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293.292.心生怀疑

293.292.心生怀疑

        >话音刚落,书房里安静得好像时间停滞了一样,仿佛一个动作就能将这平静击破。        .  d  t    .  c  o  m>贺建良大吃一惊,门外吴管家的大声提醒,在他耳朵里,就和末日审判的号筒那样洪亮骇人。>沈梅青神情顿时一凛,她感到一股冷气自脚底透上脑门,好像掉进冰窟窿里,心里从头冷到脚。>他们都心生惶恐,无限惶恐,不安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彼此眼中滑落的含义不言而喻。>贺建良的脸色严峻,那由心里涌上来的惶恐爬上了嘴角他心里,就像猫爪子乱抓那样难受。>沈梅青生怕他们刚才的谈话被贺明扬听到,她的心突突地跳,手心里都出了汗。>他们屏息凝神,快速地走到门口,贺建良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打开门,就明扬和吴管家一前一后地站在门口。>“爸,妈。”贺明扬稍稍退了一两步,他抬起头,面无表情的望着他们,一双在昏暗的灯光中仍然明亮的眼眸,闪烁着凄婉哀伤的光芒。>贺建良目不转睛地盯着贺明扬,曾经如此熟悉的面容上,多了沧桑和沉静,少了天真与笑容,暗自揣测,是听到了一些。>“明扬,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沈梅青明扬的脸上现出一阵痛苦的痉挛,正用一种无力的绝望的眼光,她的心间爬满了各种不安,端庄的脸上出现了些许的慌乱,一般绝望的情绪像狂潮一般涌上她的心头,使她感到浑身冰凉,轻柔的语气里滑落着浓浓的艰涩。>“清漪……和祁懿琛已领了结婚证,”贺明扬抬起一双失神的眼睛,呆滞地望了书房一眼,然后扯唇一笑,却是满目疮痍,“我心里难受得紧。”>“什么?”只见贺建良的嘴张得像箱子口那么大,一下子就愣住了,接着他就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祁懿琛的家人……同意吗?”>“怎么会这样呢?”沈梅青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像结冰的潮在雾夜中泛着光。>“可,事实就是如此。”贺明扬低垂着脑袋,残酷的事实好像整个地压在他胸腔里,使他透不过气来,“爸妈,我先回房间了。”>贺明扬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自己的卧室,轻掩上房门,没有开灯,独自在暗夜的房间里走着,凭着记忆,走到躺椅上坐了下来。>此刻,他的脸上带着浓浓的阴沉,眼神在暗夜里却锐利如鹰。>他是因为隐隐约约听到书房里传来清漪的名字,这才停下脚步,人都有好奇的心理,他刻意竖着耳朵,听着书房的交谈,没想到却听出了很多古怪的事情。>当年那件事,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们如此讳莫如深。>他怎么听出有歉疚的语气?>歉疚?>怎么会有歉疚的情绪呢?>难道说,造成清漪无父无母的悲惨境遇是他爸妈一手造成的?>想到这里,慌乱的他从裤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颤抖着取出一根烟,右手指夹着,“啪”地一声,一簇小小的亮光燃了起来,烟雾袅袅上升,就如盛开的玫瑰。>他深深地吸了一口,他的脸便在烟雾中忽隐忽现,时而是满是疑惑的白玫瑰,时而是痛苦满怀的蓝玫瑰,更多的时候是一只忧郁的灰色玫瑰。>不一会儿,房间里就烟雾缭绕了,那浓浓的烟味不时地飘进了他的鼻孔里,刺激着他的眼睛,他的心。>各种矛盾的心情,痛苦地绞缢着他。>如果真如他揣测的那般,他又有何颜面见清漪呢?>悲痛骤然袭来,他眼前一黑,仿佛掉进了无底深渊。>不行,他一定要找出事实的真相来。>希望,真相不会是他所揣测的最坏的结果。>他使劲地咬住嘴唇强抑制住心中巨大的悲痛他低下头,脸深深地埋在了双手里。>光线不停地淡下去,好像谁用墨汁在天幕上涂了一层黑色,墨汁一定抹得太多了,似乎就像一滴一滴的水要从天幕上落下来一样。>坐在办公桌前的景清漪低垂着眼脸,沉浸在思考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在电脑上敲击着键盘,长长的睫毛在那心型脸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瞥见她光滑细嫩的侧脸,让人不由自主地呼吸一紧,只是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种东西,让人抓不住,却想窥视,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祁太太,这么晚了,该回家了。”祁懿琛伸出右手,敲了敲敞开的门,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呀,都十一点啦,怎么这么晚了?”景清漪抬眼,就于门前的祁懿琛,她垂下眼眸,瞄了下手腕上机械表上的时间,她睁大着双眼,惊呼道。>“嗯哼,娶了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祁懿琛轻轻地走了进来,深邃的眼眸里闪烁着深深的宠溺,嘴角噙着的笑里带着清新的温柔气息。>“Sohat?”景清漪微挑了下眉,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她轻哼一声,“想退货?”>“货物既出,概不退货。”祁懿琛听着景清漪那调侃的话语,他挑着眉,意味不明地说,“再说啦,我哪敢呀,就不怕祁太太回家罚我跪搓衣板吗?”>“哦……原来我是只母老虎呀!”景清漪状似了然地点了点头,她眼祁懿琛,神色莫测,嘴角上扬出一抹狡黠的弧度,故意拖长了声音说道。>“诶,祁太太又误解了不是。”祁懿琛明知景清漪是在开玩笑,但他就是不想让她心里有这种想法,立即出言辩驳道,“在我眼里,祁太太温柔可人,我实在是喜爱得紧呢。”>“别贫嘴了。”景清漪轻笑着瞥了一眼祁懿琛,她利索地合上资料,低垂着脑袋收拾起桌面上放乱了的资料,“你等我一下,我收拾下就可以走了。”>“我听馨云说,你今天下午出去了?”祁懿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不停收拾资料的景清漪,眉宇间闪烁着浓浓的满足,轻柔地问,“去哪啦?”>“去精神病医院了。”景清漪手下仍不停地在收拾东西,头也没抬地回答道。>“见谁呀?”祁懿琛的心头不由自主地涌上深深的不安,他那锐利的目光中,闪耀出欲语还止的思想,他故作不经意地问。>“一个犯人。”景清漪怔楞了下,她那双大落落的柔顺眼睛,里边隐藏着无穷的心事,草草一句,她不想多说,怀疑的那些事,还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以免打草惊蛇。>祁懿琛见景清漪无意多说,他亦也不想多问引起她的怀疑,低垂着眼眸,转身,随即走出了办公室。>景清漪匆匆地拿起斜挎包,见他朝着门口的方向走着,她亦快速走了起来,跟上他的脚步。>祁懿琛缓缓地走着,星光璀璨的瞳眸,此时因沉思的深邃亦显得格外独特,他总觉得不安,但哪里不安,他也说不上来,应该与精神病医院的那个犯人有关,也许要好好查一下她今天下午去精神病医院到底见了谁,才能解开心中的疑惑,想到这里,他便倏然地停下了脚步,想抽出手机,给李文打个电话。>她没想到他会停下脚步,只顾着埋头快速地跟在身后,果不其然,她的鼻梁撞上了坚硬的背……>因为疼,她连忙捂着,嘴里亦是发出丝丝呻吟的声响。>澄澈的眼睛里慢慢因酸疼而流露出了一丝湿润,更显娇柔妩媚。>景清漪朦胧中睁开眼,云云雾雾间才发现他已站定在那,如墨般的眸子里盛满了歉疚与怜惜。>“你停下来也不会出声,我鼻子快被你的撞弯了。”景清漪捂着鼻子,声音便以往的清脆,却是有了略微低沉磁性,倒是有一番别样味道。>祁懿琛前只到了胸口位置的女人,明明小,却每每都会在他面前流露出那么倔强的眼神,这种眼神,他见一次就盛满了怜惜。>此时亦不例外,在她的惊呼声中,他拧着眉,已是单手挑起了她的下颚,薄唇逼近,琉璃瞳眸散发着怜惜的宠溺光芒,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那被撞疼的鼻梁,温柔地说:“Sorry,刚在想工作上的事情,没留意到你。很疼吧?我帮你揉一揉。”>她在恍惚间,却是他的声音传来,低沉而纯澈,似乎不含其他杂质,心猛地一动,却是滑落着一股浓浓的喜悦。>她知道,他在乎着她,怜惜着她。>景清漪摸了下泛红的鼻梁,她抬眼,狭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摇了摇头,不想他如此愧疚。>祁懿琛触摸到她瞳孔里流露出的坚强,他心头的愧疚更深,嘴角扬起的笑是淡淡的,轻云一样,揉在惆怅里。>“走吧,我们回家吧。”>轻柔的声音悄悄滑落在寂静的办公室里。>灯光映射在她的脸上,她原本微蹙的眉头渐渐松开,眼里有闪闪的亮光,瞬间,她扬起一抹明媚的微笑,璀璨炫目。>本书来源      /book/html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126890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