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三十八章 神秘人出现

第三十八章 神秘人出现

        蓝龙、红龙以及龙之谷中的众龙!

        当纳兰雪衣看到蓝龙等龙后,眼中的惊诧怎么也收敛不住,这实在是让她觉得事情太过诡异了,而最为诡异的是,此时这么多龙族都被钉在山体之上,无法动弹。

        要不是她还能够感受到蓝龙和红龙的气息,恐怕,此时纳兰雪衣会以为他们被制成了标本,这般地被钉在山体之上。

        显然,钉在它们身上的并不是什么东西,就是纳兰雪衣手中的困龙钉,当然,她手中的仿制品断然是不能和蓝龙等龙身上的困龙钉相比的。

        不过,就算如此,此时它们被钉在山体之上,也是颜面尽失。

        龙之谷一解封,并没有在这个大路上站稳脚跟,相反,却栽了一个大跟斗,所有人类都知道龙之谷解封了,故而,所有人齐聚在龙之谷,希望一网打尽龙之谷中的龙族,要知道,人类对于龙族是相当仇恨的。

        而现在,他们手中又多了一样东西,可以克制龙之谷龙族的东西。

        只是,在日落谷中看到龙族,纳兰雪衣还是有些诧异的,原本,她以为龙族在进入龙穴后,被传入到了另外空间内,却没有想到他们来到了日落谷,而且还以这么狼狈的一面出现在她和帝昊宇面前。

        如果此时单单只是龙之谷的龙族被钉在山体上的话,那么她是绝对不会出手的,这些龙族,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可是,现在,这么多龙族中,却还有蓝龙和红龙,这样一来,她是不出手都不行了。

        帝昊宇当然也知道纳兰雪衣的目的,不过,却在此时出手阻止了,“雪衣,先等等!”

        虽说将蓝龙和红龙救下很有必要,但是却不急于一时,现在,他们要搞清楚一些状况。

        这些龙族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日落谷中,而且还是被钉在山体上,更为主要的是,他们并不是以本体被钉在山体上,他们是以人类形态,这里就有诸多怪异了。

        “它们身上有困龙钉,何时困龙钉成大白菜了?”纳兰雪衣将目光投注在众龙身上,却发现他们以不同角度被钉在山体上,而钉着它们的正是困龙钉,只是,在她的记忆中,困龙钉并没有这么多。

        “看来有些事情是我们所忽略了!”帝昊宇点了点头,在他的印象中,困龙钉确实没有这么多,如果有这么多的话,那么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龙族。

        当年之事,虽说他没有参与,但是至少事情还是所了解的,最为主要的是,当年困龙钉困死过龙族后,在龙死后,困龙钉便消失了,所以,留在世上的困龙钉绝对不会超过十枚,而现在,粗略一看,就不止一百枚。

        这里到底有什么事情是他们所忽略的?

        “这里没有任何生物和人类了…”纳兰雪衣的神识告诉她,除了龙蛇以外,再也没有任何生物了,如果现在不将蓝龙和红龙救下的话,那么迟则恐怕有变。

        “你能够和蓝龙联系上吗?”帝昊宇当然也明白,只是,现在却是不是最佳时机。

        “不能!”纳兰雪衣摇头,在看到蓝龙和红龙的那一刻,她就试图和他们联系,可惜,却没有任何声响,如果不是契约之力还在的话,她还以为他们已经死了。

        “再等等!”帝昊宇不相信龙族无缘无故地被钉在山体上,一定是有人这么做的,至于这个人,恐怕也不是他们所能够对付的,至少能够不动声色地将龙族钉在山体上这事,他是做不到的。

        听到帝昊宇的话,纳兰雪衣便罢手了,她知道听从帝昊宇的话没错。

        时间分分秒秒流逝,纳兰雪衣便和帝昊宇从日落到日出,这般静静地看着山体上的龙族。

        没人,也没有异兽出现,时间就这么匆匆而过。

        “呵呵…”突然之间,一道清灵的笑声从日落谷的尽头传来,听到笑声,帝昊宇和纳兰雪衣的神情一震,眼中均是有着震惊之色。

        他们的神识告诉他们,前方并没有人,但是现在,这笑声是从何而来?

        对视一眼后,二人的眼睛便死死地盯着前方,他们可不认为这一次出现的人是容易对付的角色,相反,这个人的实力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至尊神界纳兰家族的嫡系血脉,神界界主,你们好啊!”在纳兰雪衣和帝昊宇的盯视下,一道妖娆的身影出现在二人面前。

        当看到这道身影后,纳兰雪衣和帝昊宇的脸色同时一变,眼中明显有着难以置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会相信。

        “纳兰…”帝昊宇有些不确定了,这个和纳兰雪衣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到底是谁?

        纳兰郗?

        还是其他人?

        这让他无法判断出来!

        “你是谁?”纳兰雪衣稳定心神,虽说这个女人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没有血脉上的感应,要知道,在见到神沐风时,那感应是相当强烈的,就算是当初在上古遗迹中,只是用精血幻化出来的人的,她都有强烈感应,唯独现在,她没有一丝感应。

        所以,她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和她没有关系,也和纳兰郗没有关系。

        “我是你母亲!”没有任何迟疑之色,“纳兰郗”很坚定地说道,眼中更是充满了柔和之光。

        听到“纳兰郗”的话,纳兰雪衣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了,见过不要脸,没见过这般不要脸的。

        如果一开始,她直接喊出她名字的话,或许她还不会有这般反应,但是她一开始便只是说她是至尊神界纳兰家族的血脉,这在一定程度上,再告知纳兰雪衣,她根本不是她的母亲——纳兰郗!

        “呵呵…”女子放声大笑,眼中却满是狰狞之色,看向纳兰雪衣的眼神也充满了杀意,刚才的柔和果然是假的,这变脸速度也是相当快速的。

        “你到底是谁?”这一刻,纳兰雪衣也愤怒了,看着眼前的女子,纳兰雪衣从心底由衷地感到厌恶。

        而且她也知道了一件事,在看到这个女子后,她便知道,当初她猜测纳兰郗有双重性格是有多么不明智,不过,她倒是从未想过,有这样一个一模一样的人,而且是和纳兰郗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我是你的母亲纳兰郗啊,难道你认不出我吗?哦,我知道了,你是恨我狠心将你抛弃吧?”女子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眼神牢牢地看着纳兰雪衣,如果忽略她眼底的恨意的话,或许,纳兰雪衣会认为这个女人是温柔的。

        “说吧,你到底是谁?”这已经是纳兰雪衣第三次问出这样的话来,这也在说明纳兰雪衣将火气压到底了,如果她再不说的话,那么她便要发火了,这是她最后的底线。

        “小孩子别发那么大火,我都不计较你们将神沐风救走了!”女子在说出“神沐风”三个字时,恨意的眼神中突然将爆发出了一抹柔情。

        这句话,让纳兰雪衣握紧了拳头,果然,这事和她有关。

        帝昊宇看到纳兰雪衣游走在爆发的边缘,便伸出手握住了纳兰雪衣的手,示意她冷静下来,别上了她的当。

        纳兰雪衣对于女子这话确实是怒火飙升,如果不是帝昊宇及时握住了她的手,恐怕此时她已经朝着女子攻去,如果她和女子对战上,结果可想而知,纳兰雪衣绝对不会是女子的对手,连神沐风都不是她的对手,更何况是她的!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从女子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她对神沐风有情,而且这份情愫还很浓,只是不知道为何在这份这么浓烈的情愫之下,她会将神沐风弄到如此田地。

        “目的吗?很简单!”女子看向纳兰雪衣的眼神中满是戏谑之色,不过,更多的是杀意,她是恨不得饮纳兰雪衣之血,吃她之肉,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对付纳兰雪衣的时机,在自己没有找到纳兰郗之前,她不会出手对付纳兰雪衣。

        所以,在看到纳兰雪衣时,她也只是用话恶心她而已,并没有有过激的反应!

        “说!”纳兰雪衣双手紧握,显然已经是在愤怒边缘。

        纳兰雪衣很聪明,她知道女子之所以这样是存在着挑衅她的心情的,只是,她的修为还不到家,至少现在,她不能冷静过下来,即使知道这样会中了女子之计,她还是愿意顺着她的思路往下。

        女子都能够出手对付神沐风了,对付她也是迟早的问题,她现在迟迟没有动手,不是因为她不敢动手,而是她在等待时机。

        在石室内没有看到纳兰郗,当时纳兰雪衣还觉得奇怪,但是现在在看到她后,这点奇怪就烟消云散了。

        恐怕,此时不仅是她想要找到纳兰郗,眼前的女子恐怕更甚吧!

        “或许你看到这个人后,你会知道我的目的!”女子说话间,拍了拍手,脸上满是笑意。

        啪啪啪…

        手掌互击,掌声落下后,一个人影缓缓地出现在纳兰雪衣和帝昊宇面前,当看清出现的人影时,纳兰雪衣和帝昊宇再度一愣,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他们或许有猜测到其他人,但是却没有往他方向去想。

        “帝昊宇,纳兰雪衣,好久不见啊!”帝昊天嘴角噙着一抹微笑,就这般定定地看着纳兰雪衣和帝昊宇。

        没错,来人是帝昊天无疑!

        帝昊天嘴角虽然噙着一抹笑,但是眼底确实是浓重的杀意,对于帝昊宇,他有千万个要杀他的理由,至于纳兰雪衣,他也要她挫骨扬灰。

        “帝昊天,你倒是出现得及时啊!”纳兰雪衣和帝昊宇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间段和他见面,虽说此时他们已经有了十足把握灭杀掉帝昊天,但是现在,加上女子的话,他们有了一丝忌惮。

        女子的实力,他们并不知道,但是能够将这么多龙族困住,绝对是不简单的人物,就算是帝昊宇也无法和她抗衡。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两个怎么勾搭上的?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可是一直关注着你们两个,只是,很多时候我不方便相见而已!”帝昊天的话纯粹是为了恶心纳兰雪衣和帝昊宇。

        虽然这话他没有说谎的成分,但是想要监视纳兰雪衣和帝昊宇,这恐怕是异常困难之事,不过,不管如何,能够恶心到他们,也算是他的乐趣之一。

        “帝昊天,你有没有想过,这一次再见面,恐怕是你最后一次看到太阳升起!”纳兰雪衣说这话也是有底气的,虽然此时还不清楚女子和帝昊天的关系,不过,她可以肯定一点,女子只要对神沐风有情,那么就不会转移目标,所以,这一次杀帝昊天还是有一些把握的。

        “哈哈哈…”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帝昊天大笑起来,甚至眼角都噙下了泪水。

        “纳兰雪衣,你是真天真还是傻?”帝昊天定定地看着纳兰雪衣,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些东西来,可惜,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纳兰雪衣淡定地可怕,最为主要的是,自始至终帝昊宇都没有开口说话。

        “你说呢?”纳兰雪衣此时也吃不准帝昊天,如果只是帝昊天一人的话,那么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多废话,但是现在,问题是还有这个神秘女子,最为主要的是,这个神秘女子,就是当初策划一切之人,恐怕当时的一切,也和帝昊天脱不了干系。

        “呵呵…”突然之间,女子再度笑了起来,脸上那笑容特别明媚,这一笑,更加让纳兰雪衣吃不准了。

        女子明显是知道他们和帝昊天之间的仇恨的,之所以让帝昊天出现在他们面前,也是加快他们之间的矛盾激化,难道说她想要看戏?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女子的话,让纳兰雪衣几人同时一愣,尤其是帝昊天,眼中明显带着一丝吃惊,显然是没有料到女子会这么说。

        这话,完全是在激化他们!

        如果是之前,帝昊天或许就这么和帝昊宇缠斗上了,但是现在,他却不敢动手。

        从纳兰雪衣的话中,他可以听出来,他们这一次有了十足把握,不然的话,纳兰雪衣也不会这般有底气。

        如果是单打独斗的话,那么他或许还有一战的可能,如果再加上女子帮忙的话,那么他是事半功倍,绝对可以一举将帝昊宇灭掉,只是,现在,似乎女子不想出手。

        如果女子不帮忙的话,那么他根本没有战胜的可能!

        “雪衣,我们等等再说!”帝昊宇传音给纳兰雪衣,现在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要动手的话,也要等女子不再的情况下,女子在,他们就会碍手碍脚的,放不开手脚,毕竟要防着女子。

        “嗯!”纳兰雪衣点头,她当然不会冲动地冲上去和帝昊天拼命。

        “当年鼓动四大神兽攻打龙之谷,是不是你授意的?”既然现在不是打斗的好时机,那么就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

        “是啊!当年可是好戏连连啊!”女子并没有否定,相反,还很大方地承认了。

        听到女子的话,纳兰雪衣露出了果然的神色,虽然一度怀疑是纳兰郗做的,但是本质中,纳兰雪衣却是不希望的,毕竟,纳兰郗也是自己的母亲,而现在终于知道当初之事和纳兰郗没有关系,她也松了一口气。

        不过,眼前的女子到底和纳兰郗有何关系,这般的样貌,要说没有关系,也说不过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攻打龙之谷?”纳兰雪衣可不认为眼前的女子对龙之谷有仇恨。

        “好玩呗,你想想看,如果大家都知道当初挑动四大神兽攻打龙之谷之事是纳兰郗犯下的,你说结果会如何?”女子笑嘻嘻地看着纳兰雪衣,眼中满是戏谑之色。

        听到女子的话,纳兰雪衣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其实,没有听女子的解释时,纳兰雪衣便知道,她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嫁祸纳兰郗,只是,她这样做似乎也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那上古遗迹之事,也是你弄出来的?”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是女子犯下的话,那么她真的是通神了!

        “你本事倒是不小,连上古遗迹都进去过,没错,也是我做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们运气会那么好,让他们给逃跑了!”女子异常大方地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事。

        事情到了现在这般田地,就算否定也没有任何作用,还不如大大方方地承认。

        听到女子的话,纳兰雪衣捏紧了拳头,眼中满是愤恨之色。

        “那么帝昊天呢?”纳兰雪衣突然间话题转移,矛头直接指向帝昊天,当时帝昊天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帝昊天面色一变,他倒是没有想到纳兰雪衣会将枪口突然间指向他,当初,他里面扮演的角色可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他啊,扮演的角色可重要,不过,唯一让我觉得扮演过好的还是上古神医门的门主!”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女子在说这话时,眼睛可没有从纳兰雪衣身上移开,显然,这话也是为了恶心纳兰雪衣的。

        果不其然,在听到女子的话后,纳兰雪衣的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当初这事,可是让她到现在还忘不了。

        “纳兰雪衣,当初,上古神医门的生活还算如人意吧!”女子当场笑了起来,当初这事可也是她安排的,至于纳兰雪衣为何会在上古神医门,当然也是她一手促成的。

        听到女子的话,纳兰雪衣握紧的双手愈发地紧了,虽然女子的话并没有说得很明白,但是聪明入纳兰雪衣,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当初,她从神沐风和纳兰郗身边离开也是她搞得鬼,或许,一开始,她的目标并不是她,而是神沐风和纳兰郗!

        “呵呵,这样就生气了,如果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被你知道的话,那么你是不是会被气死?”女子此时的心情是相当之好,虽然没能刺激到纳兰郗,但是能够刺激纳兰郗和神沐风的女儿,这也相当值得了。

        只是,有一点事情,她是不明白的,纳兰雪衣不是早已死亡,死在了她的一手策划之下,为何现在,她又出现了?

        虽然换了容貌,但是这具身体的的确确是至尊神界纳兰家族的血脉,这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最为主要的是,纳兰郗和神沐风只有一个女儿!

        而她现在说出这句话也不是有的放矢,她是想要从纳兰雪衣的反应中看出一些名堂来。

        可惜,让她失望的是,纳兰雪衣只是气愤,并没有什么其他过激反应。

        如果是一开始,女子就说出这样的话,或许纳兰雪衣的脸上会显露出一些事情来,但是现在,从女子循序渐进的话中,让纳兰雪衣知道,她想要通过谈话,探知一些事情。

        知道女子的目的后,纳兰雪衣当然不可能会表露出一些表情来,所以,女子想要从话中得到秘密,那是不可能之事。

        “还有什么事情,你就一并说出来,看看我会不会被气死?”纳兰雪衣确实处在爆发边缘,不过,她还承受得住!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女子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不过眼底的阴沉却更重了。

        纳兰雪衣话落后,女子并没有接上去,如果她真的开口说话的话,那么恐怕真的就落入纳兰雪衣的陷阱中了,她倒是没有想到,纳兰雪衣会这么难缠。

        不过,她有她的张良计,她也有过墙梯,当下,女子将目光投注在了帝昊宇身上。

        不得不说,纳兰雪衣这人的眼光不错,帝昊宇和帝昊天到底是没法比的,如果帝昊宇是天的话,那么帝昊天只能是地了,二者没有可比性。

        也正是因为如此,帝昊天才想着将帝昊宇往里虐,可惜啊,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没有将帝昊宇拿下,现在想要将帝昊宇拿下,恐怕是不可能了!

        “帝昊宇,当初被自己的亲兄弟阴了,感觉是不是很不错啊?”女子目标转移,往帝昊宇而去。

        听到女子的话,纳兰雪衣皱起了眉头,当下也认为这句话是至理名言——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这句话,果真是良言,现在就正好体现出来。

        “还不错!”比起纳兰雪衣,帝昊宇是技高一筹,至少在回答女子的话时,帝昊宇并没有表现得任何异状,相反,云淡风轻,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是吗?我还以为你现在巴不得帝昊天死呢!要知道当初他可是将你往死里虐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他不仅抢了你的位置,还抢了你最为心爱的女人!”女子特意加重了“最为心爱的女人”这句话,为得就是引起纳兰雪衣的关注。

        可惜,这句话一出,纳兰雪衣和帝昊宇都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一旁的帝昊天有些诧异地看了眼女子。

        其实,纳兰雪衣在听到女子最后一句话时,并不是没有异动,相反,在听到这句话后,心狂乱地跳动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平静,因为她相信帝昊宇!

        当然,一旁的帝昊宇内心中也是相当不平静,虽然这是没有的事,但是这话由女子口中说出来,就变味了。

        帝昊宇虽然不怎么了解女人心思,但是在这一点上,他还是懂的,纳兰雪衣虽然和普通女子不同,但是在面对这事上,或许她会钻牛角尖。

        所以,在女子话落后,帝昊宇的一瞬不瞬地看着纳兰雪衣,当看到纳兰雪衣不为所动后,松了一口气!

        “唉…”女子看到自己的反间计失效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你倒是情真意切啊!”女子也算是雷厉风行之人,一看女干计不行,便果断放弃了,不过,她也知道了一件事,纳兰雪衣和帝昊宇之间的感情很深,不然的话,她不可能不为所动的,想要折磨纳兰雪衣,看来要从帝昊宇着手。

        女子的眼神在纳兰雪衣和帝昊宇之间来回移动,她在想着好的计策来恶心纳兰雪衣一番,虽说无法让纳兰雪衣崩溃掉,但是至少可以寻找一些乐趣。

        纳兰雪衣感受到女子投递过来的挑衅目光,对着女子微微一笑,既然她都这般做了,那么自己如果不出击的话,就太对不起她了!

        “是啊,我投下去的感情,至少得到了回报,不像有些人,不管多少努力,投下去多少感情,都无法得到回报,这样一想,我就舒坦多了!”纳兰雪衣也不是省油的灯,既然你想恶心我,那么我就先恶心你。

        女子显然是非常喜欢神沐风的,从这么多事情上就可以看出来,她这么做,无非是想要吸引神沐风的目光,可惜的是,神沐风并没有一点异动,甚至连一个感情回报都没有,所以,才有了纳兰雪衣这话。

        果不其然,在纳兰雪衣话落后,一直以来都表现得笑意盈盈的女子,此时脸色巨变,如同被踩住尾巴的猫般,毛发都竖了起来,身上的气息也变得狂乱起来。

        “你…”这一刻,毁天灭地的气息从女子身上释放出来,这一刻,女子对纳兰雪衣动了杀念……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65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