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世纪宠婚 > 【147】人情债和情债,你分不清吗(②更)

【147】人情债和情债,你分不清吗(②更)

        “蓝微一!”蓝微一的强硬的反应让颜珏的眸光暗沉了下去,他甚至有些带着温存的目光有些卑微的看着蓝微一,“我和柳茜之间,真的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我知道你是介意的,对不对?”

        蓝微一不知道怎么了,刹那间看到颜珏眼流连的光华,甚至一瞬间竟然动摇了自己的内心。W  W.  V    M)

        如果他继续解释下去,她会不会就完全缴械投降了?或许,即便是颜珏对于刚才的事故在第一时间不够相信她,但是对于蓝微一而言,对昨晚的事情,她还是抱着相信颜珏的态度面对的?

        “留在我身边,我会好好对你!”他说不出违心的话,但是他知道他不能没有蓝微一。“昨晚的事情,我以后会给你解释。”

        她本来极亮的一双眼睛,在刹那眼波如水,只是盈盈欲流望着他,他觉得自己一颗心泼喇喇乱跳,情不自禁手上便使了力气,她甚至有些力不从心,微微有几分坐不稳,身子向前一倾,已经让他搂在怀,灼人的吻印上来,她心里只是乱如葛麻。

        颜珏开车回到了颜府。

        当抱着蓝微一正要上楼的时候,却看到了客厅里已然站着一个熟悉的男子。

        当颜珏把受伤的蓝微一放下来,走到了安澈的面前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气得眼前发黑,浑身颤抖的男子。他的声音尖锐,“蓝微一,你给我过来!”

        安澈甚至没有再看颜珏一眼,直接上前拉着蓝微一的手,让她站在自己身边。

        “我是你的澈哥哥,什么都别怕,尽管站我这边。”

        安澈说完,蓝微一闭上眼,眼泪已经滚出一串。

        是啊,他是她的澈哥哥啊。

        不管发生了任何事情,不管自己到底是对还是错的那一方,澈哥哥总会是那个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人。他最没有立场,却也最有立场,他的唯一的立场就是蓝微一。

        安澈扶住了她的肩膀,“事情我都听说了,他非但没有做对事情,还指责你。柳茜是什么人,难道他不知道吗?”

        安澈是看着蓝微一说的话,可话的一切是对颜珏说的。

        颜珏站在一旁,他根本不知道蓝微一对于安澈是什么样的存在。看着安澈放在蓝微一肩上的手,说:“她是我的。”

        第一次,颜珏在安澈面前,在别人的面前如此这般坦露自己的占有欲,安澈甚至听到了颜珏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的眼神一滞。

        “我不是你的,我只属于我自己。”蓝微一此时就在安澈的怀里,她是个要强的女人。

        安澈稳住她,对颜珏说:“她不属于任何人,虽然她是你的妻子,但请你知道,她现在在法律意义上还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甚至她还是十八岁,你不要以为你和她结了婚就能够主导她的一切。”

        对于安澈的这番话,颜珏只是冷笑。

        安澈说的没错,蓝微一确实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孤儿不会有任何身份,但是颜珏知道她不是没有身份的人,冷蔷薇怎么会没有身份?而且他知道,冷蔷薇是一个有身份证明的二十三岁的女人。她完全可以嫁给他,而且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安澈,你不过是在为她抱不平而已。请你相信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比我更能给她幸福。”颜珏说着,眼里带着不容置疑的自信。

        他只是说完就看了身边站着的安澈一眼,这家伙,说几句护短的话就算了,难道还真的要给他说的下不来台吗?

        颜珏坐在沙发里,端着那桌子上的玻璃茶杯,只是不喝,只望着那茶杯里的茶叶,浮浮沉沉。

        此时的安澈拢了拢怀的蓝微一,柔声问:“一一,你愿意离开这里吗,你愿意离开这个会伤害你的人吗?”

        蓝微一虽然不知道安澈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是她相信安澈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她握住了安澈的手,然后面对颜珏。

        她不知事态如何,也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但是她强作镇定,微微一笑:“我愿意跟澈哥哥走。”

        颜珏此时心里犹如千万根针刺进去。

        ‘澈哥哥’,叫的可真亲切。

        蓝微一心思杂乱,一瞬间转了无数个念头,“你到底答不答应?”

        颜珏只看向安澈,“你真不计后果?”

        安澈说:“如果尚世即将吞并安氏企业,请提前一天告知我,我自当把股份全权转让出去,别让我当个穷光蛋养不起我们小微一就成。”

        “好得很”,颜珏听到安澈这般护着蓝微一的话,就说,“带她走吧。”

        “对不住了,颜珏。”安澈说完,带着蓝微一离开。

        安澈把蓝微一安排在了近郊的别墅内,那里他以前不会经常去,有国外的朋友来了就会安排在那里,蓝微一之前也来过的。

        蓝微一毕竟伤后体弱,住在这里一周了,安澈今天又带了些平日里蓝微一喜欢吃的水果和甜点来看她。

        只是蓝微一躺在沙发里,看着电视对安澈只说了两句话就觉得生了倦意,于是不觉得已经重新沉沉睡去。

        醒来天已经要亮了,窗帘缝隙里露出青灰的一线光,四下里仍旧是静悄悄,安澈就坐在床前一张椅子上,仰面睡着,因为这样不舒服的姿势,虽然睡梦,犹自皱着眉头。

        蓝微一过去给他搭了一张毛毯,晨风吹动窗帘,他的碎发零乱覆在额上,被风吹着微微拂动,倒减去好几分眉峰间的气势凌人,这样子看去,有着寻常年轻男子的平和俊朗,甚至透出一种宁静的稚气来。

        蓝微一这么看着看着竟然有些入了迷,不觉之间安澈已经醒了,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她,“你想他了吗?”

        安澈忽然这么开了口,吓得蓝微一怔住在原地。

        安澈的唇极薄,睡梦犹自紧紧抿着,显出刚毅的曲线。现在醒来了,笑起来甚至抿起来成了一道微微扬起的弧度,可有时候从眉宇间或是其他的地方还是能够看出来是和颜珏不同的地方,毕竟两人就连年纪也都相差好几岁。

        她怔怔的出了一会儿神,微一动弹,牵动伤口,不禁‘啊’了一声。声音虽轻,可安澈急的掀开毯子就起来看她:“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的一句话?”她见他神色温柔关切,眼底犹有血丝,像是最近很忙却还每两三天就要来这里看看她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蓝微一心不免微微一动,轻声说:“没事。”

        “以后不问了,”安澈说着,把毛毯重新披在蓝微一的肩上,“还是疼吗?”

        蓝微一摇摇头,“不怎么动的时候,就不会疼了。相比那些伤痛,这腿上的伤又算些什么呢?”想了想,又说:“你也回去睡吧。”

        安澈说:“反正再过一会儿,就要去公司了,这阵子那家伙总是有意刁难我,如果我再不对公司的事情上点心,怕是很快就要被他给吞并了。”望着她,微笑道:“我再陪你坐一会儿吧。”

        蓝微一心微微一惊,颜珏果然还是因为她要故意刁难安澈了。

        她下意识移开目光,微笑问:“你也知道阿泽吧?他是我收养的孩子,回国做了眼睛手术现在已经好多了,但是我长时间没有去看看他,如果可能的话,你能不能帮我……”

        安澈听了蓝微一的话就知道蓝微一想说什么了。

        对于颜泽,安澈也是打听到了的,是蓝微一在美国收养的弃婴,眼睛有先天缺陷,蓝微一这次回国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为了给颜泽治眼病。

        “听颜珏说,如果不是结婚典礼上他使了计,你怕是要飞回美国了。这,也是因为小泽吗?”安澈对于蓝微一的事情,知道的也并不多。“因为小泽的眼睛治好了,所以就想回去了吗?”

        虽然这么说着,可安澈的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涩感觉。

        蓝微一果然在国外的五年,一颗心的支撑也是颜珏,就算是对颜珏的恨吧,可却不能磨灭的,蓝微一给那小孩子起的名字是颜泽。

        “不是,是因为慕容。”蓝微一直接而坦白。“其实,我答应了慕容,等回美国后,就和他结婚。”

        安澈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刹那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他不知道,原来五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慕容,这个人竟然能够趁虚而入,向蓝微一求婚?而蓝微一竟然也许诺他了!

        “在那五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和慕容怎么会……”安澈不太敢相信,会是蓝微一先喜欢上别人。

        蓝微一撇了安澈一眼,“你看你,还是那么容易想歪,我和慕容并没有做出什么苟且的事情,也不是我先对不起颜珏的。只是……你不知道的太多了,我也欠了慕容,太多太多。”

        安澈毫无犹疑的上前握住蓝微一的手,用力地摇晃,试图把她拉回现实来。

        “你个傻瓜,感动只是感动,亏欠也只能是亏欠,怎么能就因为欠了他太多人情债,就想要用情来还?人情和情,你已经成年了还分不清楚吗?”手机请访问: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2/103956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