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世纪宠婚 > 94.【92】你不怕我咬死你?

94.【92】你不怕我咬死你?

        只有颜珏知道为什么他打柳茜,可蓝微一不知道内情,她甚至以为颜珏是知道了那晚在颜府门前差点绑架她,她惶恐。    .w  .

        “不是因为你,不要多想。”颜珏直截了当的抹去了蓝微一的心思。

        蓝微一只笑笑,既然颜珏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她又不是傻子笨蛋,哪里有硬要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的道理?

        两人都静默着不说话。半晌,蓝微一抬起头看了看颜珏皮开肉绽的后背:“没想到,你母亲下手还挺重的。”

        颜珏叹口气,“这也不怪她,是我作的。”

        蓝微一笑了,“你也知道你自己作。”

        颜珏无语。

        “你现在应该负荆请罪,现在苦着脸再抹点洋葱什么的去你母亲房间里,肯定会求得饶恕。”蓝微一笑着说。

        颜珏怒极反笑,“你不怕我咬死你?”

        “你不敢”,蓝微一说:“你现在啊,顶多算是褪了皮的老虎,吃不了我。”

        吃不了?

        颜珏凄然地笑了笑,反唇相讥:“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吃得了你。”

        顺势,他向前一压,身子便压覆在蓝微一的上身。

        蓝微一立即敛去了嚣张气焰,即便是颜珏受了这么重的伤,也完全有力气压倒她。

        这一点,其实蓝微一从来没有怀疑过。

        “我不想弄得浑身是血。”蓝微一蔫儿着脑袋从颜珏的手臂里钻出去,颜珏一只手臂强有力的拉着她,像是一眨眼就能重新将她箍在怀里。

        她侧过脸来,太息:“我去给你拿伤药。”

        深夜了。

        蓝微一拿着伤药给颜珏分不清骨血的伤口涂抹的时候,她不淌泪。

        颜珏在昏暗灯光的书房里,看不见她长发盖住脸庞的眼神,只听得到她温润的呼吸声,时而急促时而不安。

        “疼么?疼就叫一声,不会有人笑话你。”蓝微一说。

        见她不清不楚的,又被她刚才那一声叫得心里发软,忍不住俯下身去吻。

        说是吻,更像是蚀,把她的唇与舌含在嘴里细细地品,轻轻地咬。不知道什么时候颜珏开始喜欢叫蓝微一的名字,他总喜欢只叫她名字最后一个字,然后重叠着叫,轻轻地叫:“一一,你是我的麻醉剂,是我最好的药……”

        只有在这个时候,蓝微一才觉得她应该有这个名字。

        五年了,她还是没有学会接吻。

        笨拙的感觉没有改变,接吻的时候还是不会用舌接吻,鼻子呼吸,这样一来就麻烦了。幸好颜珏会叫她的名字,给她时间呼吸、停歇。

        他搂着她紧了紧,看到深夜里幽深无光之处的一个身影缓缓地走过去。

        韩槿惠如天下间母亲太息一般的目光停驻,又流露出无奈和惋惜。

        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早就知道蓝微一会成为颜珏生命里最不该出现的女人,只要蓝微一出现,她就是他的命。

        这是韩槿惠为何在乎蓝微一,爱蓝微一的原因,也是她为何记恨蓝微一,恨蓝微一的原因。她看到了这一点,预见了颜珏会对她用情至深,她不是个坏母亲,却要当一个坏母亲去狠心拆散他们。

        蓝微一,你没有死,你怎么敢回来见我?

        你怎么敢?

        你想要做些什么?带走我惟一的儿子吗?

        我不可能让你再夺走他,就像五年前你走了,差点也夺走他的命一样。他没死成,却失忆,我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不是为了让他再陷进去。颜家欠你的,颜珏欠你的,欠蓝家的,不能这么还。

        第二天早上,客厅里颜珏和蓝微一都在等着韩槿惠出来吃早餐。

        韩槿惠即便是在海外也很早起来,这点儿正是赶着时差,蓝微一这么说:“还是再等等吧,夫人要倒一下时差。”

        “那就再等等。”颜珏说。

        那个时刻终于到来。

        韩槿惠推开房门走出来的时候,蓝微一仿佛能看到天空中的月,还有满天的星。

        无数的星都在闪烁,照耀着韩槿惠,一下子亮了,一下子又黯了,然后它们闪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一阵风吹来,哗啦啦,无数的银光掉下来,落在她身上。韩槿惠就这么望着蓝微一,她的身子是烫的,被冰凉的银光裹满了,变成了一层朦朦的水汽。

        那是她必将承受的一切。

        蓝微一料想到韩槿惠不会再发脾气,她一定会出来吃早餐的,韩槿惠不可能不聪明到能把早餐时间都让给颜珏和蓝微一两人,早餐是他们相互摊牌的最好时机。

        “妈,吃三明治。”颜珏夹起了一块三明治放到韩槿惠的盘子里。

        韩槿惠夹起来,看了看身边坐着的蓝微一,对颜珏说:“给这个女孩儿也夹一片。”

        她完全有夫人的气度。

        颜珏这才听话的夹起一片,正要放到蓝微一盘子里,蓝微一立即不安的起身,端着盘子走开。

        “少爷,老夫人,我吃饱了,先去上学了。”蓝微一说着,已经把盘子放在高柜子上,拎起书包出门。

        蓝微一明白,韩槿惠已经给够了蓝微一和颜珏面子了,她不能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更何况她能瞒过所有人的眼睛,唯独瞒不过韩槿惠的眼睛。

        如果蓝微一不想当众被韩槿惠羞辱的下不来台,她必须先离开。虽然韩槿惠不会故意羞辱她,但她说出来的话会让蓝微一坐立不安。

        颜珏来不及去顾及蓝微一的心情,只能让司机老伍去照顾,他吃完盘子里的三明治,口干。

        韩槿惠细心地把手边的牛奶递过去,颜珏说了句‘谢谢母亲。’

        颜珏像是吃最后的晚餐似的,着急的把牛奶也喝光了,正要起身,说了句:“妈,您慢吃。”

        林妈站在一旁已经揪了一把汗。

        韩槿惠又拿起一片三明治,看似胃口很好,心情也不错的样子。侧过头来,对颜珏说:“陪我吃完再走,公司里的事情,我已经交给董事们打理了,这将近两周时间里,你的时间都安排满了。”

        就像是打完最后了一杆红球,颜珏直起身有些埋怨而愤怒地说:“母亲,您怎么能替我做主!”

        “恩?”韩槿惠疑问了一声。

        颜珏的表情蔫了下去,“我是说,公司里的事情里里外外都需要我这个当总裁的操心,公司不能一日没有我,更何况是两周。”

        “是吗?看来你还知道公司需要你,但是你这五年来都做了什么?不,我有点夸张了,据我所知,这个女人是近四五月住进来的,我想问问这四五个月你都在做些什么。”韩槿惠继续吃着三明治。

        颜珏有些恼怒地说:“儿子这四五个月来依旧把公司事务打理的照旧,母亲大人不必操心。我现在要去上班了,公司还有事情等我处理。”

        “你就这么肯定你做的很好?”韩槿惠的声音忽的抬高,颜珏定住了脚步。“可我听到的好像并不是这样,你因为这个女人,还和公司最大的股东对峙了,不是吗?”

        他怔住。

        是因为蓝微一和柳无云对峙了,不仅对峙,还有可能成为敌人。

        虽然这也是他权衡之下不想看到的。

        “儿子知道这件事是我欠缺理智了,可儿子不能把蓝微一送给他。”颜珏还算是理直气壮。

        可无论他怎样理直气壮,儿子在母亲面前,总略显稚嫩。

        韩槿惠笑着,品味一口快凉了的牛奶。“你觉得,人是不可以买卖,送人的吗?”

        “是。”颜珏低头道。

        韩槿惠笑得发颤。

        口气懒懒的,“我看你是过的过于太平了,你是觉得这个总裁的职位当得太安分了!”

        “我说了,现在公司已经没有你的事情了。你接下来是两周期限的相亲,具体事务会由安澈给你安排制定计划,安澈有时候比我了解你,我也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年轻人做主。”韩槿惠说着,算是安排好了一切,擦擦唇起身。

        颜珏这才明白自己是要被圈禁,要被禁锢人身自由,要被母亲大人强行拖去相亲。

        他反对,“母亲,我不小了,不是年轻人了,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干涉我?”

        对于韩槿惠来说,干涉?什么是干涉?她根本不介意颜珏怎么看她,怎么说她,即便是禁锢,别说干涉了,当她看到昨晚颜珏保护蓝微一,黑暗中吻蓝微一的时候,她连撕了颜珏的心都有。

        别说这微不足道的干涉了。

        “好,既然你都说我干涉了,那我就暴、政一次。干涉你的全部,这次相亲的人选会由我全权把关,两周时间你必须给我确定三个及三个以上约会的人选,否则你将会持续两个月,或者两年的无业待工状态。”韩槿惠这次像是要来真的了。

        别说两个月了,两周就已经能够使整个董事会都陷入胶着混乱的状态。

        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家乱可能会造成尚世集团的董事们混乱,内部混乱,等到颜珏处理好相亲事宜后回来尚世可能已经辞掉了他总裁职位也不无可能。

        韩槿惠,她是真要给他儿子没有台阶下。

        她生气起来,整个尚世都要感冒,整个商业经济地带都要抖三抖。

        颜珏绕过桌子走到韩槿惠面前,“算是我胡闹,母亲您就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绝不再这样胡闹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2/99376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