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276.275.老大的选择究竟是谁?

276.275.老大的选择究竟是谁?

        清晨,湿润润的风轻轻地扫着,热烈的阳光从透明的玻璃窗外穿了进来,微微地拂着一切,又悄悄地走了。

        景清漪在洗漱的时候,祁懿琛就闲适地斜靠在门口,目不转睛地火热的目光简直要灼烧了景清漪。

        吐出口里的泡沫,景清漪转身瞪着他,无奈地说:“你就不能移驾到你的卧室去?”

        祁懿琛微挑了下眉,眨了眨他那双泛着炙热光芒的眸子,他的唇角噙着一抹笑意,轻哼一声:“唔,我就是想,永远。”

        “……”景清漪总算是明白,跟这时候的祁懿琛讲理是行不通的。

        景清漪转过身,不再搭理祁懿琛,她旋开水龙头,冰凉的冷水倾泻而出,她的双手接过一捧凉水,就往脸上铺洒,冰冰凉凉的水刺激着脸上的毛细血管迅速扩张,她抬眼,子里的自己,水滴沿着下巴缓缓流下。

        她脸上的痕迹愈来愈浅,微抬起右手,轻轻地抚摸着,那哀伤的目光中,闪耀出欲语还止的思想,脸上的巴掌印渐渐消散,可,心里的那道伤疤就不知何时能愈合?

        “昨晚,谁打的你?景丽欣?景闻?亦或是黄蓉蓉?”祁懿琛清漪轻抚右脸,触摸到她眼睛里的凄楚,陡然,他的心间生出一种难以抵挡的怒气,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如鹰眼一样明亮,沉声问道。

        景清漪望了望镜子里满是怒气的祁懿琛,她那双大落落的柔顺眼睛,里边隐藏着无穷的心事,勉强地笑了笑仿佛笑疼了脸皮似的,低垂着眼睑,嘴唇嗫嚅了几下,似乎要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

        “不要告诉我,这巴掌印是你自己不小心碰的?”祁懿琛皱了皱眉,他的瞳仁亮晃晃的,仿佛两支就要射出去的火箭,目光炯炯地盯牢景清漪,“这话连鬼都不会相信!”

        “这事,我能处理好的!”景清漪似是不想祁懿琛插手,她皱着眉头,低声说。

        “你是说,我在自作多情?”祁懿琛的脸上顿时蒙着一层阴云,冰冷至极,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眯缝着,像是能心似的。

        “不是,”景清漪缓缓地摇了摇头,她那黑葡萄似的眸子里凝结着一种浓浓的哀伤,轻柔地解释道,“我知道,你的出发点是为我好,但,有些事,你出面只会把事情越弄越糟!”

        “那好,我等你自己处理,”祁懿琛俊朗的脸上,他那双眯缝着的眼睛,目光闪闪,锐利有神,正威风凛凛地盯着景清漪,像要把她,“如果你觉得为难,那么,我会出面。”

        淡白天光,占据着每个角落,给城市的天空涂上了一层幻梦的白颜色。

        “哇,老大,你现在可是A市女子羡慕的对象呀!”景清漪一踏进办公室,唐春满脸含笑的唐春,红润的脸上闪着动人的光彩,大声地打趣道。

        “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景清漪洁白的脸上显出了娇艳的红晕,澄澈的大眼睛闪烁着满满的无可奈何。

        “真有诶,老大,你别不相信,”唐春见景清漪似是不信,她拿着手机跑到景清漪的旁边,一条一条地往下翻着,她的眼珠子忽闪忽闪的,好像两颗水灵发亮的黑宝石,“现在娱乐版块的头条就是昨晚那出其不意轰动一时的求婚!”

        “你们说说,老大的选择究竟是谁?”许海城也凑了过来,眼睛里闪烁着八卦的色彩,“我投贺法医一票,工作上的好拍档,默契程度那就不用说啦,加上从小到大的感情,这就叫做青梅竹马呀,是别人羡慕不来的!”

        “我支持我的男神!”唐春尖叫着举起手,心花怒放的她,喜悦飞上眉梢,两只眼睛眯得像两个小小的月牙儿,“简直帅呆了,酷毙了,尤其是昨晚那深情的告白,听着就觉得特别感动呢,要是男神向我告白的话,我早就扑倒了。”

        “你就做白日梦吧你。”许海城重重地敲了一下唐春的脑袋,毫不留情地打击道。

        “哎哟,你干嘛敲我呀!”唐春摸着被敲的地方,横了一眼许海城,“诶诶,你们呢?支持谁?”

        “男神。”范馨云暗地里向景清漪递了个眼色,她肯定双手双脚赞成她的表哥祁懿琛抱得美人归啦,她说起话来,两个眼珠一闪一闪的,好像一对明亮而美丽的珍珠在闪耀,“你们不觉得老大和祁总站在一起非常般配吗?”

        “苏胖子,你认为呢?”许海城见情势一边倒,他扯了扯苏伟的衣角,递了个眼色给苏伟。

        “唔,贺法医挺不错的。”苏伟习惯性地扶了扶黑色镜框,皱眉思考了一下,扬声说。

        “切,现在二比二平,就剩勇哥了?”唐春说得很兴奋,一双晶亮的眼睛珍珠般地闪耀着。

        “找我什么事呢?大老远地就听到有人在叫我。”张勇一走进办公室,就推人围着景清漪,他敛下沉重的情绪,微笑着打趣道。

        “勇哥,你耳朵真利索!”唐春快速地跑到张勇跟前,她偏转着脑袋,她的眼睛,像七月夜空中的星星,光彩熠熠,轻声解释道,“我们在讨论昨晚老大被求婚的事……”

        “怎么,你们也跟着瞎胡闹不是?”景清漪出言打断了唐春的话,她心生无奈,还不打断的话,估计要从唐春的口里听到什么惊天的话语来,她那明亮的眸子,像两颗星星,像两颗珍珠,像融在玉杯竹露中的两片黑牡丹的花瓣。

        “这哪里是胡闹!老大,这关系到你的终身大事!”唐春惊呼起来,话语里满满都是委屈。

        “春,最近皮痒了是吧?嗯?”景清漪斜眼春,淡红的嘴唇微微上翘,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轻柔的声音里滑落着显而易见的威胁。

        “啊,没,我就是随口说说,随口说说。”唐春顿时心虚起来,她有些后怕地扬了扬手。

        他们哈哈大笑了起来,眉宇间流露出无限的欢快与憧憬。

        景清漪浅浅地笑了起来,好像一股微风掠过水面似的,她转眼勇的视线总是有意无意地往她这边来,她轻声问:“勇哥,有事?”

        “是有点事情。”张勇缓缓地点了点头,欲言又止地说,“还是进去说吧。”

        景清漪点了点头,起身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张勇亦步亦趋地跟着。

        “说吧,勇哥。”景清漪走进办公室,拉下百叶窗,转身与张勇面对面地站着,示意他说。

        “精神病医院的王医生找到我,想我帮忙传达一句话给你。”张勇思忖了下,还是决定如实说,他那两条浓黑的眉毛下,一双鹰隼似的眼睛射出明亮的光芒,给人以精明强干的感觉。

        “关于……陆金海?”景清漪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是的,王医生是陆金海的主治医生。”张勇轻轻地点了点头,补充了一句。

        “什么话?”景清漪轻蹙了蹙眉,黑黑的眼珠儿轻轻转动着。

        “陆金海想见你一面,说是想当面向你忏悔。”张勇的眼睛在眉毛下面炯炯发光,正像荆棘丛中的一堆火,末了,补充说,“时间由你定。”

        “我知道了,”景清漪想到要见害了她妈妈的人,她的心里没来由的涌动着不安,这种不安应该是小时候留存在脑海里的阴影,她微抬起右手,轻轻地扬了扬,“勇哥,你先出去吧,我要考虑下。”

        张勇担忧地眼景清漪,就轻轻地走了出去,临出门前,还不忘把门给掩上。

        景清漪,坐在转椅上,澄澈的大眼睛闪烁着黑宝石一般幽深的光泽,笔直的鼻梁显露出倔强的性格。

        与此同时,在A市最昂贵的酒店包厢内,却有两人正在对酒啜饮,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

        贺明扬一身黑色西装,利落的短发,温文尔雅的脸部线条此时呈现出一抹狠厉,虽然很淡,却仍是那般不可忽视。此时他正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嘴角含着三分浅笑的男人,他明明方的眼中亦是染上了嗜血色泽,但在他身上却感受不到那股危险气息。

        一个人在双眼尽染怒气之下,还能将身上气息掩藏的如此之好,只能说这个人的城府实在深的可怕。

        是他万里挑一的对手。

        面对这样一个男人,即便是素来清高的贺明扬亦不敢轻举妄动起来,尤其是前几次交手,他丝毫占不到上风,可见对方城府极深。

        祁懿琛修长的手指轻搭桌面,时不时的敲打着,似有着特有的节拍,随着那一声声的律动声响,在衬着那一张温润如玉的俊颜,倒有了几分闲情逸致起来。

        今日的祁懿琛亦是一身深色西服,衬得他整个人犹如天神而临,优雅且倨傲,仅是一张脸便能傲视群雄的模样,那与身俱来的贵气,足足让人退避三舍,难以近身。

        贺明扬桌上的菜色,再一边价值不菲的红酒,正色道:“今天突然宴请祁总,还请祁总不要介意。”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126890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