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397.暴风雨前夕

397.暴风雨前夕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雾霾一片,男人颀长挺拔的身姿从某区的局子里出来,一袭纯黑色的修体西装,在这样的清晨里,衬的他整个人显得更为清冷肃然。雅文吧

        局里的斜对马路,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看不出牌子,也看不清车牌号。

        男人迈着沉稳的步伐,直直走向那辆黑色的轿车,随着他的身影越靠越近,轿车的后车窗被里面的人,缓缓降下。

        祁懿琛站定在面前,看着侧过头来的男人,伸着长臂,浅笑:“贺大哥,多谢相助!”

        “不谢,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何必见外!”男人温文尔雅,伸手回握住祁懿琛,“公务繁忙,改日再约。”

        祁懿琛颔首,比了比手,微退开两步,让他的车子过去。

        此人正是贺家大公子,贺北城的哥哥贺端茗,继承了家族的衣钵,如今位高权重,圈中人见着他,皆会给几分薄面。

        祁懿琛这两天一直在忙着奥翔航空并购齐悦的并购案,奈何齐悦的老板仗着自家有人在京为官一直避而不见,查到他背后那人刘承宇喜爱女色,便借了贺端茗的名义,邀请刘承宇进了夜总会早已安排好的局。

        贺端茗邀请,刘承宇哪怕再谨慎,也不敢不到场。

        于是,所有事情都像是顺理成章,最后,刘承宇等人被带走。

        祁懿琛不在乎这一番行为会不会让刘承宇彻底退位,他能走到如今这个职位,自有他自己的本事,没去想过,轻易便能让他垮台。

        他只是需要,在并购案中那个躲在刘承宇背后的齐悦老板出现在他面前,目的就算达到。雅文吧

        后来闹到嗑药的地步,那是他自己玩的太过得意忘形,被女色所惑。

        如今眼看职位不保,这怪不得任何人。

        夜总会的那个场,他出现过,免不了也被带回来一番盘问,尿检。他没去碰过那东西,自然检查不出任何。

        当时,他身边的陪酒小妹几乎整个身子搭在他的身上,他故作享受,而后搂着小妹出了门,走之前,特意跟着里面的侍者吩咐一声,要个楼上的套房。

        都是男人,对祁懿琛的这番举动,了然于心,不会去阻止。

        也是在那个空档,整个夜总会便被人抄了底。

        没有这么巧合的事,一切,都是在他们的安排之中。

        刘承宇这人不好对付,哪怕是有贺端茗的面子撑在那,也费了他和贺北城的好多功夫,所以,也因为这事,这几天都没去医院探望景铭城。

        处理完手上并购案所需的细节要求后,已过了下班时候,祁懿琛如往常一般去警局接了景清漪回家,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和警局来回奔波,要不是他态度强硬地说服她回公寓休息一晚,估计这会儿她已在医院照顾景铭城了。

        回了公寓,景清漪刚进浴室不久,祁懿琛就接到了祁盛的电话,在电话里,祁盛说,景老爷子要他们一同去医院见他,他有事同他们说。

        祁懿琛说了声好的之后就挂了电话,心头便涌起一股说不清的情绪。

        这几天他都没陪着景清漪去医院照顾景铭城,一个是因为忙着并购案,实在无法抽开身,另一个也是因为他对景铭城突发心脏病的怀疑,他总觉得这一场突发的意外就像个定时炸弹般,随时都有可能引爆,他就有些怯步了。

        想到明天要见到景铭城,祁懿琛便拧起了眉头,他虽然不知道景清漪到底知道了多少,但,欺骗她的这种感觉令他很是痛苦。

        景清漪从浴室出来,手指梳理着被吹到七八分干的长发,便看到祁懿琛拧着眉的严肃样子。

        她直接迈过祁懿琛的长腿,便翻到了另一边,手指轻压上他眉心的褶皱,往两边舒展。

        “出什么事了,把表情弄得这么严肃?”景清漪揉了揉他的眉心,手就被祁懿琛握住,放到自己的小腹上压着。

        “我爸刚来的电话,明天会同我们一道去医院探望爷爷。”祁懿琛回过神来静静地看着景清漪,他斟酌了下,这才轻轻地说。

        景清漪不觉得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也就笑着答应了。

        祁懿琛的拇指压在她柔软细嫩的手背上轻揉摩挲着,眉宇间尽是柔情蜜意,他轻柔地说:“我家和你家现在结成了姻亲关系,爷爷生病住院,我爸妈理应要去医院走一趟的。”

        景清漪坐了起来,惊讶地问:“你还把爷爷生病的事告诉你爸妈啦?”

        “没有,爷爷突发心脏病住院,这事不用我说,自然而然就会有人告诉我爸妈的,只是这两天我比较忙,还没抽的出时间去医院照顾爷爷,只得让你一个人在医院忙活了。”祁懿琛解释。

        景清漪的手被他扯了扯,便看了他一眼,看他眼里那又紧张又歉疚的样子,直觉的好笑。

        明明一个沉稳的大男人,这会儿却因为她而变得如此小心翼翼。

        景清漪趴回到了他的怀里,想问他昨晚在夜总会的事,但想了想,便把这话给藏住了。

        祁懿琛骨骼分明的长指穿入她浓密的长发,一边替她梳理着头发,一边给她顺便按摩头皮,一下一下的力道适中,按的她舒服极了。

        本来泡了澡就放松,这会儿被他按得更加解乏,眯着眼睛就想睡觉。

        昏昏欲睡的时候,头顶传来祁懿琛磁性优雅的嗓音,“清漪,你也不用担心爷爷的身体,抽时间我们多陪陪爷爷,让他心情愉快,病痛也就离他越来越远了。”

        景清漪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他这话,眨了几下眼才理解了,抬头看他,目光还有点儿朦胧。

        祁懿琛没好气儿的捏住她的鼻尖儿,本来还以为她担心景铭城的身体状况,结果这小没良心的在他怀里快睡着了!

        可看到景清漪毛茸茸一脸朦胧的样子,又觉得难得她还有这么迷糊可爱的时候,直接握着她的腰把她往上一提,便实实落落的吻在了她的唇上。

        唇齿交融间,景清漪还没来得及反应,人就被他翻个身压了上来。

        景清漪双手不自觉地从他的胳膊底下穿过去,就在他的肩胛懊恼地捶了一下。

        那处硬邦邦的,纠结起了肌肉。

        祁懿琛轻笑,听景清漪嗓音软糯的说:“我想睡觉来着!”

        “看你这迷糊的模样,我就想。”祁懿琛低哑的嗓音贴着她的唇流进去,熨烫着她的唇。

        景清漪的眼眸里蒙上了一层雾,微张着唇便被祁懿琛趁机掠了进来,塞得满满的。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145451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