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世纪宠婚 > 【154】你让我吃药?!(②更)

【154】你让我吃药?!(②更)

        “蓝微一,请你在想关于我的时候,也考虑下,我在作为颜珏的同时也是与其他人一样思想的男人,是男人都不会愿意让自己的女人一步一步的走近其他的男人。颜泽,你说过他是你收养的弃婴,这我可以慢慢的强迫自己理解,但是慕容不一样,他是我的敌对方,是我的情敌。”

        听着颜珏一字一句的说着,她闭着眼睛眼泪轻轻地在那滑腻如丝缎的脸颊落下来。

        她清楚,颜珏虽然年龄上已经是可以当一个十几岁孩子的爹的年纪,但是他甚至丝毫都没有想过当爸爸,那天面对五岁的颜泽一直叫他‘爹地’,颜珏只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他没有从心眼里接受哪个孩子,也从来没有想过有天要接受哪个孩子,蓝微一也不勉强他,这是一个人的个性使然,而不能说这就代表强者为王的颜珏不爱她,不能接受颜泽。

        “如果颜泽不是小孩子,你是不是把他也当成敌对方对待?”蓝微一娇弱不堪的蜷缩了身体,缩进他怀里。抬起头来问,“你是不是也要把他当成情敌?”

        这下一问,颜珏眼角眉梢全都是温柔之色了。

        他一手箍紧了怀的女人,凑近她温润的唇:“是,我告诉你,很直白的告诉你,我会把他当成敌对方对待,如果颜泽一直会缠着你,我也会烦,我甚至会生气,会恼怒,会一气之下把他送回美国。”

        可至少是现在,颜泽是住在慕容那里,不会一直缠着蓝微一,妨碍他和蓝微一在一起。

        蓝微一听到了这句话是真的生气了,他怎么能像是个小孩子一样,跟一个五岁的颜泽争风吃醋呢?

        于是,一只脚蹬了出来,直接踹到颜珏的腹肌上。

        “你走,我不想要再见你!连一个小孩子你都要恼,你是不是也要把我送出去啊?”蓝微一生气的说。

        颜泽可是她收养照顾了五年的孩子,颜泽也陪伴了她五年,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在美国的这么多年来,是因为颜泽精神上的陪伴才能够支撑着她活下去。

        说完,蓝微一把被子都蒙上了脑袋,盖住全身。

        颜珏站在旁边看着这个生气的小女人,他把被子撩开了,“不怕捂出病来?”

        蓝微一在被子里继续蒙着头,也不肯搭理颜珏。

        颜珏走过去调节了室温,回头看她还趴在那。探手进去,她整个人不清不楚的,还伸手来挡。

        他轻声哄:“好了好了,还不是叫你妈咪的孩子,若不是这样,你以为我会见他?”

        蓝微一听懂了颜珏话的意思,便也没有在被子里胡闹。只是一会儿没有生气了,便在被子里蒙着头睡着了,颜珏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被子掀开来,她呼吸也自由了便睡得更好。

        睡梦之觉得有一只手的手指轻轻地掀开自己的衣服,一种凉凉的滑滑的感觉进来了。她睡得沉沉的,也没有醒来。

        第二天早上身边的人早早的动身了,房间里的灯一个都没有开,蓝微一也是听到了动静醒了,是轻微的动静,她知道颜珏是要早早的去公司了,还是闭着眼睛就从身后搂住他精壮的腰。

        “去哪儿?”蓝微一明知故问。

        颜珏看了看柜子上昨晚自己给她推进去的药膏,昨晚运动太过剧烈,她睡着的时候给她擦身子看到有了伤口。

        “去给小乖赚钱买东西,”颜珏说着,侧过脸来看她还是睡意蒙蒙,实是忍不住,俯下去亲她的嘴,很快又有了反应,到底是止住了。拍拍她的脸,指了指桌上的药:“记得把这药吃了。”

        蓝微一反正是醒了,干脆睁开眼来,声音有些细细软软的就问:“什么药?”

        她愕然回过头来,看到桌子上放着的一支打开了的药膏,还有一张纸上面已经平铺了几粒药丸,想来原来是昨晚他用手推了药膏进去,怪不得凉凉的滑滑的。

        他的眼睛在晕黄的车顶灯下,显得深不可测,黑得如同车窗外还没有完全苏醒过来的凌晨天色一样,看不出任何端倪。

        可是蓝微一却一瞬间脑子‘轰隆隆’一声,如同火车碾压呼啸过去。

        她‘咯噔’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盯着颜珏的脸,语气冷冷冰冰的问:“你不想我有你的孩子是不是?你觉得孩子很吵闹,你不喜欢颜泽是不是?”

        说出这话的时候,她背心里早已经是一片冷汗,是不知该如何是好,本来自己该毫不犹豫的拿起药来喝下去,又或者这种事情就连女方都该比男方更加注意才是,但是为什么,蓝微一看到那药丸的时候,却一时间失控了?

        她不想喝是吗?她厌恶是吗?还是,她本能的抵制?

        他忽然走过来将她揽入怀,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猝然吻上来。她毫无防备,竟然那生气的脸色由惊怒转为动容,方才感觉他的吻渐渐地淡下来,反而是她开始有点主动了。

        这才听到了耳边沉稳却安稳的男音,颜珏淡漠道:“你那小脑袋里,整天想的是什么。”

        他带着些许的无奈,混合着男性有些生气的时候的霸道的气息,她傻傻的呆着看着他,唯一的感觉只是唇上还留下来的他的灼热,与他近乎蛮横般的掠夺。

        “你让我吃药,”蓝微一咬着唇,为自己一瞬间就失控而感到羞愧难当。

        为什么,只要他对自己一丁点的温柔,自己就开始想要缴械投降了?

        他的手臂突然一松,“是,治病的药。”

        其实这个时候颜珏真的想要说,是治你的敏感神经的药,但是害怕蓝微一会搂着他在他的怀里哭,便抱着她哄了起来,“傻瓜,你当是什么药,药膏是推进你伤口里的药,药片是治你的腿伤的。”

        昨天她睡得沉她忘记了,伸出一只脚来蹬了颜珏一脚,颜珏记得清清楚楚是右脚蹬的,揣在他的腹肌上,还是有些力度的。他显然有些疼,想起来会不会使她用力,右腿的伤口绽开来。

        蓝微一这才嘟起了小嘴儿,有些亏欠他似的,双手勾着他的脖:“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害我误以为那是让我吃了,那个的……那个的药……”

        说着,蓝微一就脸红了。

        “哪个?哪个的药?”颜珏明知故问,上去逗她,几番下去,蓝微一就双手举起来投降了。

        颜珏这才知道,她的防备心是那么的强,是太怕受伤害了吧?其实昨晚他并没有把握好分寸,早上起来看她还在睡,在翻抽屉的时候看到了抽屉最下面的有防备措施的‘小雨伞帽子’和避yun药片的,前者如果他早些就带上应该就不会出事,后者他想过问她要不要吃。

        但是他还是没有问,现在看来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你那么想和我有个孩子吗?”颜珏转过脸来问她。“要不要,再来一次?”

        说着,他欺身而上,蓝微一双手推开他:“谁要和你有孩子,不想要吃药和想要有孩子,这是两码事好不好?不要自作多情,混为一谈。”

        说着,蓝微一吃好了药片,治腿伤的药片,就着白水‘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她总是不喜欢喝药的,要是肯乖乖地自己吃药的话,就不会还让颜珏这么担心的亲自督促她喝药了。

        蓝微一喝完了还低头闻了闻手心里的味道,蹙眉苦恼着,“好苦……”

        味道自然是苦的,就连捧过药片的手心里都是苦苦的味道,这让蓝微一很不喜欢。

        颜珏看到她皱着眉的小脸,直接将她抱起来走进了洗手间,亲手给她抹好了他的专属洗手液,小手握在他的大手掌,轻轻搓洗。

        直到他觉得应该是没有那种药片味道的苦苦味道了,她一抬头看见他眼里可以醉死人的温柔,扬起小脸像是一个乖里乖气的小媳妇,问他:“我从今天开始要去上学了,你答应吗?”

        颜珏正拿起了毛巾为她擦干了小手,觉得外面会有些凉,把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掌心里捂。

        “我送你,”说着,又把蓝微一抱回了房间里。

        蓝微一看着他亲自为她拿出了校服,都是熨好了的,一切都是那么服帖,都是他安排好的,鼻尖一时间酸酸的,终究忍住没有落下泪来。

        是了,他好像除了自己要求回到慕容身边,其他的事情,譬如颜泽的事,又如上学的事,地契的事……好像什么事情都依着自己。

        “我好像让你成为冤大头了,颜珏。”蓝微一有些笑着说,“什么事都为难你,可还是想要回到别人身边,最后如果你真的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怎么办?”

        颜珏开车送蓝微一去了学校。

        蓝微一下车前,颜珏拉住了她的手。

        他看着她,眼里就只有蓝微一,蓝微一笑着向前走一步,身子又被拉了回来,转过脸来看到的还是那样一副天生俊朗的面孔。蓝微一再向前走一步,还是被原原本本的拉了回来,她太清楚,颜珏就是为了告诉她,不管她再怎么走,再怎么向前,终究还是会回到他的怀里。

        她是风筝,在那头牵着那根线的人始终是颜珏。

        他只要不肯松手,她就不会是他的竹篮打水一场空。

        (PS:爱情和仇恨,爱情和谎言之间,是一场殊死的较量。可蓝微一,不论你最后选择了爱情、仇恨、谎言这三者其之一二,我都不会让你输——颜珏。

        好啦,求月票啦~~)手机请访问: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2/103956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