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三十三章 道歉

第三十三章 道歉

        “东方长老,给我两个时辰安排,我要通知洞天城的高层,让他们来做裁判,裁决这事!”林中眼神坚定地看着东方守。

        事情要么不开始,既然开始了,就要扩大化处理,既然纳兰雪衣这么有信心,那么作为校长的她,一定要帮她。

        事情越大越好,将众多人牵扯进来,这样一来的话,就算他们想要闹也闹不起来。

        听到林中的话,东方守心中咯噔一下,不知道为何,他总觉事情并不是如同他所期待的那样,这次的杀人事件的主角不会是纳兰雪衣。

        如果她真的拿出证据的话,那么他们就不能拿他如何,再加上,她所佩戴的金色勋章,也无法让他们对她开展报复行为。

        只要她在洞天学府一天,他们就不能将她给办了。

        但是现在,他也不能直接开口拒绝,眼前的男人并不是一般人,不是他随随便便就可以糊弄过去的。

        再加上,现在还是在他的地盘之上,如果他真的不同意的话,他相信,只要出了这个门后,他所面对的将是无止尽的报复。

        林中,虽然现在收敛了性子,让人以为他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人,但是如果是他同一代的人便知道,他当时是多么狂傲,多么不将人放在眼中。

        只要是他想保的人,那么就绝对不会让他有事。

        现在这事摆明了林中想要保护纳兰雪衣,如果他拒绝的话,那么后果绝对不堪设想,所以,就算他有千百个不情愿,他也只能点头。

        “好,就给林兄两个时辰,不过,这两个时辰,纳兰雪衣必须留在这里!”虽然两个时辰不会出现什么奇迹,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补充了一句。

        “好,没有问题,不过,如果这事不是纳兰雪衣做的,那么你们东方家族要给纳兰雪衣一个交代,给我们洞天学府一个交代!”

        生怕纳兰雪衣一个人的威力不足,林中特意在后面加上了洞天学府,他们可以不看在纳兰雪衣的面子上,不过,也必须看在洞天学府的面子上。

        “好!”这个好字是东方守硬生生从牙齿缝中蹦出来的,东方家族的威严不容任何人玷污,但是现在却是林中直接开口。

        如果是别人的话,他完全可以拒绝,可以直接忽视,但是这个人是林中,洞天学府的校长,就算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所以他点头了。

        看到东方守点头同意后,林中便出了校长室,直接跑去安排了,两个时辰足以让洞天城的高层来到学校大礼堂内。

        “纳兰雪衣,这一次,不将你扒层皮,我们东方家族绝对不会罢休!”从林中对待纳兰雪衣的态度中可以知道,这一次,恐怕不能将纳兰雪衣杀死。

        不过,纳兰雪衣不死,也是离死不远了,虽然无法痛下杀手,但是可以暗中下手,只要当场让纳兰雪衣死去,之后就不管他们的事了。

        想到这里,东方守笑了,笑得一脸风情,一脸得瑟。

        “是吗?如果这次是要你们扒层皮呢?”纳兰雪衣微微一笑,笑意不达眼底。

        “哼!就会耍嘴皮子,你还是好好交代一下,或许这会是你最后的留言!”这一刻,东方守的身上迸射出强烈的杀意。

        如不是要向众人交代,此时,东方守会选择直接出手。

        纳兰雪衣不去在意东方守的杀意,将眼睛闭了起来,对于他说的话,就当做是耳旁风。

        纳兰雪衣,那纹丝不动的不用模样,让林中恨得牙痒痒,但是却没有办法,他只是希望两个时辰能够快点到来。

        在林中的有意安排下,整个洞天城热闹起来,这一次,林中不仅请了洞天城的高层,就连普通平民也受到了邀请。

        林中这一次也是发狠了,他要制造舆论压力,就算这事是纳兰雪衣所为,但是在这么多人之下,就算东方守想要痛下杀手,也是不可能的。

        至少,他不敢耍什么花样,这就是林中目前的打算。

        就算纳兰雪衣拿不出证据来,他也要保她无恙!

        一时间,洞天城轰动起来,尤其是平民,此时激动了。

        要知道,平时,他们是没有机会进入到洞天学府的,但是现在,洞天学府的大门打开,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人类就可以进入到洞天学府中。

        即使只能进入一会会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足够了,至少在他们有生之年,进入过洞天学府。

        两个时辰,终于在东方守的不耐烦之下,过去了。

        “东方长老,这边请!”林中此时是笑容满面,两个时辰,他请到了洞天城内所有高层,那些没事可干的高层们在听到事情的经过后,立马屁颠屁颠来了,兴致也是前所未有的高。

        很快,洞天学府的大礼堂座无虚席,甚至有一部分人还站着,这种八卦精神不管是在哪里,都是常见的。

        当洞天城的城主董城出现在大礼堂后,整个大礼堂也沸腾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一次事情能够请动城主过来。

        如果让他们知道这次事件的主人公是董城的唯一的儿子的话,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咳咳…”林中看着一脸兴致勃勃的众人,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各位,想必大家也知道这次是为何而来,话我也不多说了,就请当事人自我陈述吧!”

        林中示意纳兰雪衣上前,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就算东方守想要动手也是不可能的,而这事由纳兰雪衣自己说的话,效果会更好。

        在大礼堂内的众人,绝大多数是第一次看到纳兰雪衣,当看到纳兰雪衣的那一瞬间,众人都倒吸了一口。

        他们是没有想到这个变态杀人狂居然长得这般漂亮,就算见多美女的贵族们也被纳兰雪衣闪到眼了,这般漂亮的女修士可不多。

        一瞬间,众人看向纳兰雪衣的眼神变得火热起来。

        面对众人如同狼般的眼神,纳兰雪衣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不过,她的一句话,却让众人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如果我证实这件事不是我干的,那么我需要东方家族向我道歉!”纳兰雪衣的一句话,顿时掀起了整个现场的高潮。

        就这么一句话,就让众人心惊胆战起来。

        东方家族的道歉,这话可是惊爆众人眼球,因为这话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会说出来的。

        就算是他们这些贵族,也不会当着东方家族的长老的面说出来。

        此时,众人看向纳兰雪衣的眼神变了,那种好似看傻瓜般的眼神,让纳兰雪衣抽了抽嘴角,虽然很快恢复过来,不过还是被人捕捉了。

        林中扶额,有些无语地看着纳兰雪衣。

        虽然在第一次见到纳兰雪衣时,就知道她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却没有想到这次一说话,便会如此劲爆。

        不过,如果这事不是纳兰雪衣做的话,那么让东方家族的人道歉也是应该的。

        “你说什么?”东方守听到纳兰雪衣的话时,第一反应是觉得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他居然听到有人让东方家族道歉,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道歉,这是天要下红雨吗?

        “你让东方家族向你道歉?”为了印证自己的耳朵没有出席那幻听,东方守再度补充了一句。

        “没错,既然你们一致认定我就是杀人凶手,那么如果我证明自己不是杀人凶手,那么这几天来的精神损失,你们是不是应该赔偿给我。

        我也不让你们赔偿精神损失费了,不然你们会以为我狮子大开口,我只要一句道歉就可以了,当着在场众人之面,由你代表东方家族向我道歉就行!”

        纳兰雪衣的话一句比一句劲爆,尤其是最后一句,直接让东方守从座椅上跳了起来,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

        “你…再说一句试试!”东方守涨红着脸,一脸怒视地看着额纳兰雪衣,那颤抖的身子表明了此时他的激动,他的气愤

        “东方守,你想干嘛!”看到东方守站了起来,林中一个闪身挡在了纳兰雪衣面前,生怕东方守会直接攻向纳兰雪衣。

        好在东方守只是激动地颤抖着身子,并没有将手伸向纳兰雪衣,但是就算如此,林中也没有直接坐回到座椅上,而是站在了纳兰雪衣面前。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些事情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林中,难道你就这么护着这个大逆不道之人?”东方守将目光从纳兰雪衣身上移开,转向了林中。

        纳兰雪衣这是在赤果果地羞辱他们东方家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着他们东方家族,最为主要的是,当着这么多平民百姓的面。

        这让他里子面子都没有了!

        “大逆不道的人,在哪里?”林中左顾右盼,就是没有找到东方守口中之人。

        “你…”东方守恶狠狠地看着林中,他知道,这一次,就算自己再怎么想要杀纳兰雪衣都不行了,有林中护着,他根本没有机会下手。

        “东方长老,如果你想要你们东方家族的东方戏死不瞑目的话,你大可以拒绝!”纳兰雪衣就是算准了东方守不会拒绝,才会说出这般话来。

        如果是平时,东方守或许会直接拒绝,毕竟东方系只是旁系而已,旁系之人,哪怕是直系子弟,一旦失去利用价值的话,直接可以抛弃。

        所以,放在平时的话,东方守绝对会拒绝,但是现在,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们根本下不了台。

        在之前,东方家族可是相当重视这件事情的,如果此时为了一句道歉而放弃的话,那么就与他们之前所做的努力,所营造的形象背道而驰了。

        纳兰雪衣就是算准了如此,才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这句话也算是将东方守逼上了梁山。

        短暂的沉默后,东方守终于开口了,“好,如果你没有拿出证据的话,那么明年的今日将会是你的死期!”

        既然纳兰雪衣都说出了条件,那么不妨他也加上一条。

        “好!”纳兰雪衣干净利索地答应了,在林中来不及开口之前,抢先答应下来。

        纳兰雪衣知道,如果她不快速回答的话,林中会横插一脚,虽然他这么做是为了她好,不过,现在却没有必要。

        在十足的证据之下,根本不需要如此。

        不过,林中的好意被纳兰雪衣记在了心中。

        “我想在我拿出证据之前,先问大家一下,是否在你们的心中就认定我是杀手?”纳兰雪衣的一句话,让现场变得更加寂静起来。

        在场的人,除了在前排的贵族外,其他人都是平民百姓和洞天学府的学生。

        贵族和平民百姓根本不认识纳兰雪衣,所以,他们并没有发言,而作为洞天学府的学生,他们早就对纳兰雪衣不满。

        如果纳兰雪衣拿到的不是金色勋章的话,或许他们不会理会纳兰雪衣,但是纳兰雪衣却拿到了金色勋章,就是这枚金色勋章,让纳兰雪衣成为了洞天学府学生们的头号羡慕嫉妒恨对象国。

        所以,在纳兰雪衣问出这个问题时,没有一个人说他不相信纳兰雪衣是凶手,整个现场安静的可怕,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纳兰雪衣倒是没有任何反应,毕竟这事是在她的预想之中,如果此时真的有人出来说相信她是清白的话,那么才会让她震惊。

        一分钟后,纳兰雪衣看着没有人出来,唇角便扬起了一抹微笑,向着董春所在之地扬起了一抹绚丽至极的微笑。

        这是他们自己导演的事情,那么现在就由她来揭晓。

        “呵呵,看来现场众人是一致认定我就是杀手凶手,即使没有亲眼所见,也不是亲耳所听,都是以讹传讹的结果…”纳兰雪衣的话,让在场一部分是低下了头。

        她说的没错,他们没有亲眼所见,也没有亲耳所听,他们都是通过别人的口中知道这件事,而且在听到时,他们第一时间并没有了解事情经过,而是听到了凶手是这一次洞天学府中特招生——纳兰雪衣。

        在知道这个凶手的名字后,再听到事情的经过后,他们的脑海中就有了烙印,不管他们如何思考,他们唯一认定的凶手就是纳兰雪衣。

        不得不说,这一次,为了让纳兰雪衣成为真正的凶手,董春是下了很大力气,这也是为何纳兰雪衣在问出这句话后,没有一个人相信她是清白的原因。

        没有任何人回应,纳兰雪衣继续开口,“如果不是我记录了一切,或许我也会认为这事是我做,即使我什么都没做!以讹传讹的功力,也真心不错啊!”

        纳兰雪衣的话,让现场更加寂静了,众人都不知道她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记录一切?

        难道说她记录了凶手杀人时的那一幕?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董春一愣,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在他杀死东方戏时,周边并没有任何人,准确地说,方圆百里内,没有一个活物。

        但是现在纳兰雪衣却说出了“记录一切”的话,这话是为了套出话来,还是说她真的记录下来?

        这一瞬间,董春变得不不知所措起来。

        如果纳兰雪衣真的记录下来的话,那么今天,他就要将命交代在这里了。

        他相信,在东方家族的长老向他开火后,作为父亲的董城绝对不会出手相助,他只会在一旁袖手旁观。

        他是无比相信,所以,在做杀人嫁祸之事时,他做得异常隐秘也异常小心,他就怕出现什么意外。

        原本以为这次事情,会在拿出刻有纳兰雪衣名字的玉牌后,将纳兰雪衣彻底解决掉,只是没有想到他错估了纳兰雪衣在洞天学府中的地位。

        而现在,他变得不淡定起来。

        如果刚才他是信心满满,那么现在变得忐忑不安起来,不知道为何,他觉得纳兰雪衣会拿出她不是凶手的证据来。

        一想到这里,他就害怕起来,身体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春儿,你干嘛?”察觉到董春的不对劲,董城轻吼。

        虽然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纳兰雪衣身上,并没有往他们所在之地看来,但是如果董春再是这副模样的话,那么众人会发现异样。

        其实他们也是自作多情,现在就算董春羊癫疯发作的话,众人也不可能看到,他们这么说也无非是心理作用。

        正所谓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但是现在,他们现在却不是如此,在纳兰雪衣话落后,他们就觉得纳兰雪衣似乎掌握了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而这个事情,跟他们又很大关系。

        不得不说,他们的第六感很强,纳兰雪衣所掌控的证据还真的和他们有十足关系。

        “父亲,我…没事!”董春平复了一下心情,深深地呼吸了几口,终于,短暂的平复后,董春的心绪静了下来。

        而此时,在董春平复下心绪时,纳兰雪衣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样东西,一样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大家很好奇我手中的东西吧,如果我说这就是我所掌握的证据,你们会认为我在开玩笑吗?”纳兰雪衣的话,引起了众人极强的好奇心。

        看着纳兰雪衣拿出来的东西,董春和董城一愣后,等到反应过来后,二人相视一笑,一瞬间,二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笑意。

        他们真是太将纳兰雪衣当回事了,尤其是董春,他觉得自己太傻了,不相信自己而去相信纳兰雪衣真的掌握了证据,真是可以拍自己一个巴掌。

        “这是什么东西?”东方守在纳兰雪衣拿出录音笔后,心中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感觉,虽然他并不知道纳兰雪衣手中拿的东西是什么,但是他却知道,纳兰雪衣能够拿出这样东西来,那么至少她没有空口说大话,她是真的拿到了证据。

        纳兰雪衣环顾四周,意料之中,没有任何人回答,不过,倒是东方守开口询问了,而他这么一问,也算是引出了话题。

        “录音笔!”这一次,纳兰雪衣也没有任何隐瞒之色,直接说了出来。

        录音笔,这三个字,让众人的神情一震,有些理解不了地看着纳兰雪衣手中的东西。

        “什么东西?”洞天福地中的众人是无法理解录音笔三个字的,不过,他们却从“录音”两个字中,听出了一丝不同。

        在场众人,大多数还是比较聪明的,在听到“录音笔”三个字后,本能地就将录音给联系起来。

        “刻录东西的宝贝!”纳兰雪衣在说话间,就按下了按钮。

        当按下按钮的那一瞬间,董城和董春的声音突然间就响了起来。

        “父亲,幸不辱命使命,这一次,整不死纳兰雪衣,我就去死!”

        “春儿,休得胡言,小心谨慎!”

        “父亲,我这一次做得可是天衣无缝,不仅将现场环境设置在学府最为隐蔽的地方,根本不会有人前来,再加上这一次,我特意将周围附近的人全部引开,只留下东方戏一人,他这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再加上,最后我破坏了他的身体,就算是洞天学府的老师都不知道是谁下的手,因为无从着手,而且我特意留下了刻有纳兰雪衣名字的玉牌。

        而且我也打听过,最近一段时间纳兰雪衣一直都在房间内,从未离开过,就算我留下刻有她名字的玉牌,错漏百出,但是她却无法为自己辨别,因为她没有不在场证据……”

        董春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说了出来,录音笔中记录下来的一切,让在场众人有些傻眼了,尤其是他们听出了声音的主人公。

        一时间,众人都将目光投注在了董城父子身上,那赤果果的眼神,让董城身体越来越僵硬。

        在听到录音笔中传出来的声音后,他就知道完了,就算是东方家族不追究,他这个城主也坐不下去了。

        再者,如果这是传入到神医门中的话,他定然会被神医门舍弃,他只是一个外门弟子而已,就算自己是内门子弟,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被舍弃。

        “父亲,怎么办?”董春的额头开始冒汗,身体也开始变软,他不知道自己和董城的对话会被纳兰雪衣录制了下来。

        现在就算他们否认也不可能了,这么清晰的对话,这么清楚你的声音,无不在昭示这事和他们有关。

        而且他的声音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扩散出去,尤其是在他说出如何杀害东方戏后,他可是清晰地听到众人的倒吸声。

        完了,他彻底完了!

        “扑通…”董春双膝跪地,身体软绵绵地瘫软在地上。

        “董城,这事,你准备怎么做?”林中的声音虽然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不过,如果仔细听的话,会发现声音中满是怒色。

        董春也是洞天学府的学生,虽然不是内堂子弟,但是至少在普通学生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却没有想到他会这般心狠,杀人嫁祸,无一不精通,而且还将人耍得团团转。

        如果不是纳兰雪衣录制了他们父子之间的对话,恐怕,在场任何人都不会相信这事是董春做的。

        尤其是为了嫁祸给纳兰雪衣,还特意留下了刻有纳兰雪衣名字字样的玉牌。

        即使将玉牌留下会让整件事漏洞百出,但是在那种情况下,众人只会更加相信这事是纳兰雪衣所有,再加上,众人对纳兰雪衣的羡慕嫉妒,更加让这件事情升级。

        而一旁在听到事情经过结果后的东方守也是恶狠狠地看着董春,事情已经明了,这事不是纳兰雪衣所为。

        那么他们东方家族就要为此做出道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道歉,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尤其是这次的事情还由他负责,如果要道歉的话,也只会是他。

        想到这里,东方守是杀人的心思都有了,如果不是董春做的一切,他也不会如此,他可不相信这次事情会不了了之,即使纳兰雪衣不追究,林中这个小老头也不会放过他。

        只要想到他要当着众人的面向一个小辈,向一个女子道歉,他就火大,全身杀意涌动,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林中的话,和东方守的杀气,让董城额头之上的汗水流得更加欢快了,现在他真是骑虎难下了。

        “董春,杀人偿命,你自我解决吧!”东方守在众多人的注视下,还算是理智,如果放在平时,他定然会直接出手。

        可是,现在时机不对,他总不能动手对付一个小辈,即使现在是怒火冲天,他也必须忍住,不过,董春是必死无疑了。

        听到东方守的话,董春白眼一翻,晕了过去,他希望在清醒过来后,他的头颅还在自己的脖子上。

        “哼!”东方守冷冷一哼,一股庞大的威压朝着董春而去,一瞬间,董春的嘴角不断地有鲜血流出来,身体也在不断地抽搐。

        可想而知,董春受到了多大的威压。

        慢慢地,董春的生机开始逝去,而作为董春父亲的董城却只能在一旁看着,握紧的双手泄露了此时他的气愤。

        只是,就算他再气愤,也无法挽回事实,就连他自己,也是性命不保。

        “董城,我们东方家族需要你给我们一个交代!”解决完了董春,东方守就将目光转移到了董城身上。

        虽然董春已死,但是东方守的怒火,却未消除,最为主要的是,他不知道如何面对纳兰雪衣,要知道,此刻,他可是感受到好多注视的目光。

        所以,他只能将怒火往董城身上撒去。

        虽然董城是一城之主,但是在面对东方守时,还是胆怯了,最为主要的是,他的这个城主并不是自己得到的,而是神医门给他的。

        对了,神医门,突然间,董城好似抓到了重要信息般,手往怀中探去,现在也只有神医门的玉牌能够震慑住人。

        “东方长老,何时兑现承诺啊?”正当东方守在对付董城之时,纳兰雪衣的声音轻飘飘地传递了过来。

        虽说纳兰雪衣的声音不响,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分外清晰,也在这一瞬间,在场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向着东方守而去……

        ------题外话------

        录音笔中的那一段的字数,我在后面字数已经补充了,没有占大家的便宜哈,嘿嘿

        谢谢亲亲15209238853(2票)、悠游悠闲(2票)、caymj、13835105097(6票)、spr123555、aamm白玉浮雕、的月票,pyjj7763、我爱宸宝贝(五热度评价票),群么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62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