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世纪宠婚 > 【170】是天使还是恶魔(③更)

【170】是天使还是恶魔(③更)

        “好了,我知道了。风雨  wWw.”慕容在听懂了女医生的话后,握紧盒子,语气依然冷淡。

        看了看房门,没有再说话。

        女医生都说到了这个地步,慕容就算是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也大概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做了。

        自己,真的那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其实,每当他看到池心雅之前,他想到一次次的让她受伤的苦痛的样子的时候,他也会告诉自己,下一次,下一次就小心一点不要让她受伤,但是每当见到她那张脸,像极了蓝微一那张脸,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变得无礼起来。

        “叶城,跟着医生去拿药。”慕容吩咐了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叶城便跟着女医生出去拿药,一路上,叶城看着女医生两个人都沉默着,却又忽然相视一笑。

        “你一直都跟着他?”女医生问叶城。

        叶城开着车忽然侧过脸来看了一眼女医生,“是啊,从我记事起就开始跟着总裁了。”

        “怎么和他相处的?还有那个女人,是怎么一次次的忍受他的?啧,真是野兽一样的人,不懂任何情趣。”女医生说着,摇摇头继续说,“其实,本来还是在意的,还那么粗bao。”

        叶城渐渐地沉默下来,是啊,明明还是在意的。

        如果不在意就不会在这个时辰了,还叫他来找医生来看她的伤,但是既然在意为什么还要一次次的伤害呢?

        “应该是不在意吧,反正只是一个替代品。一个冷了就想拥抱占去温暖,热了就要踢开的某人的代替品。”

        叶城开着车,车窗渐渐地摇下来,风呼呼的吹着,声音渐渐地随着风消失。

        等到叶城把药都拿来,慕容已经躺在大、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池心雅扶着墙壁走下来。

        叶城已经到了,保姆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池心雅和慕容过来吃。

        慕容的屋门被推开的一刹那,灯光恰好落在她的身上,她修长纤细的手指握着玻璃杯,指甲圆润饱满,毫不含糊地仰起脖颈,便将整杯酒喝下去。

        是她一贯的爽利风格。

        慕容在或者不在的时候,她难受的时候就会借酒消愁。

        只是昨晚战况太过惨烈,今天早上醒过来发现自己根本就走不动,当一眼就看到正要下楼的慕容的时候,池心雅很快放下空杯,对身边的叶城招呼:“吃早餐了吗,一起?”

        目光似乎无意地往已经下楼的慕容倾的旁边一斜,然后便再自然不过地坐到会转动的椅子上面,滑到来餐桌前。

        是啊,她经常受伤,拜慕容倾所赐,慕容特意给她找精巧的工匠做了个会转动的椅子,比例高低完全是为池心雅的身材定做的。

        有时候,池心雅会觉得爱她的人关心她的人是叶城,讨厌她的厌恶她的人是慕容倾。

        但其实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其实都是慕容的意思,叶城只是奉命而为。

        她今天穿了件桃红色的短袖针织衫,衣领设计得新颖巧妙,堆叠如轻薄的云锦,却露出整截雪白匀称的手臂,在微光扬起来,就连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做得十分撩、人。正要伸手拿起一块三明治,却伸手就被一只大手握住。

        “是死是活不是已经不在乎了吗,怎么还吃东西?”低低地男音从头顶传过来,不用抬头就知道是慕容的声音。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准备说什么反抗的话,是她自己作践自己,受了伤还喝酒,怪不得别人。

        看轻自己的人,又能让谁在乎自己呢?

        正要端起手边的牛奶,却又被一只手掌捂住。慢悠悠的在池心雅的眼前端过去,倒进了他自己的嘴里。

        池心雅终于坐不住,“我饿了,你要这样把我饿死吗?好,饿死了就一了百了,你以后也别想着无聊无可把玩的时候找一个代替她的玩具了!”

        她。

        是谁?

        蓝微一。

        在慕容的面前,几乎没有人敢提到蓝微一的名字,就算是提起,也只能说冷蔷薇这三个字。

        云淡风轻的表情深陷在忽明忽暗的光影里,他不动声色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听到那句话从池心雅的嘴里说出来,他竟然察觉到这个女人好像越来越懂得该怎么拿着自己的软肋来反抗自己了。

        但是此时池心雅已经释然了,她似乎并不觉得有任何的失礼或造次,脸上反倒有种坦荡至无辜的神色,仿佛在说一个再明显不过、无法反驳的事实。

        他最终还是笑了:“很好,我确实不能让你死了。我会好好地养你,喂你,呵护你……一点一点的折磨你,你怎么能死呢?

        你当然不能死。

        你会在我的折磨下。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坐在餐桌前的男人直起身来,缓缓地走到那轮椅后面,轻柔的捻着池心雅额前的发丝。她的眼睛犹如水波在晃动,却显得万般淡然。“我会尽量让自己活得久一点。”

        她,白天是骄傲的精灵,夜晚是亡国的公主。

        而他,白天是天使,夜晚是恶魔。

        池心雅作为一个较为称职的替代品,她似乎十分了解他,但又仿佛从没真正看清过他。有时候他嘴角带着笑,可她就是有本事能够一眼看出他其实是在生气,有时候他话说小心的温柔,但她就是能够一秒钟就明白其实他言语里的利剑一刀刀的划在她心上。

        与此同时,他心上的刀子到底在一刀刀划着谁?到底在惩罚着谁?

        破碎吗?那就干脆一起破碎好了。

        ***

        等到第二天清晨,颜珏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

        她这些天都睡在主卧里,因为这个女人把她房间里的大、床、烧掉了。

        颜珏推开门,步履轻轻地走到床沿边。

        她睡着的样子其实很美好,所有的顽固、挑衅、倔强的脾气,冷嘲热讽,以及刻意的抵抗和作对统统都消失不见了,余下的只是婴儿般的单纯安静和平稳均匀的呼吸。

        在梦的她也是这个样子,虽然还带着蔷薇专属的刺,不乏玫瑰那样呼吸都带着迷人的气息,尽管梦里的她装作坚强,还一直在重复着那句‘颜珏,我恨你,我会恨你一辈子’。

        但是他知道,这仇恨的种子即便是深埋,也不能发芽,即便是发芽,也不会蜿蜒成蔓,更不会开花结果。

        梦里的蓝微一,颜珏看不清楚那张脸,只记得声音,但是现在相互重叠,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直到他开始着手调查蓝微一,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以为了解的她,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她。

        以为自己所深知的那个冷血无情的冷蔷薇,原来只是她所经历的万般折磨之小小一隅。

        那时2010年初夏,阳城,是她久违的成年礼。

        尚世,鼎风,阳城两大集团的盛世典礼。颜家和蓝家两大家族聚集,高朋满座,典礼上华彩异常。

        她,蓝微一。

        二十三年前一个雷电交加的晚上,她从母亲的肚子里艰难爬出,独自成活,却带走了母亲的生命。

        听侍人们说,她从出生时就是会笑的,她出生后,瓢泼的大雨便戛然而停。母亲生前很喜欢蔷薇,后院里丛生蔷薇满枝灿烂,雨后的蔷薇花瓣更是红晕湿透,艳丽地像是永不会凋零。

        唯独她记得林妈告诉她,她出生时就牢牢地握住了对她伸过来的手指。颜少爷的手指,那么温润,安稳。还是幼小刚出生的她就敢握住,握的紧紧地。

        林妈说,是颜少爷给她起的名字——

        蓝微一,蓝,逆阳而生,微,蔷薇的微,一,惟一的一。

        她想,她大抵永远都不会忘记她的名字,也永远都不会忘记颜珏。颜,是蓝天颜色的颜,珏,他是温润如玉,玉之王。

        而她,终究没有忘记他。

        即便是2010年初夏,她十八岁生日,那场大雨如期而至,酝酿已久的毒蛇吞噬了她几乎全部的幸福和骄傲,打破了她唯美如蔷薇的梦。可直至现在,她都不敢忘记,也不想忘记……

        2010年,她十八岁,颜珏二十九岁。那天她成年礼,也是他们订婚的日子。

        他以为这一生他都不会忘记蓝微一这个名字,即便2010年那晚黑夜下的大雨,骇冷持久如白昼,哪怕是雨打湿了蔷薇,满园的花瓣褪去全部颜色……

        就站在路口看着她一身黑色妖艳而耀眼百褶裙,纤细的小腿上刮下了子弹的伤痕,深可见骨的口子,汩汩而出的鲜血,他想:那一定很疼。他就那么在雨站着,看着她从会场上匆忙掩护着离开,被一辆车带走,像是永远都不会回来。

        而他,在一千九百多个日日夜夜里,他的梦里终究没有忘记那个名字,可他却忘记了她。

        如果不是慕容告诉颜珏,蓝微一是谁,是梦里的那个女孩儿。

        颜珏恐怕这一生都不会知道这个被所有人都隐藏了秘密,但也不是秘密,是公开的秘密。

        因为这个人已经从颜珏的记忆里剔除,从所有人的记忆里剔除,成了一个完全消失的人。

        也就是在2010年初夏的那一天,那一夜之后,她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有了另一个名姓——冷蔷薇。手机请访问: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2/103956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