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世纪宠婚 > 【204】我是你的专属司机(②更)

【204】我是你的专属司机(②更)

        “做好了,你最喜欢喝的小米粥。”

        听到颜珏的声音,她正要换着睡衣下去,当门外走廊处传来脚步声的时候,蓝微一正脱下上衣,背着身子扭头系扣子。

        有人敲门,她下意识应了声,然后才立刻想起来房门并没有关严。

        “这是谁设计的破烂衣服,睡衣还那么多扣子!”蓝微一埋怨的说了一句,颜珏已经推门进来,目光从她的上半身一扫而过。

        颜珏的脚步就停在了门口。

        “是我设计的,有什么问题么?”

        蓝微一扣子还没有系好,倏地抬起手臂环在胸前,眼神尴尬。其实她穿了内衣,该遮的部位都遮住了,但她还是觉得尴尬。

        他的目光实在是太过热烈,盯着蓝微一几秒钟的短暂的时间就让蓝微一的脸上如同火烤一般。

        “你可不可以先出去?”她尽力维持着最基本的素质,至少表面上还是十分镇定。“我换好了睡衣就会下去了。”

        然而颜珏像是自动忽略了蓝微一刚才那句‘你可不可以先出去’那句话,目光陡然加深了几分。他在下一刻反手掩上了门板,迈开大步走到她的面前。

        伸出手,轻轻地擦过她雪白的肩膀。

        滑腻腻的触感,像是丝缎一般。

        “帮你系上扣子。”颜珏的手轻轻地擦过她的肌肤。“你怕什么?”

        已经近在咫尺的男人笑了一下,声音有些低哑。显然,他的干涩的声音已经出卖了他的高度紧张。

        她张了张唇,本想着拒绝:“我自己可以……”

        颜珏那修长的手指便抚了上来,她想退,可是没有退路。

        “别动。”颜珏一手按住她雪白的肩,目光炙热的盯着她,仿佛一张铺天盖地的细密的将他包围。

        蓝微一竟然真的不再动,手臂上的枪伤忽然因为冷气的入侵生生的疼了些。她的眉心稍稍紧皱,身后听到了男音的询问。

        “还没好吗?”颜珏一边问,一边扶住她的肩。“我看看。”

        蓝微一不敢拒绝,他的力道并不大,背部无法遮掩,只得全部暴lu在他的视线里。

        光果的肌肤在灯光下散发出仿佛象牙色一般柔和的光泽,伤口四周已经渐渐收拢,只余下拇指指甲盖大小的一块伤疤,即便是差不多已经好了,但看在情、人的眼里,还是那么的炙热。

        蓝微一的头发被高高的挽起来,有几绺滑落在肩头,似乎随着她的身体轻轻瑟动。

        “已经差不多快要好了,现在已经不痛了,如果不碰它。”蓝微一小心翼翼的回答。

        颜珏的呼吸与目光一同变得愈加深沉,他的手指略过那个伤疤,突然一言不发地俯低身体,吻住那只小巧洁白的耳垂。

        蓝微一顿时心里仿佛也空了一块,当来自耳垂后的细腻的感觉覆上来,她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终于崩塌了。

        “珏……”蓝微一刹那间会转过身来,却望进了颜珏那一双墨玉样幽深幽邃的眸子里。

        将她深深地笼罩住。

        “一一,我是记起来了一些,但是还没有完全记起来过往的一切,你会生气吗?这么久了,我都没有想起我们之间的全部,你会生我的气吗?”

        颜珏说完,一双眸子紧紧地望住蓝微一。

        恍若是一块巨大的黑色帷幔,这块大的帷幔并没有边界,也根本都望不到尽头,就这样远远地向四面八方铺展开去,与没有星子的夜色完美地相连,仿佛没有丝毫的缝隙。

        窗外的风刮过了四季树的叶子,‘飒飒’地响着,划破了原本宁静得近乎诡异的夜。

        她想,如果是之前的她,倒在雨泊里的她,她一定是带着愤恨来的。但是现在不是,并且再也生气不起来,他们之间经历了那么多,那么久,还有什么是能够像是锋利的玻璃,狠狠地划破他们之间的结界的?

        她来不及想,在这种时候根本容不得她再分心,或许会有愧疚与懊悔,但是它们一闪而逝。因为,她也对不起他,或许在某个方面来说,她才是最应该抱着歉疚的那个人。

        但她知道,从明天起,一切都应该被遗忘,一切都该回归原点。

        柳茜知道了一切,她的身世,将会在不久后公之于众。

        蓝微一不能再伤害颜珏,她是残缺的,可以接受世人的舆论的攻击,但她不忍心再让颜珏受到她的牵连。而且,就在医院他抱起她说他记起了她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决定,不管蓝家的事情和颜家有没有关联,她都决定放弃复仇了。

        放弃所有计划。

        清晨,颜珏睁开眼就看到蓝微一瘦弱的背。

        晨曦初现,蓝微一转过脸来面对着他,报以微笑。

        颜珏直起身来,顿了顿,他才直视着那双漂亮得令人惊艳的眼睛,还有那张美丽到难以拒绝的侧脸的轮廓线,在晨光的照耀之下,打着美丽的阴影。

        她站在那里,所有的头发都被高高挽在脑后,便愈发显得一张脸孔精致异常。她静默了良久,才终于动了动被风吹得冰凉的嘴唇:“醒了吗?”

        “进来,那里有些冷。”颜珏张开双臂,等待着她娇小的身子投进他的怀里。

        温热的怀里。

        “珏,”她的声音本来十分好听,可是此时却带着一丝凉意。“我生不了这个孩子了,你为他取一个名字好吗?就像……我们很早以前,就已经取下了阿泽的名字那样。”

        是的,颜泽的名字是颜珏和蓝微一在一起的时候取的。

        虽然颜珏已经忘记了。

        颜珏此时张开着双臂,温柔的像是木雕一样的臂弯。

        他一言不发,屋内的气压陡然低下来。“为什么生不了了?”

        蓝微一笑得有些轻,轻的像是此时只要吹来一阵风,就会被吹散。

        从窗帘缝隙散落进来的晨曦的光线偶尔落到她的身上,将那一截露在外面的颈脖和肩胛照得莹白如同玉石,幽幽发着光。

        “因为,我的身体不好啊,你知道的。而且,前阵子我受了枪伤,还被柳茜绑走了,我愈发的觉得,我好像真的不能生下这个孩子。反正,我们以后,还要有孩子的,还要有很多,很多的孩子的,不是么?”她看着他,目光倒是很平静。

        平静的不太像是蓝微一,倒是那明亮而单纯天真的眼睛像是在夜色中隐隐闪烁的星子。

        其实蓝微一说出这谎话的时候,心里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安。

        表面上她强行压制住自己胸口起伏着的痛感,她知道不管自己想什么说什么,颜珏总是能在自己的脸上或是眼睛里看清楚看透看穿她全部的小心思。

        因而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眉宇间竟然有种凛冽的、不容质疑的决绝,与此同时又带着一种乞求似的,哀怜的目光,让颜珏不容拒绝。

        “好。”颜珏的声音质地清冷。

        但他那一双眼睛深得如同广袤宁静的夜空,望不见尽头。

        在望到蓝微一那双黑眸时候,他竟然浅浅的带着安慰的感觉,轻轻地笑了。

        “既然你觉得累了,那就好好来我怀里。孩子生不生,都要你来决定,毕竟,肚子不是我,十月怀胎的人也不是我。”颜珏说着,言语里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苦笑。

        这让蓝微一也笑了。

        “那你,送我去?”蓝微一抱着颜珏,两个人纠缠在丝绒被上面。

        眼中,带着千万种不舍。

        她距离他这样近,她微仰着脸,竟然连颜珏的眉心那两道细微的纹路都看得如此清晰明了。

        “好,我送你去。”颜珏点头答应。“我开车送你。”

        老伍今天休息了。

        颜珏放他假期。

        车窗外,医院已经到了。

        蓝微一却没有等到颜珏开口说‘再见’这两个字。

        她还在等他,他那么霸道,如果他没有说‘再见’,肯定不会让她走。

        大约有二十分钟左右,蓝微一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结果手还没触到门把,胳膊就被人拉住,下一刻身体被强行向左拖过去。

        “我要走了。”蓝微一挣扎。

        两张脸之间只隔了几厘米,蓝微一扇动着浓密的眼睫,眼睁睁看着对方微凉的薄唇覆下来。

        他当司机,今天仍旧穿着黑色的衣服,其实一路上开车送蓝微一到医院的门口这途中,蓝微一没有敢直视他。

        因为她怕无形中的表情或是欲言又止都会泄露她的晃眼。

        而颜珏一路上都没有笑容,可是整个人却又分明那样的显眼夺目,令所有多么璀璨而珍贵的东西在蓝微一的眼里都黯然失色。

        这个吻似乎带着更多的惩罚性质,但是颜珏直到最后也没有说为什么这样霸道的索求。只是末了,开口把她推下车去:“完了给我打电话,我是你的专属司机,蓝微一。”

        蓝微一不觉间又拧紧了眉心,颜珏这句话未免太过冰冷了。

        就好像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就像那些个做流产的女人一样,都是因为对方不想负责任。

        蓝微一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或是摇摇头。

        就那么站在原地,忽然转过身去,竟然连身形也不曾微微颤抖一下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2/108310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