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290.289.景丽檬约见

290.289.景丽檬约见

        办公室里安静的好像空气凝结了一样,毫无声响。

        祁盛点燃了一支烟,一边咬牙切齿地吸,一边胸脯起伏着,他怒不可遏地呼吸着,那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此时,他像困兽一样,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祁懿琛也跟着幽幽地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一口再吐出,顿时眼前迷惘一片。

        他静静地盯着它,慢自燃,烟头上一缕缕青烟在飘然,一段时间后,前面那部分成为了灰烬,再用力吸一口,红红的火星闪现,紧接着又归于平静,青烟依然袅袅,直到它彻底燃完,才渐渐消散!

        “爸,你和妈的反对,只因当初那件事,”祁漪琛皱了皱眉,抬眼,盛,只见祁盛的脸憋得通红,双眉拧成疙瘩,就连胳膊上的青筋都清楚楚,他微不可及地轻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如果我保证这件事清漪永远都不会知道,我会瞒着她,到死也不会说出来,你们能待她好吗?”

        “什么意思?”怒睁着眼的祁盛,额角上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胀,听到祁懿琛的话语,他这才抬眼深深地眼祁懿琛,他的儿子像一座青铜塑成的雕像,昂着头坚强地屹立着,他的心间流淌着满满的欣慰,可是,欣慰之余,心底也滑落着浓浓的悔恨,如果没有发生当初那件事,现在也不需要千方百计地来阻挠,想到这里,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口气。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祁懿琛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闪烁的目光变得深沉了,如同远方深深的海洋,他的唇角微微上翘,似笑非笑地说,“你们提到当初那件事时,脸上的心虚太明显了,我起了疑,私底下才去调查了一番。”

        “那你查到了什么?”祁盛紧锁愁眉,惊奇地苦笑了一下,低垂着眼睑,当时他们的反应确实有些过度了,也难怪精明的祁懿琛会起疑。

        “我能查到什么呢?”祁懿琛的脸上沾染着些许的伤痛,他的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在他平静的脸色掩盖下,深藏着内心的恐慌和不安,“你们当年把所有的痕迹都抹得干干净净的,还能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呢?”

        “你的意思是,你什么都没查到?”闻言,祁盛瞪大着双眼,竖着耳朵.满腹惊疑,难道这只是祁懿琛的猜测,并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

        “也不是什么都没查到。”祁懿琛盛那略带惊疑的目光,他嘴角上的笑容刹那间变得那么寂寞,仿佛那落尽叶子的树,凄凉得叫人心酸,“我查到当初和陆金海接触的那个人曾经和你有过接触,私底下去找过这个人,他嘴硬得很,什么都不肯说,但我隐约觉得这事和你脱不了干系。”

        “所以,你就去试探了景老爷子。”祁盛目不转睛地盯着祁懿琛,他紧张地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

        当初那件事以那么凄惨的结局换来了他们的平安,在他内心深处隐藏着一种说不清的很模糊的不安,仿佛面临一场灾难或者一条陌生的遥远的道路似的。

        他知道总有一天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没想到这报应报到自己儿子身上了。

        真是悔不当初呀!

        “是的,景爷爷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的态度已然告诉我,童媚阿姨的死与你有关!”祁懿琛皱着眉头,他那双失神的眼睛那么直愣愣地盯着祁盛,他的低吼的声音里几乎带着深深的怨愤,“爸,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年的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楚的。”祁盛的脸上有愁云,略带浑浊的眼睛里含着沉郁凄楚的神色,他勉强地笑了笑仿佛笑疼了脸皮似的,“阿琛,我们反对不仅仅是因为当初,还有很大部分原因是不想你受伤,如果你能永远瞒着,那最好,皆大欢喜的结局,我和你妈也不会再说什么。”

        “爸,我明白。”祁懿琛抬眼,触摸到祁盛眼里的沉痛,他满脸愁绪地站在那里,惘然若失,他这样一意孤行,确实会惹得父母伤心,如果能两全,他又怎会忤逆父母呢。

        “事已至此,你好自为之吧。”祁盛脸色严峻,那由心里涌上来的难过爬上了嘴角,他的心里就像猫爪子乱抓那样难受。

        一说完,祁盛就径自朝着门的方向走去,临出门时,特意回头眼祁懿琛,悲凉,哀伤。

        祁懿琛望着祁盛有些苍老的背影,他颓然靠在椅背上,再没有话了,似乎忧伤压住了他的舌头,他只能用他那双凝结着哀伤的眼睛来倾吐胸中的无限哀愁。

        太阳慢慢地透过云霞,露出了早已胀得通红的脸庞,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偷偷地张望着大地。

        “亲爱的清漪姐姐,有时间聊一下吗?”穿着时尚的景丽檬信步走到景清漪的办公室,她重重地敲了敲敞开着的门,愤恨的眸光盯着正埋头的景清漪,脸上却堆着温柔娇媚的笑容,意味不明地说。

        “我和你没什么可聊的。”景清漪抬眼,在门口的是一脸不善的景丽檬,她不想搭理,说完后,又低下头料,她都觉得枯燥的文字要比景丽檬可爱得多。

        “怎么?心虚啦?”景丽檬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进来,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讥诮的弧度,语带嘲讽地说。

        “我有什么可心虚的。”景清漪浅浅地一笑,好像一股微风掠过水面似的,答应景丽檬的要求,估计又得胡搅蛮缠了,她站了起来,瞥了一眼景丽檬,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去楼下的餐厅说吧。”

        景清漪和景丽檬一前一后来到了员工餐厅里,还没到午饭时间,所以餐厅有些冷清,她们走到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点了两杯咖啡。

        “说吧,有什么事需要你大驾光临的?”景清漪气定神闲地靠坐在餐椅上,淡定自若地说。

        “哟,还真来,平时清高的,”景丽檬的脸上满是鄙夷的神色,讥讽的话语脱口而出,“没想到心机如此重。”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景清漪垂下眼眸,沉声说道。

        “不明白么?”景丽檬轻哼一声,瞥了眼睛清漪,那一眼极其蔑视,“哟,这无辜的表情还装得挺像的呢。”

        “说话阴阳怪气的,有意思吗?”景清漪不耐地皱了皱眉,“能不能正常点说话?”

        “呵,想要我正常和你说话,你还不够格!”景丽檬怒瞪着景清漪,反唇相讥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奉陪了!”景清漪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下,不想在这里陪着景丽檬浪费时间,“我可忙着呢,可不像某人那么清闲。”

        “呵,果然心虚了不是。”景清漪刻意逃避,不想过多纠缠,这就更让景丽檬认定了她在心虚,她的嘴角噙着一抹洋洋自得的笑意。

        “景丽檬,你这般挑衅绝不是无事生非,”景清漪正准备起身离开,听到景丽檬的话语,她就想知道景丽檬为何事过来找她,她的眼睛像利剑一样叮住了景丽檬,沉声说,“有什么事,直说就行了。”

        “祁懿琛……”景丽檬缓缓地丢出三个文字,神情意味不明。

        “来讨伐我?”景清漪一听景丽檬这般说,她就已然猜到景丽檬因何而来,她的瞳仁亮晃晃的,仿佛两支就要射出去的火箭,目光炯炯地盯牢景丽檬。

        “不应该么?”景丽檬轻吐了口浊气,深红的嘴唇上下蠕动着,恶着很,“抢了我姐的男人,亏得我姐真心待你,一心维护你,没想到你就是这么待她的,你良心何在?”

        “不了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没有资格在这里说我,”景清漪冷漠地轻蔑地瞥了景丽檬一眼,“你吵吵嚷嚷的声音真像恶狗在乱吠!”

        这句话一下扎在景丽檬的肺管子上了,她不由得怒火中烧,抹着浓妆的脸蛋上立刻罩上了一层阴云,额上的一条青筋涨了出来,脸上连着太阳窝的几条筋,尽在那里抽动。

        “你呢,恬不知耻,明知道我姐喜欢祁漪琛,还背着我姐暗渡成仓,”景丽檬把嫉恨咽下肚去,脸涨红得就像烧红的铁块,洁白的牙齿执拗地咬着薄薄的下嘴唇,尖锐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度,“贱人,活该有人生没人养的贱货。”

        “好,很好,景丽檬,谁给你的胆子敢羞辱我父母?”景清漪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冷冰冰的,双眼紧盯着景丽檬,同时这双眼睛变暗了,突然闪烁了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燃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她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不怒反笑,重重地哼了一声,“上次我就警告过你,不要轻易惹怒了我,惹恼了我的后果相当严重!”

        “呵,你不也是仰仗着爷爷疼你嘛,要是失了这层庇护,你哪里能这么猖獗?”景丽檬蹬地一下站了起来,她的声音由低而高,渐渐地吼起来,脸色涨红,渐而发青,脖颈涨得像要爆炸的样子,右手紧握成拳头,砸在餐桌上砰砰响,“狐假虎威!”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126890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