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四章 情愫暗生

第四章 情愫暗生

        随着他们走入地下室,纳兰雪衣发现这里的暗魔力愈发地浓郁了,如果能够在这里修炼的话,那么修炼速度绝对不是快了一点点,就算是没有天赋之人,在这个禁地之中,修炼个千百年,定然也能够修炼出门道来。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魔霄狂在走入地下室后,便没有走在纳兰雪衣前面,而是走在了她的身旁,一路走来,他的眼睛并没有直视,反而是不断地往纳兰雪衣身上瞄着。

        其实,魔霄狂也知道自己不能老是将目光投注在纳兰雪衣身上,但是他却忍不住,自然地,他的目光就凝聚在纳兰雪衣身上。

        老实说,并不是纳兰雪衣有多么吸引人,而是他想要知道纳兰雪衣的反应,想要在第一时间内知道纳兰雪衣的反应,可惜,让他失望的是,纳兰雪衣在走入地下室后,并没有丝毫反应,好似魔界禁地只是一般地方。

        暗魔力,这里的暗魔力极其浓郁,就算是魔界之人也有些承受不住,但是纳兰雪衣,这个不是魔界之人,居然走在禁地中,一丝反应都没有,这就不得不让他怀疑了。

        在纳兰雪衣释放出金色光芒后,他便知道,她不是魔界之人,也不是那帮人所派来的人,如果他们能够派出纳兰雪衣的话,那么他真得佩服他们了。

        金色光芒的拥有者,可不是他们那群人能够找出来的,至今为止,他也只看到过一人释放出金色之光,魔霄狂看着纳兰雪衣,眼中满是深思一片…

        魔霄狂也没有提醒纳兰雪衣在这个禁地中是有机关的,不过,当魔霄狂看到纳兰雪衣一个又一个避开机关,眼中露出了诧异之色。

        这些机关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有些甚至需要花费一点时间,但是纳兰雪衣却只是很随意地踏过去,如履平地般,没有丝毫影响。

        这一幕落在魔霄狂的眼中,让他诧异万分,“你懂机关之术?”随着接触,魔霄狂是越来越看不懂纳兰雪衣,这般的人儿,绝对不是一般人,她到底是谁?

        “如果不懂的话,就要交代在这里了!”纳兰雪衣当然知道魔霄狂不安好心,只是没有想到,他这般小气,居然没有提醒她这里机关重重,要不是她恰巧懂机关之术,那么此时她定然将命交代在这里了。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魔霄狂找到不任何词来反驳纳兰雪衣,只能呐呐不言语。

        机关之术,学起来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不过,看纳兰雪衣这般能够不动声色躲开机关之术的人,这天底下恐怕也没有几个,但是现在,却有一个站在他的面前,而且从她从容不迫的样子来看,魔界禁地中的机关根本阻挡不住纳兰雪衣。

        “呵呵…这机关之后居然还有阵法啊,果然不愧是魔宫禁地,现在我倒是很好奇在这个魔宫之中有什么好东西?”魔宫禁地中有阵法,有结界,有机关,这不奇怪,奇怪的是,在这个禁地之中,纳兰雪衣居然感受到了一丝仙灵之力。

        没错,就是仙灵之力,虽说被暗魔力所覆盖着,但是纳兰雪衣还是察觉到了,而且这股仙灵之力的浓度不低,最为主要的是,在这个充满暗魔力的地方,仙灵之力居然没有被吞噬掉,可想而知,这股仙灵之力有多么强悍。

        纳兰雪衣脚下动作没听,就算是阵法,也无法阻挡她,本来在走到这里时,魔霄狂是打算自己走在前面的,但是当看到纳兰雪衣脚下步伐未停后,他便没有再动手。

        随着纳兰雪衣脚下速度加快,魔霄狂的眼中惊讶是越来越浓,她到底还有什么不懂的,阵法,机关,貌似都抵挡住,这般的女子,让他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手捂上心口,魔霄狂清晰地感受到心脏处不断传来的跳动,砰砰砰,一阵阵跳动。

        魔霄狂看着纳兰雪衣的样子,眼中有着密密柔情,可惜,一旁的纳兰雪衣并没有注意到,就算注意到,她也不会将之当成事情来做,因为在她的脑海中,不断闪现帝昊宇的身影来。

        虽然此时失忆的纳兰雪衣并没有恢复过来,但是她知道时常出现在她脑海中的身影对她很重要,因为每当这个身影闪现在脑海中时,她便觉得有一股暖流划过心口,很甜蜜,很幸福。

        你到底是谁?

        此刻,纳兰雪衣的脑海中再度闪现了帝昊宇的身影,眼中也是柔光一片。

        “你在想谁?”一旁的魔霄狂在看到纳兰雪衣眼中闪过的柔情后,心中一窒,说话的语气也异常不好,他有点生气了。

        纳兰雪衣没有回答魔霄狂的话,要知道,她自己也不知道出现在她脑海中的人影是谁。

        看到纳兰雪衣沉默不语,魔霄狂心中的怒气更重了,她的心中居然有人,即使失忆了,她的心中依然有别人,而且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她所想念之人,对她很重要,至少关系和她简单。

        “这里真的是禁地?”他们走了也算有段时间了,但是只是遇到阵法和机关,其他一点都没有遇到,这样也算是禁地的话,那么她真的不知道什么才算是禁地。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魔霄狂嘴角一抽,她倒是好意思说,在破解了机关和阵法后,她居然还稍做了调整,要不是他也是机关和阵法的个中高手,恐怕以后走进来还需要花费一段时间。

        这里的确是他们魔界的禁地,只是,这里不是一般人可以闯得进来的,如纳兰雪衣这般强悍的人,他也算是第一个遇到,即使她的实力不是最强,但是她在机关术和阵法上,绝对是最厉害的。

        至少能够走到这里的人,除了他们历代魔界之主,便无他人!

        如果说一开始带着纳兰雪衣来到魔界禁地,也只是为了试探的话,那么现在,他想要知道,她会给他带来多大的惊喜,至少现在看来,惊喜是蛮大的。

        如果纳兰雪衣知道魔霄狂此时所想的话,她定然会给他一个难忘回忆,到时不是惊喜,而是惊恐。

        “这里的确是禁地,只是你比较强悍一点而已!”魔霄狂的一句话,便让纳兰雪衣相信了这是禁地,只是要进入核心地带,还需要努力。

        “这般简单的设置,真的不知道以前之人是怎么想的,还是我来帮助改进一下!”纳兰雪衣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

        如果是没有修为之人,或许根本听不到纳兰雪衣所说之话,但是作为魔界之主,又是魔尊的身份,魔霄狂当然听出了纳兰雪衣嘀咕的内容。

        听到纳兰雪衣的嘀咕,魔霄狂嘴角扯动更加厉害了,居然有人嫌弃魔界禁地的设置,纳兰雪衣也是从古至今第一人。

        纳兰雪衣边走边改动,而一旁的魔霄狂居然也没有出手制止,在他看来,纳兰雪衣改动过后的阵法和机关,确实比起没有改动之前要好得多。

        “你这是在干吗?”当纳兰雪衣准备将比较大型的阵法改动后,魔霄狂终于有了动作。

        “改动阵法,变成真正的杀阵!”纳兰雪衣听到魔霄狂的话后,手中动作并未停下,对于她来说,布置阵法,她完全可以做到一心多用。

        “停手!”魔霄狂看到纳兰雪衣动作未停后,立马喊停,如果只是普通杀阵的话,魔霄狂绝对不会出言制止,相反,他还乐意看到这里变成一个大杀阵。

        但是现在问题是,纳兰雪衣所改动的阵法对于他们修炼暗魔力的魔界之人来说,真的是致命的阵法。

        纳兰雪衣在听到魔霄狂开口后,便知道魔霄狂认出了她手中的阵法,其实,这个阵法在地球中,纳兰雪衣就使用过了,简单的禁魔阵而已。

        当然,以此时纳兰雪衣的修为来布置禁魔阵可不是当初那个简易的禁魔阵了,此刻的禁魔阵虽然对于魔霄狂而言,并没有真正意义,但是如果是别人的话,在落入阵法中后,便会失去战斗力。

        即使这里是魔界禁地,闯入之人杀无赦,但是魔霄狂却不愿意在禁地中看到禁魔阵的存在,禁魔阵对于他们魔界之人来说,是最为深恶痛绝的,而现在,纳兰雪衣居然当着魔霄狂的面摆下了禁魔阵。

        这当然让他激动起来!

        “禁魔阵而已,难道你也怕?”纳兰雪衣很不屑地看着魔霄狂,“不好意思,在你出声之前,禁魔阵已经完成了,如果你不想让禁魔阵留在这里的话,你大可以摧毁了!”

        纳兰雪衣这句话不可谓厉害,禁魔阵本来就是针对身体内有暗魔力的人,魔界之中,所有人身体内都是有暗魔力,就算魔霄狂实力强大,进入禁魔阵后还是会受到影响,更加不要说是摧毁禁魔阵了。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魔霄狂双手紧握,眼中满是怒气,熊熊怒火在他的眼中燃烧,他知道这是纳兰雪衣的报复,她在报复她进入禁地后,没有提前告诉她这里的一切。

        世人都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果然,这是至理名言,今天,他才真正见识到,女子是多么记仇。

        魔霄狂无语地看着纳兰雪衣,对于禁魔阵,他是束手无策了,曾经他也研习过如何破解禁魔阵,虽然也从中找出破解之法,但是以纳兰雪衣布下的禁魔阵,他是无法破解的。

        先不说纳兰雪衣使用的金色之力,就说是普通的仙灵之力,他也无法破解,所以,此时他也只能很无力地站在一旁,对于纳兰雪衣,现在的他是不能对他打骂的。

        不管是出于情感上的,还是其他,他都只能留着她一命。

        纳兰雪衣可不管魔霄狂心中有多少花花肠子,她只要他不干涉他就行,此时的纳兰雪衣完全忘记,她之所以能够进入这里完全是因为魔霄狂,再者,魔霄狂还是魔界之主,在禁地之中,一旦有事发生,那么魔霄狂绝对不会站在她这一边。

        可惜,此时的纳兰雪衣完全忘记了这事,不过,就算她记得,她也不会当做一回事。

        “吼吼吼…”突然间,饕餮巨兽的怒吼声再度响起,不过,这一次,纳兰雪衣有经验了,在声音响起之时,纳兰雪衣之时轻轻地挥动了下手,便有一道光芒从她的指尖射出,继而光芒放大,将纳兰雪衣整个人包裹起来。

        看到纳兰雪衣的动过,魔霄狂有些无语地抽动了一下唇角,就纳兰雪衣这般的实力,就算饕餮巨兽吼得再响也不会伤到她,何必这么麻烦。

        女人真是麻烦的生物!

        短短时间接触,魔霄狂便知道女人果然是天底下最麻烦的生物,现在,他也算真正体会了。

        如果魔霄狂知道女人最麻烦的不是如同纳兰雪衣这般,而是她们在逛街时,那无与伦比的战斗力时,不知道,他会是如何感想。

        如此时纳兰雪衣知道魔霄狂脑中所想的话,她绝对会拉着魔霄狂去地球一番,让他好好体验一把“女人是麻烦生物”的疯狂。

        “如果魔界禁地只是封印了一头饕餮巨兽的话,那么这个禁地也太过寒酸了吧?”这一路走来,纳兰雪衣确实没有一丝收获,连最原始的宝物都没有。

        让纳兰雪衣觉得可惜的是,在这个禁地之中,用来照明的东西只是长明灯而已,不是她想象中的夜明珠,魔界禁地居然连一件像样的东西都拿不出手,难道说魔界真的很穷?

        魔霄狂可不知道纳兰雪衣心中所想,他只是很无奈地点了下头,在这个禁地之中,的确是只有饕餮巨兽,而且也只有在这个地方,才能够困住饕餮巨兽。

        上一次他来到禁地,当发现封印饕餮巨兽的封印有松动后,他觉察到了危机意识,尤其是,在自己所下榻的地方,遇到了这么乌龙之事。

        冲天而起的金色之光,他可以明确地肯定是从纳兰雪衣身体内释放出来,而如果仅仅只是金光的话,那么就更加不能去相信,这是魔宫的意象,一旦坐实的话,后果也就真的不堪设想了。

        只是,纳兰雪衣出现的时间太不对劲,在饕餮巨兽封印松动之时,纳兰雪衣便出现在魔宫中,虽然不知道她从如何进入守卫森严的魔宫,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当时,她的出现并非是偶然现象。

        继而,没过几日,纳兰雪衣房间内便射出了金光,这不得不让魔霄狂将这两者之间联系起来。

        “纳兰雪衣,你到底是谁?”这个问题从纳兰雪衣进入魔宫后,他就开始询问,但是至始至终纳兰雪衣都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答案来,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谁。

        “我也想要知道我是谁,如果你知道,那么麻烦你告诉我!”记忆虽然已经已经有一大部分记起来了,但是却还是有小部分记不起来,而这一小部分也是最为重要的。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魔霄狂眼中有着失望之色,纳兰雪衣的表情在告诉他,她没有说谎,她确实不知道自己是谁。

        “魔界禁地,难道就只是为了封印饕餮巨兽吗?”关于这一点,是纳兰雪衣最为想不通的,如果仅仅只是封印饕餮巨兽,也不用将之封印在禁地内,从魔霄狂的话中,纳兰雪衣知道,这个禁地只为封印饕餮巨兽。

        “当初封印饕餮巨兽,牺牲了多少人,你知道吗?一旦饕餮巨兽破封而出的话,不仅会对魔界造成巨大伤害,甚至整个世界都会造成伤害,最严重的,或许会毁灭这个世界!”这不是魔霄狂危言耸听,要知道当时确实发生了。

        不过,在最后关头,众人联手将之封印起来,不然的话,整个世界格局就不是现在这副模样了。

        当然,这事,魔霄狂是不会纳兰雪衣说的,这一次,之所以带纳兰雪衣来到这里,也是为了印证一件事而已。

        对于魔霄狂的话,纳兰雪衣当然不知道,就算她没有失忆,她也不清楚魔界发生的事,故而,纳兰雪衣摇头了,“我不知道!”

        的确,如果纳兰雪衣知道的话,魔霄狂就要怀疑当初的事情有泄露,“我带你去见饕餮巨兽!”墨霄狂拉住纳兰雪衣的手,快速往前移动着。

        在魔霄狂伸出贼手之时,纳兰雪衣想要避开,而且她也是可以避开来的,不过,想到之后的路程定然不会那么简单后,纳兰雪衣放弃了,不是牵一下手嘛,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魔霄狂在握住纳兰雪衣的手后,发现纳兰雪衣并没有挣扎,瞬间,脸上荡漾起了满足的笑容,握着柔若无骨的小手,魔霄狂有种握着天下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陌生,但是却奇迹般地让他留恋,让他舒服,让他想要这般牵着手一直走到天荒地老。

        “还不快走!”纳兰雪衣有些无语地看着魔霄狂,这个男人,她怎么觉得有种抽风的感觉。

        看到纳兰雪衣那怪异的眼神,魔霄狂的老脸一红,不过,很快红色退隐下去。

        拉住纳兰雪衣的手,魔霄狂并没有加速,而是慢慢地挪移着,一边走,一边从他的指尖释放出暗魔力,此时,如果他们要往前走的话,必须要释放出暗魔力,而且必须是最为纯净的暗魔力。

        怪不得能够进入到魔界禁地的人少之又少,原来必须要用暗魔力维系,一般而言,就算身体内有暗魔力,也无法走到最深的地方去,因为暗魔力不纯净。

        此时魔霄狂作为魔界之主,身体内的暗魔力当然是最为纯净的,故而,他们往前走去,并没有遇到多少障碍。

        “咔嚓咔嚓…”突然间,远处传来了齿轮转动的声音,听到声音,纳兰雪衣的眉头皱了起来。

        “快退!”纳兰雪衣的听觉何其灵敏,在魔霄狂还未察觉到之时,她便听了出来。

        “退不了了!”

        轰隆…

        在魔霄狂说出这句话时,他们四周的墙壁陡然间动了起来,以讯雷不及掩耳快速地朝着他们二人而去,如果此时他们无法躲避的话,那么他们就要被墙壁给夹击了。

        看着不断往里压缩的墙壁,再看到密不透风的环境,他们此刻已然被墙壁给包围了。

        “这是要将我们压缩成压缩饼干吗?”纳兰雪衣很是风趣地说了一句话,这般下去的话,他们还真的要被压缩了。

        四面都是密不透风的墙壁,就算他们有穿山甲的水平也无法从这里穿越过去,难道说他们要被困死在这里?

        “呵呵…”突然间,魔霄狂笑了起来,俊脸之上满是笑容,那笑容满面的样子好似遇到了什么开心事,如果是平时,纳兰雪衣也不会理会,但是现在,魔霄狂的笑声,让纳兰雪衣白眼乱翻。

        抽风,这个男人绝对是抽风的老祖宗,都到了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

        “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是殉情?”随着四周墙壁的靠拢,魔霄狂和纳兰雪衣的身子也贴在了一块,虽说还没有到紧贴的地步,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两两相贴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现在魔霄狂的话,让纳兰雪衣有种凌乱的感觉,不过,最让她凌乱的是,她身体内的力量被禁锢了,这也就是说,现在的她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被困在绝境中的普通人。

        如果是换了普通女子,此时恐怕已经哭喊出声,但是她是纳兰雪衣,注定不是弱者,即使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纳兰雪衣也没有一丝慌乱,她在找着可以出去的出路。

        魔霄狂也知道自己这话不会得到纳兰雪衣的回应,他只是脱口而出而已,不过,在看到纳兰雪衣脸上毫无慌乱的表情后,他看向纳兰雪衣的眼神愈发地热切了。

        这样的女子,值得陪伴他一生,与他共登高位!

        可惜,这一次是他一厢情愿了,就算是站在最高点,纳兰雪衣的身旁也不是他,如果纳兰雪衣没有帝昊宇相识相知相爱的话,或许他还有那么一丝希望,可惜,他永远也没有希望,因为在他之前,已经有了帝昊宇,这个不管从哪一方都比他弱的男子!

        “还不想办法,难道真的想要被困死在这里?”纳兰雪衣没好气地白了魔霄狂一眼,就这么一会功夫,此刻的他们已经紧贴在一起,她柔软的身体已经与魔霄狂的身躯没有一丝缝隙地粘合在一起,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那么他们二人将融合在一块。

        “唉…”魔霄狂幽幽一声叹息,和纳兰雪衣的身体紧紧地贴着,让他前所未有的兴奋,甚至于他发现自己所有的热气都往下涌去了,为了让彼此尴尬,魔霄狂只能破掉围困在他们周身的墙壁。

        被困在这个阵法中,他们全身的力量会被抽干,会变成一个普通人,唯一可以解开的便是鲜血,来自魔界魔主的鲜血。

        刺啦…

        魔霄狂不眨一眼地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大滴大滴地鲜血从他的手腕滴落,随着魔霄狂手中的鲜血滴落地面,围困在他们四周的墙壁开始慢慢往外移动着。

        魔霄狂的脸色越来越惨白,围困在他们四周的墙壁也终于破开了,在墙壁移动之时,纳兰雪衣知道,这一劫,他们是破了。

        “魔霄狂,你没事吧?”在墙壁终于隐退后,魔霄狂的身体往前扑去,要不是纳兰雪衣,将魔霄狂给拉住了,恐怕此时,魔界的魔主已经躺在地上了。

        因为大量鲜血缺失,此时的魔霄狂的脸很白很白,那没有血色的脸,让纳兰雪衣的眉头一皱,意念一动,一枚散发着药香的晶莹剔透的凝血丹出现在纳兰雪衣手中。

        “吞下去!”纳兰雪衣将凝血丹放在魔霄狂的面前,示意他吞服下去。

        魔霄狂哪里会知道这一次要失去那么多血液,原本他以为就只要那么几滴而已,却没有想到需要这么多,流得他眼冒金星,有种要晕厥的冲动。

        当纳兰雪衣揽住自己的身体,他便将全身的重量压在了纳兰雪衣身上,双手更是不要脸地搂住了纳兰雪衣,而此时的纳兰雪衣也没有在第一时间推开他,而是拿出了凝血丹。

        不是纳兰雪衣不将想魔霄狂推开,而是不能,如果此时她将他推开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路,她自己一个人是闯不过去的,既然魔霄狂带着她进入这里,那么明显,他是有着目的的,即使此时目的不明,她也想要简单饕餮巨兽。

        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必须要见到饕餮巨兽,只有见到饕餮巨兽,她才能得到她想要东西,当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后,纳兰雪衣想要见到饕餮巨兽的心更重了。

        所以,她不能推开魔霄狂,一旦推开他的话,那么失血过多的他,定然会晕厥而去,她不敢冒这个,故而,只能任由魔霄狂搂着她的腰,趴伏在她的身上。

        魔霄狂就这般近距离地看着纳兰雪衣,看着她一张一合的红唇,突然间有一个强烈的欲望,他想要尝一下这红唇的味道,而他也真的这样做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64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