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邪医修罗 > 第四十四章 艰难抉择,是与不是

第四十四章 艰难抉择,是与不是

        “雪衣,你知道了?”从纳兰雪衣的话中,神沐风知道,纳兰雪衣定然是知道了一些事情,不然的话,她也不会这般询问。

        要知道,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她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他询问,如果不是知道了一些事情,她定然不会一直咬着他不放。

        虽然他和纳兰雪衣也是第一次见面,并不知道她的性子,但是,作为他和纳兰郗的女儿,心性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他认为纳兰雪衣是知道了一些事情,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

        听到神沐风的话,纳兰雪衣身体一震,或许之前,她已经猜到了一点,但是却不敢肯定,而现在,在神沐风开口后,她便知道,她的身份远没有自己猜到的那般简单。

        “我…”纳兰雪衣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神沐风的话,所有的话,好似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来。

        神沐风看到纳兰雪衣的反应,便也知道,她无法将话整理出来,也没有再让她开口,而是自己将话说了出来。

        “雪衣,你问我,你有没有兄弟姐妹,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没有,你一没有哥哥姐姐,也没有弟弟妹妹,你母亲只生下你一人,只是…”神沐风很明确地告诉纳兰雪衣,她是独生女,没有其他兄弟姐们,不过,在之后,他的一个转折,让纳兰雪衣的眉头蹙了起来。

        一般而言,转折之后的话,绝对不会是好话,从古至今,就没有变过,而这一次,也没有丝毫例外,神沐风接下来的话,也诚如纳兰雪衣所想,不是什么好话。

        “你虽然没有兄弟姐们,但是你的灵魂却不完整,在你出生之时,你的灵魂被人盗走,生生地将你的灵魂从你的身体内驱逐出去…”神沐风在说这话时,眼中满是杀意,熊熊杀意也从他的身体内释放出来。

        这事是隐藏在他心底最深的痛,当年,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作为婴儿的纳兰雪衣被人生生地剥离灵魂,但是就是如此,也让他心痛到了极点。

        “灵魂剥离,一分为二吗?”听到神沐风的话,纳兰雪衣镇定地可怕,如果换成别人的话,在听到自己曾经被这么残忍对待后,绝对不是这般的反应。

        “是!”神沐风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一滴清泪从他的眼角滴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就算现在纳兰雪衣俏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但是只要一想到当初的事情,神沐风就心痛得流泪,是他无能,才会让纳兰雪衣承受这般的痛苦。

        听到神沐风的话,纳兰雪衣的心神一松,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而她,不管是曾经的她,还是现在的她,都是神沐风和纳兰郗的女儿,同一个灵魂,只是不在同一个身体内而已。

        “雪衣,我们对不起你!”神沐风声音哽咽,眼睛通红一片,如果不是他是老子的话,或许此时,他已经跪倒在纳兰雪衣面前,恳求原谅了。

        “父亲,这不是你们的错,要怪就怪夜空心吧,是她,害得我们骨肉分离,这仇,我记下了!”说话间,纳兰雪衣身体内的混沌之力也一并从她的身体内释放出来,混沌之力一起,顿时让神沐风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雪衣,你…”神沐风有些惊诧地看着纳兰雪衣,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他,也是至尊神尊,但是在面对纳兰雪衣身上扬起的气势时,他居然有种难以抵挡的感觉,在面对纳兰雪衣时,有种大山压在他肩膀上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这是混沌之力!”纳兰雪衣看到神沐风眼中那诧异的眼神后,身体内的混沌之力一收,神沐风立马发现加注在他身上的压力一轻。

        “混沌之力,你居然得到了混沌之力,那么星辰之心一定也在你的身上了!”神沐风确实有些被惊吓到了,混沌之力,那可不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这之间有关系吗?”纳兰雪衣倒是没有想到神沐风会说出星辰之心,混沌之力和星辰之心这两者之间,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如果不是神沐风提出来,打死她都不会将这两者联系起来。

        但是从神沐风的话中可以听出来,这两者绝对有着必然的关系,不然的话,他不会在听到她说出混沌之力后,就说出星辰之心。

        最为主要的是,神沐风是星辰之心曾经的主人!

        “有关系,星辰之心认主的前提条件,必然是身体内有混沌之力之人!”神沐风的这句话,更加让纳兰雪衣感到怪异了。

        如果真如神沐风所说,那么作为曾经星辰之心主人的神沐风来说,他的身体内也要有混沌之力了,但是从他的身上,她察觉到不到任何混沌之力。

        “父亲,这话…”纳兰雪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要说你说的话前后矛盾,你的体内没有混沌之力,如果这样的话,你为何还是星辰之心的主人?

        这样的话,纳兰雪衣根本不会说出口,也不敢说出口,所以,在说出几个字后,她就不再开口了。

        看到纳兰雪衣那纠结的模样,神沐风的眼中含着笑意,他当然知道此时纳兰雪衣在想什么,只是,他就是喜欢看纳兰雪衣那纠结的神情。

        不得不说,神沐风也是相当有恶趣味的人,对于纳兰郗,那是捧在手中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想要看到她纠结的模样,但是对于纳兰雪衣,他就不同了,看到自己的女儿那纠结的模样,他异常开心。

        一旁的帝昊宇看着神沐风眼中的笑意,忍住了想要挥拳打向他脸颊的冲动,尼玛,敢欺负纳兰雪衣,这仇,他也记下了!

        此时的神沐风还知道,就因为自己的恶趣味为自己埋下了祸根,来自自家女婿的祸根!

        “你应该也知道我是星辰之心的主人,但是我却无法召唤出一百零八名守卫,你知道是何原因吗?”神沐风察觉到一旁帝昊宇眼神中的怒意,也不打算再“戏弄”纳兰雪衣了。

        虽说单打独斗,帝昊宇未必就是自己对手,但是现在,他的实力还没有恢复,如果真的要斗上一斗的话,自己未必就会是帝昊宇的对手。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力,一切都靠拳头说话,这一次,如果他和帝昊宇决斗,自己输掉的话,那么真是里子面子都没有了,他绝对不能够让这事发生。

        在察觉到帝昊宇也是至尊神尊后,他便收起了轻视之心,帝昊宇在这个年龄段能够进入到至尊神尊之境,绝对是难得的人才,这般的人,配自己的女儿也算是可以。

        不过,自始至终,帝昊宇都没有进入到神沐风的眼帘之中,大概是因为纳兰雪衣对他们二人的区别对待吧!

        当然,神沐风绝对不会认为自己在吃醋,在吃帝昊宇的醋!

        “混沌之力,您体内没有混沌之力,即使星辰之心认您为主,您也无法召唤出一百零八名守卫!”纳兰雪衣毕竟是聪明之人,听到神沐风这么说,便一下子猜到了大概。

        “呵呵,不愧是我的女儿,就是聪明!”神沐风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后,很是赞赏地点了点头,眼中满是与有荣焉之色。

        一旁的帝昊宇听到神沐风的话,眼中闪过一抹鄙夷之色,这顺杆子上树的本领,也就神沐风做得出来。

        “父亲,你是怎么让星辰之心认主的?”既然神沐风的身体内没有混沌之力,那么星辰之心怎么会挑选神沐风作为主人,这样有些说不过去。

        “至尊神界的主人,都将是星辰之心的主人,只是无法召唤出一百零八名守卫而已!”星辰之心认他为主,也算是迫不得已,星辰之心必须要认至尊神界的界主为主,所以,他作为至尊神界的界主,当然就是星辰之心的主人。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女儿居然成了星辰之心的主人,而且还是能够召唤出一百零八名守卫的主人!

        想到这里,神沐风的眼中闪过一抹火热之色!

        报仇,看来有望了!

        “父亲,夜空心,当初是怎么对付您们的?”看到神沐风眼中的火热之光,纳兰雪衣知道,此时神沐风在想着何事。

        再一次听到夜空心的名字,神沐风火热神情立马退去,换上了一副滔天怒气和杀气,如果不是夜空心的话,此时,他可能正享天伦呢,也不至于和纳兰雪衣骨肉分离,和纳兰郗夫妻离散!

        “夜空心,咯吱咯吱!”神沐风在说出这个名字后,上下牙齿打颤,硬生生地忍住了心中的杀意,这个女人不除,他誓不为人。

        “她不知道哪里练了一门邪功,完全克制了我的功法,我和她对上,三招之内必败,那时,我怒火攻心,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那么不堪一击,而且她还很擅长用阵法攻击,为了躲避她,我们甚至用精血幻化了身体,可惜,依然被她识破了。

        为了复仇,我和你母亲兵分两路,分开两头,只是我没有想到,她如同跗骨之蛆般,咬着我不放,在我得知她在我身后追着我跑后,我也释然了,总比追着你的母亲好吧!

        不过,当我知道,她一直在戏耍着我后,我选择了攻击,我是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如此戏耍,就算她的实力高过我又如何。

        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一个照面,我就被再度打趴了,比起之前的那一次,我是败得不能再败了!

        而我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寻到了郗儿,居然在我的面前将郗儿抓了出来,好在,郗儿修炼的是暗之力,她所修炼的功法,倒是对郗儿没有任何克制作用。

        在我奋力一击之下,郗儿逃脱了出去,而我却被她囚禁起来,每日鞭打,每日受摧残,直到你们将我救出来…”

        神沐风将这几百年之间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虽说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说,但是就是这么几句话,却让纳兰雪衣怒火熊熊燃烧,无可遏制地释放出来。

        夜空心,不杀你,誓不为人!

        对于夜空心的仇恨,在这一刻,升华到了极致!

        感受到纳兰雪衣身上徐徐燃烧的怒火,生怕纳兰雪衣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来,神沐风立马再度开口了,“雪衣,别冲动,夜空心,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我们必须从长计议!”

        夜空心的可怕,他深有体会,他可不想纳兰雪衣去冒险,自己都不是她的对手,更何况是纳兰雪衣了!

        “父亲,你说一百零八名守卫能不能困住夜空心?”夜空心的厉害,纳兰雪衣也是领教过的,虽说此时她满是杀意,但是还没有失去理智。

        “雪衣,一百零八名守卫虽然厉害,但是未必就能够困住夜空心,你对一百零八名守卫的了解,还是太少了!”神沐风幽幽一声叹息。

        一百零八名守卫可以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却未必能够困住夜空心,因为夜空心只有还有一口气留着,那么她便不会死亡,而且实力会越来越强,也就是说,她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

        如果真的要除去夜空心的话,唯有彻底断了她的生机,但是要断她的生机,很难很难,难于上青天!

        听到神沐风的话,纳兰雪衣和帝昊宇的身体同时一震,眼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他们还是低估了夜空心的实力,如果当初,她想要杀他们的话,那么绝对是轻而易举之事,想到这里,二人心中还是有些后怕的。

        “父亲,我不相信,她没有弱点,只要找到她的弱点,那么我相信,她离死亡也不远了!”一个人是不可能没有弱点的,只要有弱点,那么就可以战胜!

        “弱点,她没有弱点!”纳兰雪衣的话,神沐风何尝不知道,但是就是因为知道,才觉得夜空心可怕,一个人都没有弱点,他们怎么去战胜!

        夜空心的可怕,可不是嘴上说说的!

        “她有弱点!”听到神沐风的话,纳兰雪衣便摇头了,不得不说,夜空心也是一个可怜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当然,如果她不是那么偏执的话,或许情况不会如此,可惜,她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也由不神沐风如此了。

        “她有弱点?”对于纳兰雪衣的话,神沐风是相当诧异的,他可是找了很多几次机会,想要找到她的弱点,但是却没有丝毫头绪,可是现在,纳兰雪衣居然很是坚定地说她有弱点,只要她有弱点的话,那么杀死她也就显得容易多了。

        “唉…”纳兰雪衣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夜空心是多么一个可悲的女人,“父亲,其实,夜空心的弱点是你!”

        纳兰雪衣的话一出口,便让神沐风愣住了,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你…说…她的…弱点…是…我!”短短一句话,让神沐风说了很长时间,直到此时,他眼中的诧异还是没有消散,“这怎么可能?她的弱点怎么可能是我?”

        神沐风到底是心智坚定之人,一开始或许是被纳兰雪衣的话给吓到了,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只是,他倒是没有想过夜空心的弱点在他身上。

        “父亲,夜空心爱你,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吧?”虽说纳兰雪衣抱着疑问的口气在问,但是从她的声音之中就可以听出来,这是肯定语气。

        听到纳兰雪衣如此之说,神沐风的老脸一红,眼神不自觉地往旁边移去,有些不敢面对纳兰雪衣的眼神。

        虽说,这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是当着自己的面,听到自己的女儿说一个女人爱着自己,他还是有些羞涩的,不过,不管如何,神沐风还是点了下头。

        夜空心对他的感情他知道,也正是因为知道,他才会如此恨她,如果她不爱他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

        看到神沐风老脸红着,纳兰雪衣也就很好心地再度开口了,“父亲,正是因为她爱你,你才会是她的弱点,对战之时,最忌讳的便是分心,如果到时你受伤发出惨叫声的话,那么,你说她会不会分心?”

        纳兰雪衣这一招,不可谓不狠毒,正所谓伤人一百,自毁八十,如果想要夜空心分心的话,唯有让神沐风受伤,只有他的受伤,才能引得夜空心分心。

        听到纳兰雪衣的话,神沐风的头都大了,这什么和什么啊,如果真要这么做的话,那么他真的是里子面子都没有了。

        用这般的计谋来设计一个女人,绝对不是一般男人会去做的,神沐风可不是一般男人,所以,更加不屑用这种手段,只是,这一次碰到的人是纳兰雪衣,就算他不屑做,纳兰雪衣也会让他去做的。

        “父亲,您是看不起我这个手段了?”纳兰雪衣这话其实也是废话,从神沐风的神情就中就可以看出来,他是极度不屑的。

        “当然,就算我们要报仇,也要光明正大!”神沐风不是什么卑鄙小人,就算巴不得将夜空心抽筋扒皮,他也不屑用这种请君入瓮的手段。

        神沐风的话,让纳兰雪衣微微摇头了,大男子思想,果然害人不深,“昊宇,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帝昊宇也是一个大男子主义者,这一次,纳兰雪衣也在迫使着帝昊宇做出决定。

        原本站在一旁的帝昊宇还在幸灾乐祸地看着神沐风,他知道,不管神沐风同不同意,最后都会同意的,如果是别人,帝昊宇绝对不会有这般的把握,但是这个人是纳兰雪衣,他知道,只要纳兰雪衣想做的事,就从未失手过。

        所以,他在一旁眼中含笑,等待着神沐风的妥协,却没有想到,纳兰雪衣将“炮火”朝着他开来,而纳兰雪衣这个问题,也让他不好回答。

        虽然这事不关自己,可以高高挂起,但是如果自己回答不好的话,今后可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最为主要的是,这一次,不管他回答是与不是,都会得罪人,回答是,那么得罪的将是纳兰雪衣,如果回答不是,那么得罪的人会是神沐风。

        虽说对于神沐风,帝昊宇可以不将他放在眼中,但是这也只是在心底上,自己对自己说说,真要摆放到台面上,他可是不敢的,这可是他的老丈人,如果不处理好关系的话,倒是给自己小鞋穿,那就不好了。

        只是,如果回答是的话,那么今后他的幸福就不保了,这种选择,真的是一种煎熬!

        帝昊宇选择了沉默,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管怎么回答,他将两边都不是人,既然如此,还不如不回答,至少不回答还有出路,一旦回答了,那么后路就被自己给堵死了。

        纳兰雪衣看着帝昊宇那纠结的模样,眼中顿时觉得好笑,她当然明白帝昊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沉默,聪明如帝昊宇,如果此刻真的做出选择的话,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为了今后的幸福着想,他当然是闭口不说了。

        只是,纳兰雪衣不逼着帝昊宇说出口,不过,一旁的神沐风可不想放过帝昊宇,刚才他可是注意到这个小子在一旁偷笑着,既然如此,他也要将帝昊宇拉下水,至少得有个同盟军,不然赞成纳兰雪衣的观点的话,那么他的脸面将往哪里摆放。

        似乎注意到神沐风的神情,帝昊宇在神沐风还没来得开口之际,便对着纳兰雪衣开口了,“雪衣,银镯内空气太过浑浊了,我要去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说完,不等纳兰雪衣做出反应,一个闪身消失在了银镯内。

        只要出了银镯,只要自己不再神沐风的眼前晃荡的话,那么就不用再回答他们两父女的问题,再者,进出银镯,他只要一个意念就可以了,他可以这般做,不过,神沐风却不可以。

        当下,在看到帝昊宇闪身出去后,神沐风还想追击的,只是,当他发现自己被困在银镯后,脸色就变得相当难看了,心中也暗恨上了帝昊宇。

        纳兰雪衣倒是没有想到帝昊宇会来这么一招,居然落荒而跑了,不过,不得不说,这一招是最好的办法,这样一来,两边都没有得罪,他也不用做出选择。

        神沐风也没有想到帝昊宇会突然间溜走,而且这速度,绝对是望尘莫及的,这一下子,就算想要找同盟军也不行了。

        “雪衣,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如果不是在走投无路之下,神沐风是绝对不会这般做的,这般行为,和渣滓有什么区别,或许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之间不死不灭的仇恨吧!

        “父亲,你说脸面重要还是母亲重要?”纳兰雪衣准备给神沐风一个当头棒喝,她倒是没有想到神沐风大男子主义到了这般田地,如果是她的话,有这般的机会可以灭杀掉夜空心,她是考虑都不会考虑的。

        只是,此时的纳兰雪衣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她根本不是大男子,而是小女子,也正是印证了一句话——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咯噔,在听到纳兰雪衣的话后,神沐风神色一变,眼中满是痛苦之色,为了不被夜空心一网打尽,他们两人分头行动,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纳兰郗的下落,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落入了夜空心的手中。

        看到神沐风眼中越来越伤痛的神情,纳兰雪衣也握紧了拳头,“父亲,母亲并未落在夜空心的手中,只是…”

        “只是什么?”听到纳兰雪衣说出纳兰郗并没有落入夜空心的手中后,神沐风猛然间抬起了头,眼中满是希冀之色,只是,当纳兰雪衣说出“只是”两个字后,神沐风的心脏好似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我握住,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我猜测母亲所在的地方就连夜空心都忌惮着,不然,以她这种疯狂的人,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母亲!”

        纳兰雪衣所猜不假,就夜空心这种疯狂又偏执的女人来说,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如同饿狼扑食般,扑上去,但是现在,她却没有将纳兰郗抓到手,这也就意味着,纳兰郗所在的地方,就连夜空心都感到害怕,所以,她为足不前。

        纳兰雪衣的话,让神沐风的心愈发地痛了,连夜空心都忌惮的地方,那么那个地方有多么可怕,可想而知了,而纳兰郗为了躲避夜空心居然逃到了那个地方,而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想到这里,神沐风的眼神变得黯淡下去,甚至连气息都开始变得微弱起来。

        “父亲,父亲…”纳兰雪衣察觉到神沐风的状态后,暗道一声不好,立马从身体内调动出金色之力,输入到神沐风的身体内。

        “父亲,难道你不想将母亲救出来吗?”神沐风之所以气息变得微弱完全是因为纳兰郗,所以,现在纳兰雪衣所要做的就是刺激神沐风,让他有活下去的勇气,而能够让神沐风有活下去的勇气,那么唯有纳兰郗了。

        “噗…”随着时间流逝,神沐风一大口黑血从口中喷洒而出……

        ------题外话------

        谢谢亲亲cjkjj、逸然竹林风、紫夜幻梦的月票,群么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136/96865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