哪里?”很二地问了出来,问完后,他才知道这话真特么的别扭。

        “警局啊,我们还能去哪里!这可是杀人未遂罪啊,如果不跟你们回警局的话,是不是要再多一加一条罪——肇事逃逸罪!”

        纳兰雪衣话落,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瞬间无语。

        有见过这么嚣张的犯人吗?

        没有!

        就连一旁“看戏”的众人在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后,都翻了白眼。

        不过,纳兰雪衣的话,让在监控室内的公安局局长兴奋地拍了下桌子。

        特么的,她居然承认了!

        只要她承认,那么他们就有权利将她逮捕。

        不等他指示,一群警察便行动起来。

        “我们自己会走,不用你们相送!”纳兰雪衣的一句话,让警察们停下了脚步,脸色变得铁青神医弃妃。

        嚣张,太嚣张了!

        他们从未见过有谁这般有恃无恐,就算是衙内之人,他们也没有这般嚣张,尤其还自己主动承认了错误。

        “主人…姐姐(在来之前,纳兰雪衣就让蓝龙叫她姐姐,不想节外生枝),我给你惹祸了!”蓝龙虽然年纪小,不过毕竟也是龙族,头脑十分好使,尤其是在听到纳兰雪衣和警察们的对话后,他知道自己闯祸了。

        “又不是你一个人打的,你没有惹祸,惹祸的是他们!”纳兰雪衣的话,可不是对一旁的蓝龙说的,她这话不仅是说给在场的警察听的,而且还是借机说给公安局局长。

        这祸既然是他点燃的,那么就由她来扑灭。

        纳兰雪衣的唇角慢慢往上扬起,眼中闪过一抹戏谑之光……

        “咯噔”在监控室的盛凡(公安局局长)看到纳兰雪衣唇角的微笑后,没来得害怕起来,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纳兰雪衣给他一种妖邪感,还是现在她这般有恃无恐。

        总之,他觉得事情并不会那么简单。

        就算此刻,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毕竟,纳兰雪衣不是普通人。

        看着纳兰雪衣三人进入到警车中后,盛凡没有高兴,反而心中有些害怕。

        是的,他现在的心情就是害怕!

        这种感觉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盛了!

        当纳兰雪衣三人被带入警局后,并没有直接被隔离询问,而是将三人带到了一间密封的房间内。

        “等着!”警察们留下这两个字后,将门一关便离开了。

        “雪衣,接下来,我们做?”要不是纳兰雪衣拦着自己,恐怕此时,九阳早就将一帮警察打在地上嗷嗷大叫,也不会被带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等正主现身!”纳兰雪衣的话,让九阳的神情变得激动起来,好像听起来非常不错。

        “哈哈哈,我想看看老鼠是怎么蹦跶的!”九阳在外面呆久了,沾染上了人类的特性,此刻他居然一反常态,大声笑了起来。

        这一笑,让外面的警察有些莫名其妙,脸上的表情很是诡异。

        要知道,进入警察局的人可不会如被关在密室中的三人,他们一进入警察局就吓得浑身得瑟,语无伦次,绝对不会如纳兰雪衣三人,还有心大笑。

        “姐姐,九阳哥哥这是什么比喻?”蓝龙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老鼠?

        九阳一听到蓝龙喊他,顿时得瑟起来,“蓝龙小弟,你有所不知,我们被人设计了,我们现在等在这里,就是为了让那个陷害设计我们的人到来,我们现在只是按兵不动,不过…”

        后面的话,九阳没有说出来,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

        “九阳,告诉小江准备好律师!”

        “啊?”律师九阳对于纳兰雪衣的话,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你们可是未成年人,尤其是蓝龙,不用看就知道是未成年人,他们居然堂而皇之将你们带到了警察局,这事,你说我们该不该打官司!”纳兰雪衣的话,用上了一点内力,让外面的可是听得分外清楚。

        “好!”九阳虽然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当听到“打官司”三个字后,立马知道纳兰雪衣的策略,顿时,笑脸盈盈,从衣袋中掏出手机,准备拨打出去哑医。

        “砰!”还未拨打电话,便发现门被人踢开了,一个警察气势汹汹地朝着九阳而来,想要将他手中的手机夺下。

        可惜,就算是十个警察,也无法从九阳手中夺下手机。

        “小江,我是九阳,我和雪衣被关在警局了!雪衣让你给我们找律师!”警察手机照夺,九阳手机照拨,很快,小江那边动乱了!

        他们的主子,居然被抓进了警局,这可是大事情啊!

        当下,通过电话,所有成员全部知道纳兰雪衣被抓进了警局,众人没有忍住,纷纷拍了桌子,小庭甚至准备扛着大炮将警局给炸了。

        他们的主人,是人可以抓的吗?

        “既然主人让我们找律师,那么她肯定有策略了,我们只要执行就行!”小江冷静下来后,便决定照着纳兰雪衣的话去做,如果打乱了纳兰雪衣的计划,那么到时会得不偿失。

        小江也是利落之人,很快电话便拨打到了雪衣商行的律师团。

        雪衣商行成立之初,他们在华夏国和世界各国网络了各色的律师过来,组成了一个律师团,原本是为了解决经济上的问题,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当小江的电话打到律师团,让他们派出五人团队去警局将他们的最大boss保释出来后,律师团震动了。

        自从进入雪衣商行的律师团后,他们便被告诫,这个商行是为一个人建立的,而这个人就是终极boss,只是,他们却从未见到过这个传说中的boss,现在,居然说让他们去警局将这个boss保释出来。

        当下,人人抢着要去警察局。

        不过,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后,他们并不知道是哪个警局。

        同样的,小江也不知道是哪个警局,因为九阳并没有将自己具体方向告诉他。

        不过,这根本难不倒他。

        很快,他就找到了纳兰雪衣三人所在警局的位置,京都西苑分局。

        不出半个小时,雪衣商行的五人律师团便出现在了京都西苑分局。

        他们之所以会这么快出现在警局,不是他们超速驾驶,也不是他们闯了多少个红灯赶过来,而是他们乘坐直升飞机而来。

        当直升飞机停在半空之中,京都西苑分局动荡了。

        因为他们看出这是私人飞机,而且当看到从滑梯上走下来五个律师后,众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

        五个律师,都是华夏国鼎鼎有名的律师,如果他们是普通人,那么不认识这个五个律师并不值得奇怪,但是他们是衙内之人,对于五个律师,他们可以说相当熟悉,尤其是他们五人被称之为“东方不败”。

        就是说,他们从出道以来,就从未有一场败绩,他们以全胜记录保持着他们打的官司,他们也被称之为“铁嘴”。

        就算是死的,也会被称之为活的。

        一看到五个律师,警察们腿都抖了。

        如果只有一个,他们断然不会这般,但是现在是五个,而且是在九阳打通电话后,在半个小时内,五个大律师屈尊降贵来到了他们的警局。

        在看到私人飞机飞在他们警局头顶时,他们就知道出问题了,封闭空间内的三人太有恃无恐了,完全没有作为犯人的自觉绝色炼妖师最新章节。

        这样的人,要么就是有大背景,要么就是自身能力很强。

        当然,让他们相信三个人自身能力很强,他们情愿相信他们有很大背景。

        果然,他们的“期盼”变成了真的,五个律师能够同时出现在他们的警察局,那说明什么,说明他们的背景很强大,不然,也不可能直接出动五个律师。

        “洛律师,您们怎么来了?”京都西苑分局局长丁局立马上前,事情,已经不是下面的人可以控制了,现在唯一能够做主的人就是他。

        “我们来保释我们的当事人!”五个律师,以洛律师牵头,他们只要壮大声势就行,当然,最为主要的是,见识一下他们传说中的boss。

        “当事人?洛律师说笑了吧,我们警局今天根本没有出警!”丁局也是睁着眼睛说着瞎话。

        虽然看到五个大律师同时出现在警察局,他们有些忙乱,但是比起得罪盛凡,他们情愿得罪眼前五个人。

        “是吗?我可是接到了我当事人的电话,而且据说其中还有一个六岁的孩子!”洛律师此刻还没有用到他的专业知识,对于这些人,根本不用什么专业知识。

        “啊?”丁局虽然表现地很吃惊,但是眼中却没有一丝诧异的成分,显然,他完全是知情的。

        “如果你们再以种种原因推脱的话,那么我们不介意将你们整个警局告上法庭!”洛律师一大顶高帽扣了下来。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他们会嗤之以鼻,但是现在面对的是十分强势的五大律师,那么他们就不得不防。

        尤其是从他们的脸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开玩笑的成分,这也就是说他们如果不将那是三个人从密闭的房间中带出来,那么他们五个律师就会起诉警局。

        如果他们的警局被告上法庭的话,那么他们的警局的脸面该放到哪里。

        一想到这里,丁局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此时的他,真是骑虎难下!

        一方面是不能得罪的高级上司,一方面是五个气势逼人的五大律师,即使现在只有洛律师开口,但是洛律师可是代表了他们五个人的意思。

        在这里僵持下去的话,对两方面都不好。

        “让他们出来!”当下,丁局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说完话后,他就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打通了他老领导的电话,这一次,他也算是被老领导害了。

        老领导在接通电话后,就知道事情严重了,来不及安慰丁局,拿起电话,拨通了盛凡的手机。

        “盛局长,小丁可能将事办砸了!”来不及多加说什么,就直接说出了办砸了的话,这让盛凡有些不安的心更加不安了。

        “出什么问题了?”盛凡稳定直接的情绪,此刻,他不能自乱阵脚。

        “京都西苑分局来了五个律师,以洛大律师为首,他们要保当事人!”

        哐当,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话,盛凡的手机没有握稳,直接掉到了地上,“砰”手机一下子就碎裂了。

        盛凡虽然是华夏国公安局最高负责人,但是,他也抵不过五个律师金庸世界大爆发全文阅读。

        五个律师,虽然自身没有任何背景,不过他们五个人加起来绝对可以震撼整个司法界,而且,如果他们介入的话,给他一点花头的话,那么就算他想要躲避,也躲避不了。

        身处高位,他们不会清清白白,他们一来怕纪委查,而来怕律师介入。

        一般而言,律师只是打官司而已,但是他们五个并不是帮人打官司那么简单,他们十分有侦查灵敏度。

        以前,那些连警察都没有发现的细节,都被他们一一找到,从未打胜官司,所以,在听到是他们五个律师全体出动后,他真的怕了。

        身正不怕影子斜,可惜,他身不正啊!

        场面似乎已经不是他所能掌控了!

        怎么办?

        这一刻,盛凡已经自乱阵脚了。

        与此同时,纳兰雪衣三人被人带出了封闭室。

        五个律师在看到纳兰雪衣三人时,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

        作为律师,他们的眼神非常好,也非常犀利,他们一下子就知道眼前的女孩是小江他们口中的终极boss。

        他们诧异的是这个女孩真的会是小江他们口中的boss吗?

        “小江找你们来的?”纳兰雪衣的眼神何其毒辣,一下子就看出了洛律师等人眼中的诧异。

        “是,纳兰小姐!”洛律师在接到小江的电话后,小江也将一些事情告诉了洛律师,所以,他一下子叫出了纳兰雪衣的名字。

        “我们被告杀人未遂,不过,我们只是正当防卫而已!”纳兰雪衣的前一句话让洛律师的眉头一挑,不过,后面一句话,让他严肃的脸上闪过一抹笑意。

        或许,他应该改变刚才的想法,纳兰雪衣这个人绝对是腹黑的主。

        “我当事人要起诉参与这次事情的警察们!”洛律师的一句话,让在场的警察们脸色变得苍白。

        起诉,尤其是以洛律师的名义起诉,这不是在将他们往监狱送吗?

        就算他们没有做过,但是在洛大律师等五个律师的铁嘴下,完全可以将白的说成黑的。

        纳兰雪衣听到洛律师的话后,眼神一亮,没有想到这个洛律师是个人才,她没有开口,他倒是直接说了出口。

        尤其一句话,将这次参与事情的警察们给告了!

        听到洛大律师的话,丁局再度拨打了老领导的电话,他只能将这事告诉老领导,再从老领导的口中,将事情汇报上去,这事,他已经控制不住了。

        这到底如何是好?

        纳兰雪衣、九阳、蓝龙很是自觉地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甚至自发地各自倒了一杯水,准备看律师大战警察们。

        五个律师只是各自说了一句话,便让警察们额头上的汗流得更多了,双腿不断地颤抖。

        虽然洛大律师们还没有了解到事情经过,但是他们一句话就将警察们判了死刑。

        他们无故扣押六岁孩童,还将小孩子带入了密闭的空间内,他们唯一做对就是没有严刑逼供,不然,等待他们的便是死亡代价。

        “纳兰小姐,能否将事情发生经过跟我们说下,我们也可以更好地坐实他们的‘恶行’灵域全文阅读!”在没有将事情摸清楚之前,他不能将话说死,不过,他也加重了“恶行”二字。

        显然,不管纳兰雪衣说什么话,他们都有能力将这个“恶行”给坐实了。

        这一次,警察们知道踢到铁板了,原本以为只要将他们抓进警局,一切就没事了,没有想到,这三个人的背景这么强大。

        “砰砰砰…”全身的力气为之抽干,一下子,众人瘫倒在了地上。

        虽然纳兰雪衣还没没有开始说话,但是他们已经预见了自己的未来。

        “其实,这事很简单,我们一时好奇,走进了鬼屋,当然,我要说明的是,我和弟弟们是第一次进入到鬼屋,一进入鬼屋,我们就被里面的环境给吓到了。

        而且最为主要的是,我们三人被迫分开了,因为鬼屋是迷宫所建,我们一进入鬼屋,便失去了对方的下落,我们只能往前走去。

        而这时,我突然间听到了一声声如泣如诉的鬼哭狼嚎之声,当下,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强烈跳动起来。

        突然间,只听见一道嘶吼声从我的后方传来,一个白衣长发,凌空而立的鬼女人出现在我的后方,没有多少,我便挥出了我的小拳头。

        这是条件反射,当人生命受到威胁之时,身体内的反抗因子就会出现,所以,我这一拳完全是出于本能。

        可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小拳头会这么强悍,一下子就将人给打飞了,也没有想到那个女人这么不经打,一口鲜血就这么喷洒出来!

        我以为鬼是没有血的,却没有想到鬼居然会喷血,看到鬼喷血,我心下一急,便往跑去,可惜,这是迷宫,我这么乱跑,没有跑出去,反而遇到了更多鬼。

        当时,我是多么害怕,你们可能不能想象,为了自己小命不被小鬼缠上,我就挥动了我的拳头。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保佑,还是佛祖显灵,我的小拳头发挥了无比强悍的威力,一下子就将鬼达到在了地上。

        不过,当我们走出鬼屋后,居然被告知,那些被我打倒的鬼不是鬼,而是鬼屋中的工作人员,当下,我就傻了。

        怪不得,那女鬼被我打倒后,能够喷出血来,感情这不是鬼,而是有人扮鬼吓我们…”

        纳兰雪衣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让洛律师等五个律师嘴角含笑,眼中更是闪过佩服之光。

        他们不得不佩服啊,纳兰雪衣一开始就将自己定位在弱者上。

        她首先表示,自己是第一次去鬼屋,对于鬼屋的一切不甚了解,后面又将那些工作人定位为鬼,这样一来,就和前面的话对照起来。

        如此这般,她不是故意要打他们,而是受到了他们的威胁,将他们定位在鬼上,才会忍不住挥出拳头,而且她也表示那是小拳头。

        在人的生命受到威胁后,潜力就爆发出来。

        纳兰雪衣的话,让瘫倒在地的警察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像看着怪物一般看着纳兰雪衣。

        “你撒谎,监控录像上显示出来,并不是你一个人打了工作人,而是你们三人,而且,我也听到那个男人说他放倒了众人!”地上的警察挣扎着站了起来,他们手中可是握着十足证据。

        “是吗?你们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了?”纳兰雪衣可不相信他们会有时间看到视屏监控,此刻他们这么说,完全是孤注一掷吞天决最新章节。

        听到纳兰雪衣反问,警察们个个焉了,他们确实没有亲眼看到,亲耳听到。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大家真是误会了!”洛律师忍住笑意,板着一张脸,看着在场的警察们。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杀人未遂啊!”

        “看来我们要向国务院提一下意见,修改下宪法,让他们将杀人未遂罪修改下!”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再去进修下,不然,就要被人给比下去了,连杀人未遂罪都不知道!”

        “真是越活越下去了,你说的不错,我们的确要好好进修下!”

        五个律师,一人一句,将众位警察逼入了绝境,不过,这事还没有结束,他们的老大还没有出来。

        “各位律师,作为上校,我可否提请军事法庭还我一个公道?”纳兰雪衣眼中盛满了笑意,到底是强将手下无弱兵,这几个律师真是太好玩了。

        “当然可以!”洛律师笑意盈盈地看着纳兰雪衣。

        这个boss,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上校?”一直在偷听的丁局在听到纳兰雪衣自称是上校后,手中的手机哐当一声掉落地上,眼中更是有着惊恐之色。

        一旦纳兰雪衣上述的话,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不仅他的乌纱帽不保,他今后的仕途就这么断了。

        正所谓死贫道不如,丁局再三思索后,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哈哈,看来大家有误会啊,众位上校大人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我们的警员们是看到那么多人重伤倒地,一下子慌了神,有些神经错乱地将上校当成了杀人凶手。

        失误,这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我绝对会好好好管教,绝对保证不会再有这样类似的事情发生!”丁局不知道的是,他一口气说了两个“杀人凶手”后,便被洛大律师们给记挂上了。

        如果他们的boss是杀人凶手的话,那么他们算什么。

        当下,五个律师看着丁局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

        咯噔,丁局不傻,在察觉到五个律师看他的眼神后,当下背脊发凉,汗流浃背。

        “纳兰小姐,我觉得在上军事法庭之前,我们应该将幕后的黑手给抓出来,到时一起送到军事法庭去!”洛律师的话,差点让纳兰雪衣拍掌了。

        人才,绝对人才!

        “你说的没错,我的威压不容任何人玷污!”二人是一唱一和,让一旁听着的丁局流汗流得更猛了。

        虽然已经做出了决定,要将此次事情背后之人给供出来,但是不到最后关头,他绝对不会说。

        但是现在,事情根本不是他所能够控制的。

        他们已经知道这背后有人,而且,他们也发现他根本不是做事的主,所以,当下矛头就转向了他的顶头上司,就是他的老领导。

        涉及到老领导,丁局咬牙一狠心,“其实,这次事情是盛局长下令的,我们也没有办法,而且你们也…”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就算是傻子都听出了其中的猫腻。

        “盛局长,他是谁啊?”蓝龙突然出声了,而这句话由他问出口是最好不过的徒儿已熟,师傅慢用全文阅读。

        蓝龙歪着脑袋,可爱的脸上尽是迷糊,当然,这不是他装的,而是他本色出演。

        对于他们支支吾吾的话,他倒是真的听不懂,尤其是在最后,丁局直接将盛凡给说了出来,当然,在场的人都知道盛局是谁,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蓝龙了。

        “应该是他的领导吧,唉,我们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居然踩了一坨狗屎,我们连狗屎上的苍蝇都对付不了,何况是要对付狗屎了!”

        “噗嗤…”九阳和五个律师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

        他们真的没有想到,纳兰雪衣的嘴会那么毒,将盛凡比作狗屎,将丁局比作苍蝇,不过,这样比喻真心好。

        当然,这是他们觉得不错,落在丁局的耳中,却让他气得牙痒痒,握紧的双手,颤抖的双肩,足以证明此刻,他是生生将气给憋住了。

        “原来是这样啊!”蓝龙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后,好似领悟了般,“那就让狗去对付狗屎呗,狗吃屎嘛!”

        “哈哈哈…”这一次,连纳兰雪衣也加入到了大笑中。

        “对,让狗去对付狗屎,我想狗一定可以将狗屎给吃干净的!”纳兰雪衣口中的狗当然不是指五大律师,而是军事法庭的人。

        上一次,军事法庭的裁判官,纳兰雪衣可没有忘记,这一次,刚好让他们狗咬狗去。

        五个律师当然也明白纳兰雪衣口中的狗不是指他们,不然,他们也不会笑得这么欢快。

        这一次,他们倒是真正见识了纳兰雪衣的本事,她有一张将人气死的嘴,比起他们来说,有过之无不及。

        “给位律师,麻烦你们给我做一个证明,我要向军事法庭控告那个所谓的盛局,状纸啥的,就劳烦你们了!”纳兰雪衣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们。

        如果一开始,在场的警察们还不知道纳兰雪衣口中的“狗”是谁的话,那么现在在听到军事法庭后,他们了然了。

        “丁局,既然我们不是杀人凶手,也不是危险人物,那么我们可以走了吗?”纳兰雪衣“恐吓”完后,准备拍拍屁股走人,之后的事情,就是五大律师的事了。

        “当然,当然!”虽然已经不知道说什么话,但是现在纳兰雪衣想要离开,他是巴不得让他们走的,这几尊大神他们真的惹不起。

        “那我们走了,众位多多保重哈!”纳兰雪衣在踏出警局的那一瞬间,回头再度和他们说了这么一句话。

        听到纳兰雪衣最后一句话,他们本能地察觉到这话中的意思好像并不怎么好,同时,他们也发现外面红光一片。

        没错,此刻,他们被一片大火给包围了!

        九阳之所以一直没有开口说话,是他怕一开口,就将警局给烧了。

        他体内憋着一股怒火无法发泄,所以,在踏出警局火,他的火终于可以朝着警局发泄了。

        没有任何动作,九阳的手就轻轻地朝着警局挥了挥,就这么一挥,整个警局便被火焰给包围了。

        等到纳兰雪衣察觉到后,已经来不及了。

        火势已经开始蔓延了,不过,九阳还是控制住了力度。

        虽然火势冲天,却不至于让人死在里面农家小地主全文阅读。

        火势汹汹,让人害怕,不过,只要他们趁着还有一口气在,冲出警局的话就不会有事。

        “嘀嘀嘀…”很快,救火队员出动了。

        火势很快得到了控制,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不过,整个警局毁了。

        在被人救出出后,丁局一口鲜血喷洒而出,他知道完了。

        而在同时,盛凡在思索着如何逃脱。

        五个律师,显然会将苗头对准他,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将他名下的财产转移。

        可惜,他还是慢了一步。

        在知道是盛凡搞鬼后,小江等人也行动起来,作为顶级黑客,很快就攻击了盛凡的电脑,将他所有资金都给罗列了出来。

        不出半个小时,盛凡所有的犯罪记录都被搜瓜了出来,就等纳兰雪衣回来处置了。

        现在的盛凡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了,就等待处置了。

        “主人,接下来我们怎么做?”小江在纳兰雪衣进门后,就向她汇报了情况。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当然,有些司法程序还是问问洛律师为好!”纳兰雪衣的这句话直接就断了盛凡的生死。

        盛凡不仅贪污受贿,而且更加有人命在身,现在是罪证确凿,没有机会让他辨别,只要将这些东西拿到中纪委,他立马会被双规,也会被送上法庭等待宣判。

        当然,他唯一的判决只是死亡。

        在小江等人将他的罪证搜刮出来后,盛凡的下场就可以预见。

        而此时的盛凡也决定不坐以待毙,只有主动出击,才能求得生存。

        很快,他就召集了人马,朝着雪衣大酒店而来。

        这一次,他也算是孤注一掷了,在还没有被带入中纪委前,他要好好利用一下自己的职位。

        当盛凡带着一群警察来到雪衣大酒店时,他发现纳兰雪衣等人站在酒店门口等着他们到来,就好似在迎接他们般。

        “盛大局长的速度还真快啊,这是来将我带入警局,严刑拷打,然后认罪吗?”盛凡还没有开口说话,纳兰雪衣便将话说了出来。

        而且一开口,就让他哑口无言,因为纳兰雪衣的话说的没错,他就是呆着这个目的来的,只是却被纳兰雪衣说了出来。

        “警察办案,果然严谨,小小分局长做不了主,现在就派来他的顶头上司的上司,连中央公安局局长都出动了,本人感到十分荣幸。

        我想你也是为今天下午在游乐园发生的事情而来,或者说你是为了自己目的而来!”纳兰雪衣前面一句话,让盛凡的嘴角抽动了下,不过,后面一句话却让他瞪大了眼睛。

        此刻,盛凡瞪大了眼睛,露出了凶狠之光,他狠狠地看着纳兰雪衣。

        和纳兰雪衣有过接触,他知道纳兰雪衣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而且心思缜密,一不小心就会掉入到她布置的陷阱中去。

        所以,在和她说话之前,都要想好对策,不然一步错,就步步错了。

        小江等人没有开口说话,就这么看着纳兰雪衣独自唱着独角戏,当然,他们也并不是看戏那么简单,他们的目光一直投注在盛凡所带来的人身上花都特种兵王。

        这些人,虽然都穿着警服,但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九阳和蓝龙此刻也没有说话,不过,他们的眼中却闪烁着杀意。

        他们明显地察觉到这些人体内的暴虐因子,以及他们身上的杀气,只要盛凡一有动作,他们手中的枪支就会朝着纳兰雪衣开火。

        尽管知道纳兰雪衣的实力,但是他们绝对不会让纳兰雪衣有任何危险。

        而此时的盛凡还不知道,就是因为他的自以为是让他不仅断送了前程,更加断送了生命。

        纳兰雪衣的话,让盛凡一愣,不过,很快调整过来,能够爬到中央公安局局长的地位,心理素质绝对是过硬了。

        看着前方笑意盈盈的纳兰雪衣,盛凡的眼中露出了凶光。

        纳兰雪衣,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盛凡用唇语告诉纳兰雪衣,眼中的凶光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狠!

        “纳兰雪衣,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今天我就是要杀了,你能拿我何!”说话间,盛凡已经开始下达命令,而他的身体也往旁边挪动。

        只是,意外中的枪响声并没有响起,站在他前方的纳兰雪衣脸上依然没有变化,甚至连她脚步都没有移动,笔直地站立着。

        身上没有血花,她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痛楚。

        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仅盛凡觉得有些诧异,就连手握枪支,已经开膛的人也很奇怪地发现自己的枪居然不能外放。

        不信邪地拿起枪,将枪口对准自己。

        “砰…”枪响声响起,人也倒地而亡,不过,却不是纳兰雪衣。

        听到枪响声,众人愣住了,原本也准备这么干的人,看到人已经躺在血泊中后,手好似被什么蛰了一下,没有丝毫犹豫,就将手中的枪仍在了地上。

        “砰砰砰…”突然间,枪声好似放烟花般地响了起来,更为主要的是,这每一枪响起后,便有一个“警察”倒在地上。

        好在这些子弹并没有往特殊部位而去,不然,真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不过,就算如此,他们也被吓到了。

        仍在地上的枪会开枪吗?

        即使已经上开膛,但是他们却没有按下扳机,怎么会自动地发射出子弹。

        当然,就算他们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这是九阳和蓝龙的节奏。

        九阳和蓝龙可不是什么闲得住的主,在发现众人的意图后,他们就决定给他们一个难忘的夜晚。

        “啊!鬼啊!”被惊吓住的“警察”们,突然间大声尖叫起来。

        因为他们已经认定了这是鬼所为,不然,怎么枪支会无缘无故开口,只有鬼,才是一个最合理解释。

        盛凡在听到鬼时,身体没来得一颤,眼中更是露出了惊恐之色。

        如果他身后的一群人说出鬼是空穴来风,那么他们是因为心中的害怕,但是他却是觉得这或许真的是鬼所为。

        他可是知道纳兰雪衣的本事的,她既然能够让停尸间的尸体从床上坐起来,那么她就有能力召唤一群鬼来末日之主神游戏系统最新章节。

        想到这里,盛凡突然间觉得背后阴风阵阵,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纳兰雪衣等人看着躺在地上的嗷嗷大叫有鬼时,众人眼中皆是不同程度闪过一抹笑意。

        如果说鬼的话,那么也是他们异想天开。

        有蓝龙这头神兽在,鬼哪里敢靠近。

        “哟西,这是自己开枪,自己玩耍啊!”纳兰雪衣好笑地看着盛凡,看得盛凡火冒三丈。

        可惜纳兰雪衣的话,让他找不到任何反驳之话。

        街上的人群因为听到开枪之人,而做了鸟兽散,就连原本住在雪衣大酒店的顾客,此时也是瑟瑟地躲在被子中不敢抬头。

        所以,盛凡才会如此明目张胆。

        当然,即使有人在,他也会如此做,因为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小江,我们给盛局长罗列罗列他的丰功伟绩!”纳兰雪衣示意小江大声朗读出来,让在场人可以听得清楚明白。

        “好的!”小江就是在等着这一刻。

        “盛凡,公安局局长,常委之一,政绩不突出,不过,在其他方面却十分突出,比如吃喝piao赌上。

        吃,非山珍海味不吃,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水里游的,只要被他看中了,那么不管使用什么手段,都要将之吃到手;

        喝,非茅台五粮液才喝,不管是芝华士,还是xo,只要别人送入他口袋的东西,就没有吐出来的道理;

        女票,非处女幼童不上,不管是在校学生,还是幼儿园女童,只要送入他床上的,那么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吃干抹净再说;

        赌,非拉斯维基不去,不管是澳门赌场,还是地下黑市,只要他赌瘾上来,那么他就会扑在赌场上,赢它十七八回。

        ……”小江还在说着盛凡的斑斑劣迹,看架势似乎还不想停下。

        而此刻的盛凡,全身的力气被抽干,软绵绵地躺在地上,眼中有着深深地惊恐。

        他真的没有想到,他的罪行会被他们一一罗列出来,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小心谨慎了,不会被人抓到任何把柄,却没有想到,不管他隐藏地再好,依然还是被人发现了。

        而且发现得如此彻底!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一刻,盛凡真的害怕了,他从来不怀疑纳兰雪衣的厉害,但是却从未想过纳兰雪衣会将他的陈年往事给扒出来。

        原本是打算来个鱼死网破,但是现在,明显,鱼不死,但是网却破了,而且是支离破碎,再也缝补不上。

        “我只是想让狗吃屎而已!”纳兰雪衣的这句话,让瘫倒在地的盛凡,眼神一亮……

        ------题外话------

        谢谢亲亲l721117、xuanli629(2票)、15802710979(2票)、ywwy8866、靓晴0915、lu971074263(1票10钻100花)、悠游悠闲、zfy6062607、zhongliyu的月票,13818131543(五热度评价票),贫嘴丫头1(6花),jennyking1984的钻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59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