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280.279.你就那么喜欢清漪吗?

280.279.你就那么喜欢清漪吗?

        照耀在城市上空的阳光,像轻柔的丝带,轻抚大地,将浓浓的暖意,洒向人间。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那温润的光芒,是太阳热情的拥抱,赐予每个生命圣洁的力量。

        闻言,贺明扬果真如亲人般给予了最大的宽容和谅解,他平素就拿捏着很好的分寸,景清漪的心头滑落着满满的温暖,因为现在的她确实需要一个时间来好好考虑,需要一个不被打扰的空间。

        景清漪那张小脸上泛起恍惚迷离的光芒,就像一只站在山顶的漂亮羚羊,漆黑的眼睛淡淡地脚的人,有点骄傲,有点孤单,也有点忧伤,让人想去拥抱,想去呵护,也想去占有那份独特的美丽和纯洁……

        “嗨,清漪,别哭丧着脸啦,开心点,”贺明扬深深地凝视着景清漪,她的表情让他心疼,他想抱住她,想给她温暖,让她不再难过和悲伤的温暖,他微挑了下眉,试图转移话题,佯装轻松地说,“你不觉得今天的阳光很灿烂,照在身上很舒服吗?”

        景清漪愣了愣,明扬,又散在他脚下那一地金色的阳光。

        “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啦,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心情也是好的。”贺明扬知道景清漪在迷茫的沼泽中挣扎,他的嘴角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又补充地说了一句。

        景清漪怔楞着,目光朦胧地她浅浅地呼吸了一口。

        她能闻到轻风送来的舒适的味道,也能感受到空气里温暖的气息……

        就像被压在阴暗石头下的小苗一样,她探出了头,摒弃心里那些纷乱的思绪,好好地感受一下这灿烂的阳光。

        面对纷繁复杂的局面,俨然就是一场“艰难”的“拉锯战”。躲藏没有用,消沉更加无用,一时想不到办法的她只能先振作起来,只能先见招拆招。

        “怎么样,阳光的味道是不是很好闻?”贺明扬清漪好似略微放松的肩膀,他也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一使劲,拧开了手里的饮料瓶盖,递给她。

        “嗯。”景清漪微笑着点头,却对他递来的饮料摆摆手,“明扬,我不喝。”

        “这种季节容易干燥,女孩子喝点富含维C的饮料没有坏处。”贺明扬执着地递给景清漪,想用喝饮料这种方式来缓解她紧绷着的神经,他深邃的眸子紧盯着她,“都已经打开了,总不能让我扔掉吧。”

        景清漪顿了一秒,明扬一脸关切的模样,她的心间滑落着满满的感动,终于还是接了过来。

        “好吧。”

        轻柔的声音里夹杂着满满的无可奈何。

        贺明扬深深地清漪一眼,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心底很不安,因为她的沉默,也因为她的犹豫。

        她的纠结,她的迟疑刺痛他的心。

        可是疼痛,他还是想前往,与之比肩而立。

        景清漪微微仰头,喝了一口,便凝视着上方有些刺眼的阳光,仍旧是一如既往地安静,也平添了几分忧伤,让人感觉到心疼。

        祁懿琛从包厢里出来的时候就到一点半了,他吩咐李文去办其他事情,他就自己开车回了公司,刚把车停下,准备下车进公司,就在这一刻,车窗那里传来了敲打的声音,不过力道很轻。

        “咚咚。”

        忽然,有人在敲车窗。

        闲适地坐在驾驶位的祁懿琛下意识地抬头,窗外,景丽欣那张明丽的容颜乍然出现,朝着他笑了笑,略带些羞涩。

        祁懿琛怔了怔,黑眸猛地缩紧后,又展开了,别过视线,不再搭理景丽欣,面无表情地面。

        “祁……祁总,可以坐你的顺风车吗?”景丽欣的眉梢微微上扬着,眼梢动人地向后扬起,射出一种摄人心神的晶莹光彩,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优美的弧度,温柔的声音好像要掐出水来,她差点就要直呼祁懿琛的名字,幸好马上意识到了,赶紧换了个称呼,“刚好要把资料送到市政府去审查。”

        “我没时间,你自己去!”祁懿琛打开车门,下了车,“啪”地一声,重重地关了车门,头也没回地就往电梯的方向走,冷酷的话语滑落一地。

        “祁总,这么无情?”穿着高跟鞋的景丽欣要跟上祁懿琛的脚步确实是有些费劲,但她还是选择小跑几步跟了上去,她的眼底染上了一抹浓重的阴霾,微喘着气说。

        “景小姐,请自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晚已经……”祁懿琛斜眼丽欣,薄薄的唇微微上翘,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微挑着眉说,“GameO!”

        “GameO吗?”景丽欣不确定那是不是自己的幻听,开口问道,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颤抖,“可我怎么觉得这一切离结束还远着呢?”

        “哦?景小姐,你该回家吃药了,”祁懿琛不耐地皱了皱眉,他冷冷地瞥了一眼景丽欣,眸子里闪现的厌烦情绪表露无遗,他沉声说,“还有,药不能停!”

        “你就那么喜欢清漪吗?”景丽欣也祁懿琛眼眸里的厌烦,她的心间不由自主地流淌着一种叫做心痛的情绪,眼底蕴藏着深深的嫉妒,她就不知道景清漪到底是哪一点吸引到了他,凭什么景清漪能得到他的青睐,而她不行,她愤愤地瞪着祁懿琛,低吼道,“我自认不比清漪差,你的眼里为什么就只有她?”

        “没什么可比性,”祁懿琛想到景清漪时,他的心就柔软了起来,盈满了幸福的感觉,面对景丽欣的歇斯底里,他风轻云淡地说,“在我眼里,清漪就是最完美的女人,任何人都比不过她!”

        “情人眼里出西施么?”景丽欣紧皱怒眉,凄婉的眸子里滑落着阴狠的光芒,她紧抿着嘴唇,冷冷地说,“祁懿琛,你认为你能如愿以偿地得到清漪吗?”

        “怎么就不可能?”祁懿琛听到景丽欣那状似威胁的话语,他不禁冷笑了一下,淡冷的声音里滑落着满满的狂傲,“我要做的事情没人能阻止我!”

        “那么自信?”景丽欣被心底的嫉妒灼烧了理智,此刻的她,几近崩溃,但她仍努力克制着,“清漪那人最重情,尤其是亲情!”

        “你的意思是,在清漪心里,我连你都比不上?”祁懿琛那目光棱棱的眼睛显露出一种凶狠的气象。

        “你自己认为呢?”景丽欣冷笑的时候,眼睛里似乎有冰凌花在颤动,“我和清漪是姐妹,关系自然要比你亲近一些,就算她要取舍,我坚信她舍弃的那个人一定不会是我!”

        “你确定?”祁懿琛的唇角微微一勾,一抹讥诮的弧度跃然于脸上。

        “当然!”景丽欣的脸上泛着自信,她的瞳仁亮晃晃的,仿佛两支就要射出去的火箭,目光炯炯地盯牢祁懿琛,她神采奕奕地说,“我比清漪更了解她自己,在这点上我百分百确定。”

        “可是,我却不这么认为。”祁懿琛的眸光微闪,冷声警告道,“景小姐,只要你不从中作梗,我相信清漪会做出一个很正确的选择。”

        “你……”景丽欣不由得气结,她紧咬着下唇瓣,苍白的脸上蒙着难堪之色。

        “哟,恼羞成怒了?”祁懿琛狠厉地瞪了一眼景丽欣,“记住,以后不要再对清漪耍心机!”

        “在你心里,我就是心机女?”耳畔边萦绕的是祁懿琛那暗含浓浓的警告,景丽欣的脸上泛着一层愁绪的光芒,她那黑葡萄似的眸子凝结着一种哀怨,她凄然地问。

        “谁叫我喜欢她呢?”祁懿琛对景丽欣这种虚伪的女人厌恶至极,他毫不客气地用最恶毒的话语来打击着她那颗自信的心,“哦,还有,要记得涂粉,得涂得厚厚的,要不然都遮不住脸上的皱纹呢?”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正视我的存在!”景丽欣一把拉住祁懿琛强壮的胳膊,目光灼灼地,“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不,不对,是爱上了你!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就是一秒的感觉,我从未有过的感觉……我知道,就是你了。我要爱的那个人,就是你了!”

        对,就是一秒的感觉。

        “可是,很抱歉,我爱的那个人是清漪,此生至死不渝!”祁懿琛毫不留情地甩开景丽欣的手,淡冷的眸光瞅得她心里直发慌,他清漪的面子上,不与她计较,他冷声说,在说到清漪的时候,确有话不开的深情浓稠,温柔缱绻。

        “祁懿琛,你何其残忍!”景丽欣涨红着一张脸,悲愤的情绪钻进她的血管,骨髓和心里,她歇斯底里地吼叫道。

        她恨,凭什么景清漪能得到祁懿琛全心全意的爱,而她,却要像个摇尾乞怜的乞丐样求祁懿琛多眼,还要忍受祁懿琛无休止的羞辱!

        “我把我毕生的爱都给了清漪,我只是忠于我所爱之人,何来的残忍一说。”祁懿琛没那个时间来同情觊觎他的女人,他轻描淡写地说,“还有,你不需要再来奥翔上班了,今明两天把你的工作交接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126890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