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299.298.那个人……又出现了!

299.298.那个人……又出现了!

        “岂止奇怪,说古怪都不为过。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范馨云歪着脑袋,晶亮的眸子缓慢地游移着,若有所思地说。</br></br>“最近,有人去探望陆金海吗?”景清漪轻点了下头,她抬眼,勇,慢斯条理地问。</br></br>“没有,除了那天,老大你去探视了。”张勇摇了摇头,严肃的面孔里流露出冷凝的光。</br></br>“的确挺古怪的。”景清漪的脸上蒙着一层深深的阴云,她低垂着眼睑,红唇轻启,细细分析着,“提出贴身保护,就表明他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可是,并没有外人探视他……”</br></br>“难道,是医院的医生,亦或是护士混了进来?”范馨云紧锁愁眉,她猛地想到一种可能,她轻声说。</br></br>“有这个可能!”景清漪微微颔首,轻蹙眉,垂眸思索了几秒钟,忽地,眸光微闪了下,她冷声说,“勇哥,你带馨云他们去医院对医生护士打杂人员进行排查,务必揪出那个藏在暗处的人!”</br></br>“Yes,Madam!”张勇和范馨云相互对视了下,迅速严肃起来,他们异口同声地说。</br></br>“至于,陆金海那边,我等下和王医生通个电话。”景清漪轻哼一声,目光锐利,闪烁着,就像那精瘦的猛禽的眼睛,“想警方贴身保护,至少也得有个像样的理由!”</br></br>清晨,祁盛走进那家茶馆时,老远就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清苦香气。</br></br>祁盛走到角落里,拉开景铭城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伸手端着茶壶倒了一杯,腾腾的热气散开在上方的空气里。</br></br>“那个人……又出现了!”祁盛端起茶杯,轻呡了茶,涩苦的味道流连在唇尖上,他是皱纹的景铭城,脸上写满了紧张和不安。</br></br>“时隔多年,又想兴风作浪!”景铭城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他皱着眉头,冷沉的语气里夹杂着浓浓的怒气。</br></br>“听对方的语气,的确有这个意图。”祁盛轻点了下头,见景铭城似有发怒的迹象,他紧张地吞咽了几下口水,干干地说。</br></br>“你答应了?”景铭城缓缓抬眼,他略带浑浊的眼紧锁住祁盛,沉声问。</br></br>“我是不会答应的。”一听,祁盛猛地瞪大了双眼,凝注的眼睛发着幽光,像是刚被湮灭的黑炭,情绪激动了起来音量陡然也大了起来,“当年是因为年少轻狂,做错了很多事情,现在,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br></br>“那就好。”景铭城欣慰地点了点头。</br></br>“我拒绝了,但,估计对方不会善罢甘休的!”祁盛知道自己刚刚反应有些大了,他不好意思地低垂着脑袋,放软了语气说。</br></br>“怎么说?”景铭城轻呡了一口茶,任涩苦的汁液在唇尖滑动着,他扬了扬眉问。</br></br>“那个人……威胁我,声称会让阿琛和清漪知道当年的事情!”祁盛的脸上出现了愤然的情绪,他端起茶杯一口喝完,重重地将茶杯放在桌上,沉静的眼睛里闪烁着愤恨的光芒,他气恼地说。</br></br>“他,想毁约?”景铭城皱了皱眉,那双眼睛闪着一种为精明的老年人所独有的冷静光泽。</br></br>“估计有那么一点意思。”祁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如果阿琛和清漪知道了,那我们做的所有的事情都白费了,几个孩子都会心生怨怼的。”</br></br>“绝不能让他们知道!”景铭城放在桌上的手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不怒自威,他顿了顿,沉声道,“当务之急就是找出证据,对那个人形成威胁,这样我们才不会受制于人。”</br></br>“很难!”祁盛缓缓地摇了摇头,脸色灰败,“当年搜集到的有利证据都被销毁了,这么多年,再找其他的证据,现在,谈何容易!”</br></br>“阿嘉手上攥的证据,应该还有一份!”景铭城垂眸思索,低声说,“阿嘉是律师来的,他做事一向谨慎,会做几手准备,当初,他已经预感到危险了,以他的脾性,致命的证据应该还藏了起来,只是,现在不知道到底藏在哪里?”</br></br>“这,是真的吗?”祁盛一听,这个消息,真是支强心剂,他的眉宇间顿时洋溢着从心底里发出的兴奋,他小心翼翼地问。</br></br>“我也不敢百分百地肯定,但我总觉得,阿嘉的牺牲不会那么简单。”景铭城的脸上满是惆怅的神色,浑浊的双眼泛着朦胧的光泽,幽幽地望着前方,似在怀念记忆中的那个人,长长的叹息声滑落在茶馆里。</br></br>“那,那份证据藏在哪里,有头绪吗?”祁盛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眼角的笑纹层层叠叠地跳了出来,只要这份证据曝光,那个人就没办法再以此来威胁他们,而且,他们还可以公开证据,那个人很有可能因此被捕入狱,那么,当年的事情就可以画个圆满的句号了。</br></br>“没有。这么些年,我猜了很多地方,也去一一证实,都一无所获!”景铭城慢慢地摇了摇头,他一五一十地告知这些年他翻查的结果。</br></br>“岂不是,永远都有可能找不到了!”祁盛的心里咯噔一下,刚冒出来的希望就这样烟消云散,</br></br>“那也不一定!”景铭城轻呡了一口茶,含糊其辞地说。</br></br>“嗯?”祁盛听到景铭城的话,绝望的他又升起一股希望,疑惑地轻哼了一下。</br></br>“兴许,清漪会知道藏在哪里?”藏在心底的心思转了一圈又一圈,景铭城缓缓地说。</br></br>景嘉做事一贯小心谨慎,定是做好了万全准备才敢那般决绝。</br></br>既是为了家人,那极有可能留了另一份比较齐全的证据。</br></br>只是,证据在哪呢?</br></br>这些年,他依然坚信着这一点,景家老宅差不多给翻了个遍,也没有翻出那份证据。</br></br>难道,是他想岔了?</br></br>亦或是,他糊涂了?</br></br>他也曾无数次地否定自己,但一次次,都败在他的信念下了。</br></br>他,情愿相信这份证据的存在,宁愿一次次地自欺欺人。</br></br>如果,那份证据真的存在,大概也就只有一个人知道藏在哪里。</br></br>而,清漪,他不想她再牵扯进来,只要她,在他的羽翼下,一世无忧,安稳幸福即可。</br></br>“她,会知道么?”祁盛的眉毛轻颤了下,垂在扶手上的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他不是很确定地试探道。</br></br>“只是存在这种可能。”景铭城仍皱着眉,深黑色的眼珠子泛着哀伤,他的话语里保留了几分不肯定。</br></br>“但,如果要清漪协助,那就必须得告诉她事情的真相!”祁盛的大脑迅速地运转了起来,将其有可能发生的后果都想了很多次。</br></br>“对,风险太大,我不敢呀!”祁盛的话语显得有些冷酷,景铭城满脸的皱纹更是挤在一起,能刻的他心情是有多么糟糕,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也道出了自己的隐忧。</br></br>“算了,再想想其他办法吧。”祁盛铭城满脸的伤痛,他有些于心不忍,这一切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的心间爬满了深深的歉疚,他别过视线,眨了眨眼,掩饰着眼眶里的湿润,轻声保证道,“不到万不得已,当年的事情,还是瞒着好!”</br></br>上午时分,办公室里忙忙碌碌。</br></br>“清漪,可以聊一下吗?”穿着白大褂的贺明扬风尘仆仆地来到景清漪的办公室,正从茶水间走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瓶水,他走到她的旁边,轻声问道。</br></br>“恩,来我办公室聊吧。”景清漪抬眼,色苍白略显憔悴的贺明扬,她不自觉轻蹙下眉,轻点了点头,抬步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br></br>贺明扬亦步亦趋地跟在景清漪的身后,他那双深邃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景清漪的背影,心下一片黯然。</br></br>“早晨,我送你上班,”贺明扬皱了皱眉,抬眸,深深地眼景清漪,想到上班时那个画面,娇羞的面容,幸福的笑,紧紧地揪着他的心,他别过视线,他的低沉的声音里几乎带着难以言喻的伤痛,“你们,住在一起了?”</br></br>“是。”景清漪能听得出来贺明扬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仔细注视他的眼睛,在它那又深又黑的地方,便会发现有一种压抑和孤独的神色。</br></br>听到景清漪的肯定答复,一阵剧痛像刀子捅穿贺明扬的胸膛,使他的每一根细微的神经都为之颤动。</br></br>不安如一张蜘蛛网,千丝万缕地绊在他的心头。</br></br>如果,真如他所猜测的那般,童媚的死与他父母有关,到那时,他该如何面对景清漪,索性,现在幸福,于他而言,也是件好事。</br></br>他感到自己被一片残酷笼罩一切的孤寂的黑暗淹埋了。</br></br>“也是,都领了证了,住在一起也正常,”贺明扬有些难堪地别开视线,俊朗的面容上滑落着深沉的眼底压抑着黯然的神色,他的唇角微勾出一抹涩苦的笑意,轻声道歉,语气艰涩,“清漪,抱歉,是我越矩了。”</br></br>“没事,我不介意。”景清漪笑了笑,表示不介意,她注视着贺明扬,他的脸上每一个特征都说明她是笼罩在蚀骨的哀愁之中,从悲伤地低垂着的额和俯伏着的眼睛就可以来,顿时,她的心间滑落着浓浓的歉疚,她不知道如何安慰他,所有的文字在这一刻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126891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