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五十二章 活下去

第五十二章 活下去

        翌日,秋高气爽。

        早上五点,当三百名士兵在操场上集合后,纳兰雪衣那组的三十名士兵却没有出现在操场之上。

        如果是平时,教官们定然会给他们严厉处罚,但是现在那三十名士兵是归纳兰雪衣管的,至少在这这一周内,他们的所有事情都由纳兰雪衣负责。

        五点不出操,也是纳兰雪衣的事情,所以,教官们只能当做没有看到,领着自己组的士兵开始了新的一天的操练。

        六点,很准时的六点,纳兰雪衣和她的士兵们同时出现在了操场上。

        当看到纳兰雪衣和她的士兵出现在操场上后,众人都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如果说刚才他们在五点之时没有碰到纳兰雪衣等人的话,那么他们在心底是认为纳兰雪衣带着他们独自行动了,但是现在,在看到他们的装扮后,才知道他们是六点钟集合的。

        比他们晚一个小时集合,这算是对他们的挑衅吗?

        在看到纳兰雪衣和她的士兵后,十名教官的脑海之中皆是想到了这一点。

        如果不是挑衅的话,为何纳兰雪衣会晚到一个小时?

        “还有其他场地吗?”她的操练方式和别人不同,需要单独的地方,只是,纳兰雪衣这一句话后,更加引起了在场教官们的不适。

        纳兰雪衣的话,让他们觉得自己会偷看纳兰雪衣的操兵过程,对于纳兰雪衣操练士兵,他们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

        但是现在纳兰雪衣已经提出了这个问题,就算他们心中有多么不爽,他们也只能道出实情。

        “在那里有一块单独的地方!”用手指朝着不远处指了指,意在告诉纳兰雪衣,那是一块空地。

        “谢谢!”纳兰雪衣朝着其中一位说话的教官道谢,“我们去那里!”转身便示意身后的士兵们跟上。

        今天,她要看看他们个人战斗能力!

        纳兰雪衣的动作,让跟在她身后的士兵一愣,在看到纳兰雪衣已经朝着空地而去后,也只能抬步而去。

        不过,当路过其他士兵旁边时,果然收到了他们眼中那嘲讽的笑意。

        众位士兵都是握紧了拳头,七天,只要熬过七天,他们就会让他们知道他们眼中的嘲讽是多么无力,他们会让他们知道,他们是最强的,即使是跟在纳兰雪衣身后。

        对于众人所表现出来的一切,纳兰雪衣是看在眼中的,当看到自己身后士兵们隐忍的表情后,她笑了,笑得风华绝代。

        可惜,身后的士兵并没有看到,不然,又要被惊艳到了。

        当纳兰雪衣等人来到空旷的场地上后,众士兵一字排开,等待纳兰雪衣的指示。

        “让我看看你们的实力!”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虽然已经从他们的档案中看到一些,不过,在没有深入接触过时,她不能确定方案。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对于纳兰雪衣的话,他们有些不了解,要看他们的实力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为何纳兰雪衣还站在场地中央。

        如果要看他们的实力的话,那么必须退后,这样他们才可以将自己的实力展现在她的面前。

        “与我战斗,如果你们能够将我打趴下,那么…”后面的话,纳兰雪衣没有说下去,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想要打败她的人,至少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的,况且这些人还是没有灵力的人。

        对付他们,纳兰雪衣当然不屑用上灵力,即使不用灵力,他们也不会是她的对手。

        听到纳兰雪衣,众士兵有那么一瞬间反应不过来了。

        纳兰雪衣的话,在告诉他们,她并不是养在温室中的花朵,而是一朵荆棘花,会刺痛人的双手。

        “你们谁先来!”就算是他们三十人一起上,也不会在她的手下过上一招半式的,不过,为了不打击他们的自信心,纳兰雪衣决定一个个来。

        “我来!”既然纳兰雪衣已经向他们发出了挑战,那么如果他们不应战的话,还以为他们怕了纳兰雪衣,所以,不管如何,他们都要和纳兰雪衣对上一局。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纳兰雪衣会如此彪悍。

        “请赐教!”对于纳兰雪衣,他们还是十分尊重的,所以,在面对纳兰雪衣时,他们给予最高敬意。

        “请!”纳兰雪衣拱手,示意可以开始。

        张三小时候学过功夫,加入部队后,虽然还没有系统学过部队内的武术,但是在同期士兵中,他的力量是最强大的。

        所以,在纳兰雪衣向他们提出挑战后,他是第一个出列的。

        “五行拳,虎形,猛虎出闸!”张三首先发动了攻击,五行虎形拳打得虎虎生威。

        可惜,落在纳兰雪衣的眼中,却如同孩童过家家而已。

        力量太小,出拳速度过慢,手脚配合不协调,在挥出拳头之时有多处破绽。

        纳兰雪衣只是轻微的移动了一下步伐,就躲开了张三挥出的拳头。

        张三一看纳兰雪衣躲开了自己的第一击,立马第二拳随后而至。

        “饿虎扑兔!”第二拳,带着一股凌厉的劲风朝着纳兰雪衣的面门挥来。

        如果被张三的拳头击中的话,那么纳兰雪衣漂亮的脸蛋就要毁了,而此时的张三已经不管不顾了,在他的眼中,早已忘记了纳兰雪衣的身份,他只想将纳兰雪衣击倒。

        “呼!”一旁士兵看着发了狠的张三,都忍不住深呼吸起来。

        “太慢了!”纳兰雪衣又是一个移步,就错开了张三的拳头。

        第二拳,在纳兰雪衣的眼中,速度依然太慢,力量虽然有了,但是太过霸道,在将人击伤的同时,自己也会因为反冲回来的力道,伤及到自己的手臂。

        看着纳兰雪衣轻易地避开了自己挥出的两拳,张三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自然而然地忽略了纳兰雪衣刚才说出的话。

        “再吃我一拳,黑虎偷心!”这一次,张三的拳头朝着纳兰雪衣的心窝而去。

        突然间改变方向,如果是别人,绝对会措手不及,但是这个人是纳兰雪衣,根本不存在慌乱,相反,纳兰雪衣再一次移动了步伐。

        只是,稍微地往旁边移动了一步,就避开了张三了攻击。

        纳兰雪衣的避开,让一旁的众人有那么一瞬间的诧异,要知道,张三的连番攻击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

        看着轻易躲避开来的纳兰雪衣,众人的脸色都变得诡异起来。

        “力量太弱!速度太慢!灵活度不行!”纳兰雪衣说话间,虎形拳挥了出去。

        猛虎出闸、饿虎扑兔、黑虎偷心,张三所展示出来的三招,纳兰雪衣同样地打了出去。

        而纳兰雪衣打出去的速度、力量完全都在张三之上,当然,纳兰雪衣所挥出去的劲气没有对准张三,要不然,此时的张三也不能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

        看着纳兰雪衣虎虎生威的虎形拳,张三愣住了,他从小苦练五行拳,尤其是虎形拳,他练习地异常刻苦,可以说在这五种拳中,虎形拳是他最拿得出手的。

        但是现在,在纳兰雪衣的口中,在纳兰雪衣的演绎之下,他的虎形拳就变成了垃圾,二者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知道二者之间的差别吗?”纳兰雪衣看着被震撼住的张三,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玉不琢不成器,这一次,她要好好打磨他们一番。

        “我只是练习了他们的形,而没有领悟到他们的意!”不得不说张三很聪明,纳兰雪衣只是微微点拨了一下,他就察觉到。

        “好好去琢磨一下,下一个!”如果此时他们还不知道纳兰雪衣的用意的话,那么他们真的是傻子了。

        纳兰雪衣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就刚刚纳兰雪衣躲避张三的动作,就让他们知道,她是一个武道高手,之后,她又演绎了一遍虎形拳,这就让他们知道,纳兰雪衣绝对不如表面看到的那般简单。

        想到这里,他们似乎很期待七天后的到来,在纳兰雪衣的教授之下,他们会成长到何种地步。

        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作美,在场的三十人中,每一个人都有一种绝学,但是却修炼未到家,一直以来,他们只是依样画瓢,根本没有人指点过。

        现在突然间得到纳兰雪衣指点,让他们受益匪浅。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欠缺的就是别人的指点,这一次,经过纳兰雪衣的指点,他们的实力都有突飞猛进的增长。

        一天时间,纳兰雪衣对于三十人的指点那是不遗余力,如果小江等人知道他们能够得到纳兰雪衣的指点,那绝对是羡慕嫉妒恨了。

        “明天依然是早上六点,在这边集合!”这一天,不仅是他们有收获,就连她也是有收获的。

        虽然一直是她在指点他们,但是纳兰雪衣的实战经验也是有所提高的。

        一直以来,她注重地都是法术的修炼,从来就没有注意过武术,练习武术,当初是因为太过无聊,而现在在教授他们的过程中,纳兰雪衣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居然有扩充的趋势。

        “又是六点吗?”对于他们来说,六点真的有些承受不住。

        “六点,之后的六天每天早上集合时间都是六点!”六点是雷打不动的,居然他们是她的组员,那么就必须遵守她的规定来。

        “是!”六点就六点吧,至少还可以让他们巩固一下今天的收获。

        当众人回到宿舍后,迎接他们的是一群冷嘲热讽的战友。

        要知道以前他们可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但是现在,短短一天时间,他们居然变成了这般模样,居然开始嘲讽起他们来。

        “哟,我们的大英雄们归来了!”早上六点集合,晚上九点回来,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会承受不住,但是看他们的样子,好似打了鸡血般,完全没有一丝疲惫。

        跟他们相比,这完全是两个极端。

        他们在经过一天的训练后,身体根本承受不住,就连脚步都抬不动,现在他们躺在床上也不想移动分毫。

        但是他们,就好似没有训练过般,身体依然站得挺拔,神清气爽,就好似这一天没有训练过。

        所以,在看到众人的那一瞬间,众人心中就产生了不满,此时的他们是羡慕嫉妒的。

        即使此时还不知道纳兰雪衣这一天的训练成果,但是对于他们三十人的样子,他们是羡慕的。

        “嗯!”众人似乎没有听出说话之人的意思,纷纷点头。

        今天一天,收获可是很大的,即使时间很短,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受益匪浅,经过纳兰雪衣的指点,让他们少走了多少弯路。

        再者,纳兰雪衣每一次点出,都是直接切中要点,直接让他们从中领悟,所以,对于众人的冷嘲热讽,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中。

        因为他们得到的收获远比受到别人的讽刺要多。

        他们的讽刺,就当他们是在嫉妒他们。

        如果他们知道,就这么一天时间,让他们的实力大增的话,不知道他们不会带着羡慕嫉妒恨的神情望着他们。

        想到这里,三十个士兵再也没有一丝反应,不管听到何种话,他们都当成了耳旁风,一点风浪完全激不起他们的兴趣来。

        最为主要的是,他们要利用有限的时间巩固一下自身的修为。

        看到油盐不进的三十人,众人顿时没有了兴趣,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内,等待着明天集训到来。

        纳兰雪衣回到房间后,并没有直接打坐,而是回顾了这一天发生的事。

        这一天内,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唯一的变化就是三十人的个人实力提升了不少,他们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通。

        只要时间允许,纳兰雪衣可以在短时间内,培养出一个武林高手来,可惜,剩下的六天时间,根本来不及。

        排兵布阵,需要一段时间,他们的个人实力只能靠他们自己今后的修炼以及领悟。

        明天,她将开始教授排兵布阵,在面对多人时,该如何利用自己有利条件来对战他们。

        这一次的比赛,其实对于纳兰雪衣来说,根本没有存在任何难度。

        单人作战,纳兰雪衣相信,他们三十人定然能够旗开得胜,至于团体作战,纳兰雪衣也相信,在经过她的教导之下,他们也能够拿下这一局。

        而丛林战,如果连续拿下两分的话,那么就没有任何必要再进行下去,不过,纳兰雪衣却希望他们来一次丛林之战。

        这是提升实战经验最好的办法,而这一次的丛林之战,纳兰雪衣也想参加。

        这些士兵都是可造之材,只要稍加点拨,就可以成为一方霸主,所以,她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将众人的潜力值给挖掘出来。

        纳兰雪衣在脑海中思索着明天的兵法,而教官们也同样在想着他们的教授过程。

        他们不想输,尤其这个人还是纳兰雪衣。

        纳兰雪衣,一国将军,她并不是以自身实力坐上这个岗位的,虽然她的两次亮相,让他们知道她是一个作风极其强悍的人。

        但是他们并没有亲眼见到过,所以,这一次,他们要好好见识一下纳兰雪衣的厉害。

        这一次比赛,他们赌上了自己的一切,所以,这一次,他们也不允许失败。

        第二日,天气依然不错,就如同众人的情绪般。

        纳兰雪衣小组的三十人,对于第二天的到来十分期待,昨天就这么一天时间,让他们的修为不止提升了一点,所以,今天,他们知道纳兰雪衣定然会给他们带来一个别样的训练方式。

        昨天晚上,他们一直都沉浸在兴奋之中,因为他们知道,今天,他们依然可以提升实力。

        对于实力的渴望,众人都是期待的,以前没有这般的条件,现在有纳兰雪衣在前,他们定然要好好把握。

        而另外的三百人,他们也在期待着今天的到来,虽然知道训练强度会增加,但是为了能够在众人面前胜出,就算再苦、再累,他们也能够承受。

        “咦?他们还没到吗?”三百人在五点钟前已经全部集合,唯独纳兰雪衣那组的三十人依然还是没有到场,与第一天的情况相同。

        “看来是没有到,他们大概是想要分开训练吧!”看到没有到场的三十名士兵,教官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在这七天时间里,他们三十人的一切的取决权由纳兰雪衣来掌控,即使他们一整天都在宿舍内睡觉,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算了,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对于纳兰雪衣操练士兵的方式,他们不想知道,现在他们只要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三十名士兵在七天时间内,即使懒散了,还是有机会可以弥补的,只要今后的操练取决权交还给他们就行。

        当众位士兵跑了整整一小时的步后,纳兰雪衣那组三十名士兵才在众人的讶异目光之下走向了操场。

        六点,一分不差,三十人全部集合在了昨天那块空地之上,同样的,纳兰雪衣也是在最后一秒钟的时间内到达空地。

        “在搞什么东西?”看到三十名士兵在六点钟集合,十名教官中的其中一名教官有些忍受不住了。

        要知道在军区中,早上集合时间是特别规定的,必须是在五点钟,而现在纳兰雪衣居然要求的她的士兵在六点钟集合,这是不是在挑衅军区的规矩。

        “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这话就也是在说,纳兰雪衣不管如何,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在这里指手画脚,而且对象也仅仅只是她那组三十名士兵而已。

        “哼!”冷冷一哼,对于纳兰雪衣的教授很是不能理解。

        “继续跑步,别停下!”教官们化悲愤为动力,一同和士兵们在操场上跑了起来。

        跑步确实能够强身健体,但是如果如他们这般一直跑下去的话,身体会承受不了,可惜,现在的他们根本没有领悟到。

        而此时的纳兰雪衣已经在教授他们兵法了。

        因为是团体战,所以,要最大限度地发挥团体的力量。

        这三十人中,每一个人都是力量型的,出手都是虎虎生威的,没有一个人是修炼柔术的,所以,纳兰雪衣将三十人又分成了三组。

        十人一组,让他们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力量。

        “在面对实力比自己强悍的敌人面前,千万别发挥英雄主义,你们要最大限度地保护好自己,哪怕是逃跑,也要保护好自己的性命。

        逃跑不是懦弱的表现,而是为了留下性命,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你们可以利用十年的时间来提升自己,只要留住性命,一切都好说。

        而在对战之时,要相信自己的队友,既然大家是一个团体,那么你们就应该将后背交给队友,这样在前进之时,可以不用考虑后背是否会空着,是否会遭到敌人的袭击?

        只要你们愿意相信自己的战友,你们会发现自己前进之路未必是荆棘坎坷的,只要留着性命,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

        纳兰雪衣说出的一段话,让三十名士兵久久回不过神来,这也是纳兰雪衣当着他们的面说出了那么大一段的话。

        尤其是纳兰雪衣话中让他们逃跑的话,让他们有些接受不了。

        在从他们当士兵的那一刻起,他们绝对不允许自己逃跑,即使是知道前方是死路一条,他们也不会选择退后,选择逃跑。

        逃跑在别人看来是懦弱的表现,是懦夫,但是现在纳兰雪衣的话却颠覆了一切。

        逃跑是为了将命留下,只要将命留下,那么就算被人嘲讽又如何,十年,他们可以用时间来洗涮掉一切。

        这样的话,是他们从未想到的,也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

        但是现在,纳兰雪衣的话却震撼了他们,让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

        看着众人的反应,纳兰雪衣知道她的话对他们产生了极大的震撼力。

        作为人,首先要保护好自己的生命,其次才是想其他的,所以,在她的认知中,只有生命才是最为关键的。

        “在战场上,只有战友和敌人,你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就算是最卑劣的方法,只要能够将敌人砍倒,那么就算胜利,所以,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只要保护好自己的生命,将敌人砍倒,那样就是胜利!”

        纳兰雪衣是再接再厉,再一次向三十人灌输了不一样的理念。

        在他们看来,战场虽然是残酷的,但是他们不会在背地里阴人,如纳兰雪衣所说,只要能够打倒敌人,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行,这是他们从未想过的。

        但是今天,却被纳兰雪衣给说了出来。

        “给你们半天时间想想我的话!”半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半天时间,足以改变他们的后半生。

        半天时间,足以让他们在对战敌人之时,留下生命。

        纳兰雪衣将空间留给了三十名士兵,自己站在了一边,她知道他们需要时间来消化她的话。

        这样颠覆的理念,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三十人也是静静地站立着,脸上虽然没有丝毫反应,但是在他们的心里却是有着巨大的波动。

        一直以来的想法,在纳兰雪衣的话下,产生了巨大波动,彻底颠覆了他们他们的初衷。

        半天时间,眨眼而过,但是众人还没有从巨大冲击中清醒过来。

        纳兰雪衣看着还魂游天外的众人,微微叹了一口气,难道她的话有那么难以接受吗?

        “你们考虑得如何了?”如果他们不赞同她的观点,那么她只能对他们说抱歉了,接下来的五天半时间,他们将不用再参加。

        “我们考虑好了!”军人是最服从命令的,既然纳兰雪衣给了他们半天时间,那么他们就会在半天时间内作出抉择。

        “结果?”她只想知道结果。

        “逃跑,我们还是有些无法接受,但是如何将军能够让我们将逃跑变得有些艺术的话,那么我们定然会这般做的”张三代表众人发言。

        他的这句话可是极具分量的,他可是将了纳兰雪衣一军,如果纳兰雪衣教授他们逃跑方法的话,他们定然会很好地学习。

        再者,如果有纳兰雪衣开先例的话,那么他们绝对不会认为逃跑是一种耻辱。

        而且听纳兰雪衣的口气,好似她要教他们一种他们从未学习过的方法,那种卑劣,下三滥的手段。

        “好!”纳兰雪衣本来就是要交给他们如何逃命的。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众人笑了,惬意的笑了!

        他们不是傻子,都明白纳兰雪衣话中之意,纳兰雪衣所要他们做的只有一样事情,那就是活命。将命给活下来。

        不管是用什么手段,都要将命留下来,即使会背弃他们一直以来的信仰,只要不是在伤天害理之下,他们都能够接受。

        纳兰雪衣所要传达的意思就是如此,这也让让他们重新看到了纳兰雪衣的另外一面,纳兰雪衣绝对不是花瓶,她所经历过的事情,恐怕比他们还要多,因为她知道怎么在险境中最大限度地将命活下来。

        想到这里,众人的心狠狠一窒,曾经,纳兰雪衣到底经历了什么?

        纳兰雪衣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她有这般的想法,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会有明天。

        他们都是苗根正红的少年,从未经历过一切,就算是当兵,他们也是很安逸地待在军区内,没有经历过厮杀。

        但是从纳兰雪衣的话中,他们可以清晰地听出来,纳兰雪衣经历过厮杀,而且不是一两次,因为没有人可以在一两次中,得出这般的话来。

        活下去,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活下去就行。

        众人的心因为纳兰雪的话而变得沉重起来!

        “先去吃饭,午睡后,一点钟再到这里集合!”纳兰雪衣话落,自己便先行离开了,今天的事情恐怕要因为他们的抉择而出现变化。

        下午才是正在经历一切的时候。

        活下去,这是纳兰雪衣从未有过变化过的信念,即使在被师兄和师妹联手合击,在神形俱灭之下,她也没有放弃过。

        她想活着!

        看着走远的纳兰雪衣,众人的神情也开始慢慢恢复。

        “走吧!”不管纳兰雪衣下何种命令,他们只要执行就行,就算是下午不练操,他们也不会再有反驳之词。

        原本以为纳兰雪衣没有经过一切,却没有想到她所经历的事情比他们多得多,至少她曾经面对过死亡。

        而他们从未体验过,生死之词,只是在书本上看到过,战场,他们从未经历过,也没有看到过。

        所以,现在他们是打从心底臣服纳兰雪衣。

        午饭很简单,众人只是匆匆吃了几口,就回到寝室睡午觉去了,因为他们知道下午,他们要经历一次颠覆时刻。

        他们必须要保持最佳状态才行。

        看着三十人冲出饭厅朝着宿舍而去时,十个教官愣住了,他们这是要去睡午觉?

        乱来,太乱来了!

        尤其是他们身后的三百名士兵在看到他们冲入到宿舍后,脸上的那羡慕嫉妒的表情,让他们抓狂。

        纳兰雪衣的行为方式真是不能让他们苟同,幸好只要再过五天半的时间就可以了。

        如果再让纳兰雪衣呆下去的话,整个军区就要被她弄得乌烟瘴气了。

        一开始,他们还在期待着纳兰雪衣可以来到军区,但是现在他们却希望她永远地不要插手军区之事。

        比起作为将军来说,纳兰雪衣更适合做外交官,至少她的话让人无法反驳,而且绝对是能够将人气得半死。

        而此时的纳兰雪衣却闪身进入了银镯之内,三十个士兵的战斗能力固然不错,但是还是需要加强,所以,她必须要在极短的时间内,炼制出重力领域,让他们佩戴重力之物。

        时间在纳兰雪衣的炼制和三十人的午觉中度过,当下午一点来临之时,也是三十位士兵们接受靠经验之时,等待他们的将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题外话------

        谢谢亲亲327188896(五热度评价票、2月票、1鲜花)、citylove925、天是蓝的123、兮之丶、洛卡小镇的月票,群么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61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