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三十一章 笨拙的嫁祸

第三十一章 笨拙的嫁祸

        “啊!”一声尖叫声响彻整个洞天学府,声音凄厉又带着害怕,让听到众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啊!”在第一声惨叫声落下后,第二道惨叫声又起,好在这一次的惨叫声没有如同第一声般这么的凄厉,不过,却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这两声惨叫声,让整个洞天学府的师生们同时听到,不得不说,这两声穿透力很强,就算是闭关修炼之人,也被打扰到了。

        如果心性不稳之人,听到这两道惨叫声,很容易走火入魔。

        同一时刻,在听到惨叫声后,没有修炼之人,统统往惨叫声所在方向而去。

        当众人赶到事发现场后,有那么一瞬间,众人愣住了,这一幕,让一些女生忍不住蹲到旁边大吐特吐起来,就算是男生,也有些扛不住了。

        满地的肠子和内脏,分散在周围附近,一个肚子被掏空了的男子横躺在血泊中,全身的肌肤都被抓破,眼珠子也滚在一边,空洞的眼眶满是鲜血。

        “呕…”此起彼伏的呕吐声响起,越来越多的人承受不了这种刺激,有些胆小的人,在看到这一画面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他们杀过人没错,但是他们都是一刀致命,绝对不会如同现在这般,将尸体弄成这般模样,更何况,现在这副场景和野兽撕咬有什么区别。

        不过,他们却知道,这不是异兽行为,而是人类行为。

        尸体被破开的肚子,显然是用剑砍伤,然后直接剖开的,不得不说,这种变态的手法令人发指。

        “咦?这是什么东西?”突然间,一道光亮引起了众人注意,也将众人的视线转移到了开口说话人那里。

        “你们看,那是什么东西!”说话之人,双手指着此时散发着光辉的东西,此刻,他的眼底也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这是…玉牌…”当看到散发着光亮的东西是玉牌后,众人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精明起来,似乎他们找到了线索般。

        “这是…”当看到玉牌上的名字后,众人的脸上一下子变得五颜六色起来。

        玉牌上,字体显现,“纳兰雪衣”,四个大字清晰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这让听到尖叫声从房间内出来的纳兰雪衣一愣。

        这一个月来,她一步都没有出过房门,但是现在,这块刻着她名字的玉牌却出现在了事发现场。

        此时,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就算知道纳兰雪衣是无辜的,他们也不会相信这事和她无关。

        “纳兰雪衣,这不是这次学府招收的特长生吗?”

        “就是那个人,我还听说,她一进入洞天学府就拿到了金色勋章,金色勋章啊!”

        “唉,看来又是一个极有背景之人,这次的事情,大概又将不了了之了!”

        “哼,这次的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就解决的,你知道这个死亡之人是谁吗?”

        “不知道,难道很有背景?”

        “也不算有背景,但是比起普通人来说,要有背景的多,他是东方家族旁系最厉害的人,东方戏!”

        “原来是东方家族啊,那么不管是旁系还是直系,都会被东方家族追杀啊!”

        “是啊,这个纳兰雪衣也真是狂妄,连东方家族的人都下杀手,而且还将尸体弄成这样!”

        ……

        后面的话,纳兰雪衣没有听下去,不得不说,八卦的力量就是强大,就这么一段时间,就传出了很多版本。

        不过,不管版本怎么变,都将矛头指向了纳兰雪衣。

        与此同时,纳兰雪衣也被请到了校长室。

        洞天学府有明文规定,在校期间,严禁学生私斗,就算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在学校内都要放弃彼此的恩怨,不得痛下狠手。

        除非是挑战,签下生死状后,生死不论,学院一概不追究。

        但是现在,明显不是公斗,也不是私斗,而是直接杀人行为。杀人也就算了,还用了如此暴力血腥手段。

        就这么一幕,纳兰雪衣的“人气”直接开始飙升,这一瞬间,让纳兰雪衣的名字响彻整个洞天学府中。

        “纳兰雪衣,没有想到这么快我们就见面了!”林中看着纳兰雪衣,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他本能地反应是不相信,他不相信纳兰雪衣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的高傲不允许她做出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来。

        但是现在,所有的事情都针对纳兰雪衣,就连东方家族都开始施压了,即使死的是旁系子弟也一样。

        “校长,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让我来这里是为了这次事件吧!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事不是我做的!”纳兰雪衣在看到那块玉牌后,就知道是谁动的手了,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用这种方式。

        那块玉牌并不是她所有物,但是却刻着她的名字,这明显地是嫁祸,而能够做到如此的,唯有洞天城城主的儿子或女儿。

        让纳兰雪衣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么快就选择动手,而且是以这种直接嫁祸人的手段,这种笨拙的嫁祸人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小儿科。

        可惜,就算是这么小儿科的手段,都没有被人识破,所有的负面消息全部指向了纳兰雪衣。

        再加上,纳兰雪衣进入洞天学府后,就拿到了金色勋章,这让众人羡慕嫉妒恨,就算他们看出了事实,他们也不会说出口。

        一来他们和纳兰雪衣没有任何交集,他们根本不可能为了帮纳兰雪衣开罪而说出自己的见解来;

        二来他们对纳兰雪衣有着嫉妒恨,就算他们知道了事实,他们也不会说出来。

        所以,此刻,所有的一切都对纳兰雪衣不利。

        “现在还好只是物证,并没有出现人证,不然的话,事情会…”

        “校长,不好了,人证出现了!”突然间,一道冒冒失的人影冲入了校长室,边走边说,完全没有注意到校长室内的纳兰雪衣。

        “纳兰…雪衣!”当看到纳兰雪衣的那一瞬间,前来汇报之人,身体没来得颤抖了下。

        如果事情真是如此的话,那么眼前这个纳兰雪衣就是杀人恶魔,而且还是一个喜欢分尸的人,这般的人,他们当然害怕。

        “冒冒失的,说,事情如何?”在事情发生的那一瞬间,林中就派人前去打听,希望将事态控制住。

        可惜,事情并没有控制住,现在恐怕事情已经传递到了外面。

        这事如同一阵风,吹遍了洞天学府的每个角落,也传递到了洞天城内。

        现在的纳兰雪衣,大名不仅在洞天学府扬名,而且同样的在洞天城内扬名。

        一会会功夫,消息就扩散出去,不说这事有人在背后操纵绝对不会相信,但是现在,所有的事情都针对纳兰雪衣,让她无法脱身开来。

        “校长,人证出现,此刻正在学府的大厅内,讲着事情的真相!”汇报之人,将自己翻腾的气血压制下去,总算将事情给说了出来。

        “你说大厅?”听到汇报之人的话,林中一愣,继而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

        从种种迹象来看,他们这是要将纳兰雪衣往死里整。

        原本就没有什么证据,唯一的证据也只是一块玉牌而已,这种质地的玉牌在洞天福地中比比皆是,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证据。

        但是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证,而且这个人证似乎还在大肆宣扬着,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事是纳兰雪衣痛下狠手的。

        “是的,那人在说纳兰雪衣杀人的那一幕,还有那…那…”后面的话实在说不下去,因为太过血腥,就算是他这个大老爷们,也无法将事情描述出来。

        林中不再开口说话,而是看向了纳兰雪衣,不管何时,她都是这般地淡定从容,似乎没有东西可以引起她的注意,就算这一次,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她,她都没有反应。

        即使人证出现,她也没有皱下眉头。

        是太过自信,还是太不将人放在眼中?

        此时的林中一时间也辨别不了,不过,他是相信这事不是纳兰雪衣所为。

        “你怎么看?”林中的话,让汇报之人一愣,有些诧异地看着林中,听他的口气,似乎觉得这事不是纳兰雪衣所为。

        在看到人证和物证后,他们所有人都认为这事是纳兰雪衣所做不假,而且他们还知道,纳兰雪衣和东方家族有冲突。

        曾经,纳兰雪衣一怒之下,可是将东方大少旁边的所有侍卫斩杀干净,她,纳兰雪衣,连东方家族直系子弟东方大少都能够下手,更何况是区区东方家族的旁系子弟。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纳兰雪衣的话,让林中眼睛一亮,这般的哲学应用到这里,还真的很贴切。

        “都被逼上梁山了,还这般淡定,哼…”纳兰雪衣的话,让汇报之人冷冷一哼,眼中尽是鄙夷之色。

        这般的人居然能够难道学府最高等级的金色勋章,不知道校长的眼中是否有问题?

        对于纳兰雪衣,那真的是羡慕嫉妒恨了,如果纳兰雪衣的实力很高,那么他们不会有什么非议,可是现在,纳兰雪衣的实力在整个洞天学府中是垫底的存在,这也就让他们不甘心了。

        可惜,这事是林中定下的,就算他们再怎么反对也没有任何作用。

        好在他们可以借助这次事情,将纳兰雪衣赶出洞天学府。

        “砰…”一声巨响传来,林中校长室大门被人狠狠推开,一下子就走进了九个老头。

        当看到九个老头出现在校长室后,林中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下,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事居然惊动了长老院,而且一下子就来了九个。

        一旁看到九个长老的汇报之人,此刻已经惊得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原本他还想是谁这么大胆,敢一下子轰开校长室的大门,却没有想到是长老。

        如果是长老动手的话,那么也实属正常了。

        “你就是纳兰雪衣!”看着安然坐在椅子上的纳兰雪衣,九长老的眼睛一下子就冒火了。

        她倒是安然地坐在椅子上,他们可是被烦死了。

        这一次,居然来的是东方家族的长老,看来东方家族也动真格了。

        虽说他们并不怕东方家族,但是不怕狠的就怕横的,他们还真怕东方家族乱来。

        “嗯!”纳兰雪衣点头,并没有避开九长老的目光,而是和他对视起来。

        “唔…”

        “老九…”

        众人惊恐地发现此事长老院的九长老嘴角居然溢出了丝丝鲜血,那炫目的红色让众人瞪大了眼睛,有些诡异地看着这一幕。

        “我…”九长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只知道一股很强大的精神攻击攻向了他,一时不查,他被攻击个正着。

        而且这股精神力攻击,让他的精神识海受到了不小创伤,想要恢复的话,要很长一段时间。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投向了纳兰雪衣,在场之人,唯有纳兰雪衣才会攻击他们。

        只是,以纳兰雪衣金丹期修为的身份,能够用精神攻击吗?

        他们情愿相信是母猪可以上树,也不愿意相信,纳兰雪衣的精神力比他们在场之人都要高。

        “纳兰雪衣,你有什么解释吗?”不知道是不是被打岔了,大长老居然会问纳兰雪衣有没有解释,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

        长老院决定的事,可是从未更改过,如同纳兰雪衣这一次,他们定然是认同了众人看法,将她定罪了。

        但是现在,他居然会询问纳兰雪衣,这是天要降红雨了吗?

        “没有好解释的,不过,我会证明我的清白!”确实没有好解释的,因为无论她怎么说,他们也不会相信,而她也只能自己为自己证明清白。

        “清白?呵呵…”显然,在场之人除了林中,大家都认定了纳兰雪衣是凶手,而且是一个变态凶手,但是现在,听到纳兰雪衣的话,他们想笑又笑不出来。

        一来,纳兰雪衣是他们洞天学府的金色勋章的持有者,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要极力维护她;

        二来,纳兰雪衣的炼丹之术,让他们惊讶,也让他们想要保下她。

        如果这一次的事件主人公不是东方家族的人,而是普通人的话,那么或许,他们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事情没有发生。

        可是现在,死亡之人是东方家族的人,虽然不是直系子弟,但是作为东方家族的人,被暗害在洞天学府之中,这事说什么都要给大家一个解释,尤其是东方家族还派出了一名长老。

        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所以,在听到纳兰雪衣在校长室后,他们便齐聚在了校长室,想要给出一个方案来。

        但是现在,显然是他们多虑了,正如这句话所说,皇帝不急太监急。

        “三天时间,我们最多只能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后,你没有证据证明不是你所为,那么我们会将你交给东方家族,至于他们如何处置你,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思索几秒钟后,大长老妥协了。

        如果纳兰雪衣不是能够炼制出八品丹药的话,那么他们绝对不会对她那么宽容,三天时间也是他们能够给出的最大退步。

        “好!”纳兰雪衣点头应允,不管洞天学府的长老们是如何想,至少现在他们是站在她的立场上的,三天时间足够了,再者,她已经知道这事是谁干的,现在只要知道现在的蛛丝马迹就行。

        纳兰雪衣从校长室出来后,便直接往事发现场而去,不管凶手有多么缜密,在现场还是会留下证据。

        当纳兰雪衣走在校园中时,一旁的众人对着她指指点点,无一例外都在说她是变态杀手,对于众人的谴责之声,纳兰雪衣选择忽略。

        不过,在走过一些人旁边时,纳兰雪衣的手指轻轻动了下,一缕缕光芒从她的指尖射出,射向众人。

        事发之地,异常阴暗,在这个地方,没有一丝灯光,就连月光都照射不到,果然,这里是一个最佳位置,杀人放火,绝对不会被人看到。

        纳兰雪衣凝聚眼力,开始查探事发之地的现场环境,让她失望的是,眼睛所到之处,并没有一丝线索,整个现场异常感觉,就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

        不死心,纳兰雪衣再度凝聚眼力,查探起周围环境,只是,效果依然不明显,她没有找到任何证明自己清白的线索。

        那个人敢这么痛下杀手,肯定是经过一系列排查的,而且选择在月黑风高之时,在这个没有人烟的地方。

        如果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么必须要选择不在场的证据,可惜,昨天晚上,只有她一个人在房间内修炼,这话说出去,不仅不会证明自己的清白,反而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是在为自己开罪。

        所以,不在场证据可以直接排除!

        如此这般的话,只有找到下杀手的人,虽然下杀手之人,无非就是三人,董春,董夏和董秋三人,而且从现场的破坏程度来看,董春下手的可能性大点。

        纳兰雪衣之所以将杀人凶手定位在他们三人身上,因为只有他们三人有杀人嫁祸的动机。

        她虽然和东方家族有仇,但是她相信,就算东方家族要报仇,也不会选择这种手段,再者,这个死亡之人,还是他们东方家族实力不错的人。

        而且凶手没有假借其他助力,全凭自己一个人来完成这次杀人事件。

        这次的事情,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这一次的凶手只会是一人。

        只是,她虽然知道,但是却没有证据来证明他们三人中其中一人就是杀人凶手。

        而且从得到的信息来看,董春三人有明显的不在场证据。

        “有没有什么动静?”林中对此事也相当关注,纳兰雪衣夸下海口,三天内找出杀人凶手,只是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没有,一点动静都没有,纳兰雪衣就在现场转了一圈后,就回到房间去了,现在还在房间内没有出来!”虽然没有监视纳兰雪衣,但是对于纳兰雪衣的动向,他是一清二楚的。

        “唉…”林中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于此事,他也是无能为力的,现在就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此时的纳兰雪衣确实呆在房间内,不过,她却闪身进入了银镯内,而在契约空间内的寻宝兽,此刻也出现在银镯内。

        “阿宝,你说你要潜入城主府?”在纳兰雪衣走入房间时,寻宝兽传音给纳兰雪衣,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寻宝兽可是看在眼里。

        所以,它要为纳兰雪衣的清白做出努力。

        “是的,主人,城主府虽然机关重重,但是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危险性,再者,他们兄妹三人在城主府内,肯定是肆无忌惮的,他们做了这件事后,肯定会憋不住的,一旦他们吐露实情的话,我就可以将他们的犯罪记录给记录下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地球上呆久了,就连寻宝兽说出的话,都带上了专业术语,连犯罪记录都说出来了,怪不得要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

        “主人,你手中应该有录音笔吧,给我一个,我给你将证据带回来!”寻宝兽是信心满满,对于这种事,它绝对是手到擒来,而且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好!”听到寻宝兽的话,纳兰雪衣心中一喜,原本,她就准备夜探城主府的,现在看来自己不用行动了,而且有寻宝兽出马的话,绝对比她自己要好的多。

        “我也去!”白虎的声音从契约空间传来,这一次,它似乎也变得积极多了。

        “好!”如果再加上白虎的话,那么事情会容易得多。

        “阿宝,这是录音笔,你拿好!”纳兰雪衣将录音笔给寻宝兽,比起留音石来说,录音笔高档得多。

        二十一世纪出品的录音笔可不是留音石可以比的,至少声音会清晰很多,听上去就如同在人对面对话般,只要一听就可以听出是谁的声音来,而这正是目前所需要的。

        拿到录音笔,寻宝兽也没有废话,直接闪身出了银镯朝着城主府而去,同一时间,一道白光闪过,白虎循着寻宝兽而去。

        此时,整个洞天城城主府,灯光璀璨,繁星点点。

        洞天城城主董城端坐在首位,董春、董夏和董秋围坐在董城身旁,四人眼中闪烁着得意的微笑。

        “父亲,幸不辱命使命,这一次,整不死纳兰雪衣,我就去死!”董春的眼中满是狠厉之色,这一次,天时地利人和,他就不相信,纳兰雪衣能够脱得了身。

        再加上,东方家族的人也接到了信息,这一次来的长老又是东方大少一派的,新仇加旧恨一起,这一次,纳兰雪衣绝对会死得不能再死。

        “春儿,休得胡言,小心谨慎!”董城斥责了一番,虽然这是在城主府内,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虽然这个城主府内没有什么间谍,但是有些事情还是烂在自己的肚子里为好。

        “父亲,您也太小心了,大哥这事做得实在是太天衣无缝了,就算是我们看到后,也绝对猜不到是大哥所为,不管是现场环境还是杀人后碎尸,都做得相当精妙。

        而且最为主要的是这一次,就算是学府的老师亲自出马都找不到任何线索,现在的纳兰雪衣,恐怕是砧板上的肉,就算给了她三天时间,她也绝对不会将苗头指向大哥的!”

        董夏是一脸崇拜,当时在看到尸体时,她们也是忍不住呕吐了,不过,在得知这事是董春做的后,她们顿时就激动了,这样的杀人手法实在是太妙了。

        “是的,父亲,大哥这一次绝对是做得太好了,就算是您也不会猜出来,这事是大哥做的!”董秋也是一脸推崇。

        身为当事人,在听到两个妹妹如此推崇的话后,眼中的得瑟是更重了。

        “父亲,我这一次做得可是天衣无缝,不仅将现场环境设置在学府最为隐蔽的地方,根本不会有人前来,再加上这一次,我特意将周围附近的人全部引开,只留下东方戏一人,他这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再加上,最后我破坏了他的身体,就算是洞天学府的老师都不知道是谁下的手,因为无从着手,而且我特意留下了刻有纳兰雪衣名字的玉牌。

        而且我也打听过,最近一段时间纳兰雪衣一直都在房间内,从未离开过,就算我留下刻有她名字的玉牌,错漏百出,但是她却无法为自己辨别,因为她没有不在场证据……”

        董春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说了出来,不得不说,他的算计很好,一步步都算了出来,就连纳兰雪衣没有不在场证据都算计到了。

        不过,他不知道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绝对不会想到此时在他们的屋檐上,寻宝兽正拿着录音笔不断地记录着他们的对话。

        他们也不会想到,他们所谓的天衣无缝的计划会彻底暴露在众人面前,可惜,等到他们反应过来之时,事情已经水落石出,就算他们想要反驳,也没有机会了……

        ------题外话------

        谢谢亲亲晓小月(4朵)、龙ing欢、yaoyaohung、daybalance的月票,落落大(250打赏)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62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