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六章 只有一个女儿

第六章 只有一个女儿

        “雪衣…”在纳兰雪衣跨出之时,魔霄狂喊了出来,手也往前伸去,可惜,他慢了一步,也就是这么一步之差,让魔霄狂错过了很多。舒悫鹉琻

        纳兰雪衣没有丝毫犹豫,便进入了封印饕餮巨兽之地,当纳兰雪衣出现在饕餮巨兽面前时,饕餮巨兽那双阴蛰的眼睛中,满是贪念。

        “哈哈哈…终于来了,终于来了,我终于有肉吃了!”饕餮巨兽双眼一瞬不瞬地看着纳兰雪衣,嘴角甚至有丝丝液体滴落。

        此刻,饕餮巨兽看向纳兰雪衣的眼神,就如同盘中大餐,在纳兰雪衣走入之时,饕餮巨兽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攻击,因为它知道,吃掉纳兰雪衣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它最喜欢看到的就是他们在死亡来临之前的挣扎。

        纳兰雪衣倒是不知道饕餮巨兽有这般嗜好,在走入这里之前,她就已经将金剑召唤出来,对于饕餮巨兽,纳兰雪衣是没有信心的,当年她的父母也只是将它封印而已,可见,当时它的实力就是超凡的。

        而现在,她也仅仅只是仙帝大圆满境界,和当时的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比较,即使此时饕餮巨兽被封印着,大量的力量也被封存起来,但是想要灭掉她,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嗯?”突然间,饕餮巨兽的眼中闪过了浓浓的诧异之色,眼中更是有着难以置信,“你和神沐风、纳兰郗是什么关系?”

        为何它在纳兰雪衣的身上嗅到了他们的气息?

        听到饕餮巨兽的询问,纳兰雪衣便知道,魔霄狂刚才所说之话不假,虽然在听到魔霄狂说出当年之事时,她没有怀疑,但是现在亲耳听到饕餮巨兽的询问,还是让纳兰雪衣的心中起了起伏。

        “你是他们的女儿?”纳兰雪衣倒是没有开口回答饕餮巨兽的话,反而是饕餮巨兽自己猜测了出来。

        其实,也不难猜出来,纳兰雪衣的样貌毕竟和纳兰郗的样貌有九分相像,再加上纳兰雪衣的身上有着神沐风和纳兰郗的气息,两者一相加,就想到了。

        只是,当纳兰雪衣想要说是时,饕餮巨兽的一句话,让纳兰雪衣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们的女儿不是被封印起来了吗?”饕餮巨兽的一句自言自语让纳兰雪衣一愣,眼中更是露出了诧异之色,尤其是饕餮巨兽话中的“封印”二字。

        一直以来,纳兰雪衣都想要知道这具身体内的封印是怎么来的?是后天加上去的,还是一出生就有了。

        现在听到饕餮巨兽的话,让纳兰雪衣知道,这具身体内的封印,恐怕是她一出生便被封印了。

        只是,如果饕餮巨兽口中的那个人是这具身体的话,那么之前的她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之前的她不是神沐风和纳兰郗的女儿?

        似乎,越来越乱了,乱得纳兰雪衣都不知道如何将这个谜团解开来。

        “你是谁?”饕餮巨兽双眼紧紧地看着纳兰雪衣,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些门道来。

        听到饕餮巨兽的话,纳兰雪衣觉得最近几日,这句话问得次数貌似有些多,魔霄狂一直也在询问着她是谁,现在就连饕餮巨兽也在问着,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名字,也知道自己一些身世,不过,如果要真正知道她是谁,她自己也不知道。

        “我叫纳兰雪衣,真正的身份是什么,我不知道!”这句话,纳兰雪衣倒是没有说谎,她的确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

        “纳兰雪衣…雪衣…呵呵…”突然之间,饕餮巨兽笑了起来,声音沙哑又难听,还带着音波攻击,要不是纳兰雪衣实力不错,不然的话,此刻定然是口吐鲜血不止。

        “你笑什么?”不知道为何,纳兰雪衣从饕餮巨兽的笑声中听出了一些凄凉。

        没错,就是凄凉,一种来自心底最深处的凄凉!

        “你果然是他们的孩子,哈哈哈…”饕餮巨兽越笑越大声,越笑越凄厉,“主人,您的孩子没事,哈哈哈…”

        饕餮巨兽在喊出这句话时,纳兰雪衣的心口一窒,有种喘不过起来的感觉,听到饕餮巨兽的笑声,纳兰雪衣察觉到它心底的痛苦。

        难道说当初麒麟巨兽发狂是因为她?

        一直以来,纳兰雪衣的第六感不错,而现在,通过饕餮巨兽的最后一句话,纳兰雪衣似乎猜到了当初发生的之事。

        “当年发生了何事,你变成这样,是因为我?”纳兰雪衣的性子本就是直来直去的,故而,询问之话,也没有什么拐弯抹角,想问什么,便直接问出来,就算最后听到的答案让她失望,她也不会拐着弯说。

        “哈哈哈…”凄厉的笑声再度从饕餮巨兽的口中发出,此时的饕餮巨兽满身悲哀,周身更是散发出浓浓的哀伤之色。

        这一发现,便更加让纳兰雪衣断定,当初麒麟兽的转变是因为她。

        难道说,当初她的失踪和饕餮巨兽有关?

        “你既然没事,为何我要变成这副样子?”饕餮巨兽在说出这句话后,眼中顿时露出凶光,眼神凶恶地看着纳兰雪衣,这双眼中,满是对纳兰雪衣的赠恨之情。

        “哈哈哈…你没事,而我却变成这副样子,我要你死!”说话间,饕餮巨兽便发狠了,一口黑气朝着纳兰雪衣喷洒而去。

        既然她没死,而自己又变成这副样子,那么纳兰雪衣就要承受死亡代价,一命换一命。

        黑色的其他朝着纳兰雪衣而来,不过,却在靠近之时,被纳兰雪衣手中的焚世金焱所焚毁,有焚世金焱在,任何东西都可以化为虚无,就算是饕餮巨兽喷洒而出的黑气也不行。

        “焚世金焱,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当看到纳兰雪祭出来的焚世金焱后,饕餮巨兽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从它有记忆开始,便没有发现过有人可以驾驭焚世金焱,但是现在,纳兰雪衣却可以轻而易举将焚世金焱给召唤出来。

        “我可以告诉你焚世金焱是从何而来,不过,你也要告诉我,你为何会变成这样?”纳兰雪衣想要知道饕餮巨兽变化的原因。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饕餮巨兽似乎并不远提起当年发生之事,因为这是它这辈子最不愿回忆的事,但是在看到纳兰雪衣手中的焚世金焱后,它选择了沉默。

        良久之后,饕餮巨兽终于做出了反应,它想要知道焚世金焱的来源,即使说出当初之事。

        “我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你,全是因为你!”饕餮巨兽在说出这句话时,声音之中满是愤恨之色。

        “因为我?”纳兰雪衣有些不懂了,她有什么力量促使它的转变。

        “呵呵…”饕餮巨兽冷冷一笑,“因为你,因为没有长大的你,因为主人让我照看你,但是却因为我一时疏忽,被人偷袭,将你盗走,主人因为这事,大发雷霆,将此事迁怒于我!

        因为是我照顾不周,所以,对于主人的迁怒,我也没有任何反驳之色,只是,我没有想到,纳兰郗居然会向我出手,而且是不留一丝情面。

        纳兰郗的实力很高,不过,却不能和我相比,在打斗过程中,我因为惦念着她是主母,故而并没有痛下杀手,但是她却还是不愿意放过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攻向于我。

        在我烦不胜烦之时,准备一招打晕纳兰郗时,主人动了,因为我那一招看起来像杀招,所以,主人朝我动手了,这一动手,我便身负重伤,奄奄一息。

        而也在那一刻,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喂了我一颗丹药,在丹药入腹后,我发现我的身体开始变化,只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丹药入口即化,就算我努力想要将之吐出来,也无济于事,丹药进入身体,我就变成了这副模样,你说我变成这样,是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变成这样。

        最为主要的是,我最敬重的主人,也因为你的缘故,居然放任我变成这样,我不甘心,不甘心啊!”饕餮巨兽说了这么一大段后,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滑下。

        这是它一直以来的秘密,从未有人知道,它当初变成这副鬼样子,是因为纳兰雪衣,是因为纳兰雪衣突然将被人盗走,它才会变成这一番模样。

        “呵呵…是因为我吗?作为一个婴孩的我,难道我会逃走吗?你也说是你照管不利,如果你能够多分出一点时间精力来,那么就不会变成这样。

        再者,我母亲会发狂,是因为她是一个母亲,一个母亲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你说,她不发狂才怪!

        还有我父亲,你们二者之间在我父亲的心中谁轻谁重,你应该很清楚,你们二者的战斗,你说我父亲会帮谁?”

        纳兰雪衣这

        话如同一把利剑狠狠地刺向饕餮巨兽的心口,纳兰雪衣说的没错,它和纳兰郗之间,如果让神沐风二选一的话,那么他的天秤绝对会偏向纳兰郗,因为她是他的夫人,而它只是他的契约兽而已。

        只是,它不甘心,它不甘心,它和纳兰郗,可是它先遇上神沐风的,为何单单她被神沐风看中。

        “当初,我被人盗走,应该有一部分是你的功劳吧?”饕餮巨兽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能够在它的眼皮底下将人盗走,绝对是它放之任之,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被人得手。

        “哈哈哈…”听到纳兰雪衣的话,饕餮巨兽放声大笑起来,“你果然很聪明,没错,是我看着你被盗走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命这般大,这样都弄不死你!”

        此时的饕餮巨兽,眼中满是仇恨,如果此刻,饕餮巨兽的封印破除的话,那么她不会捡到明天的太阳,这般失控的饕餮巨兽,她根本无力抵挡。

        “我已经说完了,你可以将焚世金焱的秘密说出来吧!”饕餮巨兽之所以愿意说,无非是看在焚世金焱上,要不然的话,它是不会开口的。

        “最后一个问题,我的年龄难道不会增长吗?”纳兰雪衣在问出这个问题时,声音有些颤抖,她想要知道是否如她所猜测般,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

        心绪有些不平静,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急切之色,这般的反应落入饕餮巨兽的眼中,让饕餮巨兽眼中的恨意更重了,对于纳兰雪衣,它是恨不得吃她之肉,饮她之血。

        如果不是她的话,它也不会变成这般样子,它变成这副鬼样子,都是源于她,故而,在看到纳兰雪衣眼中的急迫后,它反而变得淡定下来。

        纳兰雪衣看到饕餮巨兽这般反应,心神一凛,她知道自己犯错了,犯了最大的错误,原来,她还是没有练就喜怒不形于色。

        饕餮巨兽不再开口说话,纳兰雪衣也没有再开口,这一刻,无比安静,安静地不对劲。

        魔霄狂一直站在外面,一直在听着纳兰雪衣和饕餮巨兽的对话,在纳兰雪衣走入之时,魔霄狂开始挣扎了,他想要将纳兰雪衣拉出来,但是他却犹豫了一下,没有在第一时间拉住纳兰雪衣。

        当听到饕餮巨兽的笑声后,魔霄狂的心突然间闪过一抹害怕之色,不过,当听到纳兰雪衣和饕餮巨兽的对话后,他知道,在短时间内,纳兰雪衣不会受到伤害。

        只是,当听到纳兰雪衣是神沐风和纳兰郗的女儿时,他有那么一瞬间的震惊,虽然已经猜出了大概,但是亲耳听到却不是那么一回事,纳兰雪衣,居然是至尊神界界主的女儿。

        这是怎样的震惊,也幸好心中有底,不然的话,骤然间听到的话,他定然是无法接受的。

        而此时,里面突然将没有了声音,这让他心中一慌,脚下一动,也出现在了饕餮巨兽面前,当看到纳兰雪衣和饕餮巨兽两两相望时,他再一次震惊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这是在对峙吗?

        这是魔霄狂在看到纳兰雪衣和饕餮巨兽时的第一反应,此刻的纳兰雪衣和饕餮巨兽的确是在对峙当中,只是,他们是在比谁有耐心,谁最先开口。

        纳兰雪衣想要知道她的年龄,而饕餮巨兽想要知道焚世金焱,虽然纳兰雪衣不知道为何饕餮巨兽对焚世金焱有这般大的兴趣,以至于它肯说出当初发生之事。

        也正是因为她知道饕餮巨兽对焚世金焱有莫名的吸引力,她才会愿意等待,一旦谁提前开口,那么就会成为失利一方。

        “雪衣…”魔霄狂往纳兰雪衣身上看去,发现纳兰雪衣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伤痕后,便松了一口气。

        纳兰雪衣对于魔霄狂来了一个漠视态度,原本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关系,故而,她也没有什么好态度来应对魔霄狂。

        对于纳兰雪衣连一个眼神都不予给予的魔霄狂来说,他的心一抽一抽的痛,只是,现在也没有办法,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将饕餮巨兽身上的封印再度封印,不让它破封印而出。

        时间在一分一秒而过,谁也不开口,谁也没有主动让对方开口,他们都在等待,等待对方说出口。

        一天,两天,三天…十天后,饕餮巨兽终于憋不住了,见过能忍的,却没有见过这么能忍的,它是想要知道焚世金焱是如何被纳兰雪

        衣得到手的。

        “你一直没有长大,从被盗走之时,一直是婴儿状态!”终于饕餮巨兽还是说了出来。

        轰!

        听到饕餮巨兽的话后,纳兰雪衣的身体往后退去,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婴儿状态,婴儿状态…

        难道说…

        神沐风和纳兰郗真的只有一个女儿,前世的她,不是她们的女儿,这具身体才是他们的女儿?

        “一直没有长大吗?”纳兰雪衣在说出这句话时,眼中有着迷茫,她是真的不知道,真的猜不到,饕餮巨兽在之后被封印了,它是不知道神沐风和纳兰郗后来有没有生过孩子。

        “没有,她的身体被封印了!”饕餮巨兽不知道是不是看到纳兰雪衣脸色不对,让它很高兴,这一次,居然很主动地回答了纳兰雪衣的话。

        身体被封印了,原来他们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女儿,也就是她现在这具身体,而她的前世,不知道是什么身世?

        唯一可以肯定的,她的前世定然也和纳兰郗、神沐风有关,只是,是不是亲生女儿就有待验证了。

        而这具身体,的的确确是神沐风和纳兰郗的女儿!

        “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体内有封印,那么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体为何会被封印起来吧?”这也是纳兰雪衣想要知道的答案,她想要知道,为何她的身体会被封印起来,而且解开封印后,会有意想不到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你身体内的封印解开了,而焚世金焱就是封印解开后得到的?”饕餮巨兽也是有头脑的,听到纳兰雪衣的话,便知道纳兰雪衣的焚世金焱是封印解封后得到的。

        “身体内的封印并没有全部解开,只是解除了一部分,的确,我的焚世金焱是封印解开后得到的,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身体内为何会有封印?”

        “你身体内的封印,我不知道,我在看到你时,你的身体内便已经有了封印,是一出生就有封印,还是后来封印上去的,我并不知道!”饕餮巨兽这一次,倒是态度不错,似乎得到了满意答案。

        “雪衣,你快点动手!”一旁的魔霄狂有些急切,他发现饕餮巨兽身上的封印又减退了不少,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它身体内的封印就要彻底解开了。

        此时的纳兰雪衣并没有理会魔霄狂的话,她只是在想着事情,这具身体内的封印到底是怎么来的?

        纳兰雪衣是没有理会魔霄狂的话,但是一旁的饕餮巨兽是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刹那间,对着魔霄狂冷冷一哼。

        一哼之间,一道黑色光芒从它的口中喷出,朝着魔霄狂而去…

        砰…

        魔霄狂毕竟是魔界的界主,实力自然不错,在看到饕餮巨兽口中射出来的黑色光芒后,他不急不缓地召唤出长剑,长剑往前一挡,便挡下了饕餮巨兽的攻击。

        一时间,魔霄狂便和饕餮巨兽战斗到了一起,也幸好饕餮巨兽被封印了,不然的话,一爪子下去,魔霄狂便会被拍成肉饼。

        “雪衣,还不动手!”魔霄狂一边抵挡着饕餮巨兽的攻击,一边喊纳兰雪衣动手。

        虽说现在他的实力可以和饕餮巨兽斗上一斗,但是却不能维持多少时间,此时,还需要纳兰雪衣的帮助。

        不过,纳兰雪衣却没有选择动手,因为她还有一件事情要问饕餮巨兽。

        “雪衣,快动手!”看到老神在在,似乎不愿动手的纳兰雪衣后,魔霄狂急了,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定然会葬身在这里。

        “饕餮巨兽,你的身体内有暗魔珠吧!”不是疑问,而是肯定,既然这颗暗魔珠是纳兰郗之物,那么她就有必要将之要回来,如果饕餮巨兽不肯返还的话,那么她也不介意自己动手。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饕餮巨兽身体一震,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不过,动作却没停,打得魔霄狂有些手忙脚乱。

        “暗魔珠,既然是我母亲之物,那么我有必要将之拿回来,如果你肯主动叫出来的话,那么我不会动手,但是…”纳兰雪衣不是危言耸听,在绝对的实力之下,就算是饕餮巨兽也要俯首称臣。

        焚世金焱,就算是饕餮巨兽也不可能抵挡!

        &nb

        sp;纳兰雪衣的话,让饕餮巨兽一愣,也就这么一瞬间的事,给魔霄狂一个缓冲时间,让他手中的剑往饕餮巨兽的身上刺去。

        可惜,饕餮巨兽皮粗肉厚,就算魔霄狂的剑是神器,也无法对饕餮巨兽造成伤害。

        “纳兰雪衣,你要暗魔珠?”纳兰雪衣的话,不仅让饕餮巨兽一愣,同样的,也让魔霄狂一愣,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纳兰雪衣也想要暗魔珠。

        虽说他和纳兰雪衣提过暗魔珠,但是他也说过,暗魔珠已经被饕餮巨兽吞噬,除非是杀掉饕餮巨兽,不然的话,根本无法从它的身体内难道暗魔珠。

        难道说纳兰雪衣要杀掉饕餮巨兽?

        “当然,暗魔珠既然是我母亲的东西,那么我必须要回来!”纳兰雪衣的话,很坚决,如果饕餮巨兽能够主动交出来,那么他们还好商量。

        “好,我们联手!”对于暗魔珠,魔霄狂当然也想要,但是如果单凭自己的话,根本无法灭掉饕餮巨兽。

        “不需要!”没有给魔霄狂联手的机会,如果想要杀掉饕餮巨兽的话,只需要自己,再者,如果联手的话,到时一颗暗魔珠如何平分。

        暗魔珠是纳兰郗之物,她绝对不会给别人的。

        “你…”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墨霄狂眼中闪过一抹怒气,从未有人敢反驳他的话,但是现在,纳兰雪衣却当着他的面前反驳了,甚至连一点情面都没有。

        “饕餮巨兽,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我用火烧?”如果是没有被封印的饕餮巨兽,纳兰雪衣或许还会忌惮,但是现在,它被封印了,封印后的饕餮巨兽实力大减,想要灭掉它,也容易许多。

        刺啦…

        纳兰雪衣在说话间,手中已经祭出了焚世金焱,火焰一出,空气间变得灼热,也让饕餮巨兽的眼中闪过害怕之色。

        看着这般强势的纳兰雪衣,魔霄狂的心再度不受控制地强烈跳动起来,看向纳兰雪衣的眼神,满是压抑之色。

        他知道自己对纳兰雪衣的感情,他也明白他和纳兰雪衣之间没有任何可能,纳兰雪衣这般的性子,自己根本驾驭不了,但是,他还是想要靠近纳兰雪衣。

        即使现在,她反驳了自己的话,他虽然动怒,不过,却没有想要出手灭掉纳兰雪衣,如果是其他人,早已在他说出这句话时,他就送他进入到地狱中去了。

        这就是区别,这就是他对待纳兰雪衣的区别!

        “饕餮巨兽,你是交出来还是想死?”纳兰雪衣给饕餮巨兽一个选择权,让它自我做出决定。

        “暗魔珠已经被吸收,融化在我的身体内,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交不出暗魔珠!”饕餮巨兽眼神闪烁,明显是在说谎。

        虽说它极力表现出淡定之色,但是它种种反应怎么可能瞒得过纳兰雪衣。

        “融化?那么我就让你彻底融化吧!”纳兰雪衣手中的焚世金焱的颜色变得愈发浓了,整个空间,都变成了火炉,就算是魔霄狂,他都有些抵挡不住了。

        焚世金焱,果然厉害!

        似乎不嫌够般,纳兰雪衣的左手又祭出了灵火,透明色的火焰跳动在纳兰雪衣的手掌心上。

        “灵…火…”饕餮巨兽在看到纳兰雪衣手掌心上的透明火焰后,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饕餮巨兽无论如何任何都没有想过一个人的身体内可以储存两种火焰,而且还是世间最为顶级火焰。

        纳兰雪衣双手往前一推,控制住火焰,不过,却让饕餮巨兽的身体愈发热了。

        “我…”

        “嗖…”还不等饕餮巨兽将话说出来,一道剑芒从外而入,朝着饕餮巨兽的颈脖而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64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