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世纪宠婚 > 【167】她叫cherry,我叫什么(③更)

【167】她叫cherry,我叫什么(③更)

        一群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明明知道颜珏是有妇之夫,但是大家还是想看看这场赌桌之上的胜负之分。风雨

        蓝微一显然也想要玩一把,她毕竟正在赢头上,也想看看颜珏到底能值多少钱。蓝微一觉得喉咙有一点发紧,或许是感觉到气氛微妙的变化,仿佛危机一触即发。

        但是看了看眼前这个似乎野心极大的切丽,她混迹于赌场之,看起来大家又对她熟识,应该是挺会赌博的人吧?

        但是这算是女人挑起的战争,蓝微一不想被人看做没有勇气应战。但是看着cherry脸上胜券在握的表情,她忽然担心这个荒唐的赌局一旦真的开始,如果真的输掉了颜珏,那该怎么办?

        一念未歇,只看见cherry那带着蓝色美瞳的眼睛里光芒轻轻一闪,这个cherry似乎无比自信地朝颜珏笑了笑,是的,不是对蓝微一笑,是对她的丈夫,颜珏笑了笑!

        “既然玩得这么大,我想我该给你一点时间,好好跟你身边的妻子道个别。”切丽表情极为丰富的看着颜珏,笑得极为灿烂。

        颜珏自信的对切丽说,“开始吧,用不用我发牌?”

        他甚至连看身边的蓝微一一眼都没有看,直接拿过了赌牌,不过想了想又放下,“还是你们玩儿吧,免得输了赢了说我发牌的问题。”

        说完,颜珏自然的淡淡笑着。

        蓝微一在心里嘀咕着,这个颜珏是不是看上这个cherry了,今天晚上笑得也太频繁了一点吧?

        “等下,我要给一个人打个电话。”蓝微一说着,看了颜珏一眼,小声的凑近颜珏的耳边:“我要给阿泽打个电话,手机给我。”

        颜珏眉如冷烟,只是淡淡的把手机递给了蓝微一。

        但见蓝微一拨通了电话,对着电话那头说:“阿泽,妈咪要和一个阿姨赌博,赌的是你爹地,你说你爹地值多少钱?”

        蓝微一说着,白皙的脸上显出了几分出尘的灵动。

        似乎感觉到了身旁颜珏的注视,她转过头来冲着他淡淡一笑,这世上所有的女子,或者会拥有胜于她的容颜,却绝对没有任何笑容能如她一般纯粹而璀璨。

        蓝微一听到电话里颜泽的声音,笑了笑,抬头望了颜珏一眼,便回答了句:“好了,妈咪知道了。晚安~”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对着切丽说:“如果我输了,把颜珏让你给,你输了,拿你认为最值钱的东西来换。你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蓝微一说完,在座场上的人皆唏嘘。

        颜珏是尚世集团的总裁,拥有连带海外十几家分公司,财产以亿计分,切丽虽然家底深厚,但是真的能够赌得起吗?

        正当所有人都看着cherry的时候,切丽正凝视着垂首的颜珏,眼闪动着复杂的神色,那种专注热烈又略带绝望的目光,让蓝微一心里微微一惊。

        “罢了,你如果输了,就麻烦切丽小、姐在地下赌城当半年的发牌员吧。我相信切丽小、姐一定会胜任且公平这个职务,是吧切丽小、姐?”蓝微一说着,已经洗好了牌。

        这么说,切丽当然是无话可说,既然不会失了切丽的面子,大家也都有面子。

        大家都没有想到,一开局,蓝微一就赢了。

        这算是开门红了,正当蓝微一赢得厉害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蓝微一已经开始会玩了,而且越来越顺手,这样下去会赢得特别多。

        颜珏也相信蓝微一能赢,两局下来,蓝微一都胜了。第三局开始,蓝微一脸上并没有显出紧张,依旧是看了牌面继续押注,反而是对面的cherry坐不住了,脸上焦虑和着紧张的神色,甚至于拿着牌的手心都是汗。

        连带着颜珏之内的所有人看到了间时刻,都以为接下来的这一局结局也是蓝微一胜券在握了,那么就毫无疑问的是蓝微一胜了。

        但大家都不敢相信的是,蓝微一却摊开了牌,甩在桌子上,将桌面上赢得所有的钱和筹码都推给了对面坐着的cherry。

        “不玩了不玩了,我要回家。”蓝微一转过脸来,搂住颜珏的脖子。

        反正她是个小女人,赌桌之上的输赢反正她都不管,就算是那一群人里面站的都是在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是大家都想要看看接下来的事态是怎么发展的。可蓝微一不管,她不玩了就是不玩了,大家生气也罢不开心也罢,她就是不玩了,转过身小脸儿埋进颜珏的怀里,反正你们拿我没办法。

        其实,说到底,她还是害怕输。

        害怕输了颜珏。

        “真的不玩儿了?我赌你会赢。”颜珏看了看身边围着的一群人,他从他们的眼看出了疑惑和愤慨。

        这时候cherry也站了起来,把底牌悄悄地盖下去,“既然本来要赢得人说了不玩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就算是继续玩下去,我也不见得会连赢颜大总裁的美人儿三局。”

        切丽见好就收,最起码她不会没了脸面,虽然在地下赌城里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快要赢了却说不玩了。

        蓝微一在这场赌局里面,所有人的脸色都不看,谁人的说法都不管,她只看着颜珏。

        “我不玩儿了,不玩儿了就是不玩儿了,你以后也不许玩儿了,赌桌之上的事情,一念一瞬间谁又能拿得准,谁又能全部自信能赢?我自认为我没有那么完美,没有那么自信赢,所以像是我拿你当赌注的事情,你拿我当赌注的事情,以后再也不要发生了。”

        她的话不轻不重,却言之凿凿,落地有声。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切丽听后都为之动容,接着,地下赌城里便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怕是以后的地下赌城都不会再有以人为赌注的交易和赌局了,他们都因为今天的传奇明白了世界上有些东西即便是万般拿得准也不舍得拿去博弈的。

        是感情。

        因为太珍贵。

        所以害怕失去。

        蓝微一轻轻将手放在了自己平坦坦的腹部,辛酸并着甜蜜,悲伤并着焦虑。她撇了撇嘴,搂住颜珏的脖子:“我们回家吧。”

        于是拉着颜珏恍惚的手出了地下赌城。

        颜珏这时候才明白,他原以为这场爱情里是他爱的比较多,付出的比较多,她怅然全是那个甘于接受,甚至淡漠的人,但是现在看来,他们是深深地相爱,她也同样的深爱着他,且不能失去他。

        回到了家里,他俩一直也不说话,颜珏只是从身后环住这个娇小的人儿,就连心也都是环在小小的身体里面。他声音低低地似乎桥下最潺凉的水,缓缓地淌,贴近她耳边问:“你摊牌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切丽会拿枪指着你吗?”

        声音很是温柔,让蓝微一一点都不感到害怕。

        她侧过脸就擦过他的薄唇,脸倏忽一下子就红了半边。“你不是和她是朋友吗,她才不会拿枪指着我,她要是敢那样做,我就敢飞刀抵着她脖子。”

        颜珏竟然被蓝微一这一句话给愣住。

        这个大胆而不失智谋的女人啊。

        “你竟然知道我们认识,不过……你吃醋了?”颜珏大手箍住她纤纤细腰,任她也动弹不得。“说,是不是吃醋了是不是吃醋了?”

        “她叫cherry,那我叫什么?”蓝微一确实有些吃醋。

        “rose,你是我rose。”在怀里一而再再而三的吻她,告诉她,“她其实是我手下的人,当她说要和你赌博的时候我也吓住了,只是知道她的脾气是安静的,办事不会没有分寸。况且,你自当放心,有我在她是不敢赢你的。”

        所以,这算是解释吗?

        “你是说,我赢了她连续两局,就算是第三局赢了,也都是拜你所赐了?”蓝微一撅起了微微红肿的小嘴儿,气的在床、上、蹬脚。

        “不然呢?你以为你会赢了那么多钱,然后拿着走出去吗?所以,不管你赌技多么烂,也不会把我输掉的。”颜珏说完,倏凉的眉眼里显出固执己见的刻薄。

        但是此刻在蓝微一的眼里,竟也是那般的宠溺无比。

        她知道,有他在就不会有意外,哪怕有意外,她也不必担心意外会是失去他。但是为什么,今晚她还是有些小女人了呢?不管怎样,她还是不想拿他做赌注的,是吗?

        “你说,他这一生做过最危险的事情就是把我送到你身边,这也是他做过最后悔的事;你也曾把我做赌注,可幸好你没有失去我;我今日也拿你做赌注,可幸好我没有一错再错,我不想当第二个慕容,也希望你记住,不要当第二个慕容。”

        蓝微一说完这番话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抬起头看着拥着她的颜珏。

        两扇雕花的木质窗扉向外推开,像张开一对温柔而古雅的臂弯,优雅地将那窗外一簇绿叶红花相映生辉的灿烂妩媚半拥入怀,就像是现在的颜珏和她,他俩相互拥抱,相互依偎,相互陪伴。

        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一种幸福?

        “你这个傻瓜,我怎么可能当第二个慕容?他后悔,就任他后悔去,我只知道我现在怀里的,是珍宝,价值连城,一座城堡也换不走她。”

        这一次,甚至完全没有给她出声拒绝的机会,他轻松地压制住她的双手双脚,然后低头吻她。手机请访问: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2/103956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