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389.等待

389.等待

        待手冲洗干净,景丽欣关了水阀,抽出纸巾,仔细地擦干沾在手上的水滴,她坚持地不让琴姐他们联系景清漪,实际上是存有自己一番私心的,她有种直觉,景铭城的这次晕倒定然与景清漪有关,而她,只不过,想在事后看到景清漪那后悔莫及的神态。

        可是,如果真的有万一,景铭城出了什么事,那该怎么办?关于人命的责任,谁担的起?她景丽欣又凭什么敢放出那样的话,说出了事,自己负责?

        但,她就是不想通知景清漪,许是嫉妒在作祟,亦或是其他说不上来的原因。

        其实,她的心里,她的精神,比谁都要难过紧绷,可是,她就是认为自己这么做没有错。

        她相信张森的实力不会让她失望,也相信一直疼爱她的景铭城不会就这么走了,她只是祈求,不要有更坏的意外,在等着他们去发现,不要让他们有任何的措手不及。

        听琴姐的意思,景清漪找景铭城有事,在书房里没谈多久,景清漪就走了,这在以往是几乎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再怎么样,景清漪都会陪着老爷子吃完晚饭再离开的。

        定是他们的谈话谈得很不顺利,亦或是涉及到某种隐秘,想到这里,垂眸深思的她,轻蹙了下眉,然后,将卫生纸准备无误地扔进垃圾篓里。

        现在,她只要弄清楚他们的谈话内容,才能确定下一步的行动。

        当景丽欣清洗完身上的脏污回来手术室的时候,红灯依然亮着,显示手术中。

        今晚,她没打算回家,也没办法回家。

        景铭城如今这样,手术出来之后,也是要有人陪夜。

        景闻和黄蓉蓉也不年轻了,景家的佣人,年纪都跟他们差不多,她并不放心把景铭城交给她们。

        宋叔朝着她过来,站定在面前,有些歉意:“丽欣小姐,刚刚老婆子也是着急,说话不好听,希望你别介意。我们都知道,老爷是丽欣小姐的至亲,是不会拿他的生命开玩笑的……”

        宋叔说到这里,又觉得自己话说的有些越矩了,忙别开头,轻轻扫了自己一个小嘴刮子,满脸懊恼。

        景丽欣知道,宋叔是在为刚刚她抢走了琴姐的手机,冲动之下责怪她的那事道歉。

        她听后,抿了抿唇,想要说话安慰,却是笑不出来,最后只是干巴巴地说了句:“宋叔,我没有介意,你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我……我们还是先等手术结束吧。”

        景丽欣本来想说,这事,全权交给她来负责就可以了,可是这环境,这时候,再来说这些事情,实在没这个必要。

        宋叔见状,也不再多言。

        几个人都候在外面,或坐或站,眼神久不久就瞄着手术室前的红色显示灯上,等待着手术结束的字眼亮出来。

        景闻和黄蓉蓉接到景丽欣的电话后就立即赶往医院,刚巧在医院门口碰到,就一起往手术室这边的方向赶过来。

        “怎么回事?老爷子怎么会突然晕倒呢?”匆匆而来的黄蓉蓉奔到景丽欣跟前,面上尽显焦虑和担忧,有些慌乱无措地问道。

        “丽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在手术中?严不严重?”景闻虽然没有黄蓉蓉面上表现得那么担忧,但在他的心底,也确实是在忧心着还在手术室的景铭城。

        “我回景宅拿份文件,这才知道爷爷晕倒,其实,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景丽欣伸出双手,握住黄蓉蓉微微有些颤抖得双手,安抚地揉了揉,抬眼,定定地看着景闻,只是粗略地说了下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但她并未提及景清漪下午去过景宅的事情,这事不用她说,琴姐他们自然而然地会说起来的,“应该是心脏病发,还在动手术,张医生主刀。”

        “希望,手术成功……”黄蓉蓉听着,心底悬着的那个石头始终放不下来,只想着,会是好消息。

        景闻一行人很担心景铭城的情况,几双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显示灯,生怕错过手术结束的那刻。可是,谁也不曾提及有没有通知景清漪这事,仿佛这事在他们看来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与此同时,在另一家医院里,祁懿琛忧心景清漪的病,但又不想委屈了她,就出声吩咐了下护士:“我们要在这住一晚,想办法开间套房。”

        “祁少需要的,自然是最好的。”

        景清漪一听这话,直觉不对劲,怎么听怎么怪,她抬眼,看到祁懿琛一本正经的样子,又望到护士眼底的笑意饱含暧昧,血液逆流,清丽的脸上泛着深深的潮红。前后不过一刻钟时间,景清漪和祁懿琛来到住院部,所谓的套房在五楼,打开房门进去,若不是那股虽然淡却挥之不去的消毒水味道,景清漪差点以为她走进的是家星级宾馆。

        墙壁也不是医院特有的白色调,客餐厅洗手间一应俱全,祁懿琛率先进去转了圈,环视了下套房,状似满意地点了点头:“环境还不错,在这住一晚委屈不了你。”

        “我觉得用不着住院,”景清漪实在是不想搞特殊,再说,就是擦伤而已,输个液休息几天就好了,弄这么大的阵仗出来,别人还以为是生了什么大病呢,想到这里,她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站在门口坚持些自己的想法,“唐医生大题小做了吧。”

        祁懿琛知道景清漪这个人执拗得很,所做出的决定别人几乎很难改变,想当初,他也在她这个性格上吃了无数个哑巴亏,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微使了下劲,硬拽着她进去,故作严肃的样子,深邃的眸子里盈满着细碎晶莹的光亮,说得煞有介事:“我跟你说,这话当着我的面讲还成,唐伯跟我爸是世交,更是骨科方面的权威,要被他听见你这样说非气得掐死你不可。”

        医生办公室内,想到祁懿琛来的这一出,唐医生莫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现在,他最想掐死的倒是祁懿琛。

        想想看,他的一世英名啊,悬壶济世啊,都毁在那小子手上了。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145451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