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二十一章 沙漠遇险

第二十一章 沙漠遇险

        蓝篱落和邱少红不断地在村落外踱步着,他们不知道纳兰雪衣和帝昊宇去了哪里,他们唯一知道的是,纳兰雪衣和帝昊宇不会丢下他们两个人跑了。

        只要他们等在这里,就可以了!

        但是他们在这里已经等了一个小时,足足一个小时,就是没有等到帝昊宇和纳兰雪衣的出现,这让他们原本不多的耐心差不多就被耗光了。

        而此时的纳兰雪衣二人,手牵着手往外而来,二人身上流淌着一种甜蜜,让蓝篱落和邱少红一愣。

        这一晚上的时间,二人的感情居然升华了!

        在这之间,在蓝篱落和邱少红的眼中,纳兰雪衣对于帝昊宇是没有感情的的,但是就是这么一晚的时间,他们二人的感情就发生了变化。

        难道说昨天晚上?

        蓝篱落和邱少红的脑海中皆是想到了昨天晚上。

        二人相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赞同,肯定是昨天晚上,他们做了什么少儿不宜之事,才让帝昊宇将纳兰雪衣这个呛口小辣椒给拿下了。

        果然,女人只有成为自己人,才会爱上对方。

        蓝篱落想到这里,将目光望向了身旁的邱少红,或许,他也应该学一下帝昊宇,将邱少红给拿下了农家地主婆全文阅读。

        邱少红不知道的是,此时蓝篱落的目标已经朝着她而去。

        “走吧!”纳兰雪衣看到蓝篱落和邱少红已经准备好了,便示意蓝篱落在前面带路,而她也开始和帝昊宇心灵传音。

        虽然她知道帝昊宇不会给她任何提示,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问一下他比较好。

        “帝昊宇…”

        “宇!”纳兰雪衣话没开始说,帝侯安宇便打断了她要说出口的话,而打断的理由是因为叫他的名字。

        “昊宇!”叫宇,她还真的叫不出口,昊宇是她最后的妥协。

        对于“昊宇”,帝昊宇没有坚持,知道这是纳兰雪衣做出的妥协,他也没有再让她叫宇。

        “你是想问你身体内的金色灵力和黄金比蒙血液中的金色小点吧!”不是疑问语气而是肯定语气,对于纳兰雪衣,帝昊宇是了解的。

        “嗯,一般而言,兽人身体内是不会有灵力的,但是显然,黄金比蒙的身体中有雪衣,难道说是变异?”纳兰雪衣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在说出变异之时,她突然间想到了展简梁,展简梁的背部可是封印着一对翅膀,再者,展简梁的身体内可是储存着灵力,难道说他也是变异?

        “四大上古神兽的血脉有灵力!”帝昊宇虽然没有直接解释,不过,却再告诉纳兰雪衣,展简梁为何身体内会有灵力。

        因为他是凤凰一族,作为朱雀一族的直系血脉,他拥有灵力也是自然现象。

        只是,帝昊宇这么一句话,并没有说黄金比蒙的事,而且她也知道黄金比蒙不可能是四大上古神兽的直系血脉,唯一的可能就是变异。

        或者说,倭国拿到血液的黄金比蒙是变异体。

        “主人,我们想要出来逛逛!”心灵平台上,陡然间传来了红龙和蓝龙的声音。

        在外面呆久了,他们贪恋了外界的一切。

        如果他们的主人不是纳兰雪衣,或许他们不会提出这样一个过分请求来,不过,他们的主人是纳兰雪衣,就算是再过分的理由,只要在她的能力范围之内,她都是允许的。

        纳兰雪衣双手一挥,蓝龙和红龙瞬间出现在纳兰雪衣和帝昊宇面前。

        在看到蓝龙和红龙的那一瞬间,帝昊宇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而就是这么一下,让蓝龙和红龙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特么的,太吓人了,不对是吓兽了!

        蓝龙和红龙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出现打扰了帝昊宇和纳兰雪衣的私人空间,让他们没有腻歪下去。

        “主人,我们到前面看看!”蓝龙比起红龙来,眼见要高得多,在察觉到帝昊宇对他们不满时,立马请缨,主动到前方查探。

        “去吧!”随着纳兰雪衣话落,蓝龙立马拉着红龙往前方而去,再不走的话,就要被帝昊宇给修理了。

        “噗嗤”,看着连滚带爬地往前而去的蓝龙和红龙,纳兰雪衣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是故意的,在听到蓝龙和红龙的话后,她没有做多想,就将他们给召唤了出来。

        “你啊!”纳兰雪衣打着的主意,帝昊宇怎么会不明白,也不可能不明白,对于纳兰雪衣做的一切,他只能宠溺一笑都市隐身女最新章节。

        “纳兰将军,我们就快到达那个部落,你们小心!”蓝篱落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虽然后面一句话有多余的成分,不过,他还是要补充一句。

        “这么快就到了!”帝昊宇嘀咕了一句,他还没有和纳兰雪衣培养感情呢,居然这么快就到了,真是悲剧。

        听到蓝篱落的话,纳兰雪衣提高了警觉,她不会因为有帝昊宇在旁而放松警惕,相反,她会更加提高精神力。

        “蓝篱落,邱少红,你们回来!”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二人,纳兰雪衣发出了声音。

        就在刚才,蓝龙和红龙传递了声音过来,告诉他们前方有危险。

        听到纳兰雪衣的声音,蓝篱落和邱少红二人条件发?

        答案是肯定的!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显得如此卑微,如此渺小!

        要不是此时坐在纳兰雪衣的金剑之上,就凭他们的速度,依然无法和沙尘暴的速度抗衡。

        看着越来越逼近的沙尘暴,蓝篱落后和邱少红的心揪在了一块,此刻他们唯一的想法,就是加快速度。

        可惜,这个速度不是他们所掌控的,能够掌控速度的权利在纳兰雪衣身上。

        好在,纳兰雪衣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在沙尘暴逼近之时,金剑的速度在加快。

        此时的状况,就好似一个追赶,一个逃跑。

        坐在金剑上的邱少红和蓝篱落这一刻,心灵深深地受到了震撼,这般的刺激,似乎从未体验过。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沙尘暴平息,金剑才停了下来,而此时的纳兰雪衣,额头之上满是汗水。

        就算她有无尽的灵力,也经不起这般的消耗。

        一旁的帝昊宇的眼中闪过一抹疼惜,却没有出手帮助,安然地坐在一旁,因为他知道,纳兰雪衣可以解决。

        “好了!”直到落幕,帝昊宇伸出手将纳兰雪衣揽入怀中,轻轻地拂去她额头之上的汗水。

        “这里是哪里?”邱少红环顾四周,看着漫舞黄沙的地方,眼中闪过一抹害怕,难道说今天晚上他们又要在野外过上一宿了。

        纳兰雪衣催动金剑,并没有任何目的地,只是不断地往前,所以,此时,他们所在之地,没有任何一人知道。

        “看来,要尽快找到出路!”天色已经变得有些阴暗,夜晚也已经悄悄来临,身上丝丝凉意让他们知道,必须要尽快找到住处,不然,他们会冻上一宿。

        四人无言,依然是蓝篱落带队,似乎只有蓝篱落才能带他们走出这片黄沙之地。

        蓝篱落果然不负所望,在最后一缕阳光降落后,他们找到了一处村落。

        没有丝毫变化,在纳兰雪衣拿出两块黄金后,他们被迎了进去。

        同样的,纳兰雪衣和帝昊宇只要了一间房,进入房间后,二人便进入了银镯之内。

        这一次,纳兰雪衣并没有直接进入房间,而是坐在了地上,看着银镯内疯狂生长的灵植。

        “黄金比蒙,为何会出现在f洲?”这是纳兰雪衣不明白的事,作为华夏国的“产物”,不可能会千里迢迢来到f洲东游记之椿树精全文阅读。

        “这个问题,你可以当面问他们!”帝昊宇虽然是神,但是不是万能之神,有些事情也不是他所能掌控的,再者,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

        “黄金比蒙血液中的金色小点到底是什么东西?”虽然已经认定了是金色灵力,但是纳兰雪衣知道,并不一定是金色灵力。

        金色灵力一切邪恶之物的克星,如果黄金比蒙的血液中有金色灵力的话,那么他们是否也是邪物的克星?

        帝昊宇没有回答纳兰雪衣,只是,很随意地坐在纳兰雪衣身旁,揽住纳兰雪衣的肩膀,让她靠在他的肩膀之上。

        二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坐着,一同感受着银镯内的寂静。

        一晚,整整一晚,二人就这般坐着。

        黎明破晓,二人才从地上站起来,同一时间,蓝篱落和邱少红也睁开了双眼。

        这一次,他们绝对要避开沙尘暴。

        不然,他们就到达不了比蒙一族的部落了。

        纳兰雪衣和帝昊宇在银镯内摘了几颗灵果后,便出了房间。

        手中的灵果释放出来的气息,让邱少红咽了下口水,眼尖的她已经看出纳兰雪衣手中的果子是什么了。

        作为兽人一族,鼻子比起一般人来说,要灵敏的多,在闻到灵果的味道后,她口腔中的分泌物就多了起来。

        要不是为了维持她的形象,此刻,早已吞着自己的口水了。

        “给你!”纳兰雪衣倒是十分好心,将手中的一颗果子丢给了邱少红。

        果子吃得太多,她有些饱了,看着手中还有几颗灵果,总不能将之丢了吧。

        在接过纳兰雪衣抛过来的灵果后,邱少红当场傻眼了。

        灵果,居然被她握在手中,最为主要的是,这还是对于他们兽人一族很有帮助的灵果。

        当下,看着纳兰雪衣变得水汪汪起来。

        这样一个风情万种的美女,露出这般表情来,顿时将纳兰雪衣的鸡皮疙瘩都勾了起来。

        看着手中的灵果,纳兰雪衣一股脑儿地抛给了邱少红。

        她,怕了,有木有?

        这般杀伤力极大的眼神,让她承受不了。

        在纳兰雪衣将灵果抛给邱少红时,邱少红,傻了,彻底傻了!

        灵果是大白菜吗?

        为何纳兰雪衣可以这般轻易地将灵果丢给邱少红,如同扔垃圾般。

        此时纳兰雪衣的动作,落在邱少红的眼中,就如同扔垃圾,而且还是那般顺手。

        如果纳兰雪衣抛出来的东西都是灵果的话,那么她不介意做一个垃圾收购站。

        在看到邱少红手中不下五颗灵果后,蓝篱落的眼睛变直了,直勾勾地盯着邱少红手中的灵果。

        察觉到蓝篱落火热眼神,邱少红立马握紧了手中的灵果。

        开玩笑,就算他们关系再好,她也不会将灵果给蓝篱落的,再者,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为何她要给他代妾!

        当下,二人的眼神在半空之中交汇,霹雳啪啦。

        一轮眼神交汇后,四人便上路了。

        这一次,依然是蓝龙和红龙在前方探路,蓝篱落找寻地点。

        好在,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再遇到沙尘暴,连一颗沙都没有。

        不得不说,今天,他们的运气好到爆了!

        沙尘暴他们是没有遇上,但是他们也没有在天黑后找到比蒙一族的部落,而且,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他们只能夜宿。

        “唉…”叹了不知道多少口气,邱少红终于无奈接受了,今天晚上,他们只能在外面睡上一宿。

        风餐露宿,此时说的就是他们吧。

        如果不是为了找寻比蒙一族的下落,打死他们也不会来到f洲,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夜晚,悄悄来临,无边的夜色,充满了恐惧。

        莎莎莎…

        突然间,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入了四人的耳中,让除了帝昊宇外的三个人神经绷紧。

        “是沙漠蛇!”虽然黑夜遮掩了一切,但是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夜色,并没有让他们看不清东西,反而,此时,他们的眼睛是异常明亮。

        沙漠蛇,带着巨毒,见血封红,只要被咬到,那么就连大罗神仙都无法救治。

        悲催的他们,居然碰到了沙漠蛇,而且还是那么大一群。

        眨眼间,他们就被一群沙漠蛇给包围了。

        一大群沙漠蛇从四面八方而来,将四人团团围住,包裹成一个圈,不让他们有机可乘逃出去。

        纳兰雪衣看着一大群沙漠蛇,眼中并没有一丝惊恐,相反,她还有那么一丝兴奋。

        在华夏国,她一直没有好好地打斗过,这一次,她要好好玩上一把,不用灵力,就单纯地用无力。

        金剑,在纳兰雪衣的召唤下,已经出现在她的手中,而此时的金剑已经不是金剑,变成了一把金色的小匕首。

        纳兰雪衣身形一闪,往沙漠蛇而去,手起刀落之下,一条条沙漠蛇就一分两段,彻底死绝。

        这一突发变故,让一群沙漠蛇以及邱少红和蓝篱落傻眼了。

        纳兰雪衣,不是修真者吗?

        修真者,不是应该用灵力吗?

        怎么她采用最原始的方式?

        不懂?

        他们也不需要懂,因为他们体内的兽血开始澎湃了,他们也要战斗。

        沙漠蛇虽然没有灵性,但是在看到自己的同伴被绞杀后,它们也发动了攻击,朝着纳兰雪衣而去。

        莎莎莎,不断地游走在纳兰雪衣身边。

        偷袭,似乎是蛇类最喜欢干的事情。

        条蛇,在不同的角度对着纳兰雪衣冲去护花狂龙最新章节。

        防不胜防!

        数以万计的沙漠蛇朝着纳兰雪衣攻击。

        “横扫千军!”金色光芒一闪,纳兰雪衣一个挥手,剑芒往外而去。

        一扫一大片。

        这一次,纳兰雪衣同样没有使用灵力,这剑芒只是,她武学中的一种。

        空气中并没有灵力波动,但是纳兰雪衣周旁却已经少了一大半沙漠蛇。

        浓重的血腥味传递给在场的四人,让众人在一瞬间屏蔽了嗅觉。

        臭,实在是太臭了。

        臭得他们防不胜防了!

        好在三人都是厉害的角色,很快,围困在他们周围的沙漠蛇都除尽了,不过,在他们灭杀掉最后一条沙漠蛇后,真正的boss出现了。

        美杜莎!

        莎莎莎…

        “人类,你居然毁我子民,我要你们统统死去!”一个头顶无数毒蛇的美丽女子出现了,在她出现后,纳兰雪衣三人统统将眼睛往一旁看去。

        美杜莎的眼睛,能够注视她的人变成石头,在美杜莎的眼睛下,变成石头的人数不胜数。

        要知道,美杜莎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那妖娆妩媚的眼神,那玲珑婀娜的身姿都是男人所喜欢的,往往他们会沉浸在其中,从而变成一块石头。

        都说美女是毒,这或许就是其中之一。

        “呵呵,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了!”纳兰雪衣挥了挥手中的金色匕首,一瞬间,匕首变成了一把金色之剑。

        对付美杜莎,用匕首可不行。

        “落英缤纷!”纳兰雪衣抢先出手,随着她花落,无数剑芒化为花瓣,就如同秋季枫叶飘落般,美不胜收。

        这一次,纳兰雪衣依然没有使用灵力,也没有使用术法,就用最基本的武术。

        美杜莎,是沙漠中的王者,就这么一招,完全不可能给她照成重伤,相反,在看到纳兰雪衣的剑招后,眼中露出了鄙夷之色。

        那是对纳兰雪衣的不屑。

        只是,这一次,她的轻敌,让她尝到了血的味道。

        纳兰雪衣的这一招,从四面八方而来,无孔不入,就算美杜莎有着最坚硬的身体,最灵敏的手段,也无法抵御住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显然,这一次,美杜莎悲剧了。

        而她的悲剧,在这一刻升华,

        落英缤纷后,纳兰雪衣并没有收敛,相反,又是一招晃人眼球的剑术出现在纳兰雪衣的手中。

        “繁华幽若!”随着纳兰雪衣的话落,剑芒化为一朵朵金色的花朵,朝着美杜莎而去。

        刚刚还在躲避第一剑招的美杜莎,已经无法应对纳兰雪衣发动的第二波攻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芒而至。

        “噗…”剑芒十十足足地打在美杜莎的身上,一口鲜血就这么喷洒而去。

        “啊…”美杜莎怒了,千万年来,她还是第一次受伤,第一次吐血,都是眼前这个女人,让她受伤的辐射的秘密全文阅读。

        美杜莎一怒,她头顶上的小蛇就开始动了起来。

        嗖嗖嗖,小蛇化为万千银芒朝着纳兰雪衣射击而来。

        美杜莎身体内的蛇,那可是毒中之王,一不小心,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单单一条,就可以让人万劫不复。

        而现在,居然出动了如此多的小蛇。

        远处看着纳兰雪衣和美杜莎战斗的邱少红和蓝篱落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纳兰雪衣。

        纳兰雪衣冷冷一笑,在面对如此多的小蛇时,她没有一丝惧怕之色,仿若这些小蛇对于她来说,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她,纳兰雪衣,从来不会惧怕任何东西。

        “星光点点!”纳兰雪衣金色之剑剑芒闪动,一道道金色光芒从金剑中发散开去。

        纳兰雪衣将自己包裹在剑芒之下,同时分出一大部分的剑气,射向小蛇。

        “唔…”纳兰雪衣的剑术何其厉害,在剑芒闪现后,美杜莎的小蛇纷纷化为碎屑,掉落在地面之上。

        小蛇被毁,美杜莎甚受重伤,再也不敌。

        恨恨地看了眼纳兰雪衣后,一个转身,消失在众人面前,就如同来时,那般地突兀。

        “就这么走了?”邱少红有些诧异地看着美杜莎离去的方向,有些不明所以。

        一直以来,在他们的印象中,美杜莎是很强大的,但是现在,她好似是落荒而逃,而且被打得没有还手余地。

        “很厉害!”蓝篱落看着纳兰雪衣,眼中有了崇拜之色。

        强者,自然受到崇拜,在兽人一族中尤甚。

        单单就是剑术,就能将美杜莎逼走,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但是今天,让他见识到了奇迹。

        这也让蓝篱落在今后,苦修剑术,让他在兽人一族中变成了异类的存在。

        兽人,崇尚的是力气,强大无比的力气,但是,蓝篱落却改变了一切,开始苦修剑术。

        整个兽人一族也只有邱少红知道,为何蓝篱落会有这么一转变。

        纳兰雪衣解决完这里的一切后,便继续往前。

        这一次,倒是没有任何动物前来阻挡。

        脚下速度在加快,他们要尽快找到地方,空气中的冷意,让他们上下牙齿在打颤,如果不尽快找到地方的话,明天,恐怕他们会冻成冰棍。

        在极加运气之后,他们就悲催了。

        天公不作美,沙漠中居然迎来了大雨,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冰冷刺骨的雨水打在身上,让人牙齿打颤,身体发抖。

        好在,发现下雨之时,纳兰雪衣拿出一把伞,将帝昊宇和自己置于雨伞之下,再在雨伞之外加上了一层灵力,将他们二人彻底包裹起来,没有一滴雨渗入进来。

        纳兰雪衣这边是没有问题,但是邱少红和蓝篱落那边却是问题连连,一来,他们没有雨伞,完全无法抵挡住大雨的攻击;

        二来,他们没有灵力,无法在体表之上,覆盖上一层,最为主要的是,纳兰雪衣没有要出手的意愿局长成长史。

        所以,他们二人悲剧了。

        在没有任何遮掩物的情况下,他们悲剧了,彻底悲剧了。

        大雨打在他们的身上,就如同鞭子抽打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全身都痛。

        要不是兽人的身体异常强壮,说不定此刻,他们已经躺下了。

        让他们气愤的是,纳兰雪衣和帝昊宇居然拿出了沙发,二人就这般地坐在沙发上,手中更是握着一杯热茶!

        没错,就是热茶,一杯芬香四溢的热茶,那热度,让蓝篱落和邱少红瞪大了眼睛。

        卑鄙!

        他们真是卑鄙,这绝对是在刺激他们,深深地刺激他们的幼小心灵。

        幸好,大雨持续时间不是很长,大概十分钟就停下了。

        但是,大雨过后,就是一阵冷风,那绝对是火上浇油,冻得牙齿咯吱咯吱响。

        太特么冷了!

        咳咳咳…

        一晚上,邱少红和蓝篱落不断咳嗽着,明显,他们感冒了。

        感冒,这在兽人一族中绝对是不存在的,但是他们确实真的感冒了,彻彻底底感冒了。

        “阿丘…”咳嗽后,是喷嚏声,悲催的二人眼泪汪汪。

        原本兴奋可以找到比蒙一族,现在想来,这是一个悲剧的开始。

        比蒙一族没有找到,倒是让自己一身伤,而且还悲催地感冒了。

        一想到感冒二字,邱少红和蓝篱落连死的心都有了,如果他们感冒这事被他们的族人听到的话,那么他们就要成为兽人一族的笑柄了。

        幸好,此时兽人一族只有他们二人,并没有其他,而他们也相信,纳兰雪衣和帝昊宇不是那么三八之人。

        不幸中的万幸啊!

        一夜无话,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冻了一个晚上的邱少红和蓝篱落二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还是活了下来。

        昨天夜里,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活下来。

        他们的意志在告诉他们要活下来,活下来!

        “希望今天可以找到比蒙一族的部落,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命活到回到兽人一族去!”如果今天晚上再经历这么一次的话,邱少红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

        “希望能吧!”这几天,蓝篱落一身骄傲也被毁的差不多了,在大自然面前,他们真的很渺小,渺小到连一丝抗衡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纳兰雪衣和帝昊宇这两人是不同的,人家在外面风吹雨淋,他们喝着热茶,躺在沙发上,戏谑地看着他们。

        看到他们的反应,邱少红和蓝篱落就恨恨地咬着牙,但是他们没有办法,纳兰雪衣和帝昊宇,实在太强悍了,他们根本不能和他们抗衡。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没有办法,他们只能低下头,不去看他们大明流氓艳遇记最新章节。

        整整一晚,他们受着煎熬。

        “今天天气不错!”纳兰雪衣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诚如纳兰雪衣所说,今天天气确实不错,至少,没有黄沙漫天。

        纳兰雪衣和帝昊宇往前而去,没有看蓝篱落和邱少红。

        他们二人的身体状况,纳兰雪衣是看在眼里的,哪怕是再经历一场战斗,他们的身体也可以负荷,所以,在看到他们离开后,他们也跟在了后面。

        当然,咳嗽声和喷嚏声不断。

        烦不胜烦之下,纳兰雪衣丢出了一瓶丹瓶。

        接过丹瓶,蓝篱落和邱少红立马将丹药吞入肚中,纳兰雪衣出品,绝对不是凡品。

        在丹药吞入肚中后,一股暖流在二人身体内流淌,让他们的身体瞬间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蓝篱落看着手中的丹瓶,眼中有着莫名地激动。

        好霸道的丹药,如果他们一族能够拥有这种丹药的话,那么…

        想到这里,蓝篱落决定探探纳兰雪衣的口风。

        “纳兰将军,您这种丹药出售吗?”如果能够出售,那么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之买到手,这种丹药,可不是治疗感冒那么简单。

        “你觉得我缺钱吗?”纳兰雪衣这么一句反问,顿时让蓝篱落无语,的确,纳兰雪衣根本不缺钱。

        “那您能不能出售几瓶?”蓝篱落也知道自己过分了,但是他还是想要做最后的搏斗。

        “拍卖会去拍!”纳兰雪衣的话,让蓝篱落的眼睛陡然间亮了起来,只要有销售就好,管他是不是拍卖会。

        之后,四人再度没有言语,而这一次,他们也终于摸到了比蒙一族的部落。

        在比蒙一族部落之外,他们清晰地感受到了属于比蒙一族的威压。

        比蒙一族,作为兽人类最强大的种族,他们的威压可想而知,尤其是对兽人而言,这股威压,让蓝篱落和邱少红举步不前。

        好恐怖的威压!

        蓝篱落和邱少红对视一眼,仅仅只是在外围,他们居然前进不了,如果是进入到里面的话,会是如何模样。

        他们不敢想象!

        原本以为可以凭借自己之力,拿到比蒙一族的血液,现在想来,是他们太看得起自己了。

        现在,他们连比蒙一族的大门都没有迈入,身体就有些不对劲了,如果进入里面,他们他们就要被威压给压倒了。

        纳兰雪衣看着有些气喘的蓝篱落二人,微微叹了一口气。

        一道灵力覆盖在二人身上,顿时减轻了二人身上的力量。

        “走吧!”纳兰雪衣示意身后二人跟上,他们进入到比蒙一族的部落中,需要他们二人的帮助。

        比蒙一族在他们的部落外面设置了一道结界,而这道结界,必须要有兽人血脉的人才可以开启。

        不然,她也不会去管他们的死活。

        “将你们的血滴入这个窠臼里!”纳兰雪衣示意身后二人将他们的血液滴入到外面的窠臼之中,这样一来,阻挡在他们外面的结界就会破裂掉萌化之旅。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二人也没有多加动作,一道血柱从二人的手腕中射入到窠臼中。

        在二人的血液滴入到窠臼中时,一道白色的光芒从窠臼中亮起,继而,他们发现原本空荡一片地方,陡然间多了一间间木屋,一个个超过两米的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们是谁?”一个大概两米五的高汉子面色不善地看着纳兰雪衣四人。

        能够破坏掉他们的结界,那么他们其中之一就有兽人血脉,对于兽人一族,他们还是欢迎的,至少是同类,但是如果是人类的话,他们就见一个杀一个。

        尤其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人!

        前几个月,一群黄皮肤黑眼睛的人突然将杀到他们的部落,居然拿走了他们王子的一罐血液。

        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然他们将进入到他们部落的人全部杀死了,但是这样还是不解他们心中的恨意,现在又有人类进入到他们的范围之内,那么他们就不会再放过他们。

        “我是兽人一族狼族少主蓝篱落!”

        “我是兽人一族狐族少主邱少红!”

        蓝篱落和邱少红自我介绍到,而纳兰雪衣和帝昊宇就淡然地站着,没有一点要开口的意思。

        同样的,比蒙一族在听到蓝篱落和邱少红的话后,放下了对他们的成见,不过,对于纳兰雪衣二人,他们恨恨地看着他们,眼中满是杀意。

        纳兰雪衣也注意到了他们眼中的杀意,微微一笑,比蒙一族释放出杀意,没错,因为她来这里,就是为了让他们放血的。

        “黄金比蒙呢?”纳兰雪衣随意看了他们一眼,并没有看到黄金比蒙,她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找到黄金比蒙。

        可惜,现在,整个部落的比蒙都来到了这,却没有看到黄金比蒙,让纳兰雪衣有些失望。

        “你…”听到纳兰雪衣的话,比蒙一族的族人顿时怒了,杀气腾腾地看着纳兰雪衣,誓要将纳兰雪衣剥皮抽筋。

        而一旁的蓝篱落和邱少红在听到纳兰雪衣的话,脚底一个踉跄,往前倒去。

        强大!

        纳兰雪衣很强大!

        在比蒙一族面前要求见黄金比蒙,而且从纳兰雪衣的眼中可以看出对黄金比蒙的兴趣。

        她难道不知道黄金比蒙是比蒙一族的王吗?

        “快说!”纳兰雪衣没有耐心,一路而来,已经浪费了不少是时间,现在已经到了比蒙的家门口,她要速战速决。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比蒙一族握紧了手中武器,朝着纳兰雪衣而去。

        没有直接开口,而是选择最简单的方式。

        他们要没了纳兰雪衣!

        当下,气势汹汹的比蒙朝着纳兰雪衣而去,只是,还未靠近纳兰雪衣,蓝篱落和邱少红便听到了,砰砰砰声,一道接着一道。

        继而,他们便发现,冲向纳兰雪衣的比蒙一个接着一个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纳兰雪衣出手不重,但是却恰到好处,让他们在摔倒后,再难爬起来梦回韩国。

        比蒙巨兽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奈何却无法站起来。

        “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何事?”惊恐地看着纳兰雪衣,在他们的眼中,纳兰雪衣仅仅只是挥了挥手而已。

        他们居然叠罗汉般叠在了一起,而且让他们愤怒的是,他们居然无法站起来。

        比蒙一族,皮粗肉厚,天下闻名,就这么一摔,根本不会有任何事情,但是现在他们居然爬不起来,怎么爬都无法爬起来。

        他们到底怎么了?

        随着时间流逝,他们眼中的愤怒变成了惊恐,看着纳兰雪衣的眼神也白的呢害怕。

        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他们居然给碰到了。

        “还愣着干嘛,不是要比蒙一族的血液吗?现在这么多比蒙随便你们挑,难道你们不想要?”纳兰雪衣戏谑地看着蓝篱落和邱少红。

        故意的!

        纳兰雪衣是故意的!

        在看到比蒙一族对他们放松警惕后,纳兰雪衣唇角微微扬起,他们就知道纳兰雪衣不安好心了。

        虽然和她相处时间不长,但是纳兰雪衣的脾气他们都知道,刚才的放任,是为了现在。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所有比蒙巨兽的眼睛齐刷刷地看向蓝篱落和邱少红,想要从他们的眼中看出事实真相。

        事实真相,让他们惊恐!

        他们发现蓝篱落和和邱少红的眼中闪过一抹激动,而就是这抹激动,让他们知道纳兰雪衣的话没有说错,他们确实是为了他们的血液而来。

        血液,对于他们来说,多的是,但是无端地被人放血,这种憋屈,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而且还是被他们成为族人的人。

        “你们…你们…”一瞬间,看向蓝篱落和邱少红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这种凶狠比起看向纳兰雪衣和帝昊宇时还要强烈。

        这一次,所有比蒙是彻底将他们给惦记上了。

        纳兰看着他们,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还不动手,难道要等他们爬起来吗?”纳兰雪衣示意他们尽快动手。

        她对比蒙一族并没有下多大的禁制,所以,要动手就要趁现在。

        蓝篱落和邱少红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在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后,便开始动手。

        放血之事,虽然是第一次做,不过,却也是得心应手。

        刀割开手腕,将手腕中的血液装入准备好的瓶子内,当一罐血液放满后,便用止血散止住比蒙巨兽的血液。

        两罐血液放完,蓝篱落和邱少红在比蒙巨兽愤怒的眼神下,快速离开,他们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不然等到比蒙巨兽恢复意识后,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

        “好大胆的人类,居然敢闯入我们比蒙一族!好可恶的兽人,居然敢拿我比蒙一族的血液!”突然间,一股庞大的威压朝着众人而来……

        ------题外话------

        一片丹心yao的月票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60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