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二十三章 黑发为你而白

第二十三章 黑发为你而白

        “雪衣!”帝昊宇如同一尊神邸般出现在纳兰雪衣的身前,为她挡下致命一击,也在同一瞬间,帝昊宇将纳兰雪衣揽入了怀中。

        一年时间,他失去纳兰雪衣已经一年时间了,虽然他们的契约之力还在,他也知道纳兰雪衣不会有事,但是他心中依然痛着。

        只要想到纳兰雪衣为他挡下帝昊天的致命一击,被拉入黑洞,她在自己面前消失,他便觉得整个天地都失去了颜色,要不是他还能够感受到契约之力,不然的话,他便要这个世界彻底消亡。

        “昊宇!”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察觉到帝昊宇胸膛上下起伏,没有哪一刻,纳兰雪衣感到安心,只是…

        “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原本漆黑如夜的发丝,此时,居然全部花白,满头的白发,让纳兰雪衣的心酸酸涩涩的,其实不用问,她也知道,帝昊宇的白发是因为她!

        “没事!只要你不嫌弃就行!”帝昊宇将纳兰雪衣搂得更紧了,在失去她的那一瞬间,帝昊宇的头发根根发白,痛到极致。

        纳兰雪衣摸着帝昊宇的白发,眼眶通红,眼泪无声滴落,“昊宇…昊宇…”呢喃出声,此时的她只能不断地叫喊着帝昊宇的名字,只有这样才能真实地感受到他的存在。

        “哼…”纳兰雪衣和帝昊宇耳鬓厮磨,一旁的众人却按耐不住了,在帝昊宇出现之时,他们便感到了危险,这个充满力量的男人,让他们感到了恐慌。

        但是,就算如此,他们也不能让他们再继续下去,暗魔珠,他们势必要得到。

        帝昊宇听到冷哼声,眼中的柔情慢慢地淡了下去,转而换上了怒气,伤,纳兰雪衣者,死!

        澎湃的杀气不断地从帝昊宇的身体内释放出来,帝昊宇气势一起,一旁的众人忍不住往后退去,太强悍了,就算只是杀气,他们都有些无力承受!

        纳兰雪衣看着满身杀意的帝昊宇,眼中满是暖意,爱意满满,情意无限。

        “你是神界界主——帝昊宇!”帝昊宇突然出现,一时间众人没有认出来,但是当帝昊宇全身杀意涌动后,他们认出了帝昊宇。

        虽说,现在的神界由帝昊天所把持,但是他们却无法抹杀掉帝昊宇是神界界主身份,即使他们兄弟二人的样貌长得十分相似,不过,也很容易让人认出来。

        帝昊宇对他们的话没有理会,而是将手中的金色巨剑往众人面前扬了扬,“伤,雪衣者,杀无赦!”

        帝昊宇可不管这些人是谁,只要伤到纳兰雪衣,那么他们的出路就只有一条!

        “帝昊宇,就算你已经突破神尊之境,进入至尊,但是你一个人可以将我们都挡下吗?”帝昊宇身上的气势让他们心惊,不过,在害怕的同时,他们还是有一点底气的,至少,在人数上,他们占据了优势。

        就算帝昊宇是至尊神尊之境,但是,想要一口气灭掉他们也是不可能的,他们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可以任人拿捏。

        “是吗?”帝昊宇听到众人的话,唇角一扬,一缕讽刺的微笑在他的脸上绽放开来,“如此这般,那么你们就尝试一下!”

        帝昊宇也不多说废话,手中巨剑往众人所在之地一扬,一瞬间,众人发现自己的身体在这一刻,居然无法动弹。

        没错,他们被定住了,在他们没有察觉到之时,帝昊宇就出手了。

        当剑芒朝着自己而来之时,他们甚至感受到死神的召唤,难道这一次,他们要葬送在这里?

        这一刻,众人感到了悲苦,感到了绝望!

        “砰…”一声巨响传来,众人发现身上并没有丝毫痛意,故而睁开了双眼,当看到自己身前同样地擎着一把巨剑后,众人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这是…

        什么情况?

        “生命一击啊,真不错!”帝昊宇再度扬起手中的剑,朝着巨剑狠狠砍去,一击之下,顿时将巨剑砍得四分五裂。

        “噗…”人群中的某人实在无法承受住帝昊宇这般强度的攻击,一口鲜血之下,胸腔内的五脏六腑彻底碎裂,就算是超级丹药也无法将他的生命给救治过来。

        在帝昊宇扬起手中之剑时,他就知道,他是无法活下去了,既然他无法活下去,那么他也不会让他好过,故而,他祭出了自己的擎天一剑,原本以为至少可以给帝昊宇带去一丝创伤,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帝昊宇,根本一点事情都没有。

        他的实力,已经让人望其项背,这么多年,他的细微没有减弱,反而提升了,就是这一点,也是让他无法接受的!

        “是你!”其实,在看到这把巨剑之时,帝昊宇已经猜到了是他,但是却没有百分之百肯定下来,直到,听到吐血之声,他才真的确定下来。

        “是我,帝昊宇,好久不见!我以为今生今世都不能再见到你,却没有想到,你会在这里出现,而且还…”夏冬天将目光看向帝昊宇身旁的纳兰雪衣。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想到,有一天,帝昊宇会动情,而且还是这般地柔情蜜意,甚至于帝昊天都不顾了!

        他这般急忙而来,定然已经引起了帝昊天的注意,他将自身暴露在帝昊天面前,看来,真的是爱情可以让人变傻,这般聪明的帝昊宇,居然也会在爱情上犯错。

        如果夏冬天知道,帝昊宇早已和帝昊天对上,而且此时的帝昊天恐怕还在调息修养之中。

        加注在纳兰雪衣身上的疼痛,帝昊天同样承受,而且还是加倍承受,再加上,在最后关头,帝昊宇也给了帝昊天致命一击。

        帝昊天如果真的想要彻底恢复的话,那么恐怕必须要等待三年时间,三年,对于修真之人而言,也只是眨眼之间,但是对于帝昊天来说,却不能等待。

        只是,不能等待又如何,如果他不尽快恢复过来的话,那么他对上帝昊宇是必输的结局,再加上,帝昊宇身旁的纳兰雪衣,他根本没有一丝把握。

        所以,就算他知道帝昊宇来到了魔界中,他也不能有所行动,他只能等待,等待他彻底恢复过来。

        再者,现在的纳兰雪衣,惹的麻烦也不少,这些麻烦也够纳兰雪衣喝一壶了。

        “夏冬天,我一直想要知道,当初为何要背叛我?”帝昊宇实在是猜不到夏冬天背叛的理由,如果是因为地位,那么当初在神界,他的地位不低,虽说没有晴天高,但是也在别人之上,但是,他却选择了背叛。

        “帝昊宇,你为人自负、高傲,自认为对我们很好,其实,好的也是晴天几个,你根本不相信我们,我们是人,我们需要的是感情,但是你却不能给我们,所以…”

        “所以,你们就背叛了昊宇,和帝昊天勾结在一起,呵呵,如果这是理由的话,那么你们确实是可以去死了!”听到夏冬天的话,纳兰雪衣冷笑连连。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就为了这可笑的理由,他们就背叛帝昊宇,这般的手下,就算之前没有背叛,之后,也会彻底背叛的。

        “我也没有想到!”帝昊宇也真的没有想到,就算是想破脑袋,他也不会想到,是因为这个。

        “难道不是吗?权利,虽说给了我们,但是却掌控在你的手中,无论我们做什么事,都要向你禀报,我们根本没有一点权利;再者,你太过独裁,就算不是我们做的事情,只要你认定了,那么这事就一定是我们做的,连翻转的余地都没有!

        你是独裁统治者,我们不是,所以,我们要反抗,反抗你的独裁;我们也需要自由,所以,我们开始策划,开始谋划,开始背叛…”夏冬天是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兴奋。

        他是震的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帝昊宇,在背叛了帝昊宇后,他们几人便被晴天等人追杀,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他一人,一直以来,他都隐姓埋名着,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一次碰到帝昊宇。

        原本,他也想躲避在人群中,只要他不说话,不亮出武器,那么帝昊宇也未必会认出他来,但是在帝昊宇扬起巨剑之时,他忍不住了,忍不住想要和帝昊宇一较高下。

        虽然这一次帝昊宇高调登场,他也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至尊神尊的气息,但是他却觉得帝昊宇这是在硬撑,他用生命之力来催动自身修为,让自己的实力看起来突破到了至尊神尊之境。

        对于帝昊宇,他还是知道的,他这个人就是自负的主,这么多人围攻之下,他定然会催动自身之力,将自己的实力提升,这样一来,他们就会忌惮他的实力。

        再者,他被帝昊天打败,困在石棺内,这么多年过去,他的实力只会下降不会提升,这也是为何他会忍不住的原因。

        他想打败帝昊宇,堂堂正正地打败他!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不仅没有打败帝昊宇,反而会死在帝昊宇的剑下,在帝昊宇将他手中的剑砍得四分五裂后,他便知道,死亡是他唯一的下场。

        “昊宇,看来,你的人品不怎么样呢!”纳兰雪衣对着帝昊宇调皮一笑,帝昊宇确实自负,但是却不是夏冬天所说的那般不堪。

        “我的人品向来不好,这,你不是知道吗?”帝昊宇凑近纳兰雪衣的身旁,俯身,在她的樱唇上轻轻地啄了一下。

        就这么轻轻一下,便让在场众人都倒吸了一口!

        这些古人,可是食古不化的,就算是在修真界中,他们也不可能做出这般大胆的动作来,尤其是魔霄云,在看到纳兰雪衣被帝昊宇轻薄后,他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恶狠狠地望着帝昊宇,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此时帝昊宇身上不知道被射穿了多少洞。

        “你给我找了一个情敌,嗯?”魔霄云的目光太过灼热,就算想要忽略都不行。

        “你觉得会是吗?”对于魔霄云,纳兰雪衣也弄不清楚,而且,就算他真的对她有意思,他也不可能会是帝昊宇的对手!

        “这倒是,你不仅心是我的,就连身子也是我的,所以…”帝昊宇暧昧地在纳兰雪衣的耳边说着,虽说声音很轻,但是却没有防备着魔霄云。

        所以,魔霄云是一字不漏地将帝昊宇的话听了进去。

        轰…

        在帝昊宇的话落后,纳兰雪衣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对于帝昊宇的恶趣,她是知道的,尤其是察觉到魔霄云那澎湃的杀意后,她便知道,这话,也被魔霄云听去了,或者说,这话原本就是对魔霄云说的。

        “难道不是吗?”帝昊宇看着面色通红的纳兰雪衣,更是夸张地在纳兰雪衣的耳垂上添了一下。

        他就是在宣誓所有权,他就是在告诉众人,纳兰雪衣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

        别人,休想觊觎!

        “帝昊宇,你当我们是死人吗?”终于,还是有人怒了,帝昊宇太不将他们放在眼中了,居然在他们面前大秀恩爱,完全不顾及他们。

        就算帝昊宇有绝对的实力,但是也不能这般对待他们。

        “在我的眼中,你们早就已经是死人了!”帝昊宇可没有给他们任何面子,在他们攻向纳兰雪衣之时,他们确实是死人了。

        不过,他之所以没有动手,不是因为顾忌他们,而是纳兰雪衣心底传音,让他手下留情,所以,此刻,他们还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之中。

        “帝昊宇,你太…”

        嗡嗡嗡…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道紫色光芒吸引,众人再也说不出话。

        在这句话说出口之时,纳兰雪衣就催动了身体内的暗魔珠,暗魔珠内的暗魔力已经全被吸收,就算现在暗魔珠被别人拿走,他们也无法看到暗魔珠中的神藏之地,除非是在她的催动之下。

        可惜,众人还不知道这个事实,此时的他们都被暗魔珠给吸引住了,暗魔珠在纳兰雪衣的头顶上方不断地盘旋,释放着紫色之光。

        在暗魔珠出现的那一瞬间,众人都不约而同地吞了吞口水,眼中满是狂热之情。

        暗魔珠,再一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而且是这般的正对面。

        “你们如此巴巴地来,就是为了暗魔珠,现在暗魔珠已经出现,那么你们就各凭本事吧!”纳兰雪衣一个挥手,暗魔珠嗖的一下飞窜了出去,当然,纳兰雪衣是控制住了力道。

        在纳兰雪衣说话同时,众人的眼神便一直停在暗魔珠上,当看到暗魔珠嗖的一下窜出去后,众人纷纷行动,朝着暗魔珠而去。

        作为暗魔珠的主人,纳兰雪衣让暗魔珠往东便往东,往西便往西,此时的她,就在耍着他们玩。

        “你啊!”帝昊宇再度将纳兰雪衣搂入怀中,将纳兰雪衣搂入怀中,就好似将整个世界都揽在怀中般,失而复得的感觉,真的很好。

        魔霄云并没有追着暗魔珠而去,同样的,一旁个的纳兰博几人也没有动,不过,他们倒是会看眼色,并没有将目光投注在纳兰雪衣和帝昊宇身上,可惜,魔霄云却不是。

        在看到帝昊宇将纳兰雪衣搂入怀中后,他的双眼便死死地盯着帝昊宇的双手,恨不得将他的双手砍断。

        对于魔霄云睇过来的眼神,帝昊宇没有选择无视,既然他这般想看,那么就来个更加刺激的,再加上,现在那群人已经追着暗魔珠而去,不会再来打搅他们。

        “雪衣,多日不见,你倒是一点都没变!”帝昊宇的话,让纳兰雪衣有些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不怪纳兰雪衣不聪明,而是帝昊宇这么一句话,实在让纳兰雪衣理解起来有些费解。

        “不热情,难道看到我,你没有想要扑倒的欲望吗?”帝昊宇顶着这么一张俊美无涛的脸,居然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一时之间,纳兰雪衣呆住了,有些难以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事实!

        也在纳兰雪衣呆愣之间,帝昊宇的唇再度袭向了纳兰雪衣,双唇触碰,天雷勾动地火,一时间,二人唇齿交缠,美不胜收。

        可惜,这一幕,落入魔霄云的眼中,却让他怒火中烧,眼中满是徐徐怒火。

        “放开她!”魔霄云不干了,纳兰雪衣是自己的未婚妻,容不得任何人欺侮。

        “凭什么?”帝昊宇倒是想要知道,为何魔霄云会摆出一副抓女干的样貌来。

        难道说这期间,纳兰雪衣对魔霄云许下了什么诺言?以至于让他有了错觉?

        对于纳兰雪衣,帝昊宇是十分相信的,他们的爱情不会出现第三者,他们的爱情容不得任何杂质,但是现在,魔霄云的反应,却让帝昊宇诧异,但是却没有怀疑。

        “就凭我是他的未婚夫,父母媒妁之言,不容反对!”魔霄云倒是会说话,一说便直接切中要点,在这个世界上,父母的媒妁之言还是十分重要的。

        可惜,他所要面对之人是帝昊宇,就算此时纳兰雪衣的父母站在他的面前,只要他想,他便能够将这条诺言给破坏掉,所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在他和纳兰雪衣之间。

        再者,他也相信纳兰雪衣,不会被这样的诺言束缚住,就算真的是她的父母曾经为她许下的,她不同意,没有任何人可以逼迫得了她!

        而他也相信,在父母和他之间,纳兰雪衣绝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他!

        因为他才是可以一生陪伴在她身旁的人,至于她的父母,他可以毫不大话地说,一旦他们承认这门亲事的话,那么纳兰雪衣和他们之间将老死不相往来。

        纳兰雪衣的性格,可以说有些偏激,但是却不会让人无法接受,尤其是在感情上,所以,这样的话,对于帝昊宇来说,没有任何一丝威胁性。

        魔霄云并不了解帝昊宇,在他以为说出这样的话来后,帝昊宇会放弃纳兰雪衣,至少,在他的认知中,没有哪个强者不会放弃自己的主人,只要涉及到利益问题时,而现在,已经不是利益问题,是道德问题。

        如果帝昊宇还一意孤行的话,那么就会落得抢人妻子之事,这样的事情如果扣在帝昊宇的头顶之上,相信他是无法承受住。

        可惜,这一次,魔霄云要失望了,如果可以,帝昊宇情愿吃软饭,吃纳兰雪衣的软饭,所以,他的如意算盘是打错了。

        准确地术,他不应该将如意算盘打在帝昊宇的头顶之上。

        “雪衣,你居然定亲了,唉,你父母还真是没眼光,这种货色都看得上!啧啧啧…”帝昊宇揽着纳兰雪衣,和她一同看着抓狂的魔霄云。

        “确实是没有眼光的!”纳兰雪衣也符合了一句,倒不是说魔霄云长得差,而是他的性格,他的性格,让纳兰雪衣都有些承受不住。

        “纳兰雪衣,你…”无论如何,魔霄云多没有想过,纳兰雪衣会这般说他,虽然一直以来,他们两个就不对盘,但是至少,明面上还是过意得去的,但是现在,纳兰雪衣提前撕开了他们彼此的面具。

        “魔霄云,你来到这里的目的不是因为暗魔珠,而是因为魔界至宝!”纳兰雪衣将收入在银镯内的圆月弯刀拿了出来。

        此时的圆月弯刀已经变换了样子,如果一开始是漆黑一片的话,那么现在就变得锃亮锃亮的,一看就知道是非凡之物。

        只是在没有黑色光芒包裹之下的圆月弯刀已经失去了魔性,此时的圆月弯刀已经不再是原本的圆月弯刀,此刻的圆月弯刀,只能算是普通的神器了。

        圆月弯刀上的暗魔力全部被暗魔珠吸收,当然,也进入了她的身体内,化为了神之力!

        “这…”对于纳兰雪衣的话,魔霄云并没有反驳,只是,当看到圆月弯刀拿锃亮发光的刀面后,他的眼睛有些瞪直了,有些无法接受。

        失去暗魔力的圆月弯刀根本不算是魔界至宝,魔界至宝必须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暗魔力来,但是现在的圆月弯刀根本不可能再释放出暗魔力来。

        一想到圆月弯刀中的暗魔力已经被纳兰雪衣吸收后,魔霄云就是一阵痛意,他来到这里的目的,一大部分是为了魔界至宝而来,而现在,魔界至宝已经不再是魔界至宝,他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必要。

        再加上,纳兰雪衣身旁已经出现了厉害的人物,根本不需要他来保护,当机立断之下,魔霄云准备回去和魔霄狂汇合!

        “给你!”纳兰雪衣也知道这把圆月弯刀已经不可能再有使用价值,但是至少,这把刀还是神器,就算不能提供暗魔力,也可以作为一般的武器使用。

        握着圆月弯刀,不知道为何,魔霄云觉得手腕处异常沉重,当察觉到异样之时,他将目光对准了纳兰雪衣,在这里,能够有这般小动作的,也只有纳兰雪衣了。

        可惜,这一次,他又猜错了!

        纳兰雪衣扔给他的圆月弯刀没有添加任何东西,可是,一旁的帝昊宇就不好说了,帝昊宇可是十分小气的,他也只是给他带去一点乐趣而已。

        “雪衣小姐,你知道神藏之地在哪里吧?”突然之间,一旁的纳兰博开口了,而他这一开口,顿时将纳兰雪衣和帝昊宇的目光往纳兰博所在之地看去。

        纳兰雪衣和帝昊宇并不是因为纳兰博说出了神藏之地这四个字,而是他知道她的名字。

        “怎么?对于我知道你的名字很奇怪吗?”纳兰博看着纳兰雪衣的反应,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不是一直在叫你纳兰雪衣嘛!”纳兰博在说出这句话后,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不过,显然,他的这句解释并没有让纳兰雪衣和帝昊宇放宽心来,相反,心中的疑惑更重了。

        “嗖!”一道破空声传来,暗魔珠再度出现在纳兰雪衣面前,似乎为了得到纳兰雪衣的夸奖,暗魔珠绕着纳兰雪衣的身体不断转动。

        与此同时,众人也再度出手,不过,这一次,众人倒是不再齐心,他们各管各的,这一各管各更加让暗魔珠嚣张起来。

        如果他们齐心联手的话,或许它还真的会着了他们的道,但是这般一对一,它又有何惧。

        虽说纳兰雪衣将它身上的暗魔力都吸收了,但是它的异动速度却不是他们所能及的,所以,在场任何人都无法将它捕获住。

        “呵呵…”纳兰雪衣冷冷一笑,瞬间,手中的一道光芒射出,朝着暗魔珠而去,也在同一时刻,众人发现暗魔珠身上紫色光芒再度涌动起来。

        “这是…”这一次的紫色光芒明显和前几次不同,或许是因为近距离的缘故,但是在紫色光芒闪现后,他们居然看到了一副类似地图的东西。

        “难道这就是神藏之地?”当看到这幅地图后,众人第一反应便是神藏之地,因为在暗魔珠中封印着神藏之地的地图。

        “应该没错,只是,这个地方,为何我有种熟悉的感觉?”

        “还真的别说,我也有中熟悉的感觉!”

        “真的很眼熟!”

        ……

        当地图越来越清晰,当神藏之地彻底展现在众人面前时,众人心底的疑惑越来越重,因为他们都觉得眼熟。

        “这是…是…”激动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题外话------

        谢谢亲亲724107235(2花),xuanli629(2票)、aamm、咯咯咯79(6票)、tangtang22、蔬菜妹妹的月票,人淡如菊aa、咯咯咯79、pyjj7763(五热度评价票)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6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