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281.280.我只娶我自己想娶的

281.280.我只娶我自己想娶的

        “理由!”景丽欣痴痴地望着祁懿琛的后背,她的眼中充满憎恨,她的嘴唇微微颤抖,她的手在痉挛,她挺直躯体做出防卫的姿势。

        她那低微而阴沉的声音里蕴含着无比的愤恨和浓浓的悲伤。

        还需要什么理由呀?

        祁懿琛的话语说得那么直白,她还不够明白么?

        她问,也只是想让自己心死而已。

        “没什么理由,就是不想。”祁懿琛继续头也不回地朝前走着,淡冷地说,“我会通知公司财务多发两个月的工资给你,不过,我想景小姐你也不会太在意那两个月的工资的。”

        祁懿琛快速地踏进电梯,冰冷的金属光泽照亮着他那深刻的五官,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他的身边始终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让景丽欣感到莫名地危险。

        景丽欣梯跳跃的数字,她忽然恨景清漪,恨得心像按在棘刺上的疼,双眼阴凄凄的,闪烁着狠厉的亮光。

        一阵浓浓的忿恨的烈焰在她心里直冒起来,眼膜底下的眼珠闪着猛兽似的光芒。

        凭什么景清漪可以得到祁懿琛的另眼相嫉妒一口口地痛咬她的心,然后又毛骨惊然地透过她的骨骼,钻进她的血管,弥漫到她的全身。

        傍晚时分,别墅里灯火通明,多了些温馨的感觉。

        “少爷,老爷吩咐,你回来就去书房找他。”佣人明扬走进别墅,立即跑过来,对着贺明扬恭敬地说。

        “好的,谢谢李姐。”贺明扬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抬眼朝着书房的方向望了一眼。

        贺明扬快速地朝着客厅的方向走着,踏上旋转楼梯,走到书房门口,轻轻地敲了几下。

        “进来。”

        贺明扬旋开把手,轻轻一推,门就开了,他走了进去。

        “爸,你找我?”贺明扬缓缓站定,建良站在窗前,背对着他,似乎是在凝视着远方,他微挑眉问道。

        “嗯,找你是有点事儿。”贺建良转身,双手剪在身后,他深邃的眼睛审视着贺明扬。

        “有什么事,爸,你就直说吧。”贺明扬毫不畏惧地与贺建良的眸子对视着,他轻声说。

        “你什么时候辞职来公司帮我?”贺建良的眉宇间滑落的倦怠尽显无疑,眼睛里蕴藏着些许的无力感,他微不可及地轻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感觉精力越来越不如以前了,想休息了,但公司总不能不管吧,你就回来接手公司。”

        “爸,你年轻着呢,再说啦,对于管理公司我一点经验都没有,对于公司,我感觉很陌生。”贺明扬一听到这个,他就忍不住要皱眉,他对商界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前期我会带着你逐步了解公司,我再慢慢地放手让你管理,”贺建良上前走了几步,微抬起右手,轻轻地拍了拍贺明扬的肩膀,“我儿子这么优秀,管理一家公司绰绰有余啦。”

        “爸,你太高。”贺明扬见贺建良那般信任他,他的唇角上扬出一抹苦涩的弧度,他轻声说。

        “明扬,是你太低估你自己了,”贺建良轻轻地摇了摇头,略带浑浊的眸子泛着满满的精光,他抿了抿嘴,低沉的声音滑落在书房的角角落落,“还有,明天约佳琳来家里坐坐。”

        “不约!”贺明扬皱了皱眉,明亮的眸子里泛着坚定的神色,他斩钉截铁地说。

        “明天必须给我约!”贺建良已然预想到贺明扬会是这样的态度,他板着个脸,怒瞪着贺明扬,冷声命令道。

        “爸,慈善晚宴上我向清漪求婚了!”贺明扬以为贺建良还不知道昨晚慈善晚宴上出现的那幕戏剧化的情节,他别有深意地提醒道。

        “那又怎样?”贺建良只是平静地挑了挑眉,他不介意再把话说的更清楚一些,“我们属意的儿媳妇是佳琳。”

        “那是你们属意,我只娶我自己想娶的。我是不会改变我的态度的。”盛怒之下的贺明扬撂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书房,“砰”地一声,沉重的关门声重重地落在贺建良的心里。

        深夜,景清漪的公寓。

        暗黑的房间里,熟睡的景清漪,恬静温柔地躺在床上,如海藻般的黑发覆披在白净滑嫩的脸庞上,显出一种端庄纯净的美。

        数分钟后,她那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显示着女子的不安,高挺而不失小巧的鼻子下一张可爱的小嘴,泛着淡淡的粉红色,湿润的丁香小舌有意无意地舔着自己饱满性感的双唇。

        此刻的清漪,原本恬静睡颜的她陷入了那个恐怖的梦境里。

        那个长相猥琐的男人一如曾经那个梦境的内容一样手里握着一个瓶子,犀利的目光从远处开始到走近,一直不怀好意地夹杂着恶意地注视着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

        男人越靠越近,面目狰狞,眼睛里蕴含着即将要毁灭而窜起的兴奋光芒,小女孩似乎是因为害怕而瑟瑟发抖,极力抗拒陌生男人的靠近,肩膀瑟缩的样子甚是可怜!

        离小女孩只有一米的距离时,男人没有再继续往前走,站定,面目狰狞地盯着小女孩,那副神情,似乎是想要把小女孩生吞活剥了一样,男人狞笑地嚣张地拧开瓶盖,隐隐约约间,一股强腐蚀性的刺激性气味沁入鼻尖,刺鼻性的气味刚吸进鼻子里,就觉得恶心至极,她紧蹙了蹙眉,晶亮的眸子里泛着深深的厌恶和难以名状的恐慌,她掩鼻仔细一闻,原来是高浓度的硫酸液体!

        男人女孩露出的惊慌害怕,他的脸上泛起了类似喜悦的光彩,嘴角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似乎很享受别人惊恐的表情,他不紧不慢开始倾斜着瓶身,一股刺鼻的液体缓缓地倒了出来,眼要落在小女孩的身上,小女孩也因为太过惶恐而不知所措地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小女孩被一股外力推到,那个人她容貌,身形模糊,只能依稀辨认得出应该是个女人,不知为何,一幕,她竟然会心疼到无法呼吸。

        那股液体就那样无情地洒向了那个女人,皮肤被灼烧起来,萦绕在耳际的是凄厉的惨叫声,闻者也撕心裂肺,那一刻,她心疼得好像心被挖去了一块,血液不断地滴落下来。

        似乎过了许久,男人又将视线转到小女孩的身上,一步一步靠近小女孩,倾斜的瓶身里面正散发着恶毒的气味,她惊呼一声,这下没人会来救小女孩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个小孩跑了过来,抱着男人的大腿,似乎是在哀求着,男人的脚步停了下来,男人的怒吼声,小孩的惊叫声,小女孩的呜咽声,凄厉的惨叫声,萦绕在耳际,混乱不堪……

        她想声要那个小孩是谁,想把那些声音听清楚,可想尽各种办法就是楚,听不清楚,悲愤的情绪涌动在胸腔。

        个女人倒在地上的惨烈身影,她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绞痛,每一个细胞都在割裂。

        诺大的床上,她不停地抖动着身体,脸上的表情布满了惶恐与哀伤,在皎洁的月光下,有些狰狞,有些可怖,苍白的嘴唇不安地蠕动着,不断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想到小女孩,想到那个女人,想到那个小孩,她那瘦弱的身体不禁颤抖起来,头不停地晃动着,却晃不走那映在脑海里令人发慌的深刻画面,那个男人朝小女孩走近,再走近,他伸出了苍白的双手,围着她,圈子越来越小的时候,那个女人扑过来救了小女孩,高浓度的硫酸液体倾泻而出,凄惨的叫声刺破耳膜……

        “走开!”景清漪惊得从床上猛地弹了起来,寂静的房间里,回应她的是墙上嘀嗒嘀嗒走的时钟,她缓缓地睁开迷蒙的双眼,无意识地抬起右手摸了摸头,才发现自己早已一身冷汗,凄厉的声音徜徉在卧室的角角落落。

        “怎么会……又做了这个梦呢?不是已经不做了吗?”景清漪有些筋疲力竭地瘫靠在床头上,噩梦耗费了她整个心神,紧锁愁眉,她那黑葡萄似的眼眸里凝结着深刻的震撼,满腹狐疑,颤抖着声音自问。

        “那个救她的女人……最后是……死了吗?那个小孩子又是谁?是在救小女孩么?”她的脸色苍白,迷惘失神的双眼显出内心极度的哀痛,歪着脑袋,思索了下,她的声音小得如同蚊蚋,仿佛自言自语。

        惊醒后的她全身全身颤抖,她只要一闭眼,就会陷入到无止境的噩梦循环当中,恶汗涌遍全身,她的心仿佛就跳停了,梦中的场景还是不停的在脑中乱撞,梦里每一个恐怖的细节都好清晰,她定了下神,然后深呼吸,围,仍是漆黑一片,呵,还是晚上啊。

        可是,为什么,她只要一想起那幅画面,她的心就悲伤得如万箭钻心,怎么也压抑不住来自内心的痛苦。

        这种痛,仿佛只有亲身经历过一样。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126890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