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三十五章 父女相见

第三十五章 父女相见

        “怎么回事?”帝昊宇反应很是不对劲,被帝昊宇挡在身后,让纳兰雪衣看不到里面的一切,原本,她是可以启动透视之眼的,但是她却觉得没有必要,故而,此时石室内的一切,她并没有看到。

        “雪衣,你要有个思想准备,这个…”帝昊宇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里面的人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也根本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是以这种方式出现。

        听到帝昊宇的话,纳兰雪衣的心咯噔一下,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其实不用看,纳兰雪衣也已经猜到了一点,能够让帝昊宇这般,定然和自己有关,而且出现在石室内的人绝对和自己有直接关系。

        “我没事!”一直以来,她都是坚强的,不会被一些事情所打倒,所以,这一次,她相信自己也不会被“吓到”。

        只是,这一次,纳兰雪衣确实没有想到,自己还真的被吓到了。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帝昊宇微微地将身体挪开,不过,却并没有将整个身体移开,而是移开了一条缝。

        “这是…”就算只是移开了一条缝,但是还是被纳兰雪衣看到了,当她看到被钉在墙壁上的人后,眼中蓄满了泪水。

        大滴大滴的泪水从纳兰雪衣的眼中夺眶而出,并不是她想要流下眼泪,只是,自己无法控制住,她也清楚,这是血脉之间的联系,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如此。

        帝昊宇也没有想到,纳兰雪衣会这般激动,纳兰雪衣流泪的场面是屈指可数,却没有想到这一次会这般泪如雨下。

        “这是神龙钉吗?”纳兰雪衣说话之时,声音中还带着一丝颤音,眼睛死死地盯着神沐风手腕上的钉子,以纳兰雪衣的眼力来说,她已经认出了钉子是神龙钉。

        没错,被钉在墙壁上的人不是别人,就是纳兰雪衣的父亲,神沐风,这也是纳兰雪衣始料未及之事。

        而且这一次,神沐风并不是用精血幻化出来的,而是真实的人,这可以从纳兰雪衣情不自禁流泪中看出来。

        “雪衣,我们上前看看!”帝昊宇紧握住纳兰雪衣的手,给她无声安慰,此时的纳兰雪衣是需要依靠的。

        “好!”其实此时的纳兰雪衣脚下已经软绵绵的,正所谓亲者不自医,纳兰雪衣有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雪衣,此时你要冷静,只有你可以救你的父亲!”帝昊宇在说这句话时,声音之中带着一股威严,也正是这股威严,让纳兰雪衣冷静下来。

        虽然不清楚神沐风为何会在这里,而且还被神龙钉钉着,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神沐风遇到了一个极大的仇敌,不然的话,以他的实力也不会落入如此惨烈的境地。

        此刻的神沐风已经是气出得多,进得少,再不加以施救的话,恐怕会死亡,如果以他之前的实力,那么只要有一口气在,他也不会死亡,问题是,现在他全身经脉被毁,身体内的力量也被清除一空,这样医治起来确实有些困难,不过,这个难不倒纳兰雪衣,只要此刻,她能够彻底冷静下来就行。

        纳兰雪衣颤抖着手想要拔除神沐风身上的神龙钉,“雪衣,先别拔!”

        在纳兰雪衣的手即将触碰到神龙钉时,帝昊宇突然出声了,因为他发现在纳兰雪衣的手靠近神龙钉时,神龙钉闪过一抹光亮,快速地让人无法捕捉住,不过还是被帝昊宇看到了。

        “怎么了?”纳兰雪衣有些不解地看向帝昊宇。

        “神龙钉有问题!”单单这句话,就让纳兰雪衣的眉头皱了起来。

        想要救下神沐风,必须要拔除他身上的神龙钉,如果不将神龙钉拔除的话,那么就算纳兰雪衣也无法将他治好,所以,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将神龙钉拔除。

        “神龙钉上有毒!”刚才只是闪过一抹光亮,而此时,帝昊宇是清晰地看到神龙钉上明显闪过一抹黑色之光,显然,神龙钉上是有毒的。

        只是,让他诧异的是,神沐风的身体内并没有任何一点中毒迹象。

        要知道,此时的神沐风就如同一个普通人般,神龙钉既然有毒,那么毒素自然而然地会进入到神沐风的身体内,但是现在,神沐风的身体内却没有任何毒素,这也是他觉得怪异的原因。

        听到帝昊宇的话,纳兰雪衣也开始观察神龙钉,对于毒素,她是不怕的,但是这神龙钉涉及到神沐风,那么就不得不让戒备起来。

        “神经毒素,这是神经毒素!”纳兰雪衣在观察一阵后,便发现神龙钉上的毒素是神经毒素,在发现是神经毒素后,纳兰雪衣的眼中爆发出了强烈的杀意。

        用神龙钉钉着神沐风,已经让纳兰雪衣无法怒不可怒了,而现在,居然在神龙钉上涂了神经毒素,这已经是令人发指之事。

        纳兰雪衣握紧了拳头,身上杀意涌动,怪不得到了现在,神沐风都没有一点反应,原来是因为因为神经毒素,恐怕此时,就算他们杀向神沐风,神沐风也不会清醒过来。

        神经毒素,在听到纳兰雪衣说出这四个字后,帝昊宇的身体也是一震动,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想到,神龙钉上涂着神经毒素。

        这神经毒素下去的话,不仅造成人体机能退化,更加会让大脑停止运动,长时间下去的话,神经毒素遍布全身的话,那么是元婴出逃,都不可能重生了。

        “到底是谁下的手?”帝昊宇实在是想不出来,要知道,神沐风是一代枭雄,实力绝对是顶顶的。

        如果不是此时神木分割处于昏迷状态,帝昊宇绝对不会以这般样貌出现在神沐风面前的。

        要知道,纳兰雪衣作为神沐风的女儿,以神沐风的性子来说,看到自己后绝对会痛扁一顿,谁让他拐走了他的女儿,所以,此刻,对于帝昊宇来说,还是有些庆幸的。

        不过,他又在此时皱起了眉头,连神沐风都无法抵挡,那么他的敌人有多么强大。

        现在,既然他们插手了这事,那么神沐风的敌人就是他们的敌人,所以,接下来,会有一场硬仗要打,不仅要对付帝昊天,还有这个神秘之人。

        “有把握拔下来吗?”帝昊宇看到纳兰雪衣并没哟直接出手,恐怕在拔除神龙钉时会有一定困难。

        纳兰雪衣摇摇头,如果此刻被钉在石墙上的人不是神沐风的话,那么她可以肯定自己将神龙钉拔下来的可能性有百分之八十,但是现在,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她所能做到的便只有百分之三十,一下子就降低了百分之五十。

        不是纳兰雪衣没有把握,而是她的手明显在颤抖着!

        “那还是我来吧!”帝昊宇准备换下纳兰雪衣,如果只是拔除神龙钉的话,那么他也可以做到。

        “你不能,神龙钉上的神经毒素会通过接触,进入到你的身体内,你不能!”纳兰雪衣直接拒绝了帝昊宇要替下她的话。

        如果是普通的神经毒素,那么对于帝昊宇而言,并没有任何作用,但是现在这个神经毒素不同,而且还是涂在神龙钉上,这两者一加起来,就不同寻常了。

        “那你…”纳兰雪衣的拒绝,让帝昊宇眉头一皱,他知道,在这事情上,他没有反对的理由,纳兰雪衣是重情重义之人,换成是普通朋友,她都会鼎力相助,何况这一次还是她的父亲,即使从未在一起生活过。

        “我没事,我百毒不侵,再者,我身体内的封印也不会让毒素流进我的身体内!”纳兰雪衣这话可没有说什么大话,这确实是事实。

        要知道,她体内的封印可以同化任何东西,再者,她的身体内有金色之力护体,金色之力可是一切邪物的克星,所以,就算神经毒素进入身体,也不会对纳兰雪衣造成多大的伤害,所以,拔除神龙钉,也就只有她做的来。

        “那你小心些!”帝昊宇知道自己就算再怎么苦口波心也不会让纳兰雪衣改变主意,既然如此,他还不如支持她。

        “好!”纳兰雪衣深呼吸,不断地深呼了几口气后,手开始伸向神沐风肩胛骨上的神龙钉。

        在纳兰雪衣的手握住神沐风肩胛骨上的神龙钉后,一股力量从神龙钉内传递了过来,朝着纳兰雪衣而去。

        “这是…”这一刻,纳兰雪衣有些傻眼了,她居然发现从神龙钉中会有力量传递过而来,而最让她吃惊的是,这股力量居然是金色之力。

        虽然金色之力并不是那么浓郁,但是还是让纳兰雪衣给吓到了。

        “嗯?他的力量在恢复过来!”帝昊宇在看到纳兰雪衣拔除神沐风身上的神龙钉后,没有任何反应后,便将目光投注到了神沐风身上,这一看之下,帝昊宇便发现了问题。

        他居然发现神沐风身上的力量在恢复,而且在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恢复着。

        看到这里,神沐风便将目光看向了纳兰雪衣,准确地说是她手中的神龙钉,如果哪里有怪异的话,那么怪异的地方就出自神龙钉。

        “难道神龙钉封印住了他的力量,而先神龙钉被拔,他的力量恢复过来了?”纳兰雪衣看到帝昊宇的反应便知道事情出了问题。

        “应该是,神沐风的实力太强,就算是神龙钉,也无法彻底将他的力量给去除掉,只要拔除神龙钉,那么神沐风恢复实力也只是时间问题!”帝昊宇在说这句话时,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神沐风的身体结构看来与众不同,不然的话,在被神龙钉钉着这么久后,他的力量居然还能够恢复过来。

        “我再试试!”不管如何,神沐风身上的神龙钉是一定要拔除。

        “小心些!这神龙钉很古怪!”纳兰雪衣动手之时,帝昊宇紧紧地看着纳兰雪衣,只要一有变动,他就会挡在她的面前,他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纳兰雪衣的手再度伸向了神沐风另外肩胛上的神龙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嗖的一下将神龙钉拔除了,果不其然,在拔除神龙钉的那一瞬间,神沐风身体内的力量开始游走,虽然力量微弱,但是至少神沐风有恢复的希望。

        “雪衣,快点将其他的神龙钉拔除掉!”为了以防万一,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将神沐风身体上的神龙钉拔除。

        纳兰雪衣听到帝昊宇的话,没有丝毫停留地直接出手,叮叮叮,神龙钉掉落在地面之上,发出叮铃声,与此同时,在将神沐风身体上的神龙钉彻底拔除后,他的身体内突然间,一阵金光闪烁,金色之力从他的身体内爆射出来。

        “小心!”帝昊宇在看到金色光芒亮起的那一瞬间,便将纳兰雪衣拉开,没有让金光射到,虽然神沐风身体内射出来的金色光芒是金色之力无疑,但是为了保证纳兰雪衣的安全,帝昊宇还是将她给拉开了。

        “他体内的金色之力有问题!”纳兰雪衣皱着眉头看着神沐风,眼中明显有着迷惑之色。

        神沐风的自我恢复能力很强,如果之前是气若游丝之状的话,那么现在,他明显已经开始自我恢复,她根本不用出手,他自己就可以恢复过来,只是需要耗费一点时间。

        “金色之力中似乎还夹杂着什么力量?”神沐风体内的金色之光并不纯净,金色之光中偶尔间会闪过一丝黑色之光。

        “是暗之力吗?”帝昊宇也看到了金色之光中夹杂的黑色之光,不过,他也不能确定这是否就是暗之力。

        “应该不是!”纳兰雪衣否定了,此时,她的体内也有暗之力,但是她却没有在神沐风的神色感受到一丝暗之力,所以,此刻,他释放出来的黑色之光并不是暗之力。

        “难道是毒素?”突然之间,帝昊宇好似想到了什么般,既然神沐风的身体自我调节能力很强,那么注入他身体内的神经毒素,他是否也可以自动排出体外。

        听到帝昊宇的话,纳兰雪衣眼睛一亮,刚才在将神沐风身体上的神龙钉拔除后,她就在想着怎么将他体内的神经毒素给排除体外,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如果他自行能够将神经毒素排除体外的话,那么这样一来,让神沐风恢复过来,就简单多了。

        想到这里,纳兰雪衣也松了一口气,如果这样的话,那么真的是太好了,现在,只需要神沐风自行调养就可以了。

        “雪衣,你将神沐风放到银镯内,银镯内的环境,更加适合他的调养!”帝昊宇示意纳兰雪衣将神沐风放入银镯内,银镯自成一个空间,里面的神之力也相当充沛,对神沐风有相当的帮助。

        帝昊宇这么一提醒,纳兰雪衣才反应过来,的确,最佳调养之所非银镯莫属,想到这里,纳兰雪衣一个招手,将神沐风安置在了银镯内,同时,他们二人也走入了银镯内。

        一进入银镯,纳兰雪衣便大大地吐出了一口气,眼中更是有着迷茫之色。

        似乎,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没事的,闯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都会没事的!”帝昊宇将纳兰雪衣圈入自己的怀中,头枕在纳兰雪衣的肩膀之上,“帝昊天的话,有一百零八名守卫,你完全不必担心,至于神沐风的敌人,恐怕只有等他清醒过来后,我们才能够知道!”

        现在的他们,并不是没有什么底气的,至少,对付帝昊天,他们并不用担心,一百零八名守卫虽然还没有见过,但是威名远播,对付帝昊天,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至于,那个神秘之人,现在也不是他们所要担心的,至少在神沐风没有出现之前,那个人不会出现。

        不过,让纳兰雪衣感到怪异的是,既然这个人将神穆风用神龙钉给钉在石墙之上,却没有再第一时间将他给灭掉,是在顾忌还是不忍下杀手?

        关于这一点,纳兰雪衣感到最为奇怪的地方,最为主要的是,神沐风被钉在石墙之上,至少已经有百年时间,这百年时间里,那个人可是有相当多的机会将神沐风杀死,但是他却没有对神沐风下杀手,而是放之任之,随他自我生存。

        想到这里,纳兰雪衣握紧了拳头,眼中满是杀意,神沐风作为至尊神界的界主,他这般羞辱他,是将他的尊严彻底踩在脚下,最为主要的是,他还在神沐风的身体内下了神经毒素,这是想要彻底毁灭他,但是却不是一下子将他杀死。

        不过,纳兰雪衣也要“感谢”这个人,如果一开始,他就杀了神沐风的话,那么现在,她也不可能见到神沐风,也不可能让他们父女相见。

        “昊宇,你说,这里为何没有看到纳兰郗?”纳兰雪衣对于喊出“母亲”二字还是有些不习惯,再者,纳兰郗这个人也有一定问题,所以,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她不会轻易改口。

        其实,在看到神沐风的那一瞬间,纳兰雪衣就在四周查探过一遍了,不过,意外的是,并没有看到纳兰郗。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说,神沐风和纳兰郗夫妻二人是形影不离的,但是现在,在这个石室内却只有神沐风一人,唯独少了纳兰郗。

        这里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应该是被迫分开,或者说神沐风不想让纳兰郗卷入到这场战争中!”如果换成自己的话,那么他也会这般做,至少,他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爱的人受苦。

        “如果是我,即使要承受疼痛,我也不会离开!”纳兰雪衣反握住帝昊宇的手,说出了自己心中打算。

        就算明知道前方无路,她也要和帝昊宇携手共同走下去。

        “好!”帝昊宇没有反对,他完全可以理解纳兰雪衣此刻的心情。

        “既然这里也是神藏之地,神沐风为何会在这里?而且还是被困在这里?”这也是纳兰雪衣所不能理解的。

        “我觉得应该和你有关!”帝昊宇大胆猜测,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弄明白纳兰雪衣身体内封印之事,而现在这里在这个石室内,他却看到了和纳兰雪衣身体内封印一模一样的画。

        听到帝昊宇的话,纳兰雪衣有些诧异帝看着帝昊宇,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你看这里!”帝昊宇牵着纳兰雪衣的手,往石室内最为边远的角落而去。

        当纳兰雪衣看到那一副画面后,眼中满是震撼之色。

        这一次的画面,比起之前,还要清晰,还要和她体内的封印接近,如果之前是大致相同的话,那么现在这个画面是百分之百相同。

        到底,她体内的封印涉及到了什么?

        如果说封印对她本身而言没有多大的用处的话,那么这绝对是假话,每一次解开一道封印,她都能够得到实惠,而也是因为封印的原因,让她的身体成为百毒不侵之体,说到底,她还是要感谢身体内的封印的,不然的话,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只是,现在,在这个石室内看到封印的画面,或多或少让纳兰雪衣有些不大舒服,有一种被人盯视的感觉。

        她身体内的封印,也就只有她和帝昊宇看到过,但是现在,却这般明晃晃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说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如果只是神沐风和纳兰郗的女儿的话,那么她的体内绝对不会下这么多道封印,但是如果说不是他们的女儿的话,那么血脉之间的感应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纳兰雪衣有些被自己搞乱了。

        “不管什么身份,只要神沐风清醒后,就可以知道了!”帝昊宇这话绝对说得不错,有些事情,是要当事人来说的。

        “咔嚓咔擦…”纳兰雪衣拿出照相机,将石墙上的画面给拍了下来,然后对着墙壁就是一掌下去,轰隆一声,墙壁应声而落。

        虽说这个画面是在墙角,但是难免不会被人发现,纳兰雪衣当然不会放任这个和她体内封印一模一样的画面出现在这里。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掌下去,轰开墙壁后,居然会是另外一幅画面……

        ------题外话------

        谢谢亲亲hy78(2票)、jge5201314(4票)、晓小月(8票)、15757194407、caymj、presiding、咯咯咯79(2票)、逸然竹林风(2票)、xstiantian2002、悠游悠闲(2票)、qingqing4455、fengqing520、紫夜幻梦、八方达到(4票)、judyvans的月票,咯咯咯79、xstiantian2002(五热度评价票),咯咯咯79(2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65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