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400.阿琛,我有些事需和清漪谈下。

400.阿琛,我有些事需和清漪谈下。

        病房里的氛围不似以往那般安静祥和,空气中流淌着一种叫做悲伤的情愫,丝丝缕缕地沁入每个人的心底,撩拨着他们心底最为隐匿的那种恐惧。

        “阿盛,我会和清漪好好聊一下的……”景铭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眉宇间充斥着黯然的情绪,他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他们费尽心机瞒的旧事,极有可能已经瞒不住了,还不如提早和清漪说下,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祁盛本想说些什么,但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心神顿时一凛,递了个眼色给祁懿琛,而后轻声说:“老爷子,你就放宽心,把自个的身子养好,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阿琛,你就留在这里多陪陪爷爷。”

        他的话语,明显是在转移话题,房间里各个都是人精的他们哪能听不明白这其中的道道。

        “好,你们回去的路上小心点。”景铭城自然也能明白那话语里所隐藏着的深意,只是轻声叮嘱了下。

        祁盛和许晴芸一道站了起来,一前一后地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刚伸出手准备打开门,景清漪就正好从外面推门而入,他们对视了一眼,脸上必不可少地都出现了几许惊诧的表情。

        “爸妈,你们这就要走呀?”只消一眼,景清漪就已然明白祁盛和许晴芸这是要离开的节奏,她微挑了下眉,澄澈的眸子里映衬着几许的疑惑,轻声问。

        “老爷子没事我们也就放心了,刚巧手头上还有一些需要马上处理的事情,所以……”祁盛定定地看着景清漪,坚毅的目光里流转着复杂的情绪,未免清漪起疑,他稍微解释了下。

        “那好吧,你们在路上多多注意安全哈!”对于祁盛所说的公务繁忙,景清漪也能理解,她那轻柔的语气中沾染着几许的可惜意味。

        “爷爷,这是你想喝的鸡丝粥,只是,还有些烫哦。”景清漪轻轻上前,右手提着快餐盒,左手拖着盒子底部,许是怕粥因为走动而洒出来,眉眼染着柔煦的笑意,她微挑着眉,无不得意地说。

        “那就挡在那凉着吧。”景铭城本就是为了找个借口让景清漪离开病房,所以,这会儿买来的鸡丝粥丝毫提不起他的食欲来,他刚还在想,若是清漪此刻劝他喝下,他还得临时找个理由来搪塞呢。

        景清漪只顾着自己手上打包带回来的鸡丝粥,并没有注意到景铭城不自然的神色,她依言将鸡丝粥放置在一旁的床头柜上,同时也把塑料盖掀开来,清香四溢,让人禁不住食指大动。

        景铭城垂眼想了想,有些情况还是得让清漪知道,免得到时候给她一个措手不及,于是,他看了一眼祁懿琛后,就目不转睛地盯着景清漪,轻声说:“阿琛,我有些事需和清漪谈下,你,回避下。”

        景铭城的声音,已没有了刚刚的颓败,但依旧是极具威严。

        景铭城想和她聊一聊,她觉得极有可能与她父母的事情有关,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如实告诉她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想到这里,景清漪的心底隐隐有个东西在挣扎着想要跳出来,当然,她原本就没打算回避的。

        祁懿琛侧头,睨眸看了眼身后那被推开的病房门,心底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恐惧感。

        情急之下,他还是不可自抑地拖住了她的手臂。

        景清漪抬眸,对上祁懿琛眼中略微的担忧,淡笑:“我没事,谈谈也没什么不好。总不能一直都这样,躲在你身后吧?况且,爷爷想和我说的,或许正是我所想要知道的呢……”

        祁懿琛紧抿着薄唇,不语,漆黑的深邃眼眸,闪了几道光,不知他在做何考虑,他的大掌在她手腕上顿了几秒过后,最终是选择放了她:“好,我等下就出去。如果谈不下去,你直接甩门出来,万事有我。”

        “现在我是让她赴刑场吗?”景铭城知道祁懿琛在担忧什么,到他不能说破,只好佯装生气,瞪着祁懿琛,冷不丁的丢出一句,而后催促祁懿琛,“还愣着干什么,先出去。”

        祁懿琛转身离开之时,又回头深深地看了眼景清漪,又看了会躺在病床上的景铭城,随后也是提步走了出去,也一并带上了门。

        病房外的整个走道,瞬间只剩下祁懿琛以及还未走远的祁盛和许晴芸,他们各站一边,倾耳听着那道门后的动静。

        然而,许是因为这门太隔音,也许是因为,里面的谈话一直很平静,无论是他们中的谁,始终都没有听见丝毫的动静。

        顶层的环境向来安静,杵在过道中,只听得到不远处护士推着推车的轱辘声,偶尔也会有药瓶碰撞的清脆声音,以及护士的温言软语。

        医院的护士很有素质,哪怕遇到再大的事故仍能做到面不改色,那些在忙碌工作中的护士,谁都没有抬头张望,低声八卦。

        祁盛虽说早已卸下奥翔航空的重担,但,毕竟曾经也执掌着一个大公司,加之现在公司还是会有一小部分的公务在他手里,繁忙倒称不上,只是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事情要处理,正如此刻,只在那里站了十来分钟,手机已经不知响过多少遍。

        有些电话,他看了以后直接挂断,有些电话,他接了以后几句交代。

        祁懿琛见状,蹙眉出声:“爸,你若是忙就先回去,我们也都知道,爷爷会和清漪说些什么,我担心她已是接受不了,所以,我打算在这里等她出来。”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在对于景清漪这个人的态度上,祁盛足够相信,祁懿琛定会护她周全。

        刚巧接了一个电话,听电话那端的人说的事情也比较严重,需要他立即去处理下,他呆在这边,被秘书催的有些烦躁,电话铃声都响了几下,他凝视了眼依然平静无声的病房,终是点头:“阿琛,那我和你妈就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爸,妈,你们去吧,这边有什么结果,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祁懿琛收回自己微屈的长腿,直起身,一脸担忧地说话。

        祁盛和许晴芸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的莫可奈何对方早已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后,终是无声离去。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153882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