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世纪宠婚 > 88.【86】这双眼睛,可以让最残酷无情的人心软

88.【86】这双眼睛,可以让最残酷无情的人心软

        “少爷,微微今天早些回来了,一直在您房间里不知道在做什么,您看……是不是……”林妈在蓝牙里的声音显出了稍稍不安。风雨

        颜珏显然在车镜里的面容有些怔怔的,十几秒钟后他忽然唇角一勾,扬起了微妙的弧度。

        “没事,不要去叫她,我很快就回来了。”颜珏回了之后便挂掉了。

        其实家里蓝微一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她今天课程上完后就早早的放学了,中段学期考这次考得不错,老师也格外的表扬了她,她今天心情不错。

        回家了之后老伍顺口说了句,少爷今天有应酬。蓝微一就记在了心里,好像什么时候颜珏和她之间的关系已经变得很微妙。

        好像那次她住在颜珏的房间后,颜珏说过一句话,想来的时候就可以来。蓝微一趁着颜珏没有回来,便丢了书包,堂而皇之地坐在他的床上,掏出书包里的薯片、苹果、饮料、咔嚓咔嚓地吃薯片,喝着可乐打开了电视。

        本来她独自在颜珏的房间里折腾着,觉得自己挺厉害的,但是此时却忽然听见是颜珏车子回来的声音,蓝微一忙从床、上、窜起来,没留神打翻了可乐罐,床单上一溜黑乎乎的渍,抽出纸巾擦了擦,不济事,眼看颜珏已经上了楼梯,蓝微一哪敢多呆?

        当蓝微一走到了门口正要推开门溜出去的时候,颜珏已经伸出一只手堵住了蓝微一的脸颊,蓝微一勾头想要从颜珏手臂下面钻出去,颜珏一手下移再次壁咚……

        蓝微一转头,颜珏两只手都按在墙壁上。

        这下子她算是彻底被颜珏逮住了。

        蓝微一一双大眼睛咕噜噜的转动着,心想她把他的床弄得那么脏,他该生气了吧,他会发火吗,会不会给她厉害瞧?应该不会,凭心而论自己住在颜府这么久,颜珏什么时候真的对自己生气过?哪怕是他手里拿着自己掉落的胸针的时候他都没有直接亮出来让自己滚蛋,他肯定是不想对自己动用武力的。

        她低着头不敢说话,只觉得周身的空气冷冰。

        其实蓝微一很想看看眼睛现在的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恼怒的?窒息的?冰冷的?炙热的?还是……无奈?苦笑?

        蓝微一只能低着头继续乱窜,逃回了颜珏从床、上。

        不过这次蓝微一倒是没有上去,只是摸着床沿看着颜珏的脸色,规规矩矩的坐下来。

        蓝微一只是一屁股坐了一个小床角,而此时的颜珏正看着床上的可乐渍出神。蓝微一看颜珏已脱了衬衣光着上身,她便猫着腰往回撤。

        颜珏转头看到她,眼神有些迷惑,似说给他自己听:“你又回来了?”

        蓝微一看他眼中迷惑一点点散去,心叫不妙就要溜,颜珏没有多么用技巧就一手从身后捉住她纤细的腰身反手扣住,竟笑着打趣:“回来看犯罪现场?”

        她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又不好意思看他上身,眼神就在空气里乱划,装无辜地说:“你哪只眼睛看到这是犯罪现场,你床、上面的可乐不是我弄的。”

        颜珏似乎并没有用心去听蓝微一的解释和谎话。

        只是转过头认真的捧着她的脸,拇指摩挲她的脸蛋,“我的意思是……这是我的犯罪现场。”

        许久。

        蓝微一的小脑筋才转过一圈,明白过来了,脸颊簌簌的红了起来:“我不给你犯罪的机会!我不会、给的!”

        “不给、我就不会自己要了吗?”颜珏未理及她拒绝的挣扎,只当她是小蝌蚪,将她身子打横一抱而起,扔到床、上。

        蓝微一的眉眼上染着红,小红嘴唇是润润的,像是将要上市被果农亲手摘下的樱桃的红润。那红润让人心痒、难耐,仿佛该咬下来的才好。

        而因为羞涩,她整个人的形态是蜷曲的,但又因着惬意,就在那蜷曲上头微微的舒展开来。见他痴痴看着自己,就丢开手,腿下意识地摩擦着蹬了蹬。

        她的眼珠子上镀着一层迷离。

        颜珏想起来下午时候安澈对他说的一些话,想起安澈言语之中要自己恪守自己的话语,他无奈,半蹲下身子帮她解开白色小羊皮运动鞋的搭扣。

        当他手掌托住她纤巧的脚踝时,蓝微一才清醒了些,他这是要为自己脱鞋?眼睛睁开一看,脚直往回缩。

        “别动。”他的话音不容拒绝的干脆,霸道地把脚往怀中轻拉,右手抚上她细白的脚掌。

        动作轻柔,力道恰倒好处,就好像根本不舍得因为蓝微一的挣扎而弄疼她半分。蓝微一舒服得几乎要叹息出声。

        “少爷,我还是下去吧,我毕竟是不能说谎的,这些污渍确实是我弄得,不能栽赃给任何人。”蓝微一最终还是承认了自己的犯罪痕迹。

        颜珏的眼睛里终于显出放松的神色,他轻轻的开口:“不要紧,让林妈换掉了就好。”

        果不其然,颜珏不会因为被单被蓝微一弄脏而打她。

        可蓝微一还是装作心中的大石头被放下来,吁了一口气,拍拍胸口。意思是,她不会有危险喽?清澈的眼儿眨啊眨,双手已经攀住他的手臂。

        “你不会打我吗?”她追问,轻盈的身子坐在他的腿上,直视他的眼睛。

        “不会。”是颜珏肯定的回答。

        “永远都不会?”她靠得更近,想讨个免死金牌。

        “不会”他沉声说道。

        几乎是颜珏一回答,她的颤抖就立刻停止,连恐惧都烟消云散。不知为什么,她没有怀疑,轻易的相信了他。

        蓝微一第一次放松身子,靠在他身上,像是刚刚沐浴过后的新的感觉,从肺里头都沁出温暖新鲜的感觉。她潮湿的黑发又柔又软,那张美丽的小脸蛋,有着淡淡的香气。她偎着他,听着规律的心跳,觉得好舒服。

        他虽然冷漠严酷,但是体温倒是挺暖的。她懒洋洋的磨蹭着,汲取他的味道,眼皮开始觉得沉重。

        好暖、好舒服啊!如果她还是五年前的蓝微一,那么这种感觉一定会再次让她完全安心,感觉一道最坚强的屏障保护着她,远离了孤单与恐惧。

        “我还想问最后一句,”小指头在他的衣服上画圈圈,眼儿慢慢闭上。

        “什么?”

        “你是因为我是女人,所以不打我,还是……只是不会打我?”蓝微一问。

        她这句话显然已经超出了应该问的问题范围。

        可颜珏还是思考了几秒钟,回答:“就是不想打你。”

        听到了颜珏的回答,蓝微一决定了,她要留在这里,留在他的身边,至少她的主上——慕容倾还没有下达让她回去的命令的时候,蓝微一不会主动回去。

        她已经在颜珏这里获得了免死金牌,颜珏亲手发放的免死金牌啊!不是那么容易就得到的,所以蓝微一会好好利用。

        他的肌肤粗糙温暖,她轻轻握着,小脑袋一歪,眼儿已经闭上,唇儿微张,陷入又暖又软的梦境。

        颜珏低下头,注视怀中安睡的小女孩,浓眉徐缓的呼吸吹拂在他颈间,暖暖的、甜甜的,毫无防备,全心信任着他,让他冷寂许久的心,也跟着温暖起来。就连熟睡了,小手还勾着他的小指,不肯松开,他们的约定已经成立了。

        说不上为什么没有推开她,喝令她立刻离开。或许是因为她的胆怯,又或许是她胆怯之中的大胆,或许是因为她知道他对她的感觉还依旧保持单纯,或许是他实在不想打破一些美好,也或许是因为她的眼睛,让他无法冷酷。

        当安澈上了楼梯来到门前,却在门口停住,示意林妈和下人们不必上前。

        安澈几乎要怀疑,是不是眼前出现幻觉了。

        他竟看见最冷血无情的颜珏,抱着一个安然入睡的小女孩。

        哄小孩入睡?可能吗?按照颜珏的性情,没把小孩吓哭就不错了,哪里还可能会耐着性子,让小孩窝在他怀里安睡?

        可如果安澈是那么愚笨的人,是什么内情都不知晓的人,他很有可能就会笑喷了。但是此刻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蓝微一成功了,即便是五年后的今天,蓝微一作为一个身份干净的孤儿,作为一张在颜珏记忆里掏空的白纸,重新在颜珏的心里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蓝微一重新成功了。

        她已经安住在颜珏心里。

        “要让仆人抱她下楼吗?”安澈走进卧室,轻声问道。

        “不必了,就让她睡在这儿。”颜珏淡淡说道,直到听清楚声音是从门外发来,颜珏听清楚了熟悉的声音,才转过头来看,不是下人,而是安澈。“你怎么来了?”

        安澈没有直接回答颜珏的问题,而是走上前去眼里只看得到蓝微一的睡颜。

        坐到了她身边,食指擦过她温润白皙泛红的脸颊。安澈微微一笑,知道她根本没有睡着,只是装睡而已。

        但是,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人会死于他极其信仰的东西。比如,被外表沉迷,被信赖迷惑,被……

        “这双眼睛,可以让最残酷无情的人心软——”安澈有意无意间偏头看向颜珏冷冷的眸子,颜珏因为安澈刚才的抚摸,早已经想要杀了他。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2/99376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