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世纪宠婚 > 【155】蓝微一,我想你(③更求月票)

【155】蓝微一,我想你(③更求月票)

        久违的学校了,最起码是有两个多月没有来学校了。W  W.  V    M)

        刚刚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到座位上依旧是干干净净的,书桌上放着自己的各项作业本和书籍,都是整整齐齐的摆放着的,看来这个位置还是自己的,没有人占领。

        皇甫此时从教室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蓝微一坐在位置上,他愣了一下:“蓝微一?”

        “激动什么,连我都不认识了?”蓝微一说着,从凳子上起身。“你每天都来上课吗?”

        皇甫云翳笑了笑,“是啊,我没有结婚,当然不会像你这个新娘子一样整天都不来上课。”

        蓝微一听到了他戏谑的话却激动起来,“但是我现在不是来了吗?难不成你这样说是表示你想我了?”

        皇甫当然想她,很想她。

        但是他却不能做些什么,他不傻,也知道冷蔷薇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当从司机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脊梁骨上有冷冰冰的东西在爬,但是他还是去查清楚了一切。

        原来,蓝微一这个看起来就和同龄人不一样的女孩子,果然是有过往的,她之所以那么坚强,看起来那么利落干脆,在于她本就与别人不同。不知道怎么的,皇甫第一眼在医院里看到她,就将她的印象深深地印在脑海。

        “蓝微一,我想你。”皇甫说。

        她抬起头看窗外的蓝天,她看了一阵子,眼前发黑了,身子立不稳,连声音都跟着飘飘忽忽起来,“我也想你,但我想的始终不是你,而是这窗外的蓝天,是校园里安静纯洁的一切。我回来了,但又不算是回来了。”

        蓝微一说着,瞳孔里似乎带着一股渺远的光芒。

        许久,皇甫盯着她的侧脸。

        她转过脸看他,轻轻地笑着,问:“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吗?能听懂我的话吗?”

        算起来,皇甫才二十岁,但是她已经是二十三岁了,女生本来就会比男生心里要早些成熟,现在看起来蓝微一是比皇甫成熟的更多了。

        她看着皇甫想懂却无法懂得的样子,痴痴地笑起来,连眼睛里头都是笑意,那笑意盛不住了,往外溢,有点像是晶莹的泪花,终究没有滴落到眼眶外面。

        “你知道我是冷蔷薇了吧,皇甫?”蓝微一觉得他是知道这件事了。“你的眼里藏不住心事,你的脸上藏不住感情,因为你是那样干净。”

        如果不是知道了些什么,或者查到了些什么,皇甫不会连看蓝微一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可是蓝微一是不怕皇甫知道什么的,因为不知道怎么的,相处的时间不久,但是她就是打心眼里相信他,这个善良且有诚意的孩子。

        如若不是这样,那天皇甫也不会拉着她的手,想要带她走。

        “那天我见到的是你哥哥吗?”蓝微一问。

        皇甫点点头,“你和柳茜之间,和颜珏之间的事情,像是一堆荒芜的草,杂乱而没有头绪,比那些看起来就讨厌的函数题和立体几何还要难以理清。”

        蓝微一笑了。

        “那是因为你本来功课就学的差劲。”她的脸如同这冬天的清晨,沉而静。

        皇甫的脸一点点的重新拾回了血色,笑了起来。“那你愿意亲自帮我搞清楚这一切吗?”

        说着,他的神色变得郑重起来。

        “不愿意。”蓝微一摇摇头。

        皇甫的脸再次僵冷下来,有点尴尬的撇撇嘴。

        “我其实也一点都不想要掺和进来,也不想要搞清楚你们之间的任何事情,可是让我牵涉进来的那个人是你,这显然有些超出了我的预期,但是……我想说的是,蓝微一,感觉累了的时候,这里,我的肩膀,会是你暂时的依靠。”皇甫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其实,蓝微一看到皇甫的肩膀就会眼光一直停留在那里。

        因为皇甫的肩膀很厚实,就像是山一样,他有着比他的年纪要稳重一些的厚实肩膀,这让他身边的蓝微一看起来就很放心。

        仿佛是太久没有说话,蓝微一开口,竟像不会说话了。“我想听这话很久了,谢谢你,皇甫。”

        说着,蓝微一已经将脑袋靠在皇甫的肩膀上。

        笑着,“其实,皇甫,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一件事。”

        “恩?”皇甫低下头看着肩上的蓝微一。“什么事?”

        “我比你大三岁,所以你该叫我姐。”

        “蓝微一!”皇甫是真的尴尬。

        那声音太温暖,使得蓝微一阵恍惚。

        终于下了课,蓝微一收拾好了书包正准备走出教室。

        肩膀上一只手拍了拍,蓝微一转身,是皇甫云翳递来一杯还热着的咖啡,“先别走。”说着他笑着,一手伸到她耳后打了个响指,竟变出一小包糖果来。

        没有想到皇甫还会变魔术,她也没问怎么学的,拆开那包糖,含一颗在嘴里,若有所思的问他:“你家生产的糖吗?”

        皇甫笑了笑,没有回答。

        “挺好吃的,甜甜的。”她话音未落,就听到皇甫对她说:“蓝微一,离开颜珏吧,他会伤害你。”

        蓝微一舌尖甜甜,心情也好了些,转头对他笑着:“我知道,但是不是还有你给我送糖吃吗?吃糖会让心情变得好起来,也会让伤痛减轻,是最好的麻醉剂。”

        皇甫一愣,“我现在没有跟你开玩笑,我是说真的,离开他,你过的会比较不那么辛苦。”

        蓝微一摇头,“我也没有跟你开玩笑,虽然我很喜欢笑,但是……皇甫,我知道你对我好,你总是很善良也很重情重义,所以我很珍惜有你这个朋友。如果你知道五年前我经历过什么,过往的二十三年我是怎么度过的,你就会理解我为什么现在在你眼里是那么执拗。”

        所有的一心一意和坚定不移,其实都有必然不可委屈的原因。

        皇甫神色温柔,双手搂着蓝微一的肩,“我不知道过去的五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清楚我愿意用好几个五年来全心全意的呵护你,你为什么不肯给你自己一个机会,也给爱你的人一个机会?”

        复仇是一条不归路,但是蓝微一却必须一条路走到底。

        皇甫如果一直不知道,那么久无所谓,但是他既然知道了,就一定会阻拦蓝微一。

        “皇甫,你以为我为什么和颜珏结婚?只是复仇吗?不,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被我掩埋了的,那就是……我还是喜欢着他,虽然我不肯对他说,我之所以对你说,是希望你能早点对我死心,我不想你牵涉进来,我是不值得被爱的,你会受伤。”

        蓝微一说着,拎起了书包在背上。

        “你就真的确定你那么喜欢他?”皇甫挑眉,毫无征兆的伸手固定住她后脑勺,低头吻了下来,青涩而直接。蓝微一瞪大了眼睛,哭笑不得的僵在那里,眼角一跳,瞥到一辆黑色的宾利从旁经过,后座车窗掩了一半,锐利的眼光一闪而过。

        蓝微一看得清清楚楚,那宾利的车头和后边的车身处还带着明亮亮的车漆被擦掉的痕迹。呵,颜珏可真懒啊,自己开车擦掉了他也不去汽车厂修理。

        她看着远去的车子,反手擦着唇,神情复杂,慢慢的笑起来:“我要走了,有人又要吃醋了。”

        “是的,我吃醋了。”皇甫站在原地,看着蓝微一渐渐地走出校门。

        一路是尾随着那辆黑色宾利的,皇甫早就看到了那辆车一直在那里等着蓝微一,所以他才会故意那么做。

        然而蓝微一就一路小跑着跟着那辆车,颜珏带着墨镜坐在车里面,似乎连侧着眼睛都不肯去看车镜里的蓝微一,老伍转过脸来对他说:“少夫人一直在跟着车跑,还要加吗?”

        颜珏没有说话,脸上的神色几乎冷到零下的温度,就这样情绪难明的盯着车镜里那样可恶的她看了片刻,吸了口气。

        终于扬起了手,“停车。”

        该死的,这个女人的右腿还没有痊愈,加上旧疾,他还是心疼她。

        直到蓝微一跑着气喘吁吁的站在车门外,老伍看着颜珏的脸色,为蓝微一打开了车门,她倒是一脸笑嘻嘻的坐了上去,看了看身边冷冰冰的雕塑一样的男子。

        “什么时候来了?”

        然而,他语气冷的令她发颤,“那个半吊子孩子吻你的时候。”

        蓝微一本来已经准备好了下一句该接什么的来着,如果颜珏回答‘刚刚来的。’她就可以回答,‘哦,我也是刚刚才下课的。’如果他回答‘早就来了。’她可以回答,‘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是这么直接。

        老伍把音响的音量开得大了一些,蓝微一低头哄着身边坐着的颜珏:“你都看到啦?其实也就只是你看到的那样子……”

        颜珏听到了蓝微一的话,丝毫没有减轻脸上一片青一片白的恼怒色彩,反而抬起头来看她一眼。

        “也就是我看到的那个样子?你竟也没有什么好给我解释的?!”颜珏说着,直接将脸别过去,决定不看蓝微一了。

        他只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背对着她,脸上的表情丝毫看不清。

        “皇甫也知道了我的身份,”蓝微一只好告诉颜珏这件事。手机请访问: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2/103956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